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静回到家里了,可心情却异常低落,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跟轩对视的画面,越想越难过。他们曾经的一切就那样烟消云散吗?静舍不下这一切。面对感情放不下往往是最痛苦的,内心的挣扎,让静夜夜失眠。静只好跟朋友倾诉,朋友建议她如果你真的放不下就去找他吧,跟他说你的心意,只要两人真心相对,距离是可以跨越的。静想自己还要回去拿工资,于是在心里下了个赌注,如果有缘,我那天回去一定会遇见他,如果无缘,就到这里算了吧!一切顺其自然。

  天气很冷,可静依旧喜欢站在阳台看风景。风很大,她似乎不觉得冷,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以前望去,远处风景甚好,可现已是冬季,自然荒芜一片。冷冽的寒风扬起静的长发,飘零于空中。整个画面笼罩着忧伤的气息。静是个内心异常孤单的女孩,很少有人懂她,她的想法总是与众不同,也很容易显得跟别人格格不入。

  轩每天上班都看不到静了,自然有些不习惯。可没有了谁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而且对于轩来说,女人嘛再找就是了,也没什么。轩跟网上认识的影感情越来越好,轩也会向她吐露工作的辛酸。两个寂寞的人互诉苦楚,感情很快就升温了。轩让影做他女朋友,影一下子就答应了。

  静刚回家那几天觉得很郁闷就到处走走,也陪陪母亲。母亲多少还是有发现静不开心的。但她以为只是静在外面受了委屈就说:“工作不顺心,咱再找就是,不要去想它。”静说:“知道,勉强地笑了一下。”可静担心的是就此与轩诀别。她总是一脸忧伤的表情,感觉自己好像不会笑了。对静来说,最痛苦的不是失恋而是不清不楚。

  过十多天了,厂里的领导也没打电话来,以往常这个日子都已经发工资了。静难免担忧起来。静想:再过几天,就去找他要去!这可是我辛辛苦苦劳动得来的,不能让他们给吞了。这个社会黑厂可不少啊。她想象力真好,还联想起前两年有个地方厂的老板不给工人发工资,然后工人带来很多老乡去血拼,那个老板也雇了很多流氓然后双方打起来了。那可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件啊!看来只有奋力抵抗才能争取劳工的权利。底层的农民工真不容易啊!

  过了几天,静只好自己去问问,穿上高跟靴,打扮得漂漂亮亮,这样能提高她的信心。她衣袋里还放着一个折好的幸运星,准备遇到轩给他的,因为她怕没有机会跟他说话,或者自己到时说不出来。她还是比较害羞的。幸运星里写着静的手机号码,还有他们曾说过的约定。静认为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努力去做到。她想:如果他不是那么小气肯定会打电话给我。

  静一路上忐忑不安。既想见到轩,又害怕见到他。

  终于来到这里了,对这个曾经熟悉的地方却遍感陌生,静离开才不过半个多月。她的心情变得非常紧张。不过踏进厂里就遇到了文清,他正收完货,准备拉货上去,看到静他就知道她是来拿工资的。两人聊了几句,文清让静和他一起搭电梯上去。静到办公室也没找到人,到处问,等了很久,才顺利地找到了一直对她还算可以的那位领导。静跟他表明了来意,说:“我是来拿工资的。”他才恍然大悟想起来,说:“这阵子太忙,我忘了通知你来拿了!”然后,他叫静跟他去办公室拿。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个信封,里面装着已经算好的工资。他拿给静说:“我忘了让她们把这个月的也算还给你了。最近事多得很,我也整天跑外面了,你刚刚来我刚好出去了。”静说:“那剩下的现在也算好拿给我吧!”那个领导说:“可钱不在我这,而且工资也不是我算的,要不你明天再来吧!我现在很忙!”“哦。”静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她是个打工的,让她再来分明就是为难她嘛!静真的不想再来这个地方了。来到这里感觉都快窒息了,这个地方给她带来太多的不愉快了。

  静穿着高跟靴,一步一步地爬楼梯,她发现自己的靴子真好穿,鞋跟那么小走楼梯还很平稳,感觉整个人都自信多了。可是刚刚来的时候到处走都见不到轩,很是失落。静来的时候轩刚好出去送货自然没见到他了。静的手一直插在衣袋里捏着那颗小幸运星,慢吞吞地走,看看能不能遇到轩,可是没有。静带着失望离开了,不过她明天还得来。回家的路上看到很多店铺门前摆放着圣诞树,还在卖圣诞帽,原来明天就是圣诞节了。记得轩跟她说过,他们那里也是有过圣诞节的,还说很热闹。那时静还开玩笑说要跟他一起去云南玩。静以前读书的时候就知道云南的好山好水好风光。她还读过一篇《云南的云》,变幻万千,实在神奇。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静起来后翻开日历,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天气挺冷的,静穿得厚厚的,十点多才到达那里。静又再次带着沉重的心情走进那个令她感到厌恶的地方。那些人、那些事,历历在目。这次静很快就找到领导,可让静感到生气的是,他好像有老年痴呆症一样,还没让人把静剩下的工资算好。他一看静来了说:“我又忘了,我现在很忙,你去找楼下找办公室那文员小妹帮你算吧,钱在她那。”然后,他打电话给楼下的文员说了一声。静很不高兴,昨天又不让她算,今天来了又说忘了。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静走来走去浪费了很多时间,也没见到轩。终于拿好工资,心情总算轻松点,不过工资好少。

  静失望地准备离开的时候,眼前一亮,静呆了,是轩!这些日子所有的一切都被冲散了一样,静涌出一丝喜悦和惊讶。静好像没看见其他人一样,眼里只有他。静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居然主动开口了:“你来干什么?”静低着头声音很小地说:“拿工资。你刚刚去送货吗?”“嗯。”轩也很小声地答。声音只有他们两人靠得这么近才听到。静手里撰着幸运星,手心都出汗了。她拿出来跟轩说:“给你。”轩还以为什么好东东摇摇头说:“不要了。”静把手伸出来:“拿着,自己看哦。”轩才拿了。静心跳加速,脸都热热的,有点红。不过她知道轩还没下班没说太多很快就走了。

  轩呆呆地看着静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个女孩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