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宫人提灯笼在前照路,轩辕皓孑然一身步出桂宫,怅然如失,不知不觉间晃晃悠悠走进地牢。地牢冷凛,黑漆潮重,迫使轩辕皓从恍惚中清醒几分。看着牢房内蜷缩一团的沐宛初,心中略有不忍。他与轩辕凌皆明白此事的主使是谁,却不舍得说;最大的受害人是安汐若,却不能讨还一个公道。最冤枉者莫过于沐宛初,她不过是代人受过,而大哥轩辕凌明知是非曲直却有口难言。太后,这个老女人,始终在算计……

  轩辕皓与沐宛初一个牢里一个牢外。

  “突然想找个人说说话,不知不觉来这里了……”轩辕皓苦笑笑,往日的帝皇威严之气荡然无存,坐在沐宛初面前的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情伤男子。

  “我总拼命地想做到最好最出众……我想要皇位,也想得到心爱的女人,父王不得不承认我的出事才能,又得大哥事事谦让,最终江山美人我都得到了……一切皆是那般美好,”他的神情骤然急剧痛苦,喃喃道,“可人却变得很怕夜晚。每一个夜深人静时,空荡荡的大殿里,只有我一个……原来只有我一个!始终都只有我一个……”

  沐宛初凝视着面前男子,与他在凌王府初见的时光,想起来尤令人愤愤,可那个时候的他会笑,人生若只如初见!“或许,既享了常人难以享受收的权势容华;亦得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寂寞,高处不胜寒……”

  轩辕皓抬眼深深看她,眸眼深处星星点点,犹如漫无边际的航海上亮起的灯塔,又如苍茫黑夜中的村落里点燃的火把。轩辕皓惨然一笑:“其实,我有时候会恨你,如果不是你,至少有些事可以不变化……但更多时候我明白这只是自欺欺人,问题根源在于我和她。只要大哥对一个人敞开心……”

  他忽然淡淡笑起来:“我还记得那一天去大哥府邸,远远瞧见你。一时兴起,进了亭子。”沐宛初只静静听。

  “你不问问我为何好奇?”轩辕凌突然问。沐宛初讶然抬眼,张张嘴,却没说话。

  “我当时极好奇,大司徒沐镇的小女儿究竟怎样的女子,一定拼死拼活嫁给大哥;我好奇,一向小心谨慎二十多年的沐镇豁出去一般,比不顾颜面上奏表与你断绝关系;而大哥竟能答应这门亲,并且一定要我六月六你出嫁那日才降旨到沐家……我本以为大哥是与沐镇玩的什么把戏……”他说着自摇摇头,“不过后来发现大哥确实,确实对你上了心……”他若有若无地苦笑了笑,“我很高兴,替大哥,也为自己,为她……”轩辕皓带几分哽咽,还欲说什么,却无法继续。他忽地站起,昂起头。

  “只要你愿意,必定发现有一个人,她一直在你远处望着你,念着你,满心满眼只有你。我见过这样的女子……”沐宛初面前浮现出茹少君的忧愁,她见过她几次,打心底里怜惜这个女子。或许,如果不是她有一位贵为太后的姑母,轩辕皓会宠她,至少不是此般冷落她。

  “或许吧。”轩辕皓勉力一笑。“你现在有没有特别想要的?”

  “有啊,许多。我想要自由,想让爹娘再疼我一次,想回家,想弄清楚‘生之为何’……”沐宛初侃侃而谈。的确,这都是她有生之年想做的。

  “你可真是个贪心的女人。”

  “有贪心总比无心好,至少可以证明我努力活着。”

  轩辕皓不置可否:“我可以还你一片自由青天,至于以后,保重吧。”临走时他又蓦然转身,努力笑得像往常一样,似乎刚才的痛楚颓然全不是他所为:“我的确是皇帝,也有几个妃子,不过完全可以数的过来,屈指可数!……”

  沐宛初一时愕然:何出此言……哦,那个夏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