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只祥鹤带着三人飞向任务大厅,见到那两个任务还挂在任务栏上后直接把这两个任务领取了。

  “请问捕捉风鹿和采摘五羚草这两个任务有什么其他要求吗?”三人以身份晶石录入任务后,沈星问着工作人员。

  “这两个任务是一个长期有效的任务,那两位峰主导师对这些东西的需求量比较大。所以每采十株五羚草算一次任务,每捕捉一头风鹿也算一次任务,你们要是提供多倍任务材料等,那么你们的奖励也是会翻倍的。”工作人员为他详细解说着。

  “我们现在就出发吧。”阿牛提着流光棒道。

  左相延腰缠飞云,遥望远边道:“这次任务应该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我们准备好所需物品马上就出发。”

  “五羚草一般都是几株生长在一块,周围也可能有一些伴生野兽,我们可以要寻找很久才凑齐一份,而风鹿更是稀少,速度又是绝快,不好捕捉。我们准备包袱,出发。”沈星也跟着道。

  “无风谷中终年迷雾,所以难以勘察,会不会藏有一些天材地宝啊。”阿牛搓着手道。

  “走咯,也许我们能踏到你的狗屎运。”沈星拿着无风谷的大略地图,骑着祥鹤向那边飞去。

  飞出高空之时,沈星敏锐的神识感觉到下方有人在监视着他们,有一丝丝的杀机隐藏在其中。沈星向下望去时,那股杀机骤然消失,变得无踪可寻,似乎只是一时错觉。

  沈星可不会这么天真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他相信他的感觉,而且在探花湖风起之时他就感觉到有人要算计于他。

  沈星对着两人提醒道:“我感觉到我们去无风谷的行踪被一些小人发现了,此行可能会有危险,无风谷又非常容易遭到暗袭,我们千万要防备着一点。”

  “知道是哪些人对我们不利吗?”左相延问道。

  “还不清楚,来究南山里面虽然我们得罪了一些人,但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应该是葛家之人或城主邵振霆的人。”沈星想道。

  “武痴长老不是说邵振霆不会再对我们不利了吗?”阿牛回想起武痴的话说道。

  “这个谁也说不准,他说不会对我们不利,难道我们就相信城主邵振霆之言?我们不能把自己生命交给他人的承诺之中,我们只能相信自己。而且邵振霆的儿子遭到重伤我想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不明着出手,但可以暗地里出手,或者驱使他人。”沈星经历了末日时期,知道有些东西是不能轻易相信的。

  “我们到无风谷中发现异动后要马上示警,却不能大意。”左相延知道事情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

  无风谷中,风寂音息,古木参天,迷雾缠绕,幽深寂静。而试练之地也只是在无风谷一边,远远没有探入无风谷内部,也许真正的无风谷不是常人能见到的。

  “前面就是无风谷了吧,我的视线都给模糊了,我怎么感觉里面不像介绍说得没什么危险呢,我感觉里面处处都隐藏着危机。”阿牛眺望着前方一片迷朦深谷道。

  “根据指引,前面就是无风谷了,而且祥鹤不适应里面生存,里面之雾会蒙蔽了祥鹤之识,难以高飞。”沈星看着地图指引道。

  “没有祥鹤相送,我们要小心点,以后我们得尽量摆脱祥鹤之助才行,要不太依赖祥鹤,会对我们以后的路有影响的。”左相延提醒道。

  “那我们就在这里下来吧,等我们回的时候再召唤祥鹤来接我们回去。”阿牛指引着祥鹤降落地面道。

  “无风谷中我们视线都只能看见百米之物,所以我们三人要保持着在百米之内,不要超过这段距离,确保可以前后呼应。”沈星看着前方迷谷道:“除了小心谷中野兽外,我们更要小心外来攻击。”

  左相延和阿牛都是点了点头,虽然有时候冲动了一点,他们都是胆大心细的人,对这些图谋不轨的人,他们懂得谨慎。随后三人前后呼应,成铁三角之势踏入了无风谷,进行他们究南山中的第一次任务。

  于此同时,在一间院落之中,一位壮汉向坐在石桌一位少年汇报道:“他们接了捕捉风鹿和采摘五羚草的任务,现在已经踏入了无风谷中。少主,要不让我进去无风谷去击杀他们,我有十分的把握可以杀掉他们三人。”

