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拜托,真的是不死的怪物吗?”卫界打了个寒颤,连忙站起身来应对。

  杯伯拿只手支起身体,口中又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行迹狼狈,一脸的灰尘掩盖住了他迷人的脸盘。他无力道:“不败的信念足以支持一千年。为什么?为什么今天你们竟可以令我内心产生了动摇。”

  坤庐心头大寒,不解道:“我分明刺中了他的心脏啊!”

  杯伯拿抬头发出一丝苦笑,道:“真理的心脏不是在左胸,是在中央,可惜啊!我刚才真是有了将死的感觉。”

  “你这家伙的命简直比臭虫还硬。”仙子骂完,支起身子爬了起来。

  杯伯拿惊忙作出阻绝的手势,道:“不,不要打了。”他的面色很不好,越少受伤的人,受伤就越严重。他左胸上有治愈之光所散发的点点白光闪耀,但他的伤口依旧血流如注。——————“六芒星阵”曾经切断了他与元素的联系,一直没有再补充治愈之光能量的三圣衣的治疗效力已经快用光了。

  “别告诉我们你想议和。”坤庐挥手用剑气让皇回到自己手中,坐起身来道。

  严重的伤势叫杯伯拿站不起身来,不得不跪倒在地大口的喘气,他艰难的说道:“终结战事也是你们的目标吧!我刚才听到了。”

  “你想说什么?”元天真人强站起来,身上火焰斗气呼呼腾起。

  “其实,……其实我毕生的愿望是:————————建立世界统一和谐的秩序制度,而且,这个愿望很快就要实现。”

  “……。”

  杯伯拿咬牙忍住伤口的疼痛大吼道:“力量就是一切,我寻找已久的足以改变世界现状的力量已经快要出现了。”杯伯拿回头向圣殿望了一眼,继续道:

  “我可以确定,这是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来吧,和我一起建立完美的世界吧。要相信真理的指示,你们都是非凡的生命,应该能想到:——————我漫长的生命所得到的不只是力量,还有知晓了世界未来方向的正确答案。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杯伯拿得意的大笑起来。

  理树玄女冷冷的拿出红绳,道:“你的遗言,——就是这些吗?”

  一言惊醒,杯伯拿连忙站起身来,吃惊地后退两步。惊恐道:“你们,……为了报仇竟放弃了一个完美的世界。”

  理树平静道:“除了责任和报仇之外,我们根本不相信你的鬼话。”

  “真理的话你们也不相信吗?”

  呼!——啪,理树用红绳将杯伯拿抽倒在地。仙子闪过去重拳补上。

  理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仙子坏笑道:“别傻了,我的真理根本就不在你手上。”

  杯伯拿在地上翻个滚缓缓站了起来,想来他一生也没如此狼狈过。他眼睛血红,嘶哑着嗓子道:

  “你们是在逼我。”

  坤庐举起自己的爱剑,元天真人发力将卫地翻正。卫界在一边上前一步道:“我不确定他的治愈之光是否还有效,我们最好立即结果他。”

  “逼我!”————浮云翻腾。

  众心一惊,杯伯拿的嘴唇刚刚根本没动,为何忽然心里猛的一震,象两字打在心上一样。

  “逼我、逼我、逼我、逼我、逼我、逼我。”

  众人心间如有猛兽一般在不停的狂吼,杯伯拿孤寂衰败的身影在众人眼中散发出层层的迷雾光影,渐渐显得扭曲和不祥。

  杯伯拿的双目渐渐凹下去,皱纹一条条出现在他的脸上,接着他一头金发渐渐变得枯黄干燥,原本宽大的金沙绸缎大衣跟着焉了下去,从他的手腕和颈脖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正在萎缩得又瘦又干。

  “不对劲啊!”面对如此反常现象坤庐不由大惊。

  杯伯拿的瞳子缩小,再缩小。

  双耳尖锐,獠牙伸出口外,肌肤萎缩如一个老人一般枯黄。

  “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吗?果然是极致的……,怎么说呢:————飞天遁地。”仙子这时候居然还有心情来个麻辣点评。

  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正在微微震动,天空雷声作作,乌云翻滚呼鸣。元天真人皱眉打量片刻,惊道:“小心点,三圣衣好像在消失。”

  “他的手怎么……?”坤。

  “攻他。”不敢多想,众人已拼上极限之力,每一招均是贯注了一人的全力。

  元天真人、理树玄女、赤道火·仙子、坤庐,还有卫界和卫地。

  六大猛招同时攻到杯伯拿大法王的面前。

  千钧一千之际,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竟清楚地说完了一句话,时间有如停顿一般,天地静止。他在这猛招环攻这下冷冷道:“一群残兵末将竟将我逼到这一步,这是我毕生的耻辱。”

  轰————————!话落间空中气压百倍、千倍的压向众人的心口,众人胸腔如被铁锤砸到一般,顿时身型一滞。

  但杯伯拿却闪速出手了————!

