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上回白玉书和华如茵通过唐枫的掩护下,离开杭州一直南下,但是刚刚脱离虎口,又进狼窝——来到牧野山庄的范围。经过之前东方烨带领众弟子前往牧野山庄捣乱,东方家和南宫家的残局便一发不可收拾。叶星宇也觉察此时非常不妥:东方家说南宫家伤他弟子,然而南宫家却又遭到东方家袭击。那时候袭击叶星宇的神秘人使用的的确是东方家的独门绝学——烈阳掌无疑。只是如今叶星宇细想,那个神秘人看身材并不像是东方烈阳,然而东方烨的烈阳掌与那神秘人火候也不相同。叶星宇已经向南宫牧野汇报此事,然而南宫牧野却装作一无所知。

  原来江南一带江河绵延不绝,正适合运槽,给各大商家运送货物从而盈利。然而东方家自持财宏势大总是和南宫家抢生意。如今东方家挑起祸端,南宫牧野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此次机会,新仇旧恨和东方家一起算。

  “白玉书?是东方家的人!杀!……”牧野山庄的人见到白玉书,顿时起杀心,要除之而后快。华如茵顿时要维护白玉书:“各位师兄弟,其中必定有所误会,希望各位不要滥杀无辜……”“师妹,师兄劝你不要执迷不悟,回来!”正是牧野山庄的李昊天。“师兄,如果你念在我们师兄妹情谊,就不要伤害玉书……”华如茵向李昊天求情。“哼!牧野山庄和东方堡势不两立!如果师妹执迷不悟就别怪师兄无情!”原来李昊天单恋华如茵多年,然而华如茵却爱着东方堡的白玉书却未曾领会过他的情谊。如今李昊天见到自己的情敌就在自己面前,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白玉书,受死吧!说罢,李昊天挺剑直刺白玉书。白玉书见李昊天乃华如茵的师兄,也不敢下重手,只是灵巧地躲开他的攻击。“师兄,不要伤害玉书……”华如茵挡在白玉书前面,向李昊天求情道:“玉书,你快走!”白玉书呆呆站在原地。“走啊!”华如茵再次嘶声力竭地叫道,白玉书才使出轻功离去。想到华如茵乃牧野山庄的人,而且庄主南宫牧野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对华如茵怎么样,于是便独自离去。李昊天正要追击,华如茵挡住了他的去路。李昊天叹息一声,只是把华如茵带回牧野山庄复命。

  “哼!华如茵你真是大胆,竟敢私通东方堡的人!”南宫牧野怒喝道。“庄主请息怒。弟子亦闻东方家残害牧野山庄弟子一事,只是依弟子愚见此事必有蹊跷,希望庄主能够彻查此事……”“哼!本庄主做事还用你教么!退下!”南宫牧野佯怒道。对于华如茵的事也没有多说什么。他针对的是东方堡,而不是白玉书一人。而且他素闻白玉书和华如茵情投意合,若非与东方堡有生意之争,南宫牧野亦有意让华如茵下嫁于他……

  白玉书自从和华如茵分离之后,便一直寝食难安。一直以来白玉书和华如茵都是形影不离的,东方家和南宫家也是河水不犯井水。若非如今东方家和南宫家弄得如此僵局,白玉书也有意去牧野山庄向南宫牧野提亲。白玉书曾经试过潜入牧野山庄救出华如茵,只是牧野山庄守卫森严,岂是白玉书能够轻易闯入的地方?既然白玉书一直等不到华如茵的消息,只有黯然地回东方堡,希望能够迅速解决掉东方家和南宫家的恩怨,让华如茵再次回到自己的身旁。

  “白玉书,你还好意思回来?!”东方烨见白玉书回来,怒火中烧。“少堡主,当日在下在西湖无礼,还往少堡主海量汪涵,大人不计小人过……”“哼!和南宫家的人私通还要让我放过你?痴心妄想!”说罢,东方烨运足内劲于掌心正要朝白玉书打去……

  “住手!”又是东方烈阳喝住了东方烨:“烨儿,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冷静下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以前的你可是非常冷静镇定的!……”东方烈阳被气得满脸通红,原本就赤发赤须的东方烈阳在被气得满脸通红下须发犹如血丝一般。“我都说了东方堡和牧野山庄的矛盾绝对是有人挑拨离间,你为什么还要如此较真?!”“这些年来牧野山庄一直要和我们东方堡争夺运槽生意,难道我们就如此轻易放过他们?”东方烨不服气道。“世间财一个人能挣完吗?虽然这些年来我们和牧野山庄一直没有交情,但是在江湖上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东方烨无言以对,只有悻悻离开。

  逍遥谷内,徐子易在徐滟心和仙音悉心照料之下,如今已经完全康复。听说这些日子江湖中东方堡和牧野山庄有些矛盾,徐子易不敢有怠慢,立刻替东方堡前往牧野山庄做说客。

  牧野山庄内的夜,是那么迷人,那么优雅。华如茵独自坐在牧野山庄内的凉亭,眺望着这并不完美的夜空。对于华如茵来说,没有白玉书的相伴,再美的夜也是那么残缺,飘零的风雪只是在嘲笑自己的孤单寂寞。