  “不可,你的身份究南山武院一方也是大概知道一点,就算你杀掉了他们,我们雷霆城会有不少麻烦的。不是还有一个人可以用吗?那个在武院之外的葛伤。我父亲安排给他的人也有一些进了武院,让他们动手。”坐在石桌之上的少年转过身来,正是当日被沈星打成重伤的城主二儿子邵中衍。

  “是,我这就出山告诉葛伤,让他马上安排人手进去捕杀那三个人。”

  “等等,我的仇可不能这么轻易地让别人去报,你也安排两个星台的进去无风谷,这两个人一定要是刚入我雷霆而且武院一方还不知道他们身份的人,一定要做到隐秘。”邵中衍恨恨地道。

  “明白,收拾几个入门弟子,我们有的是经验。”那名壮汉阴阴一笑便退了下去。

  “既然你不敢出手,那我自己来,看来你已经老了,也快要退位下来了吧。”邵中衍此时比在山门考验的时候狠厉十倍。

  沈星等人进入无风谷之后,小心前进,找了半天也没有一点收获。前方只是灰蒙蒙一片,难以分分辨,半天之中也没见到什么野兽,过于安静,让三人都有点不自在。

  进入无风谷之后,阿牛和左相延真如外面所说视线只能看到百米之远的景物,但沈星精气旺盛,目光凌厉,并非一般人可比。

  紫金双珠有着无穷的神彩,沈星心中一片清明,他能清晰探知他周边一千米之内的任务事物。

  虽然他可以看得更远,但不告诉阿牛与左相延,这是他的秘密。而且当阿牛两人得知沈星可以探知周围一千米之后,肯定也会放松警惕。

  在这茫茫山谷之中,也许穿行了十里路也不会碰上一只野兽,因为这天气等原因,不适合大部分动物的生存。

  就在这时,沈星看到五百米远有只野兽步伐轻微穿行林中。沈星在前方前进,似是无意之中偏向那边探去。

  距离不到三百米时,小声地对着左相延与阿牛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好像听到野兽的脚步声,我们过去察看一下。”

  “好像没什么声音啊,老大。”阿牛摇头道。左相延也是侧耳倾听,想听出是否有野兽在这边穿行。

  “我之前听到细微的声音,不管是野兽还是埋伏,我们都要查清楚,小心为上,不要惊动对方。”沈星低声道。

  三人分三个方向形成合围之势小心地探向前方,就在他们接近百米远时,阿牛和左相延也发现了那只野兽,是一头野羊。

  沈星向着两人打着手势,让两人从侧面攻击,将野羊赶向他潜伏的位置。两人会意,消声前去,到达适当位置后阿牛举起流光棒横扫向野羊,而左相延也抽剑刺挑。

  无风谷中生存的野兽都非常灵敏,在阿牛与左相延攻击之时便撒腿向两人包围圈外跑去,而方向正是沈星潜伏所在。

  沈星看着狂奔而来的野羊,暗暗一笑,紧握重拳等待野羊临近给它致命一击。

  就在野羊走到距离沈星十米之内时,突然发现了异样,有点躁动,止住了脚步,看向侧边,不敢笔直而去了。

  这时沈星不再犹豫,这个距离已经非常近了,他施展无上身法,鬼魅一般的速度瞬间便来到野羊跟前,挥拳击向野羊。野羊只是普通的野兽,躲闪不及,被一拳打中脑袋,倒地身亡。

  “今晚我们可以加餐了吧,小肥羊。”阿牛和左相延围了上来,阿牛看着肥壮野羊流口水道。

  “等会再处理野羊,我们先查看附近有没有草药,这种野羊出没的地方也有可能生长有五羚草。”沈星看着四方道。

  之后三人分开搜寻,最终找到了两株五羚草,还有几株珍贵级别与五羚草差不多的草药。

  他们察探了四方,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后饱餐一顿,整装再次出发。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后,有两人来到了那里,察看到了他们留下的痕迹。

  之后一人看着洒落在地上的羊血,随手抓起,搓了几下,然后看着前方。

  “我们加快步伐继续前进,他们两个钟前刚离开这里。”

  <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