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郊外,木屋。

  依旧是那间木屋,莫曹和花秋按照冷非鱼教的数字走法,战战兢兢地将申亦仍进了屋子里,又先帮他止血后退出了木屋。

  十三站在路边,双手抱在胸前看着灌木丛里的木屋,月光下木屋像个怪物一般矗立在那里,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你还记得这里?”

  冷非鱼好笑地看着十三,“这屋子是我们俩亲手搭建的第一个安全屋,虽然简陋,却承载了我们最快乐的回忆,什么都可以忘记,唯独这里不行。”

  十三闷声笑了笑,习惯性地将冷非鱼半揽在怀里,“地下埋的地雷都还在吧?”

  “那东西我可不敢取出来,等它自己炸吧,就是不知道谁倒霉踩上去了。”

  轻轻蹭着十三的胸口,冷非鱼郁闷地发现感觉依旧没有变,却不再是她熟悉的味道。

  黯然地眨了眨眼,她使劲抽了两下鼻子。

  莫曹和花秋走了过来,还是习惯性的那种以飞鸟马首是瞻的恭敬,见这两兄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两人面面相觑了一眼,走进密林深处,不一会儿就提着几只野兔和山鸡过来了。

  众人找了处背风的地儿生起了火,围坐在一起,就像以前外出任务时一样。

  “对了,鱼鱼,你现在嫁人了,君无瑕那家伙对你还好吧?”

  十三揶揄的调调让冷非鱼不满,想当初她提心吊胆地试探君无瑕,生怕他就是飞鸟。现在到好,这家伙居然调侃起了自己。

  将手里的鸡腿转了一圈儿,她黑着一张脸说道:“我是嫁人了,飞鸟,你现在是大舅子了,恭喜你。”

  十三吃了瘪,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也故意黑了脸,“你还好意思说我,我说,我们交了几次手,你哪一次不是把我往死里整?”

  “有吗?哪有,一定是你进去的方式不对。”

  见冷非鱼死也不承认,十三阴森森地哼了一声。

  莫曹和花秋莫名其妙地左右看了看,又极其无辜地对视了一眼,耸了耸肩,重新将注意力放在手里的食物上。

  “还说没有?”十三是铁了心要来算总帐,掰着手指头说道,“粉钻那次,是谁把地下室的大门锁上的?密室那次,是谁把门关上,害我差点被抓住被门规处置的?不说远的,就说淮源岛那次,你害我成了通缉犯,要不是我聪明,我现在已经死了第二次了。”

  十三的话让莫曹和花秋一头雾水,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重生之后,这两人有这么多的交集。

  莫曹虽然知道冷非鱼偷偷溜出去的事,却不知道她竟然出去了这么多次。

  “都说了,那是意外,”冷非鱼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再说了,你不是也没认出我吗?”

  将烤好的鸡腿递到鼻前,她抽着鼻子嗅了嗅,虽然没有放任何佐料,但闻着有股自然的清香。

  舔了舔嘴角,她撕下一块肉含在嘴里,因为太烫,她胡乱嚼了几下就直接咽了下去,噎地她直伸脖子。

  十三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冷非鱼手里的鸡腿拿过来,细心地撕成肉丝,又放在嘴边吹了两下,才递给她。

  “说正经的,你们找申亦做什么,我记得,他好像是‘千手佛’的二当家。”十三嘴角含了笑,看着冷非鱼慢慢吃着肉丝,“该不是你要清理门户吧?”

  “我们……”

  “你找他做什么?”冷非鱼打断了莫曹的话,没好气地问道。

  十三一愣,却还是老实地答道:“是大当家叫我……”

  “大当家?”

  百里锁?

  冷非鱼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想是从她脸上看出了凝重,十三收起脸上的温柔,正色说道:“究竟怎么回事?”

  众人配合多年,从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十三这句话的意思。莫曹和花秋谨慎地对望了一眼,聪明地没有接嘴。

  冷非鱼思忖了几秒,冷声说道:“飞鸟,你还记得赵拓吗?”

  “在岛上挑衅你的那个?”十三促狭地哼了一声,“他和申亦有什么关系?”

  冷非鱼摇头,“我也不确定。从岛上回来后,我和杂草、花花将赵拓的收藏洗劫了。”

  十三闷笑,递了个“我就知道是你”的眼神给她。

  冷非鱼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在赵拓的藏品里,发现了我们家别墅的房产证。”

  “我们家……”

  迎上十三复杂的眼神,冷非鱼点头,“端木。”

  “然后呢?”

  十三急切地朝冷非鱼靠了过去,眼神犀利且带上了杀气。

  “我们找了个机会把赵拓绑了起来,他交代了当年的事。”

  冷非鱼将赵拓的话一五一十地复述给了飞鸟,末了,她沉着声音说道:“莫曹跟着那杀手找到了申亦的别墅。而大当家又在这个时候派你来解决他……所以,我不得不怀疑……”

  十三点头,“是太凑巧了,我记得当年家里出事,我们被送进了孤儿院,大当家随后就到,偏偏就选中了我们,现在想想,也的确奇怪。回去了我查查看,希望不是他。”

  他们好歹是在“双子门”长大,这是除了“家”以外,对他们而言最亲的地方了,如果……

  冷非鱼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莫曹和花秋,柔声说道:“花花,杂草,如果到时候……你们还是退出吧。”

  这是她与飞鸟的仇恨,没必要把莫曹和花秋扯进来。大当家对他们而言,虽然不算亲切,但一直扮演着“父亲”的角色,她没理由要他们帮着自己对大当家动手。

  却不想莫曹和花秋齐刷刷地摇头,“我们现在是‘莫曹’和‘花秋’,一个是‘千手佛’的人,一个是‘君子宴’的人,对我们而言,什么都会变,除了你和飞鸟。”

  冷非鱼眨了眨湿润的眼睛,故意岔开话题问道:“飞鸟,大当家怎么突然把你……不对,把十三带在了身边。”

  “我也不清楚,”十三摇头,“我醒来的时候在炼狱岛,身上有重伤。我以为是内讧引起的,毕竟能上岛的只有‘双子门’的人,却发现原来我们是被偷袭了。而且来的人……带了很多精良的武器,我们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拖着他们转了几圈,虽然没人死亡,但受伤的人很多,直到门里派了大部队增援。‘刺’全部被接出了岛,大当家分配了其他任务,我则跟着他到了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