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电能
作者: 桃仙喂马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马一宗惊恐不安的眼神中,李智走到刘流的跟前,轻轻的把手伸进了刘流的胸前衣襟。

  带着和善温煦的微笑,李智看了马一宗一眼。然后,手指轻轻的碰触在刘流的膻中穴上,闪亮的电能一闪,没入刘流的穴位中。

  做完这些,李智站起身,慢慢的向马一宗走去。李智的脚步是那样的轻缓,像是在踏着节拍,不急不躁,稳重均匀。

  “你,你别过来,我喊人了。啊!”

  看着李智向自己走来,马一宗踢踏着路面,挣扎着向后倒退。他的脸上一副恐惧的神色,像是看到了世间最恐怖的场面。

  “别跑,仅仅一小会。”

  李智语气轻柔的宽慰,像是在对情人说着缠绵的情话。

  “啊,不要啊,我错了,我改。求求你了,别这样。”

  马一宗凄惨的喊叫一声,抱紧身子,他像是正在承受肉体侮辱的小姑娘,惊惧的直向后倒退。

  李智挥了挥手指,放在嘴边,轻轻的说:“嘘!”

  马一宗趁着李智还没有走近,咬紧牙忍着全身的刺痛,挣扎的爬了起来,踉跄着撒腿就跑。

  “跑吧,你活不过今天的。”

  李智没有追赶,抱着手臂,轻声细语的说了一声。

  “哎哟,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刚跑出两步的马一宗双腿一软,跌倒在地,汗珠子像是雨珠从眉头上滚落。淡淡的腥臭味,从他的身上传出。

  李智慢慢的走过去,轻轻的抬起手指,点在了马一宗头顶的玉枕穴上。

  “六天到我这拿解药,记得把欠我的钱准备好。别打坏主意了,好好的做个人,比什么都强。”

  李智不温不火的提醒了一声,迈着稳健的步伐,不温不火,不急不躁的离开了这个僻静的角落。

  在短暂的颓废后,马一宗抹了一把眼角,把眼中的泪水擦去。

  刚站起身,马一宗突然怔住了。他突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很轻松,身上那种无处不在的痛感消失了。甚至于,自己的精气神从未有过的舒畅,像是经受了脱胎换骨的洗礼。

  “这?这是……?”

  想到刚才喝的东西,再回想先前的刺痛,马一宗突然的意识到一个问题。随着深思,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精彩丰富。

  “哇咔咔!老子发达了。”

  马一宗突然惊叫一声,挥舞着双臂欢呼雀跃。他终于想明白了,也理解透了。先前的‘风油精’是神药,洗筋伐髓的神药。

  在马一宗疯癫欢庆的时候,刘流终于清醒了过来。他茫然的四下看了看,悠悠的问了一句:“那玩意呢?”

  马一宗听到这话,兴奋不已的脸上顿时闪出一片寒意。他快步走到刘流跟前,上去就是一脚:“你个傻逼!”

  踹完了,马一宗关切的扶起刘流。

  ……

  李智走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是座无虚席了。这些学生不知是良心发现了,还是咋地,人数很多,但却是低头不语。

  看到教室的景象,李智突然的心中一惊,这是啥情况,百年不遇啊。居然连经常逃课的学生都回来了,太让人出乎意料了。

  虽然心中惊诧莫名,但李智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送完生命能,立刻回家,继续挣钱大业。

  径直的走到顾文雪的书桌前,李智轻声喊了一声:“姐,送你点东西。”

  李智原本是不想在课堂上和顾文雪接触的,但是私下里接触,反而更容易引起污言秽语,恶意揣测,反而不如正大光明来的舒服。

  正在看书的顾文雪突然听到李智的叫声,赶忙的抬起头,惊喜的看着李智。

  教室内的其他同学看到李智居然主动的去找顾文雪,甚至于还要送东西。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像是长颈鹿一般,好奇的猜度起来。

  这学校内大大有名的吃货,穷二郎当的小子会送给校花什么东西呢?

  钻戒?那好像是求婚的意思啊。这小子会这么大方?倒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这小子得了很多次的奖学金的。

  香水?女人的最爱。

  鲜花?没见他拿着啊,该不会是藏进了衣服里吧?咦,好恶心哎。

  电影票?约会?这小子有这么浪漫?

  此时的顾文雪惊喜的脸上,也稍稍的留露出好奇的神色。与李智做同学三年多了,从未见过他送东西,他会送给自己什么东西呢?

  李智没让顾文雪久等,手指一翻,手中出现了三个小瓶。小瓶上赫赫的商标:风油精。

  看到出现的这三个小瓶,顾文雪顿时愣住了。

  其他的同学顿时傻眼了。一个个的张大了嘴巴,拉扯着嘴唇,脸皮像是爬满了虫子,不住的抽搐。

  “哈哈哈,果然有才啊,牛逼人物啊。”

  不等顾文雪表态呢,有男同学哭笑不得的噌的站了起来,举着大母手指直晃悠。

  “你真可恶,居然送这样的东西。谁稀罕啊,也就你当成宝贝,土包子。”

  顾文雪的邻桌怒目圆睁,伸着手指点着李智的鼻子,为顾文雪打抱不平。

  有这两位同学的前锋炮火,安静的教室仿似点燃了炸药,瞬间激荡暴烈起来。

  一个个男同学义愤填膺,大呼大喊极力的声讨着李智。怒骂这个穷包子,亵渎他们心中的女神。

  而女同学更加的热烈,面包连带着牛奶一个劲的向李智的眉头飞来。看那架势是要用粮食的力量,将李智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看着场面有些失控,顾文雪噌的站了起来,用傲人的身材吸纳了所有的怒光:“你们干什么?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这是送给我的,不是给你们的,你们反应个什么劲?”

