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这边血鸢坐在马车里,宁东篱在外面驾车。血鸢打开包袱,取出解药吃下,看了看解药旁边还包了一层的物件,又将其打开,却没想到入目的是那人皮地图。上面的血迹被小心清理干净了,但是血腥味还是很重,而且那质感摸在血鸢手里还是相当怪异。血鸢研究了一下,上面的字体她从未见过,看了看一个都没看懂便不再研究,把地图包好放入怀中。既然莲花阁主说用得到,那便好好拿着罢。

  收好地图后她想了想,莲花阁主放了他们这件事着实古怪。不可能是因为自己,虽然他猜出了自己是血鸢,但是既然他能制住自己,那么一刀杀了自己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且也不用担心望雪楼的报复,毕竟要追查到莲花阁身上还是很困难的。那么原因只有是宁东篱了。

  不动我是因为我是女的,而他好龙阳。但以宁东篱之姿,莲花阁主不动他就很奇怪了,除非······他们有交情?或者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宁东篱答应帮莲花阁主取得这乾图,所以莲花阁主才将这地图交给他们?但是这样的话直接把地图交给宁东篱就好,这样交给自己不怕自己藏起来不告诉宁东篱么?而且,这莲花阁主不知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宁东篱没有?

  想了一会儿,理不清头绪,只好作罢,闭目运行功力,果然已经全部解开。

  穿过各种隐蔽的屏障,马车终于来到大道上。行了一段路,宁东篱惊奇地发现他们现在和大部队的进程是一样的,因为不时会有马车从后奔驰而过,或者是几匹马呼啸而过,上面坐着的人还互相调笑着说看谁更快,在这之中,还是骑马的人更多,毕竟马车无法全力发挥出马的速度,而且江湖中人多数是男子,坐着马车是要令人嗤笑的,就算是女子,那也是相当豪迈的女子,也是不肯坐这马车的。

  想必这些人都是刚从云剑山庄出来,只是不知这云花容被哪位好运气的给娶了去。突然想起马车里的血鸢,他撩起帘子看向她。血鸢睁开眼睛冷冷看着他,问道:“作甚?”他尴尬地说道:“看看你的毒解了没。”血鸢默默闭上眼,道:“解了。”宁东篱讪讪放下帘子专心驾车,心里想到这柳言还是那么冷淡啊,好歹也是生死与共的人了,想到这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成了个大红脸,鬼鬼祟祟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才放下心来,被人看去了就太糗了。

  又向前行了一段,见一辆马车在路旁翻了车,一些人和马也停了下来围着那辆马车,宁东篱不想再多事,便目不斜视地继续向前行着。可是你不去找麻烦事,麻烦事却总要找上你。突然一个人跳了出来挡住了宁东篱他们的马车,宁东篱一惊忙扯住缰绳让马停下,马嘶鸣一声好歹停在了那人的面前。

  宁东篱皱着眉头看向那人,是一个长得老实忠厚、身材魁梧的人,正想着把血鸢叫起来解决他,那人却开口了:“这位兄弟,我们的马车翻了,里面坐着云剑山庄的云小姐和她丫鬟,如果方便的话希望能让云小姐和她丫鬟坐进去,谢菩提在这里谢过这位兄弟了。”

  谢菩提?他就是那在江湖上以惩恶扬善为己任的谢菩提?这云小姐不就是云花容了?这云花容怎么也跟来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旁边一书生模样的人哼了一声,冷冷道:“让云小姐坐上去是你的荣幸,还要想多久?再耽搁下去就别怪我们杀人越货了!”说完眼带杀意地盯着宁东篱。

  宁东篱没法,只好道:“等等,我要先问过马车里的我哥。”说完撩开帘子看向血鸢。

  那书生脸变得阴沉,道:“里面坐着的是男子么?若是云小姐坐进去不就是损毁了云小姐的名誉了,叫你哥出来!”

  没想到血鸢也没气恼,就这样弯着腰走了出来,在宁东篱耳边说道:“问他们要两匹马,我们骑马。”说完下了马车站在一旁。

  宁东篱转头对那谢菩提道:“马车便给你们罢,给我们两匹马。”

  没等谢菩提说话,那书生模样的人便喝到:“哪里有多余的马给你们?让出马车给云小姐坐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们便自己走路罢!”

  好脾气的宁东篱终于怒了,冷笑道:“哦?这位兄台不会是刚才摔坏脑子了吧?难道要让云小姐或者她的丫鬟驾车么?既然你们中有一人要驾车,那不就多出一匹马来了么?那马车虽然坏掉,但那马却是安然无恙,这不就是两匹马了吗?还是说这位兄台手指不够用,数都数不清?”

  那人听得宁东篱这般讽刺他的话,登时抽出剑就要发作,却被那谢菩提拦住,道:“屠兄弟请息怒,毕竟也是我们借了人家的马车,不应做出这般忘恩负义的事情。”说着又看向宁东篱道,“这位兄弟,你们便自行牵走两匹马罢!”

  宁东篱和血鸢选了两匹马,宁东篱远远扫了一眼在一边被人安慰的云花容,虽然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确实惹人怜爱,但宁东篱却无端地生出一股厌恶之情,再看向身边的血鸢,见她还是那般淡淡的神情,自己心情便也平静了下来。

  却不知血鸢其实在那书生说要他们走路的时候便起了杀心,她的任务是得到乾图,根本不想与那些人计较马车的事情,他们要便拿去,但要是再耽搁自己的行程,那自己便不怕麻烦地一次性除掉他们,虽然这样会要更长的时间。还好那谢菩提拦住了那书生,给了他们两匹马,不然血鸢会在那书生起身的一刻先杀了他,再斩草除根地杀掉其他人。

  二人既然已得到马,便不再耽搁,飞身上马,一路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