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十九章恶有恶报

  自从有了二奶,杨老板基本不去赌场,天天与颜如玉在一起鬼混,俩人瘌痢头撑洋伞,无法无天,戏嬉逗乐。今天吃晚饭时如玉不断恶心欲呕吐,吓得惊叫:“老公,我吃得太好了,不消化,也许得了胃病,明天陪我上医院去看病吧。”杨老板不断盯着她,出乎意外他得意忘形大笑。“你幸灾乐祸,”颜如玉娇滴滴打着杨老板说。杨老板笑得更欢了,喜泪盈眶说:“你当我的二奶已一年了,你还像个小孩,脱不了姑娘的天真,不明事理。”颜如玉说:“有你们夫妻悉心照顾我,我什么都不用愁,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东南西北,当然永远是你的孩子长不大,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快说。”杨老板一把揽过二奶,在她粉脸上啪地亲了一口,问“你的老朋友正常吗?”颜如玉一惊说:“已二个月没来了。”杨老板简直要

  飞起来,抱起二奶在房内转了几圈大呼小叫:“我有儿子啦,我后继有人啦!”颜如玉这才明白,原来是自己有了喜,要当妈妈了,也喜上心头。

  俩人欢笑逗乐了一会后,接着干正事。杨老板坐在沙发上,背靠沙发背,他左手抱着妖女,右手挖出手机在遥控指挥:“喂,生意正常吗?”对方告知:“生意越来越火,许多老板带着巨款前来参赌,赌注越下越大,今天一个下午就净收头钱场子钱望风费三十八万,还有`水钱'的利息十五万,估计晚上还能收这么多,一天就能创下百万效益,老板,你只管坐收渔利吧。”杨老板忙指示:“最主要的是要注意安全,二百公尺以外就要放暗哨,密切注意动向,还要发挥狼狗的作用,一听见狗叫就要停赌,用搓麻将小来来作掩护。”对方说““你放心吧,我一切安排妥当,咱们设赌已五年没出过纰漏,反而赌公司越来越壮大。”杨老板继续说:“小心行得万年船,大意失荆洲,还是小心为妙,有情况及时汇报。”对方连连说:“是,是。”结束通话后,杨老板马上接通其它赌场的电活,也是喜讯频传。他春风得意,放下手机,二手抱住小蜜,二人卿卿我我,打情骂俏。颜如玉问:“你公司下属到底开几个赌场啊?”杨老板答:“三个。”颜如玉惊问:“你一人就开了三个赌场,要赚多少钱啊?”杨老板信口开合:“你吃的穿的用的及化妆品全都要名牌,赚得少养得起你这个妖精吗?”颜如玉附和:“你不就是喜欢我妖吗?我不用名牌还要被你扔掉呢。”臭味相投,二人嘻嘻笑。杨老板自我吹嘘:“开赌场是天下第一赚,贩毒是提着脑袋干,设赌是稳坐钓鱼船,就是抓住了也不会判重刑。”颜如玉在杨老板怀中蠕动着,娇声娇气说:“钱赚多了,不许你吃着碗里瞟着锅里,再去包养第三个女人。”杨老板在小蜜娇嫩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有了妻子及你二个已足够了,况且你比我年轻二十多岁,与我女儿同岁,我爱你宠你享受你还来不及,哪会再去包养?况且我还没看见有比你更妖的。”颜如玉施展魅力,更娇滴滴说:“你有了种也没有量,假如再去包养我就去举报,让你倾家荡产,受牢狱之灾。”杨老板说:“是啊,有了把柄在你手中,我更不敢胡非作歹,去包养第三个女人。”颜如玉得寸进尺,说:“我要封口费,你每月给我提成。”杨老板憨笑着说:“家中的黄脸婆开销只要你的千分之一,她自己赚的钱还化不完i女儿大学毕业后也不要用我的钱了,我赚的钱还不都是你的。”颜如玉忙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你万一变心呢?我要三六九现到手,手中有钱心中不慌,你每月给我分成。”杨老板越看颜如玉越喜爱。忙说:“好,

  好,每月给你百分之五的分成。”小蜜腰一扭嘴一鼓说,“不行,百分之五太少,要百分之十。”杨老板答:“成交。反正都是留给咱们儿子的,肉烂在汤里……”

  正乐着突然手机响,杨老板忙接,传来对方急促的呼叫:

  “赌场被摧,赌徒及其赌公司打手、`放水'者、打杂人员全被抓,跳搂爬

  楼的出现死伤,现金被抄,一败涂地。”

  马上其它二个赌场也同样告急。接着家中也来电话,妻子告知:“家中已被抄,房子已被封。”

  杨老板听后吓得全身一身身冷汗。

  原来禁赌风暴(2005年度)席卷全国,今晚全市大行动,全市几十个赌

  场被摧,牛鬼蛇神全被抓。

  杨老板还不忍心放下怀中的美女。颜如玉听得清清楚楚,急不可待摸着杨老

  板的胡须问:“他们一定会来抓你这个魔头,咱们怎么办?”杨老板镇定自若说:

  “幸好我的巨额存款都在这里的保险箱里,况且谁也不知道我这个藏娇的金屋,

  只有你知我知及我妻子三人知。”颜如玉却提出:“咱们总不能憋在这屋中一直不

  出去吧。”杨老板一想也对,忙说:“今晚咱们带着巨款、细软、出逃避风头,反

  正这些钱够咱俩挥霍。我坚信,赌博几千年不灭,经济越发达明知故犯赌的人会

  越多,赌公司定能死灰复燃,东山再起。等风波平息了咱们再回来开赌场。”颜

  如玉却说,“我肚中已有了你的孩子,我不跟你出去颠沛流离,活受罪,反正赌

  圈的人谁也不认识我,我一人住到我自己的房中去,等你回来。”杨老板说:“你

  是我的小蜜,我一天也少不了你,再说你肚中已有了咱们爱的结晶,我更要形影

  相随照顾好你,再说咱们有了这许多现金及存款,出去还会受苦吗?咱们到別地

  再买一套房子,隐性埋名……”颜如玉乘虚而入:“再买房子房产证上也得是我

  的名字。”杨赌头放浪的哈哈大笑。笑得颜如玉惊慌失措,她加重语气重复,“我

  就是要用我的名字。”杨赌头吻了吻颜如玉说:“傻子呀傻子,你真是傻到了极点,

  禁赌后我已成了罪大恶极,我有了种也没有量用我的名字去登记买房,当然只得

  用你的名字。”“好,我跟你走。”颜如玉也放浪形骸大笑,越发娇人,魔鬼的

  笑声在屋中荡摇。俩人说干就干,马上收拾巨款细软,颜如玉又提醒,“你的车

  显眼认识你车的人多,我的车谁也不认识,咱们坐我的车逃走吧。”俩人模索到

  了天亮才钻进了颜如玉的宝马小轿车。小轿车风驰电掣,吱!撞上了疯逃的黑当

  店老板娘,老板娘倒在血泊中。

  霎间小轿车疯逃。一早路上已有了行人,眼见不平的忙打电话,驾车的忙拦

  截围堵,正在缉拿赌公司杨老板的公安,也加入围赌肇事车的行列,一忽儿交警、110、公安、武警、群众齐出动,布下天罗地网,打响了一场人民战争,肇事车终落法网。公安一看,肇事者就是追捕的赌公司那杨老板。意外收获,二起案子一齐办,恶有恶报,误入歧途,知法犯法的赌头杨老板,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倾家荡产,身陷牢狱,可怜那误入歧途,明知明犯、傍大款的美女蛇颜如玉也带入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