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聂风看着城墙上的那个牌匾,上面三个烫金大字,在阳光下闪烁得欢快极了。那几个字耀眼得几乎看不清,待聂风眯着眼努力看清楚了,却看得自个眼皮直抽。他僵硬地转过头,几乎听到自己脖子发出咯咯的声音,机械地问道:“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东西?”步惊云一直自持的冰山脸也卸掉了,颇有讨好的意味,对聂风道:“怎么样?这三个字贴切吧?这牌匾做得不错吧?”聂风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他算是知道了,步惊云的审美,有时候是诡异的,那牌匾做得跟暴发户有的一拼。而最最重要的是,步惊云把他新成立的非法组织,取名为“风云阁”!他们住的地方也叫风云阁,以前的天下第一楼叫风云楼!你是有多词贫啊!步惊云望着那几个闪得能戳瞎人眼睛的烫金大字,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眼睛会瞎掉,一派深情悠远的样子,虽不是对着聂风说,但字字都只对他说,“我想过了,我们从一开始就住在风云阁,我想让所有人知道风云阁,风和云就该在一起。”回眸看他,眼中的光芒胜过烈日,“风在前,云在后,风你知道我……”聂风倏然打断他的话,状似无意道:“对了,云师兄,剑晨大哥没事吧?还有楚楚,好久没见她了。”步惊云低头沉默了一阵,恢复了那张冰山脸,慢悠悠说道:“剑晨没事,他们不过是利用楚楚来威胁剑晨罢了。”聂风放心地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楚楚呢,何时生产?”步惊云看了聂风一眼,带点冰,带点怨,然后,转身走了。聂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这是怎么了?这家伙,就是喜怒无常啊!聂风一个上午都没再见到步惊云,还以为他出门去了,没想到下午就有下属对恭敬道:“风阁主,云阁主有请。”聂风顶着他的新头衔,向议事楼走去,心中纳闷,找他什么事。虽说他也是两大阁主之一,但是一直以来他们都分工明确:步惊云负责阁内大小事务,事无巨细,什么都管;聂风负责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外加无所事事。这还是第一次,步惊云把他叫到议事楼来。要问聂风有没有羞耻之心,他会说,啧,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么!啊,云师兄这么彪悍,压根不需要我出手啊!此类云云。聂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伸手推开了大门,步惊云坐在长长的书桌后边,听着雪暗天跟他汇报情况。要说这雪暗天啊,跟着步惊云的日子也不算少了,早在天下会的时候,雪暗天身为飞云堂的副堂主,追随步惊云出生入死。后来步惊云叛离天下会,他也不知所踪,没想到如今又给步惊云从挖出来继续给他打工。雪暗天自然认得聂风,见到聂风进来,恭敬道:“风阁主。”聂风大牌地摆摆手,示意继续。“云阁主,今日我们又收到七十二个门派的降贴,但是侠王府似乎还是……”步惊云站起身,挥手打断了雪暗天的话,只冷冷道:“侠王府,我倒要亲自去会会他。”聂风开始还觉得,凭步惊云的名声,怕死的人都会投降,不怕死的都要站出来反对他的暴行。后来发现结果并不是这样的,除了少数几个比较有野心的的门派负隅抵抗,剩下的门派,在风云阁广发武林邀请帖时,都纷纷爽快地答应了。这让聂风非常惊讶,后来他也想通了,差点忘了还有他自己的因素。这风云阁的阁主有两位,除了不哭死神,谁不知道还有向来以仁义出名的风中之神聂风。聂风自得地想,拿出最近一直用的扇子,无不优雅地扇了扇风,本少爷的粉丝那是遍布大江南北,步惊云是没法跟他比的,哼哼。“风师弟?”“啊?”聂风这才听到步惊云在喊他,雪暗天也不知什么时候走的。“我说,风师弟你要不要跟我去一趟侠王府?回来时,也好顺道去一趟霍家庄。”步惊云无不幽怨继续说道,“你不是说很惦记楚楚吗?”聂风彻底无视了他下半句话,“侠王府?好啊!