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快速凶猛干净利落地解决了王家兄弟,来到道观的时候并没有比往日迟多少。

  想想自己在四面强敌包围之下,风轻云淡旁若无人,长身玉立潇洒不凡;睥睨四顾间只是微微瞪了一眼,轻轻哼了一声,便止住了四顾之凶狼,困己之猛兽;使之仓惶逃窜,再无回顾报复之志;赵毅自我而观之,自己果是天骄般的人物,不世出的奇才啊!

  心中得意的赵毅继续泡进浴桶中,进行例行的自虐。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和王氏兄弟的交手激起了心中久埋的战意,还是干净利落潇洒不凡的获胜使自己获得了一定的快感。

  赵毅只觉得这次泡澡,周身的毛孔分外开张,各部位的触觉都分外灵敏。

  当然,随之而来针扎般的痛感也是成倍的增长。

  “痛!痛!真的很痛嗷!”赵毅一边咬紧牙关“嘶嘶”抽着冷气,时不时的还开口“嗷嗷”叫唤两声,一边绷紧全身对抗着无孔不入难以言喻的疼痛。

  心下懊恼的想着:“这人,真是不能太得意啊!”

  隔壁房间里,正在翻看经文的道长,听见赵毅时不时的“嗷嗷”惨叫声,忍不住撇撇嘴,颇不以为然,“不就是多放了一倍的药嘛,至于叫成这个样子?”

  少顷,挺过了针扎受虐的赵毅,全身放松地靠在捅边,开始享受苦尽甘来的舒爽感觉,看看挺拔坚硬的小赵毅,心下不免惴惴:“这玩意天天被强迫立正敬礼,今后会不会因为缺少刺激而不举啊?……不过,这家伙好像大了不少诶。”

  ……

  一长一长又一长……

  一个多月的练习下来,赵毅已经不再需要强记三长两短的呼吸吐纳方式,每次的呼吸都是深远悠长绵绵不绝。

  可是今日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呼吸怎么也到不了位;呼吸到不了位,没有通透的感觉,这入定便无从谈起。

  体内似乎有一种愤懑蠢蠢欲出,使心神无法沉静;腹中又似乎有一股窝囊之气堵着,随时要反冲而上,使呼吸无法深入。

  如此这般,赵毅逐渐焦躁起来,气血翻涌,呼吸随之渐渐紊乱。

  道长在边上安静的看着赵毅眉头渐渐皱起,嘴唇微抿着,面色有不安之像,听着赵毅的呼吸深浅不一粗细无常,拿起蒲团边的一块小竹板,“叮”的一声敲在磬上;道长语音轻柔舒缓的说道:“呼吸之数,三长两短。谨守一线,顺其自然。意如天马,随遇而安。……这些早已教过你,莫要忘了。”

  听到磬响,赵毅如闻天籁,再听见道长的言语,焦急的心神不由的放松下来,于是不管呼吸是否深长,只是一次一次按照三长两短的方式耐心的调整着。

  赵毅的心神渐渐平静下来,如此良久,忽然感觉腹中有“咕咕”声响,胸腹交接之处似有一层横膈,向下欲沉未沉,欲上不上,上下不定间分外难受。

  赵毅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着吸气,这处横膈向下深深沉降,便感觉分外舒坦;未及,这道横膈又缓缓浮了上来,迫着赵毅深深的呼气。

  纠缠之际,耳边想起道长轻柔的声音:“长以制止,短以破之,内障以生,不破何为,既明关键,便当勇猛精进,一气而破。”

  听见道长的话语,赵毅心下明悟,知道这沉降不定的横膈是个关键,今天的吐纳必须要降服了它。便逐渐的开始加深加长呼吸,以三长两短之法开始对横膈进行压制。

  ……

  第三次深深的吸气,感觉到横膈已经被压制的异常紧薄之后,赵毅一狠心,果断的快出一口短气,未等横膈向上浮动,便接连的两次快速短促的呼吸,接着长吸一口气……

  仿似金鲤一跃而过龙门,又似江河一冲而入海洋,赵毅感到那个堵着的横膈被一冲而破,深入下去的空间似乎是无限广,无限广,此时唯有深深的吸气……吸气……吸气……

  这口气不知吸了多长时间,是平时的十息?二十息?抑或是三十息?

  从赵毅的边上去看去感觉,便会发觉,此刻赵毅的身体好像便是一个无底洞,只是微微缓缓地吸着气,却没有呼气。随着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赵毅感觉到整个身体都被舒服地无限地打开了。

  终于吸满了,略停了停,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呼气。

  随着赵毅长长的呼气,体内气息挤过横膈内障;一声轻啸从赵毅的身体内发出,啸声由轻至重,由低而高,渐渐响彻云霄。似乳虎初啸,似雏凤清音,似幼龙低吟。

  镇子周围是山,山上有众多的兔子和雉鸟,啸声响起时,兔儿归洞,雉鸟归巢。

  边上时刻关注着赵毅的道长脸现欣慰之色,合什轻赞:“无量天尊,善哉,善哉。”

  啸声悠远清扬,直入云霄,如是三响,终于停歇。

  镇子内最豪华的居室内,王家族长兼颌阳镇镇长王全德正听着玄孙王家俊叙说在赵家祠堂边和赵毅交手经过,听见啸声,讶然失声:“这是谁?”

