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哦?”雪儿含笑道:“有意思!”微一沉吟不禁颦起双眉道:“只是这已成形的胎儿该往何处去寻呢?”

  话音未落,叶明珠又已张口不住呕吐起来,半晌方才喘过气来,哀求道:“求求你了,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哟!叶小姐,你可不要求我,我可承受不起!”雪儿阴阳怪气地道:“这可是要折寿的,我还未尝到人间美味儿,如此去了多可惜呀!我要留下小命,寻找酱汁,至死方休!”

  “哈哈….雪儿姑娘不必劳心伤神去找了,现下便有现成的,只要稍待片刻便会有人给你吐出来!”一阵狂笑之后,一脸诡异的曲流觞出现在众人眼前。

  “曲流觞!”扬子龙,雄霸天,燕归来几乎在同一时间暴喝出口。

  叶明珠大婚当日那一连串的毒计足以令叶明珠遗恨终生,更令沈洛天难以自处,至今下落不明,而今叶明珠方才试着逃离痛苦的深渊,重新生活他又出现了,他就是一个煞星,他的出现总是让人痛不欲生,而今他出现在这儿绝不会是有什么好事情。

  雄霸天因他威严扫地,燕归来因他侵犯他人之妻,违背江湖道义甚至背叛自己。扬子龙本是疾恶如仇的性子,对曲流觞的恶行深恶痛绝。更何况近年来,曲流觞屡屡伤害他的朋友他又怎能不恨?他虽还不能猜测到曲流觞此次有什么邪恶的目的,但却可以自曲流觞的诡笑中看出,他此次所行之事定然比往常更歹毒,于是他的愤怒之意更盛了,恨不得食他之肉寝他之皮。

  曲流觞越见众人这样越是得意,阴阴地望了叶明珠一眼又转脸对雪儿道:“雪儿姑娘若想得到已成形的胎儿,大可不必费心,燕夫人肚中便有现成的,只待姑娘去取,不费吹灰之力。”

  雪儿似是有些难以置信疑道:“此话当真?”

  曲流觞大笑道:“千真万确!此事关系重大,曲某又怎敢看姑娘的玩笑呢?”

  雪儿意味深长的望着燕归来一笑道:“不想这座冰山却是个性急的祖宗!”

  转眼有望向曲流觞道:“曲公子既然帮了雪儿这么大个忙,那三日之后还请赏脸一块儿品尝这人间美味,聊表谢意!”

  曲流觞微微一揖道:“雪儿姑娘一片好心,曲某却之不恭,就先在此谢过了!”

  雄霸天早已被曲流觞气的脸色铁青,勃然大怒道:“曲流觞!你数度重伤明珠,今日竟还敢来我云霄城,看来是不打算回去了!”

  曲流觞微微一笑道:“难不成雄爷也想把曲某做成肉丸子?只怕无人愿食曲某之肉吧!”

  扬子龙怒骂道:“算你有自知之明,你活着是祸害臭名昭著,死了是狗屎遗臭万年,只怕是畜生也不愿嗅上一嗅吧!更何况人呢?”他实在气急了,恨极了,最恶心的骂人话居然也说出了口,惹得雪儿与慕娉婷暗自偷笑。

  然而曲流觞却也不恼,竟还微微一笑道:“曲某的肉纵是再臭,至少还是新鲜的,然而你的好兄弟沈洛天却不同了……”说到此处,他瞟了一眼众人神色,故意卖个关子,却不说下去。

  扬子龙忍不住喝道:“怎样?”

  曲流觞得意地笑道:“自黑云崮那么高的山崖上摔下去,不粉身碎骨只怕也半身不遂了吧!”

  此言一出惊得众人面色惨变,一时间皆呆在当场,就连那雪儿也不禁怔住。

  扬子龙虽是惊骇,却仍是有些不置信,破口骂道:“放屁!沈兄绝顶聪明,又身怀绝技,又岂会从黑云崮上摔下去?”

  曲流觞大笑道:“聪明必遭天谴,像沈兄那般聪明之人性命必不长久,跟何况小弟亲手将他打下悬崖又岂会有假?”

