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环视一圈,角落里书最少的那里估计就是自己的座位了,慢慢的挪过去,几个阿哥表情精彩各异。

  “白儿,好些了吗?最近皇阿玛考察的紧,一直没空去看你。”

  说话的人一脸清秀,在这几人中算是年龄较小的,估摸着应该是十四阿哥,可也不能确定。

  看筱白疑惑的眼神,欲言又止的样子,十四阿哥一拍脑袋,后悔似地开口,“你看我这倒给忘了,额娘说了,你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随即脸上一阵酸溜溜的感觉,“可你连你十四哥都给忘了啊。”

  “筱白只是有些模糊,适才觉得是十四哥,可又不敢认,不过没关系啦,我的记忆在慢慢恢复哦。”说到一半,看到十四阿哥眼中泛起与昨天十三阿哥眼中同样的诧异,话锋一转,立刻活泼起来。

  “昨日四哥与十三哥给额娘请安,还说起你的性子变得看似淑女,实则妖孽,果然还是我古灵精怪的妹子,呵呵。”十四阿哥的笑与十三阿哥有些相似,只是后者还要更加真实、纯净,十四阿哥的笑容里皇家的贵族优越感浓烈些。

  一上午都在上书房惊险的度过,要不是德妃早就有话垫底,恐怕赵晋礼杀人的心都有了。

  先是筱白表示毛笔字退步很多,可写出来的字比那啥爬的还难看,好歹也是他教了几年的学生,要是这筱白格格今天这幅墨宝流传出去,赵晋礼除了自尽之外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不写字,那就读书吧,结果这筱白格格的书读的跟天书似地,大家都在大眼瞪小眼的,只有老师在吹胡子瞪眼。

  十阿哥最先发现了事故原因,筱白是横着念得,而且还是自左向右,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明筱白气的咬牙切齿。

  看来以前的筱白格格整蛊技术不到位啊,还敢笑我,我可是睚眦必报的主,凌厉的眼神依次扫过十阿哥、十二阿哥跟十四阿哥,深呼吸一次,然后优雅的落座。

  本想仗着自己学过《医古文》,又是看港台电影长大,虽不会写,但认繁体字是基本没问题,可还是出了个大糗。

  今日赵师傅的耐心算是彻底透支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故意绕着筱白格格的桌子走,这样还能保护下他日渐脆弱的心脏。

  没人管的筱白正中下怀,扫一眼眼前的书,四书五经。

  嘴角无奈的撇一下,随手拿起一本《大学》,小声的念起来,这次可是竖着念的,繁体字认得格外费力,“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读完这两页,眼冒精光,似有所悟,“原来修身齐家平天下的典故是从这儿来的啊。”

  “那你当从哪儿来的?”十四阿哥正在抄写一本厚度是《大学》好几倍的书,听到筱白嘟囔转头看她一脸认真,觉得好笑。

  “以前老听别人说,可出处在哪从没研究过。这《大学》还可以。”不理众阿哥与老师嘴角的抽搐,筱白自顾自的往下读去。

  “四书五经乃初始学童之必读,格格以往功课虽不是最优秀者,但也是读过大半的,这些也不曾记得了吗?”赵晋礼同所有老师一样,喜欢好学的孩子,看到筱白也在认真读书的样子,语气也柔和了不少。

  “记不得了再读便是,有不会的地方筱白自会向老师请教。”明筱白那在生人面前装淑女的条件反射及其适当的冒了出来。

  又是寂静,明筱白每次知书达理一点都会引起这样的环境变化。

  “筱白,要不你去学学游水吧。”十阿哥苦笑的回头看着明筱白。

  “十哥这主意不错,筱白自从落水之后性子变得淑女多了。”十二阿哥脸上竟然流露出安慰的笑容。

  十四阿哥轻皱着眉头,仿佛不认识她一样,心里想什么也不知道。

  被三个阿哥像看怪物似地看着,筱白身上像长了跳蚤一样难受,不得已用书掩面,埋头读书。

  “这是课堂,有事下课聊,各自做各自的功课。”赵晋礼帮筱白化解了这次的尴尬,筱白对他的好感度也回报性的上升了一点点。

  想着十阿哥刚才的话,筱白心里有些气恼,这家伙平日里肯定是吃了不少亏的,书上不是说他性子急,有没有太多阴谋心思吗,应该是最好整的一个才对。

  十二阿哥嘛,书上没写,可看样子也是精明人儿一个,脸上的书卷气倒是浓厚,该不算是坏人,此人有待考察。

  十四阿哥呢,这人也是跟小白格格一起长大的主,就是不知道是这俩人合着整人呢,还是被整的主,可这位爷的笑容里也有些野气,很可能是跟筱白格格一个战线的也说不定,筱白一个小孩儿怎么都不可能惹怒这么多位阿哥、格格的。

  紧接着筱白心里一个小恶魔诞生了,望向十阿哥背影的眼神也坏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