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孤峰之上神秘世界,沈星望着这神秘之地,他还是不知道为何他被传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地方弥漫的花香与圣洁之境让他有一点反感,似乎是用血水铺展出来的假象。

  沈星向前走去,一路之上,青木纵横,参天而上,透着古老沧桑之感。岚雾缭绕随风舞,微风轻拂伴枝鸣。片片青叶如层层叠浪,条条细枝若重重峰峦。

  青木之间,异花盛放,鲜红如血,艳丽胜虹。丛花之中,紫翅之蝶,轻摆其翼,无声作舞。

  胜似仙境,宛如神作,像是为胜利盛宴而铺展。

  沈星没有去称赞艳丽,反而觉得这是鲜红泣血。直入林间,不一会便走了出来,看着眼前一切,沈星心中再次莫名悲恸。

  青木林之后,那是无边的平原,而平原之上排布着一座座墓碑……

  这是一个墓陵,有着千千万万个无名墓碑!

  看着浩大的墓陵,沈星觉得他回到了地球,满地皆是墓碑。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人,还有千千万万的墓碑,他的守护就是这些。

  这个世界已经孤独得剩下他一个,所有的都烟消云散,战友与敌人都已经故去,兄弟和至爱长埋地下。

  他仰天长啸,双眸溢血,滴落而下,掉在脚下鲜花之上,而滴在鲜花上面的鲜血也迅速消融。

  这些妖异的艳红原来真是吸取着血肉而盛放!

  沈星惨叫一声,双拳拔起妖异之花,双脚践踏四周野草。

  他要把这些花木拔除,似乎这些是吸血鬼一般。

  许久之后,沈星神情缓解下来,向着这无边的墓陵跪拜了几下,再走向那无边的墓碑。

  沈星抚摸着一路之上的无名墓碑,看着这些英杰沉睡于地。这一刻沈星感受到他们都很沉静,他们很安祥,他们没有后悔。就算长眠于此,无人祭拜,就算只留下一座无名墓碑,没人记得,他们也愿共赴黄泉。

  沈星走到了墓碑尽头,放眼望去,前方耸立着九尊巨大的石像。这些石像雕刻着九个惊天般人物,每人都带着震慑万世的威严,九个人都是昂首之势,凌厉双眸对望天苍。

  就是这九尊石像发出来的召唤!当沈星见到这九尊石像之后便知道。沈星凝望着每一尊石像,但看不出他们长什么样子,雕刻之人好像故意一般没有雕刻出他们的面容,只把他们的神采尽显。

  看着这九尊石像,沈星心中难以平静,因为他感到每一尊石像都像是在雕刻他一般,虽然这九尊石像都是神情不一,而且这是成千上万年前就已经雕刻出来的石像。

  石像之中也没有记下他们的名字,一样的是一个无名之雕像,矗立在这万千墓碑之后,背对众生。他们是在怒指苍天,是力抗强敌,同样是在守护身后!

  “归来……”呢喃细语回荡在沈星耳边,沈星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似是看到了轮回,看到了他葬身之地。

  那里每个人都泣血悲歌,埋葬着倒地的兄弟手足,最后所有人将一尊石像竖起,矗在所有墓碑的后方。那尊石像昂首对望苍天,怒指天道,而石像面容,与他一模一样。

  “这些雕像为何让我感到了心痛,为何感觉到是为我而刻的?我只是在前些天才来到这个世界,不可能对这些熟悉。”沈星心情沉重喃喃地道。

  不久之后,那些有着魔性的呢喃细语不再出现,而且沈星也摆脱了召唤之感,沈星心中一轻,不再为这里莫名悲伤。但沈星心情仍然沉重不去,因为他已经入主了这个角色,他要守护着这一切。

  沈星再朝远处走去,那里不再是平原,而是一座山峰,在这天地之间孤独矗立,诉说着无敌的孤独。沈星心中意动,这种孤独之意触及了他的意境,与他的道境共鸣。

  这个孤独之意囊括着众多意境,这些都使沈星身心颤动,因为这些都是沈星所追求的。

  这是高处不胜寒的孤独,这是无敌傲世的孤独,这是霸道刚烈的孤独。沈星只是站在这山峰之下都可感到他的道在无形提升,如果立于山峰之巅,俯瞰着苍茫大地,那种超然之境,定会使他触及大道。

  沈星知道这里就是专门为自己所设的演武场地,这里可以感染着自己与道共鸣,这里可以促使自己去修炼。

  同时,他知道他背负了他还不知道的责任,那无边的墓碑,那九尊石像已经能够说明了一切,以后定会有大恐怖,需要他去守护。

  沈星现在没有后悔,生当男儿便要学会担当,学会守护,他的心境在这一刻坚定巩固。

  看着山峰之上天地灵气凝化为云飘荡其间,九天之上垂落着丝丝星辉滋养大地,这里的天地灵气不比望月峰差。

  沈星举步向山峰爬去,这里没有任何人打扰,这里一枝一叶都散发着自然之息,这才是真正的孤峰。

  峰体散发着霸道之意冲击着沈星,勾动着沈星体内霸拳之意透体出去,也在这孤峰之上扩散开来,去演练,去提升。沈星的全身都舒张开来,呼吸着浓厚的天地灵气,滋养己身。

  沈星爬上山峰之巅,感受到了孤峰的孤独之意,与他一般独自临世,没有诉说对像。唯有能做的就是回望以往,我想孤峰也是如此,望着那无边的墓陵,回忆沧桑。

  眺目远望,心胸坦荡,他有一种超然世外之觉,也有一种傲视天苍之意,可摘星捉月。

  “以后这里便是我的修炼之所,在这里我感觉我的力量在快速提升。”沈星体悟着低声道。

  沈星走出孤峰的神秘世界,看着光秃秃的山石,这里有谁记得你的辉煌?

  轻快走下孤峰,祥鹤还在外面守着,他直接跳了上去,再去向望月峰那边飞去。在孤峰那片世界之上他已经呆了两天,今日正是望月峰峰主招徒之时。

  “我说过不会让你赶下山峰的!”沈星来到望月峰下,邪邪一笑,踏下祥鹤,便徒步向上爬去。

  登峰石梯之上,也有许多入门弟子,赶赴上去。两边霸道之意让他们心生畏惧,举步艰难,他们还没有悟出道之意,难以抗拒这霸道之意。有的人站在山脚,就是眼前一阶石梯,近前眼前,但就是迈不上去,面色红涨,僵立在那。

  这些弟子看到沈星登峰之时,顿时瞪圆了眼,难以置信一个未筑得星台之人竟然胜过他们那么多!

  人比人,气死人啊!

  《PS:有没有跟读的兄弟呢。看到每天只是几个点击,心酸啊……有兄弟支持的话评一个支持一下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