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过了会儿,一阵喧哗声把二人的思绪打断,好像外面起了什么争执,想到这山庄的作用,二人互相看了看便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一个身着粉红色衣裳的可爱少女被几个侍女架住,身后还有几名侍卫模样的人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可爱少女嘴里不停喊着:“放开我!你们这帮用卑鄙手段的小人!有本事和姑奶奶我打一场!你们还不快把她们弄开,想等着姑奶奶我打死你们么?!”

  那些侍卫左右为难地看了看,正想着上前把那些侍女扯开,一转头却见一个平凡模样的男子缓缓走上前来,还没看清他的动作,只听见“啪”的一声,挣扎中的少女不吵也不闹了,侍女们也呆呆地看着他,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男子便转身走了,留下一句:“聒噪!”

  血鸢转过身的时候在心里暗骂自己,自己是发疯了吗?突然走过去打那人一巴掌作甚?可是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一样,自己就走上前了,是因为他们下的药的原因么?

  正思考中,突然听得宁东篱一声“小心!”,感受到身后的掌风,身子一侧,一个转身,就抓住了身后人偷袭的手,另一只手突然从右侧袭来,一挡,一抓,便将两只手都抓在了手中。

  定睛一看,不是那粉红少女是谁?只见她嘴巴一撇,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嘴里含含糊糊地嚷道:“你们都欺负我!不让我去拿乾图,还打我!我要告诉父亲去!哇······”

  看着自家主子受了欺负,而且还是个男子,那些侍卫终于反应了过来,冲上前来一副要把血鸢碎尸万段的样子,却见得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另一个男子走上前来,将他们和抓住主子手的人隔了开来,正想连这多管闲事的人一起收拾,却见他对着主子作了一个揖,道:“这位小姐,家兄患有顽疾,一听见吵闹声,尤其是女子的吵闹声便会发作,所以刚才才会有那不适之举,是在下没有看好家兄,得罪了小姐还请多多原谅,如果小姐要怪罪的话,便对着在下来吧,还请放过家兄,可怜在下只有家兄这一个亲人了······”说完还假装抹了抹眼泪。

  趁抹眼泪的间隙宁东篱对着血鸢挤了挤眼睛,暗示她放开那女子的手,血鸢想着确实是自己有错在先,便把那女子的手放开,但却暗暗防备着怕她再次出手。

  那女子恍惚间只觉得一个天仙般的人物朝自己走了过来,后面又听见那歉意的话语,哪有时间去管血鸢的手是不是还禁锢着自己的手,只觉得心如小鹿般乱跳,似要跳出来了。将眼泪悄悄抹干净,偷偷打量眼前人:唇红齿白玉作肤,斜飞入鬓青黛眉,一股潇洒倜傥之气环绕全身,配着那一身白衣,真是一派仙人风范。

  感觉到对方一直笑吟吟地看着自己,粉红女子俏脸一红,和她衣裳相映倒也真是一副好风景,众侍卫看着小姐这娇羞地模样便愣在原地,伸向宁东篱的手也收了回来,呆呆站在一旁。

  可惜宁东篱可没心情欣赏这“风景”,心里暗暗骂柳言给他添麻烦,招惹上这傻女人,而眼前这傻女人是几百年没见过男人还是怎样?一直盯着自己看,害得自己笑到嘴巴都要抽筋了!

  正当宁东篱在心里把柳言剥皮抽骨之时,那女子才终于回过神来,对着宁东篱福了一福,道:“这位公子有礼了,既然是令兄的顽疾发作,那小女子也不追究了,以后看好些令兄不要让其伤到其他人才是。”

  宁东篱在心里舒了口气,终于搞定了。嘴上仍是笑吟吟的样子,连连道:“正是正是,多谢小姐大人大量了!”说完便转身毫不眷恋地拉着血鸢的手就往房里走。

  那女子还想着和宁东篱多说说话,却不想脸上火辣辣地疼,便狠狠瞪了一下血鸢的背影,嘴里喃喃道:“算你好运!”说完便和众侍卫一齐往回走了。

  回到房,狠狠关上门,血鸢就听得宁东篱一阵数落:“你还真是有‘顽疾’还是怎样,突然上去给人家一巴掌然后转身就走,没看到人家有那么多人高马壮的侍卫吗?是被封住武功的你能招惹的吗?要是你被暴打一顿我还要帮你敷药,要是你不小心被打死了我怎么办啊?哪里再去找一个像你这么好欺负的人来欺负啊?!”