  王家俊仔细听了听,说道:“听这声音,好像是赵毅的。”

  王全德的脸色瞬间就布满阴霾,站起身来转了转,捞起一只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指着门口对王家俊大声骂道:“滚!滚!没用的东西!”

  一只进山狩猎的队伍此时刚刚进镇,人声嘈杂处也是清楚的听到了这三次长啸。有人面面相觑道:“这是什么声音?难道是什么怪兽?”

  正在居处召集了族内长老议事的老太爷也听到了这三次长啸,在听清了啸声来源之后,老太爷老泪纵横,以拐击地,口中喃喃道:“好啊!好啊!”

  ……

  三声啸毕,赵毅感觉到体内上下通透,上至巅顶下至血海连为一体,心神随着吸气一沉而下,猛然间,感觉体内光华大放,香气大作,熏熏然直欲陶醉其间。连忙收摄精神,依照吐纳口诀开始凝神内视。

  ——上下贯通,体内如一,破内气障,内视寻元。

  按道长所授,赵毅知道这次内视寻元非常关键,这是初破内气障方才有的一种现象:内障初开,外气入体,内元聚集,啸声震荡之时使体内光明大放,此种现象只有第一次打开横膈——即初破内气障的时候才会出现。必须趁此机会,将心神沉入气海丹田,与丹田内的先天精元建立联系,并熟悉这种联系方式;这才能在以后的吐纳修炼之中继续精进,若错过此次合一之机,便再无机会了。

  赵毅集中精神,小心翼翼的慢慢探视着眼前的一切。

  他能看见丹田气海之内有五色光晕缓缓流转,仔细探视,这五色光晕分明是一层层稀薄的不知道是气体还是液体的东西,心神触处如遇无物,一探而过。

  赵毅仔细地、慢慢地一层一层地感觉,一层一层地体会,探过七层,看见中间有缓缓转动的散发着蒙蒙之光的小小光团,赵毅知道,这便是整个丹田气海的核心精元,只需将心神沉入,稍作温养便大功告成。

  当心神触及核心的刹那,一道闪电从核心处一击而出,“滋啦啦”一声响,直击在赵毅的心神之上。

  ……

  此刻,赵毅的谨慎、冷静和沉稳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道长的传授之中,这样心神沉入丹田寻元的过程本可一蹴而就,任谁的体内也不可能埋个地雷专门等着来炸自己的心神,只需一气而下直入心核,便大功告成,日后日日用功,时时温养即可。

  但是赵毅的神魂曾经受过雷罚,熟悉雷电的气息,进入丹田气海之后,便直觉到了危险;所以,才有心神步步为营的缓慢探索。

  心神被闪电击中,便欲一缩而回。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退了两层,连一转念的工夫都没有,赵毅在刹那间便稳住心神,不再退却。

  正在闭目养神的道长忽然感觉有异,睁开眼睛看向赵毅。

  此刻的赵毅正刚刚定住心神,凝神看时,前面分明还是一层稀薄的光晕,闪电没有跟随出来。

  赵毅心中大定,又慢慢的开始深入。

  看见缓缓转动的蒙蒙之光,赵毅没有发现丝毫的闪电痕迹。

  怎么办?赵毅很纠结。

  退出心神,问过道长再来?显然不现实,这心神一退,搞不好就再也进不来了。

  再试探一次?刚才的一击,心神显然已然受伤。再试探来试探去搞不好就被这该死的闪电把心神磨成重伤,还得退出去;如果伤到无力再退,那就变白痴了。

  就此放弃?赵毅心有未甘。

  思前想后了一会儿,感到心神已经有些疲累,眉心处微微有酸涩的感觉传来。

  赵毅知道,是进是退,是该决断的时候了。

  谨慎有谨慎的好处,疯狂有疯狂的好处。

  就赵毅的本性而言,本就是一个既谨慎又疯魔劲十足的人。

  所以,在谨慎的试探遇阻之后,赵毅选择了最疯狂、也是最符合他的本性的方式。

  心神全力集中,直扑那蒙蒙光团。

  顿时闪电“滋啦啦”电击而出,张牙舞爪般击在赵毅猛扑而至的心神之上。

  闪电全力反击之下,赵毅的身外便有感应,有弱而频繁的电光接连闪耀,关注着赵毅的道长看到这一幕,不禁目瞪口呆,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赵毅不管不顾,用心神将蒙蒙的光团连同闪电整个的包裹了起来。

  生死成败,在此一举!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