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和紫芽儿说了会话,最后红着脸离开了。他实在不好意思和紫芽儿继续深入探讨,这些话题就算是他这经过人事滴思想都感到脸上挂不住。紫芽儿问他男孩和女孩有什么不同,为什么男孩有小鸡鸡而女孩没有小鸡鸡云云。

  叶青红着脸从小木楼上走下,突然想到师父青云道人说过要告诉他修炼瓶颈的事情,叶青心里一紧,在紫芽儿一脸的不舍中悻悻的远离小木楼。

  离开的时候他才注意到有不少青字辈的少年都在看着自己,于是他脚下一软差点歪倒,该死的,他们不会什么都听到了吧。

  他想起自己听着紫芽儿说话而面红耳赤的那一幕,就不由得又是脸色泛红,心跳加速。

  “哎,这个小丫头,还真是要命啊。”叶青无奈的自语道。

  回到小院时,浮云掌门果然已经离开,叶青看到青云道人坐在地上,正摆出和养气决里所画的基本养气图一样的动作,显然是在养气蕴神。

  修士平时没事就喜欢打坐养气,这样可以缓慢的增加修为,虽然增长缓慢,但胜在可以日积月累。

  青云道人从地上站起来,他鼓动真气,身上荡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将身上的尘土全部震落。

  青云道人对叶青说道:“这个叫做净尘,我们药峰弟子炼丹的时候不能有一丝灰尘,为师以前炼丹的时候你也曾在一旁观看的”。

  “掌门刚才还与我说起你呢,他说你天赋不错,门派将会给予特别的待遇。本月月底你就可以去领十块中品灵石,要知道为师我一个月才能领二十块呢。”

  青云道人收住感慨继续说道:“想必你等了很久了吧,现在我就告诉你你之所以无法入气门的原因。”

  叶青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童子之身吗?”青云道人掷地有声的说道。

  “但凡修仙之人,无不是凭借一口元阳,才能引动天地灵气入体,继而缓慢的洗涤己身。”

  “我等修仙人士,刚开始能够突破靠的就是出生就带来的那股先天之气,所以童子之身不可破。”

  青点了点头,的确,好多道家功法都要求不能破身的,当然邪道的功法如欢喜禅之类的就不在此例了。

  “不过你现在还小,还不到考虑童子之身的时候,但也要时刻谨记,未至金丹境界,切莫破去童子之身。”

  “现在我告诉你你之所以不能引气的真正原因。”

  “你知道修炼的第一步就是要引动天地之气,但你以为真的可以凭空就引动天地之气为己用吗?”

  叶青闻言顿时一惊。

  的确,想要凭空引动天地之气,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地之气本就无比稀薄,仅仅凭借一具肉躯,怎能轻易引动?

  青云道人微微一笑:“其实我们想要引动天地之气,最重要的就是要借助一种叫做灵媒的东西。”

  “灵媒指的是某种含有灵气的物品,可以是某种玉石,或者是灵兽的遗骸,高僧的舍利。灵媒包含甚广,为师当年所用的灵媒,就是当年你师祖他老人家传给我的一把小玉剑。”

  青云道人从胸前解下一把通体碧绿的小剑让叶青观看。

  但见此剑光滑圆润,剑柄上刻有深奥繁复的纹路,甚是不凡。

  “如此多年过去了,这小剑虽然早就失了灵性,但我却依然贴身佩戴。”

  “师祖他老人家当年出山后就去游历天下,到现在已经有整整百余年了,他留给我的,就只有这把小剑了。”

  青云道人将小剑复又用红绳穿好了,放进胸前衣服领口之中。

  他看向叶青:“如今你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个灵媒罢了。”

  叶青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一切都只是一个灵媒罢了。

  看来并非自己没有天分,也不是自己理解错误养气决的引气篇涵义,只不过是缺少灵媒而已。

  “师父,还请您赐下灵媒。”叶青想了想,自己想要独自找到灵媒,是何其困难的事情,眼前有这么个便宜师父,若是不用也太过奢侈了。

  青云道人皱了皱眉毛,道:“我没有”

  叶青身子晃了晃,“可是。。。师祖。。”

