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狮子岭上许愿后,白啸林在家好好休息了两天,放松了一下心情。可第三天他就坐不住了:房租、水电费、生活费等等,最重要的是他要追楚柔啊!虽说人家落花有意,但这程序还是要走的啊!这一切都需要钱!必须尽快找一份工作。生活就是这么现实啊!

  所以这天白啸林早早就起床了,他把自己上上下下打扮了一番,西装革履,皮鞋铮亮。他照着镜子满意地笑了笑,心里想到现在社会上一句关于老板和打工者穿着的话:老板老板,随随便便,轻轻松松;打工打工,整整齐齐,一丝不乱!嗨,这也是买卖关系,老板是卖方,打工是买方,就这么回事。

  不知自己何时才能随便随便、轻轻松松!白啸林心里感叹着出了门直奔巨人大厦。这巨人大厦就是海晨市广告公司云集地,做广告的公司绝大部份都在此,就算总部不在此,也得在这有块招牌。

  楚柔已经告诉他今天有三家广告公司招聘广告策划员,其中有一家就是楚柔所在的振鑫公司。白啸林胸有成竹,自信地一一面试了一番,凭感觉三家公司应该都会通知他。

  他就慢悠悠地到附近一家咖啡厅坐了下来,看看时间就快到下班时间了,他就要了三杯咖啡,他要等楚柔下班,楚柔说了她会走内线帮他打听一下应聘的信息!另外他想叫小沈来聚聚。

  12点后楚柔面带失落之色进了咖啡厅,默默地坐了下来。“怎么啦?”白啸林担心地问道,“是不是你们公司没有要我啊?是也没关系,还有两家了。”

  楚柔欲言又止,嘿!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有别的事吗?说出来我替你想想办法?”白啸林着急了。

  “啸林你答应我,你不要发火,我就告诉你。”楚柔提出个莫名的条件。

  白啸林听了这话他真的心急了,心想楚柔是不是不想跟他做朋友了?紧张地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本来我们人事部确定是要你的,但是我们经理说:傲发公司放出话来说你没有职业道德,接单后一个构思两家用,偷偷做私活,所以被炒鱿鱼了。而且整个巨人大厦里广告公司都知道了,所以你……!”楚柔艰难地把话说了出来。

  “为什么?就为了上次雅美产品的广告,你们公司不是知道吗?不是跟你相撞把资料搞混了吗?傲发公司也知道啊!他们怎么这么说啊!他们想干什么?”白啸林气愤填膺,胸口急剧起伏,一手握拳重重敲在桌上。

  “啸林你答应我不准生气的。”楚柔既内疚又担心,急急地说:“我跟他们都说了,但是经理跟本不信,他还怀疑我帮你说话的动机了!当时看过你资料的那个人出差了,我是有口也说不清啊!”

  “怎么会这样?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傲发公司想硬逼我回去吗?”

  “我知道!”小沈不知何时也到了,他也是满脸愤愤不平!

  他一坐下,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接着说:“白啸林你听说过商鞅的故事吗?当年他在魏国公叔座底下做中庶子,公叔座还没来得及向魏王举荐商鞅就病了,当他得知自己不行时急见魏王,他向魏王推荐商鞅,要魏王封商鞅为丞相,魏王默不作声。

  公叔座知道魏王不会答应,他就要魏王下令把商鞅给杀了。后来魏王既没有重用商鞅也没有杀他,商鞅就到秦国去了,得到秦孝公的重用,进行变法,取得成功,使秦国变得强大,打败了魏国,夺得了河西之地,魏王悔恨不已啊!

  现在你对傲发公司来说就是魏国的商鞅。”白啸林奇怪地看着小沈,既不大理解他的话,也不明白小沈怎么对历史也有研究。“哎!啸林你不要这样看着我,这个故事是侯经理告诉我的,他就是想要你回去,而且是胁迫你回去!所以他不惜到处毁坏你的名誉!真卑鄙!”小沈咬着嘴唇说道。

  楚柔在一旁担心地看着白啸林,她怕他一时激动会去找侯经理的麻烦。白啸林也的确气愤,但他看到楚柔的眼神他没有发作,咬了咬牙说:“我就不信,这巨人大厦里就都信他侯经理的话,秦国不是也用了商鞅吗?”

