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提及此事难免想起花亦飞,想到她那冷漠决绝的模样不禁涩然一笑道:“不碍事!”

  虞美人瞧他那模样便明白了几分,轻叹道:“是亦飞姐姐吧!你们闹别扭啦?”

  沈洛天摇头惨然道:“她若肯跟我闹便好了。”

  虞美人嘻嘻一笑,瞧着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道:“你也有今天呀!活该!”转眼见说天神情落寞,终究不忍调侃他,正色道:“你也莫要伤心了,其实她虽伤了你,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的,若不是她说月亮崖的杜鹃花开的极盛我也不会去,又怎能碰到你?”

  沈洛天闻言微怔,面上不动颜色,心里却不能说是不喜的,心道:“原来我竟这么自私,明知不可能还希冀着她对我尚存一丝情意……”

  虞美人见他不语以为他不信,意欲解释却听沈洛天问道:“你师姐最近身子可好?”

  虞美人手托香腮,静静的望着他,目中似乎有些娇嗔之意,道:“师姐师姐,你就这么关心她?”

  沈洛天微微一笑道:“多少有些挂念…”

  虞美人冷哼一声道:“你挂念的人倒真多。”见沈洛天黯了神色,又不忍奚落,道:“有亦飞姐姐陪着,比早前好些,只是如今妙回春去了,她的病……”欲言又止却是不言而喻。

  言及此处又忍不住瞥了沈洛天一眼,恨声道:“都是你!”见沈洛天神色更加黯然知道是触及了他的心伤,不禁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道:”该死!纯真无邪的我何时变得这么刻薄了?”话毕冲沈洛天嘻嘻一笑道:”沈哥哥,你不用难过,人各有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与你无关,你又不是生死判官。”

  沈洛天本声也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闻言释然一笑,转开话题问道:“美美,今日十几了?”

  虞美人‘噗哧’一笑道:“还十几,你可知你都昏迷二十来日了,今日已是四月初三了!”

  沈洛天失声道:“四月初三?”

  虞美人笑道:“可不是,你只感觉是睡了一觉,我却觉已过了万年,我可真够佩服亦飞姐姐的,竟舍得把你伤这么重,差点要了你的命!”重叹口气道:“好在终于起死回生了!”

  沈洛天心下黯然面上却笑瞧着她道:“谢谢你!”

  虞美人甜甜一笑道:“不客气,他日我落在你手上,莫忘了我的救命之恩就是了。”

  沈洛天失笑道:“救命之恩,怎敢忘怀!”

  虞美人闻言娇笑道:“不止如此,我还为你救下一人,不管你与亦飞姐姐发生什么事,他日若落在你手上,你也不许与她为难!”

  沈洛天苦笑道:“你这不是强卖人情么?”

  虞美人笑道:“你莫要摇头,待你见到她,不让你点头都不行!”话间朝花园花草茂盛处指去。

  沈洛天顺势瞧去,万花丛中一着淡蓝衣衫的女子正凝眸瞧来,不禁失声道:“云儿!”

  虞美人得意道:“怎样?这买卖你可有的赚。亦飞姐姐无需多说你是舍不得为难的,至于她只不过是我白送你一个人情罢了!”

  沈洛天皱眉道:“但她又怎会……”虞美人悠悠吁了口气,摇头道:“前两日出去路过黑云崮,见她纵身便朝下跳,情急之下把她救了上来,但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为何投崖,我怕她再寻短见便带了回来,心想对你她该不会隐瞒的。”

  话间云姽婳已上得楼来,虞美人嘻嘻一笑道:“你们谈,我去给沈哥哥准备些吃的,昏迷了这么久,怕是饿坏了。”

  沈洛天瞧见云姽婳,心中忽然泛起一种难言的滋味,也不是是喜还是愁。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子看上去娴静单纯,实则也是个难以捉摸的主儿,是她坦白的时候了吧!”沈洛天心里这样想着。

  云姽婳已走到他的身边,瞧见她浅浅一笑,轻声唤道:“公子!”

  沈洛天轻轻叹道:“有什么事想不开非要用死来解决?”

  云姽婳眼圈一红,眼泪已夺眶而出,轻泣道:“我…我…”方自开口人已颓然跪倒在地,道:“我对不起公子!”

  沈洛天大惊,忙将他扶起道:“你我之间有什么话就直说,这样倒显得生份了!”

  云姽婳掩面轻泣道:“云儿助纣为虐,害苦了公子!”

  沈洛天轻叹道:“你指的是去年重阳婚期的事?”

  云姽婳泪流满面道:“还有龙吟山庄曲流觞掳我要挟公子的之事……”

  沈洛天道:“我不怪你!”

  云姽婳屈身似是鼓乐乐极大的勇气对视着沈洛天的双目道:“那是因为公子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云儿故意的,云儿…”

  沈洛天重重一叹道:“我知道!”

  云姽婳愕然,半晌讷讷地道:“公子,你…”

  沈洛天叹了口气道:“那日我与曲流觞交手之时,我分明瞧见你目中的痛苦挣扎之色,最后在曲流觞渐落下风之时移步至曲流觞靠近他的位置,我本不知你此举何意,直到曲流觞将你抓去挡在身前我才明白,原来你是他安排在我身边的一步棋。”

  云姽婳美眸噙泪,身子已颤抖起来,泣不成声道:“云儿对不住公子,当日若不是我将公子引出庄,曲流觞的奸计也不会得逞,为今日的悲剧埋下祸根。公子为了云儿置新婚夫人于不顾,而云儿却…却害公子落得如此田地……”

  沈洛天瞧着她满面凄楚歉疚模样,不禁叹道:“我又未曾怪你,你何苦自责自此?”

  云姽婳泪流道:“可云儿无法原谅自己!”

  沈洛天柔声道:“你两次舍命相救都是做不得假的,我又怎会看不出?你也有苦衷的不是么?”话间为她轻拭泪水道:“可以说给我听么?”

  云姽婳微一颔首泪水复又流了下来,道:“去年在洛阳曲流觞见公子为了我愿意放他一马便觉我还有些利用价值,于是他告诉说他救活了我兄长,只要听他的便保我兄长万全,我有些难以置信,他便并带我去看了兄长,只是还在昏迷之中,兄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

  沈洛天黯然道:“这全怪我!我若早些注意到你的异象也可帮你分析分析他所言真假或寻亦飞问问你兄长的情况,也不至令你左右为难,自苦至此。”

  云姽婳痛哭道:“这本就是云儿害苦了公子,云儿万死也难辞其咎!”

  沈洛天面色一沉道:“你兄长是因我而死,这些都是我欠你的!你总这样死不死的难道是要我以死谢罪么?”

  云姽婳慌忙摇头道:“云儿没有这个意思,他是咎由自取,只是毕竟是我哥,我到底是不忍置他于不顾的。以后云儿再不提了。”

  沈洛天缓了神色道:“这些日子你活在痛苦自责中么?”

  云姽婳咬唇道:“我得知云霄城发生的事后便去找曲流觞……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想与他拼命…”

  沈洛天动容道:“那你…”

  云姽婳道:“我没找到他却遇见了亦飞姑娘,她说杀的人就算是妙回春也救不活,更遑论曲流觞了。我这才知道是曲流觞骗了我,想来那又是他用易容术使的障眼法。”

  沈洛天沉声道:“于是你想到世上再无牵挂,还不如一死了之?”

  云姽婳垂首道:“云儿以后不会了!”

  沈洛天这才微微一笑道:“这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