  破————元天的烈火。

  破————理树的暴风。

  破————仙子的剑斩。

  破————坤庐的直刺。

  破————卫界的撞击。

  破————卫地的火炮。

  一闪手,一个动作。这动作不快不慢,却精准无比;这动作并不刁钻,却直接绕开了众人的意识防线;这动作看似并不威猛,却能要了着许多武者的性命。一招之间,——————六人已败。

  鲜血,飞散在空中。

  六人—————一一倒下。

  杯伯拿的手掌,大了一倍,颜色如死去多时的死人的肌肤,上面有几个诡异的小孔,透过小孔可以看到杯伯拿双手的内部有水银一般的光泽。

  元天真人最后一个倒下,吃力道:“是,……是将所有的力量注入双手吗?”

  杯伯拿埋下干焉的脸颊看着自己的左手,在力量的注入下,双手上涌现的力量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一般。可惜没有力量去支持三圣衣,左胸的伤更加严重。

  “见识到真理的愤怒了吗!这就是‘裁决之手’的威力。”杯伯拿的声音也失去了往日悦耳的磁性,但这沙哑的声音就如地狱游魂的哀嚎一般撕裂着人的耳膜,悸动着人的内心。

  确实,面对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最后的王牌,强力到震彻天地的“裁决之手”,这绝对压倒性的力量,谁人内心能够不感到冰冷绝望!

  仙子努力侧起脸颊,坏笑道:“见识到——丑八怪了——。”

  什么?这小子?

  杯伯拿用手按住自己胸口的伤势,双眼喷火道:“闭嘴,正是因为你们这些低级生物的无知,我才在一怒之下破坏了真理的尊贵身份,这种罪,我要你们死一万次。”

  “什么尊贵的身份啊?兄弟。”仙子坏笑着,抬起头露出同情之色道:“你长得真是很——飞天遁地啊,飞天遁地。”

  这小子难道不会感到害怕吗?杯伯拿微微咬牙,随即干枯的脸皮上扯起一丝冷笑。右手高抬,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念起了死神的诗集:

  “狂妄无知又卑贱的生命,在我面前——化为低贱的黄土吧!”

  一闪,右手已连续盖下上百次。四周如天地崩毁一般的发出振聋发聩的轰鸣!

  大地持续的振动,六战士在重压之下一一被打入黄土。

  “这就是真理的化身对你们最后的裁决:永与黄土为伍,直到最后一口气尽。”

  振动——慢慢停息,往日神圣的圣地已经面目全非。

  杯伯拿轻轻按住胸口的伤,用简单的方法止住了流血。挺身站定,回望四周道:“真理的伟业在今天走完了最后一步。”

  三分钟的沉默,浮云不改纵横。

  杯伯拿转身准备回殿,他转身时黄金华服飞舞,长空伴舞,风合弦。虽已经没有了以前英俊的样貌,但那一刻他真的像足了天地间永恒的真理。

  可惜

  一顿。

  杯伯拿的心头一瞬间颤动了一下。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天空中的乌云开始放纵的翻滚,狂风横过这片天空。杯伯拿缓缓转过身来,吃惊道:“就像在……认识……热!”

  杯伯拿心中默默的思索。

  土地有一丝微动,接着——————。

  “哇、啊!”仙子探出头来大口吸气。

  杯伯拿眼中一闪,心道:仙子已经战不下去了,这一点,绝对不用怀疑。

  又是一些抖动,其余众人也纷纷将头探出地面。

  杯伯拿一扫眼观察,心道:没错,他们全都无法再作战了。

  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干焉的脸颊发出一丝毫无人性的冷笑,道:“你们就慢慢享受,——黄土埋身的,——感觉吧!”

  仙子眼中一闪精芒,猛吸一口起,咬死牙关,一只手破土而出。

  杯伯拿的眼皮抖动了一下,咬牙道:“还想再反抗吗?”

  一发力,仙子奋力抽出一丝身体。

  “为什么?”杯伯拿的嘴唇有些颤抖,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所见,慌道:“就算是本性贪生的野兽,在这个时候也会放弃无畏的反抗啊!”

