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师弟,你怎么了?!……”莫晓峰听到丁晨那痛苦地咳嗽声,问道。“唔……”丁晨没有作声,封住自己的几处大穴,盘起双腿打坐运功,看来是要把体内的毒素逼出来。“师弟,先服下这颗解毒丹……”莫晓峰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给丁晨,然后也盘起腿打坐帮助丁晨逼毒。

  还好那些毒烟的毒性并不浓烈,只需一刻那些毒素就被逼了出来。“咳,多谢师兄……”“师兄弟间就别这么客气了!……”“师兄,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丁晨问莫晓峰。“你既然中了毒,就现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自己继续追查山藏的下落。”“师兄,我也去!现在我已经没有问题了……”“呃,好吧!……”

  “伊贺老大,好久不见!……”福州码头上,山藏亲昵地对伊贺说道。“嗯,我们回来了……”那不可磨灭的伤疤下,伊贺的双眼依旧炯炯有神。“平时你可是非常守时,怎么这回迟到了。”“呃,来的路上有些阻滞,莫晓峰和丁晨跟踪我。藤武呢?……”山藏问道。“正在后面和那些臭乞丐纠缠着。不过不用担心,藤武能解决。”“嘿,我也没为他担心。放眼武林数十载,以少林,武当两大派为首的各大门派都逐渐衰落,甚至很多小门派已经沦为鼠窃狗偷的土匪强盗。除了四大家族,其他的门派根本不用放在眼里!……”山藏说的是字字铿锵有力,伊贺不由得惊讶的看着他。“嗯,说的不错……”伊贺说道:“好了,我们走……”

  “首领,我们回来了……”又是那个神秘的山洞,又是那股熟悉的神秘人的声音:“嗯……”“此行共调集‘弑’全部人马三百二十五人,今已安顿好一百零九人,其余弟子将两日内安顿好。”伊贺向神秘人首领汇报道。“嗯,做得好。虽然如今东瀛方面已经没有‘弑’的势力了,不过只要称霸中原武林,就不怕在东瀛占不了一席之地!……”

  “呼,东瀛忍者真是训练有素,和中原武林各派的弟子比起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沿海码头上,莫晓峰感叹道。“嗯,虽然很不服气,不过的确如此。费尽思量调查了两天才终于找到了些线索……”“今天是东瀛忍者最后一天的行动了,一定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莫晓峰说道。“嗯!……”

  “总算追查到他们的下落了,这次一定要找到他们的巢穴!……”丁晨谨慎地尾随在黑影林立的东瀛忍者大队后面说道。“一切要小心,或者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莫晓峰说道。阴森幽暗的森林里,即使天气是那么地万里无云,森林内那股暴风雨前宁静的气息却如泰山压顶般直逼莫晓峰,丁晨两人。

  最后事实证明,他们的猜测是没错的——只见莫晓峰和丁晨前进到森林深处时,一根细得难以发觉的铁丝勾住了丁晨的脚,随之引发的正是四面八方飞来的暗器。所幸的是那铁丝缠绕丁晨的脚并不繁琐,丁晨轻易地扳开铁丝后和莫晓峰灵活地使出轻功避开了多如飞蝗的暗器。

  “果然来了啊,真不愧是百晓门的弟子……”为首的伊贺感叹道,接着对身旁的一弟子说:“山藏和藤武都已经在目的地就绪,你们先行一步,我等会就到。”说完,伊贺便消失在那弟子眼前。

  “好了,你们就只能前进到这里了……”不一会,那熟悉的刀疤蒙面人屹立在莫晓峰和丁晨两人面前,正是伊贺。莫晓峰和伊贺互相注视了一下,点了点头,意示快点解决掉伊贺,追赶东瀛忍者寻根究底找出他们的巢穴。

  只是五十回合下来,莫晓峰和丁晨并没有占半点上风,即使想逃过伊贺直接追赶东瀛忍者也只是徒然。“虽然是同门,但是伊贺和山藏的武功很明显不是同一个阶层……”莫晓峰暗暗叹道。无论是多么精准的飞蝗石,还是灵活多变的扇功,在伊贺的暴雨梨花针和两把矫若游龙的匕首下并没有任何优势。

  头顶的太阳已经渐渐开始灼热起来,那灿烂的阳光也穿透了阴森而茂密的树叶洒了进来。不知不觉莫晓峰和丁晨已经和伊贺纠缠了几个时辰。双方都忘记交锋了多少百个回合,只是莫晓峰,丁晨和伊贺有着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过去!(不能让他们通过!)……

