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靠在风扬起的地方
字体: 特大
颜色:          

  轩回到了云南,很高兴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了。在外打工的日子可是受累又受气。回家后,见到久违的家人。他父母还有妹妹,可是谁也没为他的回来而感到特别惊喜。轩心里感到很失落,自己一年才回来这回。轩暂时也不想再去外面打工了,他想要好好休息玩一阵子。

  静见他两天没上线,以前可是天天上线。怎么说他们还是朋友,静还是挺关心他的,也许是同情。静就通过QQ发短信给轩,没想到轩的超Q上显示静不是他的好友。静知道轩没加他,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生气。

  晚上,轩上线。静看他在,就问他:”你怎么没加我啊?你不是我说让我用这个跟你聊天吗?”轩骗静:“有啊!”轩觉得这样骗她很好玩,很有趣,好折腾折腾静。静说:“明明就没有,都显示我不是你的好友,不能给你发信息了。”轩又骗她:“现在加了。”可静还是没看到添加的消息。静也没管这些了,就问:“这两天在干嘛呢?怎么没见你上Q?”轩说:“我已经回家了。”静一听,心里又是一片失落。

  静好奇地问:“你有带你女朋友一起去吗?”轩说:“她不肯来。”静说:“也是,她一个女孩子的,除非非常信任你。否则,哪敢随随便便跟你到那么远的云南去呢?而且,你又没跟她父母说要带她去,她又怎么会去呢?你也太没诚意了!”轩说:“她又不给我机会,怎么说?她都不来我有什么办法呢?”静又问:“不会就这样分了吧?你肯定很伤心了。”轩不想让静知道他又失恋了,就说:“没,她以后还是会来的。”

  虽说凌巧跟轩分手了,可凌巧还是关心着他的。凌巧见他回去,挺想念他的,就打电话给他。可是轩直接挂断不听。都好几次了,凌巧认为他都不在乎了,我还在乎什么呢?轩虽然没听电话,但是他还是对凌巧有所留恋,只是还在生气。

  没想到杨影又兴风作浪,风波再起。报复心极强的杨影当然不仅仅做了上次那件“好事”。几乎在轩所有朋友空间能留言的,她都留下了不堪入目的话。以此来破坏轩的名声,好让他身败名裂,臭名昭著。

  阴差阳错,杨影居然进了凌巧的妹妹凌月的空间。在她空间留言:轩说你们都跟他做过,他说是你们那么勾引他的。他不过跟你们玩玩而已,他心里还是很爱我的。”凌月看到后问:“他真的这么说吗?”杨影回:“当然了,他哪只一个女朋友,他每次最后还是回到我身边的。”

  这些话,凌月看到之后告诉了姐姐。凌巧不相信地进了凌月的空间看看。可联想起那晚轩对她那样,凌巧不禁怀疑起轩的为人。凌巧想知道他回去后的状况,就去了轩的空间看看他的动态。可没想到轩没把杨影留下的乱七八糟的留言删掉,凌巧全都看到了,更加深了她的怀疑。从此,她对轩更加改变了看法。

  不仅仅这样而已,凌巧还从厂里的同事那得知,轩的姓名都是假的。这也能是假的,有点不可思议了!想必他有多高超的瞒天过海之术,是怎么欺骗那么多人的呢?可还是有人不小心看到他的身份证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那样一传十,十传百。

  因为杨影的破坏性留言,再加上这个大发现,还有他对凌巧所做的事,轩成了众人皆知的骗子。凌巧认为自己被骗了,还哭哭啼啼的。

  消息很快从轩的老乡嘴里传到远在云南的轩耳里。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轩很想解释,可是又有谁相信他呢?他用了假名这是事实。被杨影这么一搅和,他总算出名了。有点人人得而诛之的感觉,有些不是很好的朋友跟他断绝关系,很多同事都鄙视他,觉得他就是个欺骗女人感情的骗子。

  有时候,一步错,步步错。

  发生这样的事情,轩可是愁上加愁。他每天晚上都和在云南的朋友去喝酒,夜不归宿。

  静又想给轩发短信,可又想省钱就用QQ发,可又显示静不是对方的好友,不能给轩发QQ短信。静等到轩在线就很生气地说:“你根本就没加我,就知道耍我,没把我当朋友!”你这个骗子、骗子、大骗子······轩一看不好了,玩出火了。他现在朋友越来越少了,他可不想失去静,就赶紧加静。静看到他发来的添加请求,才说:“这还差不多!”

  轩跟静说:“不要说我是骗子好吗?”静说:“不会了。你回家感觉开心吗?”轩回:“嗯。”静说:“开心就好。”

  轩没钱了,把超Q取消掉,静再也没能时刻跟他聊天了。

  一天半夜,静睡不着见轩还在线,就问:“你这么晚还没睡,在干什么呢?”轩说:“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喝酒。”静说:“别喝太多了,早点回家睡觉吧!”

  轩还是喝到有点醉,已是三点才回到家,躺在床上跟静聊几句。静问:“你那么晚回家,你父母不管你的吗?”轩沉默。

  静说:“你这样,该找个人好好管管你了。”轩坏笑着:“还管我,呵。”太晚了,静跟他聊着聊着睡着了。剩下轩一人在发呆,有点头昏脑胀的。

  静几乎天天跟他聊天,为了等他有空跟她聊天,静总是等到深夜才睡。可轩也没怎么理会她。静望着半轮明月,思念着远在云南的轩。轩突然找她。静跟他说:“我很想你,你会想我吗?”轩说:“当然会了。”静此时内心十分惆怅。

  云南过泼水节了,静在新闻上是看到了。以前轩跟他说过泼水节有多好玩,静多想有机会也去玩玩。那是静总认为轩是傣族人,所以才有过泼水节。原来,他们那都有得玩。

  过节很忙,轩整天被使唤来使唤去的。他父亲待他的态度也不是很好。轩在家帮忙干农活,没去工作。他父母就整天对他呼呼喝喝。他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感到很羡慕。他整天在太阳底下干活,原来还算帅气的脸晒得越来越黑。轩觉得很辛苦,心里不爽,不想干活。

  要以前,他父亲是不会这么对他的。可自从他妈妈走后,家里来了那个女人,经常在他父亲面前说他不是。他父亲对他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尤其在他没读书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