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经过前期的挣扎,心里仍然甚感茫然。如今,第二篇登场了,心境也渐宽。随着第二篇开始,这本书的主题慢慢浮现,故事也会越来越精彩,从现在起,每一章稳定3k+,闲话不说……}

  堂林走后,骆方并没有急着施展疾风者异能,而是转过身慢腾腾的朝家的方向走去。

  此时一缕夕阳缓缓出现,落日的余晖跟随着骆方,似有似无地投射在后脑勺和肩膀,骆方心里弥漫起一股谈谈的夕阳情怀,一种似是黄昏,又是清晨的错觉,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老去,又好像只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

  沉浸在这样的感觉中,过了良久,骆方的思绪又回到了堂林说的话上。

  “我其实从心里还是想要加入联盟的,我凭直觉感到,堂林所说的联盟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只是我的父母给了我很多希望,想要我上大学,想要我出人头地,想要我们家不再被人看不起,不再被别人说三道四,更不再被别人说他们的儿子是一个夺走人性命的怪物,想要我过上一个普通人的幸福生活,这些就是我父母对我的期望。而我最不愿看到的,就是违逆他们的期望,让他们伤心难过。”

  骆方心里涌起了对家人浓浓的眷恋,而这份眷恋和自己真正想要做出的选择却在脑袋里激烈的交锋着,让他久久不能释怀。

  到了家门外,骆方轻轻搓了搓脸,又跺了跺脚,收拾好心情,脸上浮起了微笑,随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转眼两个月后。

  一阵优美的古典旋律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旋律中似乎夹带着一个翩翩起舞的古代美人围绕在骆方耳边袅袅娜娜不肯离去。

  骆方被音乐身唤醒,不情愿的睁开眼睛,随着音乐旋律传来的方向看到了自己的手机,极不情愿的伸手把手机抓了过来,接通了电话。

  “喂,方子,你怎么还不起来啊!快起来撒尿啦!”电话里面传来了胖子张羽花那尖锐高亢的嗓音,随即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电话被挂断。

  “死胖子!”骆方恼怒的扔掉电话,翻了个身又睡了一会儿,却再也没有了睡意,无奈拿起电话一看时间,正好是早上八点。

  “嗯,开始考试了,今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骆方心道。

  今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就要结束,骆方因为已经被批准保送进入大学,所以不用参加这要人命的考试。当然如果他非要考一下测试自己的成绩,学校也答应,不过鬼才会那样做,明明知道自己成绩一般,还会去丢人显眼吗?骆方也不傻,所以这几天都干脆在家里蒙头大睡,让那些苦命的孩子们考去吧!

  哪知,这死胖子张羽花还是不让他睡个懒觉,而是开考前给他来了个“撒尿电话”,骆方一时也是无语。

  “不行,不能便宜死胖子。过一会儿,等下午最后一科快考完的时候,我到学校门口接胖子去,开口就给他来几声‘羽花’,看他还敢打电话催命不!”

  骆方一骨碌爬了起来,往卫生间走去。

  这两个月来,自从得知能保送进大学后,骆方几乎都没怎么看书,只是把学习时间都用在了研究异能上面,而经过这些时间的发现,骆方已经可以熟练地把肌肉皮肤瞬间凝结与疾风者技能做到了完美结合,两种异能可以同时毫无障碍的运用。而在细心感受印记的时候,他还发现,自己的闪电印记里潜藏了一股磅礴的大力,这股大力犹如漩涡般不停旋转着不断深入,似乎无穷无尽。只是自己只能驱动出这股力量中少量的一部分,但即使这样,能调用的这股力量也是异常强大。

  曾经骆方运起这股大力,一只手就抬起了家里的大衣柜,稳稳当当,似乎手上还有余力,把骆方吓了一跳,差点松手把衣柜摔坏,至于其余的力量,因为时间太短,骆方则根本不懂如何运用出来。

  “慢慢来,慢慢来!”

  骆方现在一点都不急,他只想做一个像堂林口中所说的那种异能高手,那种并没有加入联盟,自己修炼,独来独往的异能高手。

  “妈,我出去了!”