  仙子不答,默默拔出另一只手,其余五人也开始尝试拔出身体。

  “告诉我,为什么?”杯伯拿有些发狂,真理的裁决无人可以反抗,三百年来他一直这么坚信。

  仙子低下头,长发遮住了他的双眼,他在对风中的精灵底语道:“如果我死了,你是否会为我哭泣。”

  轻风吹过仙子的耳畔,那舒服的感觉叫仙子不由会心一笑。

  仙子猛的仰头怒吼道:

  “是真理也好!是不败的传说也好,就算是操纵我们生死的恶灵也好。”

  仙子发出一声狂笑,骄傲道:“只要敌人不倒下,我们就不能倒下,就算要死,也要以战斗的姿态来迎接死亡。这……。”

  仙子直视杯伯拿双眼,眼中的光芒令杯伯拿一阵发抖:

  “……即是武者的精神,也是为完成某些诺言的最后一部份。”

  仙子勇敢的露出胸膛,喝道:“来吧!”

  天空炸雷传响,震慑人心。

  杯伯拿心惊不已:他的觉悟————超越了我吗?

  这世间真的没有令这个孩子感到绝望的东西吗?——————

  ——————如此觉悟,那他日后的成就又该如何?超越我这个真理的化身吗?——————

  ——————超越了真理,那又该是怎样的存在。

  “留你不得。”杯伯拿咬牙挥动右手,一阵强猛异常的火浪席卷而出。

  “不要。”王室谷口传来淑灵的声音。仙子猛的回头,吃惊的大喊道:“快走啊!”但同时炙热的火浪已经翻涌而来。——————忽然一声狂吼自天边传来传来道:“——————————————休伤吾儿!”

  一条火焰流星奔过淑灵身旁,快得叫人不敢眨眼,闪过仙子一侧,挥刀破坏杯伯拿的火浪,去势不止,一拳打向杯伯拿。

  杯伯拿自信的单手来接,力道游走,崩裂四周的大地。

  稳稳接住,杯伯拿一笑,来人还以一笑。

  骄狂火劲狂喷,杯伯拿——不得不连连闪退。

  元天、理树、卫界、卫地都是大惊,失声道:“队长!”

  坤庐一愣,吃惊道:“是仙子的父亲。”

  连云回头冲仙子一笑,点头道:“儿子,说的好,说的非常好。”

  仙子惊大眼,说不出话。

  杯伯拿脱下被火舌烧毁的外套,皱起眉头道:“连云?你应该死了才对。”

  连云一笑,走到仙子身边将手搭在仙子肩上。

  一阵暖风,仙子伤势,体力快速恢复。连云扭头面向杯伯拿道:“强行从地狱回来,就为一桩该了结的旧事。”

  “有趣哦!”杯伯拿一笑,藐视的看了连云一会儿,第一次摆出对战的姿势。

  仙子刚要张口,连云一笑,抢先道:“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心里的每一句话。”

  仙子含泪弯腰拨出地下的斩龙,道:“我们一起应战吧!”

  “不!”连云眼中一闪杂光,认真道:“你先去破坏‘十五妖连血仪’。”

  仙子一愣,忽然明白了,转头走向圣殿大门。————三圣衣消失了,除了索美米亚大法王杯伯拿,没有任何阻拦。

  杯伯拿看也不正眼看一下,单手对准仙子道:“你有什么资格进去。”

  火劲斩来,杯伯拿连忙收手,连云以无比速度闪到了仙子与杯伯拿之间,坏笑道:“放心,仙子不会不买票的。”

  仙子将斩龙扛在剑架上,长发随意摆动,他觉得,他没有一天像今天这么无畏。他沉声道:

  “父亲,广叔让我告诉你:这一次,他最行。”

  “收到。”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也是。”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两人同时仰天大笑。一笑间,两人亲密到似乎从未分离。

  仙子发力奔向圣殿:——————————这一战,父亲不会输————我明白。

  杯伯拿心念一闪,不再去管仙子,专心应对连云。

  至此,经过连续三天的征战,三百奇袭队员中,终有一个,踏上妖域的核心——比卡圣殿。

  ……

  在这一天近于傍晚的时候,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用通讯器向长老报告:任务——完成。

  半个月后,大部分的妖军都放弃了抵抗,少数妖军逃离……

  全线战争结束。

  半年后,神军在妖界的军事驻扎已完成,妖军已再无抵抗能力。

  元天、理树、坤庐、卫界、卫地均授以一等功。拉玛阿等为所有参加奇袭行动的成员授以二等功。

  仙子,——————下落不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