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夜色如水,白银色的光晕撒在沉寂的监狱,一束光透过洞口落在罗羽的脸上,脸显得更加的白皙了。

  罗羽躺在杂草上,透过那渺小的洞口看到了天上的月亮,他在发着呆,洞口很小一般人根本无法看到外面的事物,更别说像罗羽一样的欣赏,还好罗羽不是一般人,他看得到外面,而且看的很清楚。经过的一天的打坐罗羽,也慢慢的融合了这具身体的主人的记忆了,他终于对这个世界有点了解了。

  原来这个世界也类似于修真界,不过他们的等级划分和修炼方式都有所不同,在这里修真者被分为几类,其中比较主要的有两类,一类是剑修,也就是以剑如大道,以剑提高实力的剑修!

  第二类是体修,虽然称为体修,但事实上这种修真者都是靠蛮横的身体攻击人,直接利用修真力锻炼身躯,然后利用身体攻击的人!因为有这两种修真方法的原因,这个大陆也有两个主要的门派!一个是以剑修为主的剑修门,另一个也是要了同样的命名法,直接把体修这个词直接当成了自己门派的名字,称为体修门!

  想到这里罗羽的笑容有些怪怪的,他的门派不就叫做双修门嘛,只差一个字。

  罗羽望了望自己身体穿着的白袍,这件白袍的主人原本不是罗羽,而是一个叫羽墨的人,他本身就是一名剑修,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初窥修真门径进入了剑初期了,他一向都是父亲的骄傲,而他的父亲一个大门派的掌门人,虽然无法和那两个顶尖大门派比,但因为那两个顶尖大门派是不介入世俗界的,所以他父亲的这个门派在这个帝国里也是首屈一指的,就连国王也要让着它三分,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羽墨开始无法无天了,到处调戏良家妇女,还别说,羽墨还真的调戏过一些贵族的千金,他也进过监狱,不过每次都有人保他出来,但这次不同他居然调戏到公主头上去了,其实羽墨本来想调戏的是明歆公主,明歆公主很善良,就是被他调戏了,她最后只会脸红,然后骂骂她,但她决不会伤害他,但他却调戏错了,这也只能怪明玥公主和明歆公主长得太像了,也难怪他会调戏错,就连国王也未必能分辨两人呢,而羽墨调戏错人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罗羽(应该叫羽墨了)慢慢的站了起来,到处转了转,突然他皱眉,屋顶有人!羽墨抬起来了头,他透过屋顶那个小小的洞口看到了一个黑衣人,不!是两个,一个黑衣人从洞口穿过,羽墨愣了,劫狱?而且还是组队劫狱?!

  的确,那些人就是来劫狱的,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他们要劫的人就是自己!

  门外有声音传来,羽墨露出了微笑,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人是被劫的对象,他也可以乘乱混出去!

  “羽墨,少爷。”伴随着一个声音,羽墨看到那个黑衣人正在门口,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黑黝黝的东西,那是什么?钥匙!没错,没错!他拿的就是钥匙!莫非……。羽墨愣了下,随即想到了什么,他笑了,明显这两个人是他的便宜老爸派过来的。

  果然两名黑衣人进来后便对着羽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公子,我们走吧。”

  对于这个世界不怎么了解的羽墨也不作答,他穿过了两人第一个走了出去。

  两名黑衣人相视对望了一眼,他们都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疑惑,刚刚公子给他们的感觉仿佛变了一个人,这也难怪,虽然罗羽知道羽墨的习惯,但他也不能完全的模仿过来,更别说他根本不想模仿了。

  看到公子出去后黑衣人也不在想什么了,保护公子要紧!

  跟着黑衣人出了监牢,容易之极,容易的让羽墨心中起疑!出了监狱,眼前是一片森林,羽墨皱了下眉头,目光落在一边的草丛里,那边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凝剑期,看他散发的气息和自己身旁的两个人的表情应该不是同伴的,这么说来,那两人是敌非友!羽墨身边这两名人的是应该实力都在荡剑期左右,就算有两名荡剑期高手,但要打赢一名凝剑期无非是痴人说笑话,要知道在修真界里,一个阶段的差别无异于天和地,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黑衣人走了几步,他们同时疑惑的回头,公子没有动,旁边的黑衣人刚想说话,一道银光便飞过来了,在黑衣人还没反应之前穿过了他的腰部,趋势不减的射向羽墨,眼看羽墨就要被银光穿成肉串,突然他的身子奇妙的一转正好的避过银光闪到了一边。

  另一名黑衣人在银光穿过那名黑衣人的身子时,他就转了过头望向银光的来源,声音有些低沉:“凝剑期!”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帝国什么时候多了一名凝剑期的高手了。要知道凝剑期的人本来就不多,就算是这个小帝国里面的修真门派,掌门人只是凝剑期的修真者,而凝剑期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而这个小小的监狱外居然会埋伏着凝剑期的高手,这让他如何不紧张呢。

  森林里也有声音传来是疯狂的大笑声:“哈哈……既然知道,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话音一落,那道银光在远处绕了一个弯飞向森林里出来的人,来人手一动,银光落入了他的手中。

  飞剑?羽墨面无表情的望着来人,从森林里出来的共有三个人,站在中间的便是那个透剑期的修真者,修真者的身后还有两个人,两男一女,两面名男的都穿着白袍,白色的白袍飞扬着,在男子的肩上都有一个狼头的徽章,白袍上添了一个黄色的徽章,就如同黑纸上多了一个黑点一样的突出。另一名女的,而且还是个美女。

  好美的一位女孩,白玉般的脸庞,红红的小嘴,乌黑的秀发,衣服有些破烂,肩部的衣服已经破了一个大洞了,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仿佛有些害怕!