  骆方穿好鞋,转身看了看屋里,见没人回答,自言自语道:“咦,又出去买菜了。”

  自从房贷付清了以后,现在骆祥云一天到晚没有了压力,人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没事就跑到公园里陪那些老头下象棋、钓鱼什么的。冯春然则是闲不住,依旧当着家庭主妇的角色,连骆方要请个保姆来的要求也不答应,用她自己的话说,一天到晚闲得慌,自己不会长命反而会短命。而妹妹骆情因为高考的缘故,学校放假,所以和几个同学搞什么乡村三日游去了。

  “嗯,现在距离胖子考完试还早得很,趁这个机会先到医院看看狂徒,和他随便聊一会儿。”

  骆方出了小区门口后,转身朝学校相反的方向走去。

  司马皋再也不敢称作“狂徒”了。他现是仍是住在市医院,已经出了重症监护室,伤势也好了很多,但是因为伤的太重,仍需要在医院继续住院疗养,直至完全康复,而这最起码还要半年的时间,这还是他身体好的原因。不过出院后再也不能担任特种警察的职务了,因为手脚已经带有残疾,所以以后复职后,也只能被调到其他部门担任符合自身身体条件的职位。

  本来司马皋清醒后,再也不敢面对自己,陷入了抑郁状态,整天想要自杀,得有几个同事轮流看护着。不过这种情况在金璇流芳和他的老师邹矩被陆续送来抢救后消失殆尽,当司马皋知道不光他的老师,包括那位冠军得主金璇流芳都被那嗜血狂魔击伤还差点杀死后,他再也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每天呆呆的治病养伤。

  而邹矩在离开重症监护室后,就被警察总部接了回去,安排在了总部医院的特殊病房接受悉心照顾。至于金璇流芳的家族则是大发雷霆,后来要警察总部的负责人亲自上门说明原因才得以罢休,而金璇流芳则是直接被接到了家族的私人医院接受治疗,听说还特地从美国请来了一位享有盛名的专家为她接上了断臂。

  这些都是骆方这段时间以来在司马皋那儿听说的,而骆方也给司马皋描述了那天金璇流芳和邹矩两人与嗜血狂魔的一场大战,说的是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把已经老实本分的司马皋听得一愣一愣的,只是最后把自己异能一事隐去不说,把那约瑟夫和堂林换成了那姓金的神秘人,司马皋好奇此人连连追问,而骆方也开口胡诌,胡乱搪塞了过去。

  与司马皋随便聊了一会儿,骆方看了看时间,出了医院向学校赶去,在大街上又不敢施展疾风者技能,只得一路小跑,气喘吁吁赶到了学校门口。

  “呼,还来得及!还有一会儿就考完了,够时间收拾死胖子。”骆方轻拍着胸口。

  其实,要骆方专程赶来欺负张羽花他还没那个心情,只是作为一名高中生,就算没有参加高考,在外面站着看看,也可以感受一下氛围,圆一个多数人心中的高考梦,顺便再为张羽花和萧建明接接风。

  此时校门口站着多名学校保安,与每年的高考一样,门外围了很多家长正在翘首期盼,不时议论着。

  骆方的眼睛盯着校门,心里却突然生出了一丝警兆,略一沉吟,装作等的不耐烦了的样子,左右晃动着身子,眼睛却斜斜地往后扫去。

  一个奇怪的老头映入了眼帘,这老头一身普普通通的打扮,佝偻着身子,光亮的头上没有一根毛发,光头上似是还有什么痕迹,满脸皱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但从他那耸拉着的眼皮底下,时不时出现一道蓝幽幽的光芒一闪即逝,非常怪异。此刻,这个老头正笑容可掬的注视着骆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偷看的行为。

  “这老头怎么长得那么奇怪!”骆方暗自疑惑,“他看我干什么?这人,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印度人?”

  有的中国人长得就很像邻边国家的人,就好像有人长得一副印度人模样,结果一开口,标准的京片子,才知道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而现在这个老头就是长的如此,在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前,任谁也猜不出他到底是哪国人。

  “你想瞧就瞧吧!瞧瞧又不会死人!”骆方不再管那奇怪老头,因为这时考试已经结束,正陆陆续续有学生走了出来。

  “羽花,羽花,你出来了,考得怎么样!”骆方一见张羽花马上热情的高声喊道。

  一个胖子的身影正走到校门口,听到骆方叫喊,突然身体一顿,呆了两秒钟后反应过来,慌忙扭动着肥胖身躯转身就往学校里跑。

  骆方见状,忙笑着又是高声道:“羽花,羽花你别跑啊!哎,就是那个胖子,叫你呢!别跑!”

  张羽花此刻却是什么也不顾,一边小跑一边嘴里嘟噜咒骂着:“这个臭骆方,臭小子,高考都完了最后还给我玩这一招,这次丢脸丢大了!哎,坏了坏了,那边两个美女好像在看我,地洞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