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步惊云冷哼一声,道:“明天一早就走。”侠王府原本归顺天下会,后来绝无神逐鹿中原,他独善其身,无神绝宫也没来得及彻底控制各大中原门派,他自然安然度过。这次步惊云欲一统中原武林,没想到这侠王府吕义不知好歹,三番四次以种种借口推脱,摆明了想自立门户了。步惊云和聂风这次去侠王府,只带了雪暗天一人先行。仗着艺高人胆大,也没把小小门派放在眼里。步惊云一行到达侠王府时,正是吕义六十大寿。给吕义祝寿的各个门派,步惊云都一一记下了。吕义本开怀大笑,见步惊云来了,皮笑肉不笑道:“云阁主,风阁主,大驾光临,令侠王府蓬荜生辉啊!吕义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步惊云道:“我和师弟恰好路过侠王府,见府中喜庆,特来拜会。不请自来,失礼之处,还请吕大侠海涵。”聂风听得一酸,步惊云的场面话,也挺会说的么。吕义笑道:“哪里哪里,云阁主客气了。这边请,来人,还不赶紧上茶!”步惊云环顾四周,道:“今日吕大侠大寿,可真是热闹非常啊!这次惊云没有带礼,下次一定派人送上。”步惊云纯粹睁眼说瞎话,自打他踏进门起,这侠王府就十分安静,每个人都努力将自己透明化,别说出声了,就是呼吸都要比平时轻。尤其步惊云环顾四周后,那冷飕飕的视线,在众人心头那么幽幽飘过,大家纷纷以各种理由告退。什么身体不适啦,妻子突然要生了,还有大姨妈来了!唔,别怀疑,是真的大姨妈来了。聂风看着大伙兵分马乱地有多远跑多远,生怕自己一个晚了性命不保。好好的一场宴席,人都散光了,桌子倒得倒,歪的歪,看起来分外狼藉。聂风看了步惊云一眼,见他无动于衷地看着茶杯不语,心想:丫的你故意的吧!吕义的脸色很不好看,咬牙切齿道:“步惊云,你这是什么意思?”步惊云不解地看向他,问道:“我怎么了?吕大侠何出此言啊?”吕义手指发抖地指着步惊云,“你,你,你……”这个可怜的老人家一连三个“你”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还悲催地患上了帕金森。的确,步惊云什么也没做不是么。吕义喘了喘,道:“步惊云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什么资格指使老夫为你卖命!”步惊云不耐烦再跟吕义好说歹说(你有过吗?),站起身,冷冷地看了一眼吕义,道:“吕义,别不知好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好自为之,下一次,就别怪我不念旧情。”步惊云说完就带着聂风离开侠王府,千万霍家庄。刚一到霍家庄,雪暗天就接到飞鸽传书,对步惊云喜道:“云阁主,侠王府的降贴。”步惊云道:“这老家伙有这么识相吗?”“现在侠王府已经由吕义的长子接管,是他送来的帖子。”雪暗天答道。“……”某人真不愧是不哭死神,兵不血刃啊。到达霍家庄,已是傍晚。温弩还是第一个巴巴地跑上来迎接步惊云一行。步惊云问道:“小姐还好吧?”温弩乐呵呵答道:“可不是,剑晨少爷正陪着小姐呢。”聂风道:“剑晨大哥也在这里吗?快带我去看看他们。”步惊云凉凉道:“你这么去,不怕打扰到别人吗?”聂风顿时语塞,步惊云眼眸微闪,又道,“晚膳时,你自然能见到。”晚间,果然见到了,四人齐聚,场面难免乐腾了些。剑晨表达了自己的惭愧,抱歉云云,聂风只道不必在意。聂风又问了楚楚何时生产,顺便衷心祝贺了一下这对苦尽甘来的鸳鸯。现在什么忧郁都没有了,大家高兴地举杯。席间,乐腾的只有聂风、剑晨和楚楚三人,步惊云在一边默不作声地喝酒。一开始大家都习以为常,步惊云本来就话不多么。后来他喝酒喝到大家背后都感觉到了阴冷,剑晨和楚楚对视一眼,借口不胜酒力,困倦了,默契地起身离开了。于是只剩下聂风和步惊云两人了,聂风也无心在多喝。他一直觉得步惊云不是个好酒友,跟他一起喝酒还不如自个喝。于是聂风也道:“云师兄,天色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步惊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看得聂风心里直发毛,但他又很快地移开视线,只轻轻颔首,又举杯喝了起来。聂风立马脚步不停地回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