  夜已经深了,华如茵正要回房间就寝。只是她正要关上门,醉醺醺的李昊天闯进来:“师妹,师兄好想你……”华如茵被突如其来的李昊天吓了一下,顿时退后几步。李昊天闯进华如茵的房间,关上门:“师妹,你知不知道师兄一直很喜欢你……”“师兄,你醉了,回去休息吧……”华如茵对李昊天并没有好感。“师妹,你为什么要这样排挤我?!”说罢,李昊天还借醉行凶抓住华如茵的手问道。“放手,放手!”华如茵挣脱李昊天的双手,并从床头抽出一把匕首:“师兄,你再不离开就别怪我无礼了!”“师妹!”李昊天顿时野性大发,一把抓住华如茵抓住匕首的手,质问道:“我有什么比不上那酸书生?!为什么你就不愿意选择我?!”“放手,放开我!”华如茵要挣脱李昊天强而有力的双手,但是却是徒然。

  争执之间,一阵利刃划过皮肉的声音传出。那阵清脆的声音顿时让李昊天的酒醒了——原来方才李昊天和华如茵的争执间李昊天错手杀死了华如茵,那匕首刺入华如茵的腹部,鲜血不断地涌出来。李昊天不知所措,只是关上房门,然后自己逃窜而去……

  “啊!……”牧野山庄内一阵尖叫声传出,正是一位仆人见到华如茵被杀尖叫,顿时惊醒了牧野山庄上下。大家见到华如茵的惨死,心中甚是悲痛。南宫牧野问那仆人有没有见到谁杀害了华如茵,她战战兢兢地说:“是李昊天……”

  第二天,徐子易带着东方烈阳,白玉书前来牧野山庄拜访,希望能够化解两家之间的恩怨。“南宫庄主,经过本人调查查实残害牧野山庄弟子的人并非东方堡的人,而是另有其人,希望庄主能够和东方家冰释前嫌……”“呃……”南宫牧野点了点头。徐子易和东方烈阳见此满心欢喜,白玉书此时毕恭毕敬地拱手对南宫牧野道:“庄主,今日在下前来,是希望能够向庄主你提亲,迎娶华如茵过门……”说罢,白玉书拍拍双手,顿时后面来了一队挑着聘礼的挑夫。

  “哎……”南宫牧野叹息道。“庄主因何事忧愁?”徐子易问道。“实不相瞒,昨夜华如茵被不肖弟子李昊天所害!”“啊?!”白玉书听到此消息,顿时人心灰意懒,手中的折扇也掉落在地。此时叶星宇向南宫牧野通报道:“回禀庄主,我们已经探知李师兄躲藏在不远处的山洞……”“哼!那个不肖弟子不是你的师兄!我们牧野山庄没有这样的弟子!”南宫牧野怒喝道。白玉书听此,立刻拾起掉在地上的折扇,向叶星宇前来的地方追去……

  李昊天正披头散发地躲在山洞里,正要逃离山洞,白玉书飞一般冲了过来:“李昊天!……”白玉书满腔怒火,仿佛要把李昊天吃下肚子。只见白玉书摊开折扇,一把向李昊天扇去。李昊天昨夜慌张逃去,如今更是手无寸铁,面对悲愤交加的白玉书躲不过两招就被狼狈地打倒在地上。“你说!你为什么要杀害如茵?!”白玉书化悲愤为力量在拳头上一拳一拳毫不留情地打在李昊天身上。“我也是……无心之失……”李昊天一边挨打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无心之失就可以杀人了吗?!啊!……”白玉书收起折扇,运劲于扇子一下打向李昊天的天灵盖。顿时李昊天回归西天……

  “如茵,如茵……”白玉书为华如茵报仇之后,心中悲痛欲绝,一直在呼喊着华如茵的名字。在旁的南宫牧野,徐子易等人看到也是非常心痛。白玉书为华如茵报仇之后,顿时感觉心灰意懒,觉得活在世界上没有什么意义……

  “噗……”白玉书顿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原来是他运劲于掌心向自己天灵盖打去。南宫牧野等人想要阻止,但是由于突如其来并阻止不了悲剧的发生。“南宫庄主……南宫庄主……”白玉书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向南宫牧野说道:“南宫庄主,希望在我死后,你能把我和如茵葬在一起……”“嗯……”南宫牧野点点头。“堡主,我对不起你……”白玉书看着东方烈阳的眼神中充满愧疚。但只是片刻——因为白玉书已经离开人世……

  不平凡的十月天充满了悲情的杀戮。漫天飘雪和满地的血腥是那么地不和谐,但是却总在空中飞舞,动荡的江湖又即将开始,但是何时才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