  直至中午,伊贺看了看顶头那灿烂,灼热的阳光,才停下手中挥舞的匕首,说道:“好了,你们是追不上的了。我也不和你们纠缠了,就此告辞!……”说完,一阵烟幕的消散随着他的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哎!真是叫人不服!……”丁晨叹道。“这名蒙面人也算有将帅之才。若为中原武林弟子,必能光复武林的衰弱……”莫晓峰慨叹伊贺如此人才不为中原武林所用。

  在伊贺英明的带领下,东瀛忍者们毫发无损地到达目的地,而伊贺来到神秘山洞正要向神秘人首领汇报时,却不见他的人影,唯有山藏和藤武在待命。“伊贺老大,首领刚刚下达命令:派东方烨前往少林寺盗取易筋经,我们潜入东方堡抓人……”山藏对伊贺说道。“抓谁?”伊贺问。“赵依风……”

  客栈内,东方烨又百无聊赖地盘起腿打坐练功。不过他的房门外永远不会宁静,那股熟悉的杀气再次从他的房门外逼来,而且这次更加浓烈。“东方烨,首领给你任务——前往少林寺盗取易筋经。”伊贺三人闯进东方烨房间,伊贺很不客气地说道。毕竟他一直怀疑着东方烨的忠诚。“就我一个人?”东方烨质疑地问道。“嗯。”伊贺也没多说什么。“好吧,我这就出发。”说完,东方烨随意收拾了一下行装,夺门而出。“好了,我们也要行动了!……”伊贺发号施令道。

  伊贺三人马不停蹄地前往东方堡,调查了一下却发现赵依风不在东方堡内,原来赵依风已经继东方烨,承担起东方堡的一份力量,带领弟子在外寻找东瀛忍者巢穴,以及东方烨的下落。“哈哈,还以为这趟来东方堡又要苦战一番,天助我也啊,这样一来就省事多了!……”伊贺不禁哈哈大笑,冷峻沉着的他总算眉开眼笑起来。“嗯……”山藏和藤武也附和道。

  “看来今天也是没什么收获的了,各位师弟师妹们先休息一下吧!……”赵依风见到背后那些疲惫的身影,下令道。“少主,你到底在哪里啊……”赵依风又想起那曾经刚正不阿,警恶惩奸的东方烨明珠暗投,心中不禁又黯然伤神起来。

  “啊!有敌人来犯!……”刚刚疲惫不堪的弟子们正要休息,见到身旁有几名师弟毫无声息地倒在地上,惊呼道。赵依风也顿时回过神来,却见几名倒地的师弟咽喉笔直地插着一枚金针——正是熟悉的暴雨梨花针!……

  “赵依风,识相的就跟我们走,以免徒添杀戮……”伊贺竟然大发慈悲地对赵依风劝诫道。“哼!东瀛鼠辈,受死吧!……”赵依风可是没有这么客气。说罢,便抽出清风剑运足寒冰真气直刺伊贺三人。只见伊贺灵活地闪避了那凌厉的清风剑,却见剑走偏锋斜扫向伊贺下盘。伊贺正要抽出匕首格挡之时,山藏和藤武已经格挡开她的攻势,并走马灯似的围攻赵依风。虽然赵依风的剑法也不弱,再加上李凝霜传授的寒冰掌结合于剑法之上更是锦上添花,然而山藏和藤武的内功相比赵依风却是更胜一筹,而且是两人的围攻。十回下来,赵依风已经被山藏和藤武打退。正要站起来再战之时,却感觉到背后一阵凉意。

  “咚……”只见伊贺一掌劈向赵依风的后脑勺,赵依风顿时晕了过去。伊贺立刻抱着赵依风要离去,后面的东方堡弟子挺起武器追了上来。但是尽管东方堡的弟子们多么汹涌澎湃,义愤填膺,不幸的,已经毙命于那冷酷的暴雨梨花针之下。幸运的,也不敢,不能再追赶——伊贺三人顿时使出凌云步离去了。更多的弟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这场战争就已经结束。

  “首领派我们抓这个女子的意思是什么呢?”藤武又开始懵懵懂懂地问道。真不清楚他是怎么和伊贺共事的。“哼哼,迟点就有好戏要看了……”伊贺那不可磨灭的伤疤下,双眼是那么地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