  扬子龙大笑道:“沈兄武功智计武功都远在你之上,你能将他打下悬崖?天大的笑话!”

  曲流觞阴阴地笑道:“难不成扬兄忘了?当日在龙吟山庄小弟可是挟惊鸿仙子而去的,以沈兄那般重情之人为红颜一死也不无可能,更何况嫣花笑坠崖在先,沈兄本就心碎神伤,精神恍惚,小弟此时送他一程不是易如反掌?”

  扬子龙终于笑不出来了,论武功智计也许曲流觞略逊一筹,但若论心肠只歹毒,沈洛天却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曲流觞的,更何况沈洛天还有致命的弱点——花亦飞!

  他已呆若木鸡,竟有眼泪顺着面颊流下。

  叶明珠闻言心中一窒,已晕厥过去。燕归来扶住叶明珠,鲜有表情的脸上竟现出震惊之色,轻轻摇晃着叶明珠低声轻唤。

  就连那不知底细的雪儿竟也踉跄倒退几步,有些难以自持了,只是面色隐在面纱之后难以得见。

  慕娉婷双目一酸,泪已止不住溢出眼眶,泪眼婆娑,道:“原来亦飞姐姐竟是你挟走的…“

  曲流觞笑道:“不错!曲某还可以告诉诸位,当日也是我着人易容成嫣花笑将你前夫引出庄的,而我则易容成他在松涛馆等候曲竹,再出其不意给他一剑,装出一副为嫣花笑报仇的模样,再在诸位惊疑之际以寻嫣花笑为由在众目睽睽之下溜了开去,却又未出庄,只因我还要等着看沈兄受冤的好戏,果不其然,事情发展皆在我的预料之中,而后我再挟惊鸿仙将他引至黑云崮,哈哈哈…”

  他狂笑接道:“枉你们个个自诩侠义白白冤死了我那可怜的沈兄…“言罢又是一阵长笑,然笑声未落却听得一声清朗有力的声音传来道:”如此你是承认自己是杀害二叔的元凶了?“

  几人闻得曲流觞之言又气又悔又恨,还未及悲痛便被此声惊的呆住了,循声瞧去,只见那人风神如玉,不是沈洛天是谁?

  雪儿见得面上表情虽不得见,但眼角已溢出了笑意。叶明珠似被沈洛天的声音惊醒,悠悠睁开眼,瞧见沈洛天活生生的站在眼前,又惊又喜,颤声道:“他…他没事!”

  新婚夫人大喜之日因前夫的生死大喜大悲甚至昏厥,燕归来倒似不是十分介怀,见沈洛天安好面上竟有欣喜一闪而过,却不知这欣喜是为着谁?新婚妻子还是心之所系?

  扬子龙已大步朝沈洛天走了过去,紧抓住沈洛天的肩膀大笑道:“你没事!好极了!”

  沈洛天微微一笑拍拍他雄壮的身躯道:“在有些事情为了断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扬子龙还欲说什么,慕娉婷已飞奔过来望着沈洛天喜极而泣道:“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死不了!”

  沈洛天拍拍她的肩道:“我若就这么死了,岂不要含冤九泉?”

  慕娉婷道:“这倒是!你若有事,曲流觞那混蛋就没人治得了了!”语声微顿又道:“亦飞姐姐呢?”

  沈洛天含笑回过身去,慕娉婷顺着沈洛天的目光瞧去,只见花亦飞淡然立于为婚宴奏乐的乐队之后,只是不知何故竟带着面纱,看见慕娉婷关切的眼神目光顿时柔和许多,但慕娉婷却有种说不出的异感。

  望见她,雪儿微微怔了怔,竟似也熟识她,燕归来面上也现出了奇异的神彩。

  雄霸天望见花亦飞,双目赤红,精光暴射,怒喝一声:“花亦飞!”那霸气凌人的气势似要将花亦飞生吞活剥一般。

  花亦飞冷哼一声道:“怎么?你要在干闺女的婚宴上杀了我祭你那短命的亲闺女么?”

  雄霸天沉喝道:“你跟曲流觞两人今日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

  曲流觞含笑望花亦飞,道:“想不到你我竟有一日能站在统一战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