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两人愣了下,场面静了一小会,突然两人同时大笑了起来“哈哈……”笑得两人都弯下腰了,他们仿佛遇到了什么很可笑的事似的。

  羽墨见到他们大笑,他也笑了,淡淡的笑了。

  “一名凝体初期的修真者就像挡住我们两人的联手,哈哈。”朱洛霸自认为自己跟羽墨交过手,自然了解羽墨的实力,但可惜那时的羽墨根本没用上七分力!所以他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鹰爪老人也笑了:“小子,你去教训下这小子,我去搞定那几个小鬼!”说着他便作势欲绕过羽墨。

  而朱洛霸的眼睛却乱转起来,他知道如果让自己对付羽墨根本一点胜算也没有,现在如果真让长老去对付他们,自己对付他的话,可能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一合之将,一想到这,朱洛霸的脸就有些苍白起来了。

  “长老……”一声轻呼,朱洛霸相对鹰爪老人尴尬的笑了笑道:“我们还是先联手把这家伙收拾了吧,这家伙可不好对付。”

  鹰爪微皱了下眉,眉心中略带一丝不耐:“废物!连个小鬼对付不了。”

  “呵呵,老头还是你们两一起来吧,我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羽墨淡淡笑了笑,手揉动了下,一声声的关节摩擦产生的声音清脆的响出。

  见到羽墨从容的样子鹰爪老人顿时脸色阴沉下来了,如果不是说这个他的脑袋有毛病就是说他自己有实力,或者是……看不起后者!

  想到这,鹰爪老人冷冷的一笑:“别以为你能打败朱洛霸这小鬼就自以为自己真的可以目中无人,你这样的小鬼我见多了!”说着鹰爪老人也不理会自己身后的朱洛霸,脚一抬,直接向羽墨漫步走去!

  虽然鹰爪老人看似毫不在意的向羽墨走去,但羽墨知道现在的鹰爪老人的灵识已经锁定自己,也就是说,现在羽墨的行动完全暴露在老人的眼皮底下,自己的一行动他必定能快速的反应过来,也就是说鹰爪老人看是破绽百出的动作反而是一定破绽都没有!

  不过当然这自然是对比鹰爪老人弱的人来说的,而对于已经踏入金丹期的羽墨来说的话,那可就不同了,在实力面前任何没破绽都是无用的!

  微笑的望着慢慢靠近的鹰爪老人,羽墨也不出手而是饶有兴致的望着老头。

  见到这情况,鹰爪老人心里却有些诧异,一般人见到自己这样慢慢向他靠近的话都会有一种压迫感,从而使对方在这中压迫感下对自己进攻,这样自己救能快速的找出对方的破绽并且击败,但现在自己眼前的男子却没有,就算他靠近在怎么进,那小子只会用那怪异的眼神望着自己,而且他感觉到,前者的气息一点混乱迹象也没有。不合理!非常不合理!

  望着羽墨的眼睛,鹰爪老人心里略有些不安,不过也就刚刚闪过一丝不安就被他压下了,哼,凉你一个小小的凝体初期的小鬼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想到这,鹰爪老人也不在做什么无意义的动作了身形突然跃起,如同老鹰一般向羽墨展翅飞来!

  “小子,今天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一声巨吼,鹰爪老人的爪子瞬间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利爪!利爪在阳光的照射下出现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反射光的强度不难看出这爪子的锋利程度,羽墨丝毫不怀疑这一爪是否能撕裂一座大山!

  见招,眼看就要把羽墨撕个粉碎,突然羽墨的身体诡异的一转如同游鱼一般贴着鹰爪老人的侧身闪过。见状,鹰爪老人微微一愣:“奇怪的身法”随即两人略一接触就分开了。

  “小子,你的身法是谁教你的?”鹰爪老人眉头紧皱,这身法很诡异,说是他自己创的那绝不可能,而自己也从来没见过这身法,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身法是一些隐士的强者的功法,而能创出这身法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如果他的师傅就是这身法的主人的话,那鹰爪老人就不得不顾虑一些东西了。

  羽墨自然知道这老头在顾虑什么,他也只是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老头,要打就开打吧,别那么多废话!”话音刚落,羽墨的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的射出!

  一边的朱洛霸也不落后,一见羽墨攻击,他便挥手取出身后的阔刀加入的战场!顿时三人开始缠斗起来了。

  而一边的暗暗关注着这里的极罗残风心里却猛的一跳,没想到羽墨居然真的能跟一名凝体高阶的强者和一名凝剑初期的强者的联手下正面对抗!看来我还真的看走眼了!

