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断更,放心看,顺便做下调查哦。)

  墓室的地上躺着几个火把,看来是那些侍卫的,四周检查一遍,并没有暗门与洞口,当然,也可能是自己这帮人除了杨峰这个菜鸟外都是外行,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刚才那些微弱的亮光就是火把熄灭前的火星。

  如果以一个火把可以燃烧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来算,在没有更换火油的情况下,这个火把已经到了燃烧时间的极限,很有可能,那些侍卫刚走不久。

  几个侍卫还在不停的搜索,企图找到之前那些人消失的原因。筱白与胤誐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趁乱低声的讨论着什么。

  看一个侍卫企图去开启棺椁,筱白好心提醒他,“没用的,这里根本不是个墓,只是做成这个样子把我们引进来而已。”

  胤誐听到这话并没有吃惊,刚才筱白问他是不是中计之后,他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事情,怎么可能如此凑巧,况且,今天本来要陪他一起来的是胤禩!

  筱白不知道胤誐几个人最近的动向,当然也就不清楚这个陷阱真正想困死的到底是谁,“你说这设计之人想困住的是你我之中的谁呢?”筱白拿着一根木棒无目的的在地上画圈圈。

  “谁也不是,是八哥。”胤誐知道自己替胤禩挡下了这桩祸,心里慨叹侥幸,要不是早晨他执意不让八哥跟着过来,说不定现在坐在这里等死的就是三个人了,他可以死,但他的八哥不能!就如同他可以不要皇位,但必须帮着八哥坐上那个位置一样。

  这如同一颗炸弹丢到了筱白心中,怎么会是胤禩?不过这样一来反而说的通了,不论自己还是胤誐都没有让别人下杀手的资本,在这里,能让别人嫉妒到杀人的人必然也是实力相当。

  “可笑,我们竟然这么容易就走进来人家的圈套。”筱白想想这设计之人拙劣的手法,自己都能够拿个脑残证书了,“那石门必然是被人从外面锁上了。”

  胤誐忽的变得紧张起来,“按理说咱们失踪了肯定会有人下来找,那石门从外面很好打开,那这设计之人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在短时间内杀死我们呢?”

  听了胤誐的说法,杨峰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从筱白的麻布袋里扒出一根短柄铁铲,对着一侧的墙壁没命的开挖,挖了几下却停了下来,抓了几把挖出来的土反复的闻着,然后气急败坏的对着后面不明所以的侍卫吼,“我挖累了你们接上,咱们必须在半个时辰之内出去,否则都得死在这里。”

  “为什么?是你领我们下来的,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跟这个陷害我们的人是一伙的。”王超还是看他不顺眼,跟他杠上了。

  “我的祖宗啊,你能不能不在这时候添乱。”随即一咬牙,跟胤誐他们简略说明了一下情况,一边还逼着一个侍卫在他说话的时候不停的挖洞。

  “你们看这土”,杨峰抓起一把他刚挖出来的土,“这是新土,表面盖了一层陈土,来掩饰这个所谓的墓室是新挖的,刚才我们都检查了,确实没有机关,这里空间这么小,土包却很大,也没有其他的墓道,这设计的人要怎么杀死我们呢?”

  胤誐与筱白都冥思苦想,但杨峰没有卖关子,这种情况也不适合拿命来玩儿,“他想毒死我们,这里的空气有问题,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很淡的、类似花香的味道,”看其他人摇头,杨峰无语,“是刚才我打开了那石门放走了一些毒气,现在石门关上了,毒气就会越来越浓,等会儿你们就闻到了,所以我们必须马上打洞逃出去,至少也得打出个通风口来。”

  “十哥,你估计多久会有人来找咱们?”筱白也慌了。

  “呃,不好说,上面没有主事的人了,他们可能得先去禀报皇阿玛再做决定,也可能直接下来找。”胤誐也拿不准上面那些侍卫会怎么做,不过先去禀报上一级应该是最常见的行为。

  “那么,一来一回,估计也就小半个时辰,看来那计谋的主人有把握在半个时辰之内毒死我们了。快,快挖,再找找还有什么工具没有?”

  这下子那些侍卫也慌了,七手八脚的开始翻麻布袋,可翻了半天能用的也就一把匕首。

  “不行,得想办法把土运到墓道去,这里太小了。”胤誐看到杨峰打洞的速度奇快,这会儿已经只剩小腿在洞外面了,反而他脚下堆积的黄土越来越多。

  几个侍卫就开始找东西运土,王超直接从衣服上扯下一大块布,把土全挪到布上,打成个包袱状背了出去。

  筱白看着王超一气呵成的动作,心想这伙计以前难道是码头上的运砂工吗?改天不如给他和杨峰单独组个工兵营吧,呃,就叫“超峰”队,想到这里筱白扑哧笑了出来,她,想起了梅超风……

  不过接到大家投过来的惊悚表情,筱白赶紧收敛,这不是开放思维的时候,还是逃命要紧。

  杨峰的体力也达到了极限,从洞里爬回来,将铲子递给最壮的一名侍卫,稍微示范了几下动作就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现在洞已经很深了,一个人明显不够用,还得有一个人帮忙照明和清除沙土。墓室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因为,即使一直有鼻炎的筱白也闻到了那淡淡的花香。

  “筱白,你闻到了没有?”胤誐自从知道这是个计谋之后,镇定了很多,“我想我们可以先找到这香味的源头,如果能延缓它的散发速度,也许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王超与另一名侍卫听了胤誐的话目光都转向这里唯一可能的就是“墓室”中央的棺椁,王超走过去,查看了一下棺椁的材质,并不是什么上好的木料,抽出佩刀,用力一砍,上面只凹下去一点点。

  摇摇头,表示有力气砍这木头盒子不如挖土快呢。墓室里又一次回到了寂静。

  算着时间也过去了近两个时辰,这里的人并没有什么中毒症状,可能是刚开始毒气被杨峰放跑了一些的缘故。外面天应该快黑了,康熙这两天打猎基本都是天黑之后才满载着猎物浩浩荡荡的打道回府,他回来之后必定会询问胤誐的进展,到时候就能得救了。

  筱白与胤誐偶尔讨论几句,都是关于这个“墓”的设计者可能的身份,他对胤誐与胤禩这几天的行踪肯定异常熟悉,否则不会采用这种繁琐的方法,当然,不得不说,如果胤禩真的被困住了,这是个绝佳的方式。

  “你怎么了!”胤誐感到肩膀一沉,杨峰已经歪倒了。

  筱白摸了摸杨峰的额头,滚烫,呼吸频率很快,很浅,还微有些抽搐的迹象,“中毒了!快挖,至少要挖出个通风口。”

  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每个人,里面替代杨峰的那两名侍卫本来也快力竭了,听到墓室里发生的事情,硬是咬着牙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