  “废物!你看什么看!小小的剑初期剑修也敢打我女人的注意!小心本公子挖了你的眼珠!”那名一直站着不说话的少年发话了。

  羽墨皱了下眉头,他从观察女孩的表现来看,她所惧怕的就是此人,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不是自愿跟他们走的,既然如此!

  羽墨刚想踏出一步,有道虚影就挡在了他的前面,耳边传来声音:“公子,我奉了掌门之名救你出去,我现在帮你挡着,你快点逃生吧!”这人对那个便宜父亲还挺忠心的。

  “哼!在这里的人都别想离开!你们两也别挣了,我来选吧!”此人这是手持飞剑的男子,此刻他阴阴一笑,手中的飞剑脱手而出,化为银光,直直的射向黑衣人!

  一边说着黑衣人手一动,他的手里顿时出现了一把巨剑,巨剑的宽度很大,轻轻的一摆就把全身给护住了,但银光飞来,哧的一声,黑衣人的身体一颤,拿着巨剑的手慢慢的松开了,巨剑嘭的一声掉落了,在黑衣人的额头上有一个小口,鲜血慢慢的流出。

  羽墨愣了,居然刚刚出山就见到两名修真者死亡,这让羽墨有些回不过神,不过随即一想,弱肉强食,每个世界都一样,既然如此!羽墨嘴角微勾,他在笑,冷笑!一出来就见到两名要救自己的人被人杀人,这让谁都会愤怒!

  收回了飞剑,那人哈哈一笑,剑指羽墨:“现在轮到你了!”说着就欲放出飞剑,但他手还未动,一个人就先他一步站在前边了!

  “师尊,他看我看上的女人,我要废了他四肢!”男子邪邪的一笑,他的样子让羽墨隐隐有了些呕的感觉。

  被唤作师尊的男子点了点头:“卡罗,动手也迅速点!我们也必须回去了!”

  卡罗微微一笑,眼睛不离羽墨,脸上充满了挑衅,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还有没有只是一个刚刚进入剑初期的修真菜鸟而已,对他而言,杀他就跟碾死一只小蚂蚁没什么区别,卡罗潇洒的取出了腰间的长剑晃了晃,眼睛望着羽墨:“小子,你说我要想割了你哪里呢?要先卸了你的手好还是脚好呢?”卡罗貌似很烦恼,他是故意这样的,相对快速的消灭敌人,他更喜欢看着敌人临死前恐惧的表情!

  可惜羽墨的脸上没有恐惧,反而有了笑容,这是什么?!这就是讥笑!

  看了自己的动作对手居然没有恐惧,反而露出了讥笑,卡罗怒了!脚踏着七星,快速的朝羽墨攻来,脸因为愤怒而通红了,他还没想到一个弱者居然刚对他讥笑!

  眼看羽墨就要被刺个对穿了,突然在一个人的眼中却是另一个场景,只见羽墨如同幽灵一般绕过了卡罗的攻击来到了,卡罗的身后,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小小的匕首,而在那一瞬间卡罗的脑袋慢慢的掉了下来了。

  被唤作师尊的那人,眼睛瞪的老大,他的弟子可是一名荡剑期的修真者,而且据情报而言,眼前的这个人最好就只能算半只脚进入修真界的普通人而已,但偏偏就是这个普通人轻松干的划破了他弟子的脖子!

  虽然男子有些惊讶,但惊讶后更多的还是愤怒!自己的徒儿被人当面杀死谁能不怒呢!他的手中的飞剑再次飞出!化为银光向羽墨飞去!

  羽墨微微一笑,手中的匕首突然间长长也脱离了手的掌控迎向了飞剑!男子愣住了,控物之术!这最少也得达到凝剑期才可以使用的技能,他居然也会!可惜他也来不及愣多久,现在必须认真,但认真了就有用吗?飞剑飞了过去,匕首也迎了过去,这把飞剑是他的师尊送他的,这是一把灵器级别的武器,而对手的匕首看也是一只普通的匕首,怎么看都是自己赢。突然男子再次愣住了,只见飞剑与匕首碰撞在一起,飞剑应声而裂,直接变成了碎片,本命相连的飞剑被毁,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嘴里飞出,毁了飞剑后羽墨的匕首去势不减,瞬间划过了男子的脖子,在他的脖颈中间留下了一个黑黑的洞口,慢慢的倒下了,他的眼睛睁的老大,死不瞑目啊!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灵器居然赢不过一只普通的匕首!

  其实他猜错了,羽墨的匕首也是一只灵器,等级与他的飞剑相仿,但使用的人却不同,等级相同的武器在不同人的手上就是另一种效果了,他的飞剑会破裂也是正常的!可惜此刻的他已经无法证实这个事实了,只能带着自己的疑惑进入轮回了。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