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祈祷:涨收藏,涨票票!)

  “她只是个普通的宫女,由于身份的原因,我无法给她一个合适的名分,但我是喜欢她的,所以就要了她到府里,以侍妾的身份住着。本以为等她生个儿子就可以把名分给她的,可天意不可违,有缘无分最是悲。”胤禩沉浸在往事中,步幅不大,刚好让筱白跟的上。

  吃惊过后,筱白也镇静下来,认真的梳理着脉络,把这个故事遗漏的地方记在心里,伺机再问。

  “这女子不会名叫若曦吧?”本来在心里的一句话,不知不觉就小声念了出来。

  胤禩疑惑的低头看她,不知为何她会说这样一句话。

  “我说着玩的,八哥你继续讲。”看胤禩的表现貌似不是,自己是穿到了历史里,又不是穿到了《步步惊心》里,也亏自己脑袋转的过快了。

  “她叫衷敏,本来一切都很好,敏儿也很懂事,把府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事情是在我们的孩子快出生的时候发生的。”

  八阿哥语速很慢,筱白尽管已经拼命集中精力,可还是时不时的开小差,这不已经又在为何会让一个侍妾管理偌大的府邸了,一个侍妾如果能管理的井井有条,那她的背景就有了可疑的地方。

  “郭络罗氏的指婚我不能有违,也不会去抗婚,只是自从她进了府总是百般刁难敏儿,即使她搬到了最偏僻的小屋子里住,仍然会招惹到郭络罗氏,没有一个月,孩子早产了,是个男孩,但郭络罗氏抢走了孩子,我试图安慰敏儿,敏儿很悲伤,一天比一天瘦,直到有一天,她从府里消失了,我派人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恨不能把京城翻个遍,一点音信也没有,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她留给我一封信,信上说,如果我以后遇到喜欢的女子,不要再让她遭受相同的待遇,否则就不要让那女子踏进府里,留她自由。”胤禩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的树林,那漆黑的一片。

  筱白若有所思的望着胤禩的侧脸,这个故事超出了她的意料,她曾想过无数种情况,可独独想不到会是这样,胤禩的初恋如此深刻,那孩子也许就是弘旺,郭络罗氏的强悍倒是意料之中,可却在自己的承受之外。

  胤禩为恋人撑起的保护如此软弱,竟然经不起郭络罗氏的几次攻击,“八哥,我不认识那时的你,也不想认识。”也许这话很伤人,筱白可以接受胤禩满腹阴谋、心狠手辣、笼络人心,但却唯独不能接受他的软弱,为了权力,放弃爱情,那么,她也不值得再去飞蛾扑火。

  收回目光,低头对上筱白的倔强,“我不娶不是因为我怕郭络罗氏,而是我恨自己当时为何没有保护好敏儿;不是因为她反对,而是因为再也没有遇到我真心喜欢的人;不如听敏儿的话,留那些女孩子自由的好。”

  寂静,凝视,筱白的倔强与失望毫无遮掩的外漏,胤禩的目光渐渐的积聚着悲伤。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问我这个问题不是好奇那么简单。”胤禩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低沉过。

  筱白吓得后退几步,这才是真正的八阿哥不是吗,他的另一面必然有着阴冷,心里突然生出一种无名之火,他是在怀疑她吗,就算是替四哥打听情报也不会打听这种八卦啊,“那你到说说怎么个不简单。”

  筱白的反应出乎胤禩的意料,她果断的反问,怒目而视,并无半点害怕,这却将他推到了两难的境地,本来想接着这个机会让她离自己远些的,如果继续顺着说下去以后两人必然再无交集了,心里抗拒的紧,不由的后悔本来好好的气氛被自己一句话毁了不说,还进入了一个尴尬境地。

  看胤禩不语,筱白怒上心头,转身拂袖而去。

  看着筱白的背影,胤禩的心像被抽空了一样,早就知道如果继续与她接触下去,自己会陷得越深,可没有想到,现在,自己已是无法回头。

  看着胤禩绝望的眼神与满脸的留恋,胤祯再也站不住了,从树后跑出来,“八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衷敏不是”

  “够了!”不待十四阿哥说完,胤禩一声吼住他,大步往回走去。

  十四阿哥急的直跺脚,却不敢再去找八阿哥问清楚。本来在放风的十阿哥听到动静也跑过来一探究竟,只看到八阿哥一脸怒容的样子就直接缩到胤祯身边了。

  “怎么了?八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不会被他发现了吧!我就说有好事你不想着我,好好的喝着酒,被你拉来放风,这下好了,回去肯定要挨骂。”十阿哥就恨买不到后悔药了,不停的数落十四阿哥。

  “十哥,适才我巡视到这里看到八哥与筱白怕惊动了别人才把侍卫都打发走的,让你来放风也是为了避人耳目,没想到会是这样,八哥这是何苦呢,唉。”十四阿哥发一通感慨,也是疾步回走。

  “到底怎么回事啊?筱白惹八哥生气了?”十阿哥快走几步跟上十四阿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系列的事情全都连不成串。

  十四阿哥也是不胜其烦,“十哥,你就看不出八哥喜欢筱白?”

