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明亮篝火,一跳一跳,映着两张红润年轻的脸。水足饭饱,两个各自捧饱腹,仰望青天。沐宛初望向漆黑的远方,小声道:“哎,你这个人看上去很难缠,不过还蛮细心的嘛!亏你想得到带水和好吃的!否则咱们两个就要饿肚子——”轩辕凌只是笑笑,依旧仰天看星。沐宛初兀自无限回味,“炙肉好好吃哎,你热得也不错!”说着向轩辕凌蹭蹭,微微抬头瞧着那张平静的俊美脸旁,心中一股莫名的感觉。什么时候他的脸不再铁青?不,或许他本就如此,是自己一直错看了。他不止会生气,还会笑,他的眼睛会说话……轩辕凌微微侧头,对上同样柔和若水的痴傻目光,扬扬嘴角。

  他微微莞尔:“我虽算不上杀人不眨眼,但也不是什么善人。”

  “这个不用挑明说,人人都心知肚明!”沐宛初浅浅回道,但见轩辕凌目光瞬息万变,如杀人般凌厉。沐宛初咯咯笑起来,“你翻脸比翻书快——你——”面对轩辕凌的偷偷一吻芳泽,沐宛初一怔,如此目光灼灼,似乎要将之融化。她不知她的眼眸中同样的光辉只多不少。

  “怎么?诧异?那天从小茅屋回去我不是一样亲过你呢!”轩辕凌打趣道,声音前所未有地柔和宠溺。“唔——”轩辕凌绝没料到此女竟会主动吻上来,嘿嘿,如此美事轩辕凌怎会不解风情、不懂珍惜,当然绝地反攻……

  深夜月色明净如水,几丝流云,柔如丝练,轻如蝉翼,月辉中两只人儿相拥相依偎。“更深露重,回去可好?”轩辕凌温柔地问。沐宛初缩于温暖的怀抱之中,轻轻点头。

  “你偷笑什么?说出来让本王我也高兴一番。”轩辕凌低头打趣怀中的佳人。“你确定想听?我怕讲出来后,王爷你一怒之下会将我从马上踹下去。”

  “这样啊——”轩辕凌故作沉思,良久一本正经道,“你还是不要讲了,我怕果真控制不住将你丢下去……”

  “你敢!”沐宛初顿作母夜叉状抬头欲与之理论。“哎哟!”一声惨叫拔地而起,响彻空旷的山野。身后,空余一阵阵唇枪舌箭如悦耳的铃声飘洒在天地间,和着风声、水声。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一闪而过,从来不因为你想留而驻足。即使你躲在世外桃源,身边的花儿草儿树儿也会告诉你,秋天快来了。这才令你恍然大悟,原来这个世界本没有世外桃源,那只不过是个骗人的美梦而已。秋天的脚步近了,近了,冬天还会远吗?

  格尔木小王与娜达郡主入中原已近三月,眼看塞外即将飞雪,启程回国提上日程。格尔木小王与娜达郡主本是以朝贡及和亲为目的,至于结果,无论理想与否,天朝的皇帝都是要好好安排最后的送行。这次不是什么正式的宴席,只有皇家的男男女女以及格尔木兄妹。

  “昭儿会远嫁若羌吗?那个小王子看上去是不错,可是若羌好远哎。”

  轩辕凌变了变脸,又温和地笑笑:“怎么会这样问?”

  “你没看出来?昭儿喜欢格尔木!你没瞧见昭儿第一次见他的情景……”轩辕凌优雅地伸出右手,修长的手指捏捏她的小鼻子,轻柔地吻吻她光洁的额头,戏谑道:“我是没看见她怎样,你倒是……”她气瞪他一眼,懒得搭理他。

  轩辕凌不在身边。当沐宛初再次面对凌王府众“姐妹”的时候,心再也不像明镜一般,而更像水,稍有一丝风吹动,便会掀起阵阵涟漪。果然,爱与不爱,在乎与不在乎,的确迥然不同。她笑着步上前向王妃行礼,凌王妃含笑热情地拉起她,寒暄问问这阵子她与王爷处得是否和睦。沐宛初浅笑一一回复,环顾一番笑容各异的众人,心中滋味难辨,却依旧含着笑:“宣姐姐怎不来?”

  赫雨苓笑得极美,十分称羡:“沐妹妹不知道?宣妹妹真真好福气,最先怀得王爷血脉,太医诊断已将近两月,这两天害喜害得厉害,王爷特意恩准在府修养呢。”说罢不忘啧啧称叹两声,眼睛若有若无的笑。沐宛初听在耳中,笑靥如花:“原来如此,我都不知道呢!实乃大喜事……”茹长君笑着扫过大家,领众人摇摇摆摆进入宴席场地。沐宛初呆在原处,眼睛明明望着那群人,可空无一物。

  “我听我们家主子说,王爷当年会娶她,可是因为安平贵人呢!自以为受宠得很,还不是宣夫人先有身孕……”至于她们的丫头们再说什么话,她一句话也入不得耳。

  她不知道是不是在恨谁或者怨谁,她只觉有些懵有些糊涂。她不怨宣如影,一点儿也不怨,那般的女子就该有个好人疼惜!可,可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她与轩辕凌算什么呢?难道这便是所谓的‘均施雨露’?以后呢,天天面对……

  不知何时踱到水曲亭落,她对着水中倒影的自己笑了笑,容貌很平常,没有凌长君的精明能干,没有其他夫人的美若天仙;自从见到他,自己脑海中从来未停留尊卑二字,不过,他好像从来没有计较过……她笑了笑,既如此,顺遂自己的心意,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常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见招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