  想到这极罗残风手一挥跟巨熊狠狠的碰撞了一下,眼睛紧盯着自己的对手,大地妖熊:“哼!速战速决,就算羽墨能正面阻挡他们,但那也是不可能坚持多长时间的,我必须快点打败这家伙,支援他!”想到这,极罗残风的下手就更猛了,不过残风下手虽然猛,但那大地妖熊的等级可也不是摆设!一招下去,极罗残风根本就没办法占到上风,反而被巨熊压制着打。知道自己也还不是这大地妖熊的对手,残风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蒙面女子的手中了。

  灵猴本身就受了重伤,再加上和极罗修的战斗,伤上加伤,现在对付一个跟自己同等级的人类,它也只能哀叹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尽管灵猴打不过蒙面女子,但一时也不会被击杀。

  “这三人到底是什么人啊?!”那重伤的青年愣愣的望着羽墨三人,望向蒙面女子,他有些激动,这连自己长老见到都要退避三舍的异兽,这女子居然能稳稳的站在上风,虽然后者本身就受了重伤,但前者的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目光从女子的身上移开落在极罗残风,他眼中有了震惊!那人的实力在自己的感应中,应该是在形体中阶左右,但他居然能凭着自己手上的护腕,和身体的灵活跟一头四阶异兽缠斗这么久!

  暗暗的记住那人的脸孔,青年把自己目光望向了羽墨!这次,他的目光中露出的就不只是震惊了!他眼神中包含着种种的情绪,有震惊,有畏惧,有敬佩……等等。

  “鹰爪老人也不过如此嘛。”羽墨手轻轻一挥,拍去了鹰爪老人的爪子,口中还略带一丝失望。

  被人如此鄙视,鹰爪老人的脸通红,但他却出奇的没出言反驳。开始时他以为羽墨只不过跟一般少年得志的小鬼一般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但现在他越大越心惊,在表面来看,后者的隐隐落了下风,但鹰爪老人知道,其实是这场战斗是自己和朱洛霸落了下风,因为此刻他们已经是差不多用了7分力了,而他们的对手的气息却没有出现哪怕一丁点的混乱,这就代表着他们的对手根本就没有用全力!

  “哼,别以为你有这身法就可以嚣张了,我看你的灵力能用到什么时候!”朱洛霸冷哼一声,脸色却无比的阴沉,羽墨的年纪跟自己一样,实力却比自己高这么多,这让一直被家族人称为天才出现了一丝嫉妒!我要杀了他,不管什么代价,此人决不可存在在这个世界!心里下定决心,朱洛霸却开始后退了。

  见到后退的朱洛霸,那阴沉的脸的鹰爪老人仿佛知道了什么,那攻击越来越密集了!

  “小子,你是第一个逼着我出这招人的,能死在这一招的手上,你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哈哈……”一声大笑传出,朱洛霸的双手猛的一合!全身的肌肉开始膨胀起来!青筋也霎那间凸起,脸也涨的通红,那气势也同时缓缓的爬升,四周的物体纷纷的颤抖起来,那淡黄色的灵气居然在从朱洛霸的身体冒出,在他的身外绕动着,一阵阵刺耳的响声也从四周发出,刺耳无比,虽然离朱洛霸很远,但就连极罗修也忍不住遮住了耳朵,仿佛害怕耳膜被这声音震破似的。

  “遭了,羽墨快阻止他!这是霸天狂化术!”一声惊叫声从蒙面女子口中传出,听到响声的她在空余的时候分出心看了羽墨的战场一眼,没想到这一眼居然让她心惊肉跳起来,霸天狂化术,作用,燃烧自身的灵力,使自身在短时间内或得自己本身3倍或更多的实力,效果能持续30分钟。朱洛霸本身就是一名凝剑初期的高手,用上这招的话,恐怕能直接进入凝剑高阶了,两名不亚于凝体高阶强者联手那可就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听到女子的提醒,羽墨对着女子微微一笑,不过却没有出手阻碍朱洛霸的意思,他只是偶尔的弹开鹰爪老人的攻击而已。

  鹰爪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拖住羽墨,现在见到羽墨居然托大,他自然就乐意如此。

  就在此刻,朱洛霸的气势的攀升终于慢慢的静止下来了,那原本环绕在他身边的淡黄色灵力已经彻底的变成了金黄色,朱洛霸轻轻一哼,那金黄色的灵气全数被他吸入了身体里。

  一股惊人的气势在霎那间散发出来,那些在朱洛霸四周的树林顿时被那恐怖的气势斯成了碎片!还好也就一霎那的时候,朱洛霸终于把那有些澎湃的气势收回体内,秘术施展成功,朱洛霸的眼睛居然的通红,犹如一颗镶入了两颗红宝石一般!有些粗糙的鼻息从他的鼻子发出,在羽墨的眼中此刻的朱洛霸根本就跟野兽无异,他已经散失理智了,或许这就是秘术的后遗症吧,羽墨想到。

  “羽墨,死!”一声来自地狱的声音从朱洛霸的口中传入,那嗜血的味道一览无遗。

  见到这情况的鹰爪老人也略微的皱了下眉。

  “哟,这就是霸天狂化术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羽墨表情无所谓似的,而他的心里却略过了一道涟漪,这秘术居然能让人强行提高两个阶,如果这秘术我能用的话,想到这羽墨勾起了邪恶的坏笑了。

  “死!”仿佛听懂了羽墨的话,那狂化的朱洛霸,脚下猛的一踩,地下顿时出现了一道半尺大的坑,而人挥刀,身形如同射出的炮弹一般向羽墨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