  小沈叹了口气说:“这侯经理不知什么时候跟海晨市里一班**人物搞在了一起,这段时间经常带着他们出出进进,他还放出话来:他不要的人最好谁都不要碰,要不然要他好看!”

  “啪!”楚柔听到这气愤地把咖啡杯在桌上一蹬,里面的咖啡溅得四溢,她也不在乎,愤愤说道:“这也太过分了!无法无天了!”

  白啸林此刻反倒不生气了,笑了笑,说:“这侯经理也太看得起我了,他真把我当商鞅了,我有哪么厉害吗?哪当初他为了自保又把我炒掉?”他不解地看着小沈,向小沈问道。

  “这个,他私底下跟我说了,他要给你道个歉,说他这样做啊是老板的意思,毁坏你的名誉,又威胁其它公司,都是很缺德的事,他是身在江湖不得已而为之!”

  “做鬼也是他,做人也是他,谁相信啊?”楚柔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

  白啸林没有再多说话,他拿起手机主动拨了另两家他应聘过的广告公司。很快两家公司都委婉地告诉他,他应聘没有成功。

  这时他相信了,傲发公司想在海晨广告界对他进行封杀!难道只能回去?他想了想,倔强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还真不相信偌大个海晨市傲发公司他能一手遮天,我不到巨人大厦应聘就是,不是也有几家有名气的广告公司不在巨人大厦吗?哼!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傲发公司有多大能耐!”

  “对!我也不信!”楚柔支持他。“也是,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小小的傲发公司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小沈也不相信。他们又聊了会,吃了点东西,楚柔和小沈就上班去了,白啸林直接就奔其他广告公司去了。

  奔波半个月后。白啸林无精打采地回到出租屋,随手把公文包扔到一边,懒懒的躺到床上。半个月了,整整半个月!白啸林找遍海晨市巨人大厦之外的广告公司,居然没一家公司要他!傲发公司真是下足了本钱,看来他们真把他当作商鞅了。

  “主人,你电话来了。”白啸林懒懒地拿起手机。“啸林,怎么样?今天应聘成功了没?”是楚柔,这段时间楚柔一直关心着他。

  “没成功,我….”白啸林欲言又止,他不想要楚柔过多担心。

  “没事,没事,慢慢来,你会成功的,再找找别的公司,实在不行到附近的城市看看。”楚柔安慰他。

  “现在我还不想离开海晨市!”在海晨他还是有点资源,海晨也是这边天最大的一座城市,发展机会还是很多的,再说楚柔还在这里了。

  “那就好,我也不希望你离开这里,你今晚……?”楚柔暗示着想约他。

  “哦!我…我有点累想休息。”

  “那好,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噢,我相信好运会来的!”

  “哦,好,拜拜。”

  “再见,祝你好运!”楚柔的声音是依依不舍。

  “啪!”白啸林挂了电话,狠狠地把手机摔到床上,楚柔温柔善良,漂亮又善解人意,还钟情于他,白啸林何尝不想约她出来诉说衷肠,只是现在工作没着落,心情不好,他可不想此时约她,要她来分担自己的失意,他明白他已爱上了楚柔!

  “嘟……”白啸林看了看手机,是条短信:你想火速升职吗?我可以让你短时间内升上金领,只要你愿意付出生命里的时间,有意请回电,联系电话:******,联系人:时先生。

  妈的,这谁啊!这时候跟我开这玩笑,白啸林气愤地拿起手机拨了联系号码。“你谁啊?拿我开唰,你是不是看到别人倒霉觉得好玩啊!”电话一通,白啸林就吼了起来。

  “年轻人,别发火,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沉稳而又严肃的声音,是陌生人,“我绝对有能力在短时间内让你挤进金领,只要你愿意付出你生命里的时间,我知道你会觉的这很荒谬。今晚十二点,北湖公园将军亭,我等你,不浪费你的金钱,只要你一点点时间,你敢来吗?记住我叫时间老人。”说完就挂了!