  “师祖他老人家已经百年未归”青云道人打断道。

  “那小剑。。。。。”叶青复有不甘。

  “小剑乃是师祖留下的,怎可转赠他人?”青云道人再一次出声。

  “不是。。。我。。。只是。。。”叶青头都大了。

  “不要说只是,我们修士就是要能自力更生。”青云道人语气淡定。

  “我。。。。。”叶青还想张嘴,最终却自己闭上了嘴巴,他实在是怕了。

  “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青云道人说着转身向外走去,瞬间就不见身影,但他的声音却从远处传来:“好徒儿,灵媒纵然是在我浮云派,也是极为珍贵之物,本月月末我浮云派将会举行新人大比,前十名就能得到一件灵媒,名次越靠前,所得的灵媒就越好。那本养气诀倒数第十页上的功法你认真练习,进前十绝不成问题。。。。。如此,可满意否。。。。。”

  叶青苦笑着摇了摇头,翻开被青云道人随手放在小院里唯一的石桌上的那本养气诀,翻开到最后一页,再往前翻到第十页,细细看去。

  顿时叶青的眼睛都直了,只见上面写着:“叶青啊,我那屋中有几篇剑诀,你且拿去修炼,一月后的新人大比,靠着这些粗浅的江湖武功足可以轻松进入前十,到时后有了灵媒,以你的资质,定可以在修仙之路上比为师走的更远,为师下山游历去了,哈哈哈哈。。。。。。”

  最终叶青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剑诀再说。

  前世的时候他身为一代武学宗师,武学修为已是人间巅峰,闲来无事,自然不可能弃那据说有莫大威能的剑法之道于不用。数月钻研,已是小有所成,不用内力,便轻易击败日本剑神佐川柰子。当然自那以后,佐川便再也不复剑神之号了。

  飞速来到师父所住的地方,这里颇有几分清冷气息,小院中只有几个外门弟子在做着一些杂务,他们看到叶青进来,自然恭恭敬敬的将他接引进去。

  他们之所以这么热情,除了因为青云道人先前的吩咐,还因为青云道人已经诏告全药峰说他已经收叶青为关门弟子,还添为青字辈的首席,这地位不可谓不高。

  跟着这个管家模样的外门弟子一只脚跨进后院,顿时一股好闻的药香为扑面而来,叶青深吸了一口药香,顿时觉得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在身体中升腾。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以后不能修炼仙法,那么来这里做一名药师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推开青云道人的书房木门,里面的陈设一眼阅尽。

  几把紫檀椅子看起来似乎平凡,但叶青的眼光何其犀利,一眼就看出这些家具俱都是上品,不仅历史非常长久,而且做工细腻,上面的刻文更是精致无比。要是这些紫檀家具在前世出现,估计什么黄花梨,清紫檀的都要靠边站了,这些紫檀家具拿到拍卖场去,绝对能卖出史无前例的高价。

  再看那个长桌后的书架,更是非同一般,绝对是稀世珍品。书架上面所摆的书都是线装的手抄书籍,叶青闻到那里有淡淡的墨香传来。

  “青云小师侄,请随我来。”这个管家打扮的外门弟子看叶青依然在那看着书架发愣,只好连着咳了好几声。

  “咳咳。。咳。。。”

  “啊,什么事啊?”叶青猛然惊醒,大有深意的对着书架点头,若他猜的不错,这些书必是他师父平日里亲自抄写的。

  “不知小师侄为何对这个书架那么感兴趣啊?”他顿了顿,正色道:“还请随我去看看长老吩咐拿给你看的剑诀吧。”

  管家说完走向书房内的一面墙壁。

  叶青点了点头,下意识的跟着管家往书房内某面墙走去。

  走到墙边,管家击掌三声,掌声一落,竟然就有一个人的声音突然从墙壁内传出。

  这声音初听之下极为怪异,叶青竟没有听出是什么意思,但总算还能判断出那是一个“人”的声音。

  管家说道:“是我,快点把门打开吧”。

  管家话音刚落墙上就有一个石门显现出来,石门沿轴转动,露出一个一人多高,黑乎乎的门洞,门洞内一个面色惨白的青年正从洞中向外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