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远在千里之外的影用什么方式来报复轩呢?当然是破坏别人的感情了。女人的嫉妒心理是相当可怕的,更别说是报复了。

  影偷偷进了轩的空间,在他空间留下相当暧昧的话:“亲爱的,我来看你了,只要你是真心的我就永远跟着你,你说要把心挖给我看的。等我们在一起了天天那个,你懂得,你最喜欢那个啦!”这些话相当损人,被人看到了肯定很容易误会的。

  第一个看到的人自然是静了,静是那么地关注他,几乎天天都上他空间看看。静一看,本来是不相信的,认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因为轩说过他不是那种人。可是影不知从哪加了静的QQ,她一来就跟静说她是轩的女朋友,还跟静说是轩欺骗她的感情然后和别人好上了。说轩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还说的他们的关系很复杂。静半信半疑,所以就去问问轩。

  “我在你空间看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留言是怎么回事?那个杨影说是你背叛她的,是这样吗?”静问。轩说:“你说呢?”静说:“我不太相信。”轩说:“是那贱人弄的,她自己背叛我,跟别人好上之后被甩就回来找我。还陷害我,真不要脸!”静说:“有这事?你前阵子不是还很爱她,现在就骂得那么难听了。”这事本来就有点离谱,谁甩人还会回去找他,一般要面子的不会这么做。静就不太相信了。轩说:“不信就算!”静只好说:“我信,我们是好朋友嘛,当然相信你了。”轩说:“嗯,好朋友。”可是轩没有把那些留言删除。

  静为了更多了解轩就通过轩的空间到其他人那逛逛,没想到轩的朋友看到静留下的足迹就很好奇加了静。于是就跟静聊起来,静想知道轩在哪工作就问了他。之前因为轩骗过静他年龄的事,静就觉得他好像很喜欢骗人。于是跟他问:“你跟轩认识很久了吧?你叫什么名字?”他朋友说:“我叫张龙,我们小学就认识了。”静说:“你觉得他人怎样?”没想到张龙来一句:“不好说。”“那你是说他人不好了?”静问。张龙又一句:“你觉得怎样就怎样。”张龙除了告诉静他们在哪里工作,其它的都没说。静还发现轩又骗了她一件事,就是轩家的地址跟他说的不一样。静想怎么他什么都骗人啊?他有什么是真的?

  但静并没有相信杨影的话,她还是坚信轩即使有些事欺骗她也是有原因的。

  这次轩在上班,他都好久没有主动找过静了。看见静在线就发过去,“在干嘛?”静说:“没有。可爱的小轩,你不用上班吗?”轩说:“要啊!我晕!”“你本来就很可爱嘛!小心玩手机被捉到了。”静笑着回了他。轩说:“不怕,我面子大,没人管我。么么。”其实轩在工作经常受气,但在静面前他还是表现的很乐观,这是静一直很喜欢他的原因。静说:“么么,是什么意思啊?是云南话吗?”轩说:“普通话也有。”“那你跟我说普通话还是云南话?”静问。“普通话啊!”轩故意捉弄静,其实他说的是云南话,是对静那样称呼他表示惊讶。(么么普通话是亲亲的意思。)这样一来,静就又误会了,她不知到他只是在骗她而已。轩问静:“你们这里有没什么特产?我过阵子要回去好买些带走。”静说:“不太清楚。”于是上网查了查然后告诉他。静又担心轩不知道去哪买,就跟他说:“你要去买的话告诉我,我带你去,咱们也好见上一面,也许你回去以后就见不着了。”轩说:“好,到时再说。”静说:“那你辞职好了吗?”轩说:“太忙,不让我走。”静说:“真没人情味!”轩笑了笑。

  没想到赶上到处在查厂于是生产都停了,个个门窗关紧怕被捉了罚款。毕竟,这些厂十个有九个是不过关的。这样一来,也就没什么事做了,静都放假了。轩本来就要辞职,现在让他提前可以走了。可虽说轩可以走了,但工资也不算还给他。他还感冒了,很严重。他只好先离开厂,到外面去住宿,等拿工资。

  轩要走了,当然想带凌巧一起去云南。于是轩更多地跟凌巧一起去玩,他总是牵着凌巧的手,凌巧见轩对她很好很开心,但凌巧从来就没想过跟他去云南。

  凌巧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会有结果,可还是答应做她女朋友。凌巧认为恋爱要交往了才知道合不合适,更觉得爱情不一定要天长地久,只要在一起开心就行。她以前也谈过好几次恋爱。但最后都分道扬镳。感情有时候来得快,去也快。在这迅速发展的时代,打工者的爱情是有很多不稳定因素的。

  轩一个人没事的时候就上网吧,静都知道。但好几次静找他,他都没理。因为他找了好几次都拿不到工资心情很不好。而且,他认为自己有女朋友了,不应该跟静太好了。

  但静担心他二话没说就回去了,以后再也见不着他了。所以也不管他对她如何冷淡,静还是没有介怀。静又见他上网:“你不用上班吗?”轩骗静:“放假了。”他都辞职了,但不想告诉静,他知道静很在乎他。

  轩问静:“你也不用上班吗?”静说:“这情形十多天都不用上班了,人心惶惶,气氛紧张得很,不过放假也好,不用那么累。”过了好一会轩突然说:“我去你家怎样?好不好?”静想了一下还是说:“好啊!你什么时候来?”其实静很担心也很紧张。轩说:“下午或晚上吧!我要去打电话给你。”

  静说:“你怕不怕我父母审问你啊?”轩说:“怎么,不方便吗?要是不方便就算了。”静说:“不会,你来吧!

  静又问:“你来我家,要是我父母见到你了,怎么跟他们说啊?”轩说:“我也不知道,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静觉得轩很奇怪,什么也不说清楚。静只好说:“那说是同事吧!”轩说:“随便。””静说:“那好吧,我等你来。”刚好厂里打电话叫轩去拿工资了,轩就跟静说:“忙,我走了,见面再聊。”“好。”静既开心又担忧,怕她父母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