  说完觉得不对劲,忙接着道:“反正你以后不要轻举妄动,跟着我就好了,没武功的情况下就看本公子的妙脑瓜就好了,知道了吗?”

  血鸢莫名其妙看着宁东篱,刚刚他是怕我被那些侍卫伤害么?

  宁东篱看着血鸢不但不答话,还诡异地盯着自己,哈地笑了一声,道:“怎么?被本公子的绝代风华震撼到了?没看到刚才那女子一脸仰慕状地看着我么?没想到你也被本公子我的风采给······额,咳咳,本公子可不是断袖啊!你······”说完眼神惊恐地看着血鸢。

  血鸢内心一阵无语,脸色有点发黑地道:“我不喜欢女的,但是我也不喜欢男的。”

  宁东篱听了前半句,抬起脚就准备逃,听着了后半句,又把抬起的脚给放了下来,狐疑地打量了下血鸢,见他神色自若地喝着茶,想必不是谎话,便大大咧咧地也倒了杯茶自己喝着。

  一杯热茶下肚,宁东篱惬意地抬起眼,却看到血鸢对他眨巴了下眼睛,一字一句道:“为了你,我愿意成为断袖······”说完又低下头默默喝着茶杯里的茶,也不看宁东篱一眼。

  宁东篱瞳孔微微放大,脸上表情一僵,大喊一声“啊!”便飞速逃离了血鸢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把门狠狠一锁,还拖来了桌子抵住门。正累得满头大汗地撑着桌子喘气时,听到门外幽幽传来一声“你被耍了”,然后就是飘然离开的脚步声。

  宁东篱咬牙切齿道:“死柳言,竟敢耍我!看我不欺负死你!”说完把桌子移开,猛地打开门,却看到一副“羞怯少女伸手欲敲房门”的景象,于是马上换上最风度的笑容,看着少女,也不开口。

  那欲敲宁东篱房门的少女正是那粉红少女,她看到宁东篱的房门突然打开,宁东篱本人还站在门口对着自己笑,还以为是宁东篱一直等着自己,便又红了脸,低下头也不说话。

  宁东篱看到那少女又变成了“哑巴”,无奈地撇了撇嘴,对着少女道:“在下宁东篱,不知小姐芳名?”

  “我,我叫刘思婵。”那女子小声说道。

  “哦,呵呵,刘小姐,不知来找在下有什么事情呢?”宁东篱温和地说道。

  “叫我思婵就好了······我,我是,哦!东篱也是被抓来的吗?”终于找到了来找宁东篱的理由,刘思婵抬头直直盯着宁东篱。

  宁东篱被她盯得有点不好意思,侧开眼睛避开她的眼光,答到:“是啊,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呢,毕竟是三大组织联手,应该是会给众人一个说法的。”

  看到宁东篱没有看向自己,刘思婵有些失落,眼珠转了转又说道:“不如到时东篱和我们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而且你那患有顽疾的哥哥恐怕也需要人照料罢?”说完眼睛亮了亮,满脸期待地看着宁东篱。

  宁东篱在心里苦笑了下,暗想自己果然不该乱散发魅力,这下可是被缠住了,于是大义凛然地说道:“这可不行,刘······思婵小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实在不敢拖累你们的行程,而且为了家兄的病着想,最好还是不要同女子一起行走,不然发病几率会大大增加,所以······”说完还装作黯然状。

  “那可以把你哥的睡穴点住,我们就可以一起上路了啊!”说完也觉得自己所言不妥,刘思婵便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宁东篱脸色一变,痛心地对刘思婵说道:“虽然家兄顽疾在身,但是这般点睡穴的做法在下还是做不到的,还请小姐让让,在下要去照看家兄了。”说完对刘思婵一礼就朝着血鸢的房间走去了。

  刘思婵虽然知道是自己说错话了,点睡穴这种方法对人伤害太大,但是听到宁东篱拒绝自己还是十分气愤。看着他走远的身影,转身边走边喃喃道:“那么你那碍事的哥哥死掉了便由不得你了罢······”

  【坏女人出来啦!打跑坏人!想不想看坏女人被虐啊~哦活活,出来个人偶就虐坏人啦~先小虐,小虐怡情~小爵求推荐求收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