  “喂!喂!喂!”白啸林急忙重拨,可已无法拨通。这什么事?白啸林坐立不安了:如果是熟人搞恶作剧,这玩笑开大了点,声音不像熟人的,难道还请了帮手,不像。不是玩笑?那!这世上岂有如此玄乎的事,什么时间老人,还能拿走我生命里的时间,匪夷所思,闻所未闻!怪异的短信如恶魔般缠绕着他,让他心神不宁,最后好奇心驱使他下决心去赴约,特别是短时间内让你成为金领这句话是真?是假?要弄个明白。

  天已漆黑,风如厉鬼群嚎。午夜,白啸林已到了北湖公园,缓慢地走向将军厅,厅里隐约有个身影披着风衣,如鬼魅般!

  “你来拉!”声音浑厚而又幽远,如从地狱里传出来。

  恐惧使白啸林脚步僵住,舌头发直:“哦!我,我来…来了。”

  “来了就好,你就没有错过机会,我这有一份合约,你先看看。”自称时间老人的说完,递过一张煞白的纸。白啸林鬼使神差般接过纸,借着微弱的夜光,看了看,内容与短信差不多,就是付出生命里的时间具体点是:十年,还有就是要听他电话指挥。

  白啸林壮了壮胆说:“你这可能吗?我如何付时间给你?你又怎么知道我想做金领?你又如何做得到?”白啸林一口气问了四个问题,他想看看这神秘人如何回答。

  “白啸林,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本课毕业,目前失业,现在心愿是在海晨市做到金领,父亲现有疾病缠身,母亲在你幼年时就病故,你在小学时深受何洁老师影响,爱上美术,你在中学……”时间老人停顿一下,又道:“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吗?”

  白啸林感到毛骨悚然:这家伙好像知道我的一切,可我无名无利,无钱无势,谁吃饱了撑着把我调查的如此彻底,然道他真有魔力?

  “你是不是在想我是否有魔力,为什么你这么个普通人我了解如此清楚?我可以给你答案,但是是在你签下这份合约后。”时间老人洞悉了白啸林的内心。

  怎么办?签还是不签,这家伙明摆着吊我胃口,签!豁出去了,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拿走我的时间!白啸林血性一下上来了,壮着胆大声说:“我签!”

  “好,你在纸最下方按个拇指印就成,不需红印。”鬼魅人不急不躁。白啸林毫不犹豫就按下母指印,怪事发生了:母指印居然变红了!还没等白啸林回过神,鬼魅般的时间老人一把就拽过纸。

  “合约一旦生效,不得反悔!我现在也可告诉你我没有任何魔力,只有一点点通晓过去,预知未来的能力。我现在是靠别人的时间而活,我自己的生命时间早就结束了,现在的时间也所剩无几,必须有人愿意拿时间跟我交换。你了,是我最佳人选,所以我才会推算你的过去!只要你听我的指挥,记住是绝对!我就能让你获得一次次晋升的机会!别担心我要你杀人放火,也别认为我能预测彩票号,我只有帮你达到你的内心实际愿望才能获得你的生命时间,至于我怎样得到时间,你成了金领后就会知道。以后你要按我的指示做,我会在恰当的时候要你行动,记住机会是自己创造的,我就靠预知未来的能力给你创造机会。”时间老人说完,手一摔,“啪”一声响,一道耀眼的白光,白啸林本能地闭上眼,当他睁开眼时,时间老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切来的这么突然,一切又是这么不可思议!白啸林愣愣地立在亭内,脑里是一片混乱,他心里想:这到底是什么事?他真能让我成为金领?他又如何拿走我的时间?这家伙神神秘秘的,是故弄玄虚,还是另有目的?带着这些疑问,白啸林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带着数不清的疑问,他一头扎在床上,睡了。也许,明天一起来什么都忘记了,就像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