  顾文雪的这通反应,摆着各种造型的男女同学悻悻的老实了下来,但还是悄声嘀咕。

  顾文雪说完,转过身,伸出手把三瓶‘风油精’拿了过去,还高兴回了一句:“谢谢你,小智,姐很喜欢。”

  李智满色不改的点点头,说道:“姐,我知道你应该很失望,你该表现出来的。还有,我不知道你家有几口人,就暂时三瓶吧。若是可能,我希望你中午回家,让所有的家人把它喝掉。应该会有很强的身体反应,你多留心吧。”

  李智在送东西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大家的反应。他们没有扛起桌子砸自己,已经是给足了面子。毕竟大家谁也没有见过送‘风油精’的,更没有见识过生命能。

  李智的这番话一出来,顾文雪也表现出了哭笑不得。喝掉风油精?还是全家总动员?这位弟弟今天是咋了,动作怎么这么不正常呢?

  刚刚停歇下来的教室,在李智的谆谆提醒中,再次的被引爆。

  “李智,你个傻逼,滚出去。你全家都喝风油精,你想害死我的女神啊?”

  一位男同学站在桌子上,大声的吼叫起来。

  “李智,你什么意思?坑人不带这样的,你得不到,你就想毁灭啊?你太没人性了,我看错你了。”

  女孩子的咆哮随之而来。

  李智这次真的傻眼了。

  只是送点东西,做个提醒,居然像是引起世界大战般火爆,这的确是超乎想象了。

  看到有越来越多的同学要加入到谴责的行列,李智闭上眼,平缓了一下呼吸,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得失。

  稍作思量,李智猛的真开眼,脸色变得清冷,寒意十足。他清了清嗓子,吼道:“都他妈的闭嘴。”

  突然看到潺潺弱弱不堪一击的李智突然间发火了,刚要张嘴的同学赶忙的闭嘴了,但一个个的眼带火星瞪着李智。

  “叫唤啥啊?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李氏针医馆’最新研制出来的生命能药剂。这瓶子只是伪装,里面的东西才是关键的。别一个个的金玉其余,败絮其中,让人厌恶。这东西就算你们想买,我还不愿意送呢。知道一瓶多少钱不?回家问你们的妈去。”

  李智说这话既是为了给自己宣传,也算是打消顾文雪的后顾之忧。至于‘李氏针医馆’,则是李智早已经宣传出来的名字,现在还没有挂牌呢。

  李智这话一出,教室内暂时的安静了下来。教室内的同学怀疑的看了一眼李智,然后一个个的再次的伸长了脖子,打量着顾文雪手中的三个小瓶。这会是生命能药剂?太简单了吧?他是治疗什么病的呢?会值多少钱呢?

  顾文雪再次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瓶,突然感觉小瓶沉重起来。她几乎是没有考虑,就把小瓶递到了李智的面前:“小智,这东西我不能收,太贵重了。”

  若是普通的风油精,作为弟弟的心意,顾文雪一笑而过收就收了。但是生命能药剂,还是最新产品,听着就让人震惊,不管真假,顾文雪都不敢与去接纳。李智没钱,要买这些东西,指定要付出很多。

  李智伸出手挡住,风淡云轻的说道:“姐,我认识了一位医生,这是他送我的,一分钱没花。你放心的使用就是了,绝对的没有副作用。它主要能修复细胞和神经,对老人有些好处的。”

  “修复细胞和神经?”

  这个说法一出来,教室内再次的变得乌压压吵闹不堪。有选修医学的,开始讲述细胞和神经的作用,损伤后的危害。这一讲述,众人看‘风油精’的眼神,完全的大变样了。这他妈的是宝贝啊,几乎是填补医学空白的宝贝啊。

  看着教室内几乎有掀起第三轮暴动的危险,李智跟顾文雪打个招呼,赶忙的跑到了教室后面。

  看着还在熟睡中的辛伟和马少秋,李智赶忙丢下玻璃制品,撒腿就跑。

  顾文雪刚要提醒李智时,李智已经消失在教室内。

  摸索着手中的三个小瓶,顾文雪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一抹淡笑。原本绝艳无双的面孔,现在更是技压群花,美艳无比。

  刚才还为顾文雪出头的众同学,现在看顾文雪的眼神,慢慢的变了样。有嫉妒,有羡慕,有憎恶。甚至有人冒出了古怪的想法,她已经得进世间优势了,为什么命还那么好呢?

  在教室内,一个几乎是真空的地带,一双眼睛闪着寒光,原本帅气的脸庞,透着寒意,带着浓郁的杀气,显得阴翳狰狞起来。

  龙啸羽冷笑的看着顾文雪的背影,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目标出现,吐出所有机密。成,致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