  “啊!什么!怎么可能!”十阿哥的吼声能把周围的侍卫都引过来,十四阿哥赶紧捂住他的嘴。

  “这怎么可能?”压低了声音,再次跟胤祯确认,脸上仍然斜着不可置信几个字。

  “走吧,回去再说。”宴会上一时少了这么多阿哥不可能不引人注意,还是早些回去的妙。

  胤禩回到会场时筱白已经落座,正与青梦笑谈,看不出刚才的痕迹,胤禩黯然落座。

  胤禛斜视着瞟了一眼,看胤禩似乎很受打击的样子,木然的将目光收回。

  “我看我还是跟了十哥吧,就他那建议最靠谱了。”筱白幽幽小声一句。

  “从现在起你不许再说一句话!”胤禛真的生气了,今晚什么话砍头她说什么,是不是诚心寻死呢。

  “筱白无意的”青梦为筱白求情,顺便用眼神警告筱白,别一伤心就不把自己当条命看。

  “what’stheproblem?”

  一句英文,胤禛与胤禩是彻底听不懂了,筱白大喜,还是青梦有办法。

  “Eighttoldmesomething.”筱白的英语极其差劲,现在千言万语正想与青梦倾诉,无奈被英文憋着,已经内伤,“aboutagirl”。

  “Soyouwannagiveup?”青梦的英语也是放下好几年了,也就勉强能让筱白听懂吧,她正在后悔懂门外语真的很重要。

  “Yes.HeisnotmyMr.Right.Maybe15or10.”

  青梦看看十五阿哥,再瞅瞅筱白,怎么都觉得她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你真是疯了,没救了。”掠过危险言论部分,青梦赶紧换成汉语,否则她离内伤也不远了。

  “不行我明天就给自己一枪,直接回去得了,玩够了。”

  青梦看着筱白,怎么连恋爱都是三分钟热度啊,这射手座有没有靠谱的时候,遇到点困难就跑,还跑的够彻底,谁都找不到,让人干着急。

  青梦正想着劝筱白的办法,抬头就看到胤禩一脸焦急的目光,大脑有点死机的感觉,这死丫头,明明是两人吵架啊,弄得跟第三者出轨似的,自己纯粹瞎担心。

  筱白等着青梦拉住她自杀的步伐呢,没想到没下文了,“你真盼着我去死啊?”

  “是啊,不够我再补一枪!”青梦没好气的回她,你失恋我安慰,你吵架不要这么夸大好不好啊,真想补一枪。

  “我看你是过的太安逸了,想想你那N多孩子吧,本来还想着妇科学的不错给你帮帮忙呢,算了,雍亲王府里有的是接生婆,哼。”年妃确实生了很多孩子,可惜全部早逝,没有一个成年的。

  “八阿哥,你陪筱白说会儿话吧,我这嗓子干疼干疼的。”佯装咳嗽几声,满意的看着筱白黑黑的脸,青梦华丽的扭头,“王爷……”与胤禛说话去了。

  冷笑一声,筱白镇定的转头,看戏,无视胤禩,瞟过十阿哥的桌子,心下有些气不过,“十哥,过来一下好吗?”

  听到筱白叫胤誐过来,胤禩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你干什么?”

  “我叫十哥过来啊,与十哥说话比较随意。”看到胤禩的神情有所放松,才加上了后一句,“与八哥打听些传闻都会被怀疑,太累。”

  不再去看胤禩,筱白招呼胤誐过来坐下,“十哥,明天听说要打熊?”

  胤誐心虚的看看胤禩,支支吾吾的不敢说话,“呃,明天,呃。”

  看着十阿哥不争气的样子,筱白在心里鄙视了无数次,怎么就对胤禩怕成那样啊,他是能打你,还是能吃了你啊,最多就是骂几句,一个大老爷们,至于嘛!

  筱白怒视着十阿哥,试图用“目露凶光”逼他说出个“是”字。

  “呃,我突然肚子痛,要去厕所,去厕所。”说完转身就跑,眨眼间就消失在黑夜里。

  筱白楞楞的看着十阿哥消失的方向,不去参加奥运会真是可惜了,不去为国争光,反而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气死我了!无奈,只能盼着这该死的宴会快点结束,只要皇上一离开,她就可以开溜了。

  胤禛早就用余光看到了筱白这边的情况,虽说不知道为何两人闹翻了,可看样子应该是胤禩的错,如果能让筱白离他远些到不失为一个机会。

  “筱白妹妹许久不见越发的漂亮了啊,”来人着装上看是个王爷,以前没见过,估计是今天刚到的,听语气倒像是筱白的堂兄。

  间儿从后面小步跑过来,提醒筱白是她的堂兄古茶王爷。

  打量着不请自来的古茶王爷,年龄在三十左右,与查鲁不同,浑身的野蛮之气,离着五米就知道是蒙古人,一手还提着酒壶,满口酒气,留着络腮胡,上面还零星的粘着酒水,看的筱白头皮发麻。

  看着一摇一晃越来越近的古茶王爷,筱白勉强站起身,行了个礼,“古茶王爷。”

  古茶的脸色立马变了,生气的皱着眉头,吐着酒气,“哎~,怎么几年不见就叫王爷了呢,叫哥哥,哥哥多亲切啊。”后面几个字明显的带着暧昧的语调,听得筱白一阵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