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慵懒的星辰,卧在天边,遥望看去,如梨花带雨的面庞,却少了哭泣之声。

  这个夜晚,弟弟回到了赤炎城,我看到凯旋而归弟弟,我的内心多了一许歉疚,这是我的帝国,却要弟弟来支撑。

  “哥。”那个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边,在弟弟俊美的脸上,我看到一条长长的伤疤,是那么刺眼,弟弟脸上多年前少年时的笑容绽放,我的心如净水泛起涟漪,阵阵绞痛。

  浩荡的军队,在弟弟的身后蔓延开去。王,这是他们齐声的呐喊,那震耳的战歌响彻整个赤炎之城。

  城墙之上,我和弟弟把酒夜谈。弟弟少年的那种桀骜和乖戾早已经退去,却而代之的是沉淀下来的沉着和冷静。

  这个夜晚如同多年前还是狐身的我们一样,弟弟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大笑,想起伤心之事,又毫无掩饰的痛哭,这就是我的弟弟,暮槿,一个背负我半生半天下的弟弟,唯一看懂我内心世界的男人。

  弟弟,看着我右手的四根手指,他脸上只是微微抽动了几下,手指对意念师的重要性,如同剑士手中的长剑,是一切意念施展的前提,是战斗的武器。

  “哥,终于可以和你并肩作战了。”弟弟笑的那样天真,皓月之华破碎无限闪耀的照在这张狂野俊美的脸上。

  看着弟弟的笑,我想起大雪山弟弟第一次出现,那怯懦的呼唤。

  哥哥,快看,我带来了血泊。好多呢足够哥哥吃上一个月了……

  那对儿风雪中摇晃的少年,如今成为了赤炎帝国最强大的两个男人,我高高举起右手,在于弟弟擦肩的瞬间,拍击在一起。我听到弟弟说。

  哥,与你并肩而立,征讨世界又有何惧。

  城头之上,我和弟弟高声唱着战歌,面对未来,对未知的恐惧竟然离奇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抹舒展如风的笑容,浮荡在夜空之上,如守护在城门边上的模糊而清淡的星光。

  我们小队在赤炎城休整的这两天,姐姐每天都徘徊在赤炎城的大殿里,姐姐赤裸着脚丫,踩在大殿的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寻找着千年前煜轩的足迹,曾经这是哥哥守护的国度,而如今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成为埋葬她弟弟幸福的坟墓。

  回到赤炎城的第三天,小队再次踏上征战的旅程。弟弟曾来到狐族朝拜寺的魂塔前,看见尚奇的名字刻在镇族石碑之上,弟弟淡淡的笑了,低身拿起一朵魂花,这是在冥界为尚奇移栽过来的美丽“女子”。

  “尚奇,你是我最忠实的部下,希望你可以在异界永生。”

  那首振奋军心的战歌,再次响起,弟弟转身追上小队,战歌一直蔓延,直至我们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此次离开,除了弟弟的加入小队还多了七名魔法师,他们是弟弟的护法,一直追随着弟弟。

  赤炎大陆,九龙回廊,是我们此次出发的首战地。

  九龙回廊,赤炎大陆一个神秘又传说众多的地方,它坐落在东方明海的尽头,那里有一座名为九龙岛的仙山,那里烈日高照,从未有过黑暗,能量聚集成为了如今的九龙岛主——绝。

  绝,一只龙形生物,三手九头,擅长使用蓝色火焰,这种蓝色火焰是一切火焰的克星,经久不灭,永世燃烧。

  夏饶提醒我们说。

  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杀死绝,绝的九头皆为能量所化,取其一足矣。

  明海,赤炎大陆最大的海域,约战整个大陆的三分之一,明海海底居住一个人鱼种族,他们拥有世上绝美的面容,最完美的身躯。与世无争的他们从未踏上过内陆,海底成为他们永恒的领地。

  记得鸢妃曾是海底的一种人鱼,只是她的家族被大海的主人从海洋中祛除。曾经我还答应过她,在未来的某一天,带她重回大海,那时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容,那是我第二次看见她笑,第一次,是母后宣布她是未来王,哥哥你的王妃的时候。

  弟弟看着大海深处,淡淡的叙说着,我看到弟弟脸上一抹铭伤,如同他侧脸上的伤疤一样明显。

  我想起,鸢妃给我的那段意境,最后是戛然停止的,我知道那并不是鸢妃全部的意境,也许后面一段,是弟弟铭伤的原因,是弟弟不愿提起的那段过往。

  一阵海风吹过,那淡淡的咸味,夹杂着多少往事和心碎,回不去的曾经掩埋了多少世人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