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知为何,望着这渐渐圆满的月亮,沐宛初竟惆怅起来。按照身边人的说法,月圆人团圆,可是好像这世上只有我一个呢?

  “前儿小姐还替其他贵人、夫人们忧心,如今自个儿也不是这个模样。”紫瑛从外面笑盈盈地走进来。

  沐宛初笑笑,瞥了正在换茶的玉苏一眼,向紫瑛:“有吗?”

  “有!”

  沐宛初瞅瞅紫瑛,又询问地笑向玉苏。玉苏迟疑了会儿,终用力点点头。

  沐宛初嘿嘿一笑,摇摇头,“你们,”伸出两个指头,接着道,“二比一。看来我不承认都不行了呢!”越说越若痛心疾首、椎心泣血,“有你们中一个就够命苦,偏我有两个!”蓦地她计上心来,忽闪着眼睛道,“得赶快寻摸个好人家,把你们嫁了,省的我操心!”

  两个小丫头毕竟没经的事,都有些羞赧,还好紫瑛习惯了自家主子,反笑道:“好似一直是您为我们呕尽心沥尽血呢~”

  “呵呵,你是嫌我做得晚了,是吧,好好~”沐宛初竟不知何时双手掐腰,站直了身子。

  紫瑛一把拉住玉苏,嬉笑道:“咱们快些先逃了,省得她发疯!”全然不顾沐宛初瞪得浑圆的眼珠子。

  沐宛初眼含笑意,立在他们身后,暗叹“谁说我是一个人!”直到紫瑛与玉苏快出房门,才道:“等等,我有正经事问你们。”

  紫瑛与玉苏闻言对望一下,又快步走回来。沐宛初问玉苏:“中秋将至,往年府里可有些什么热闹?”玉苏想想,“一般宫里都有宴,即使不是群臣宴,也有家宴。王爷、王妃及有品秩的夫人们都会去。至于……其他人自请亲人在园子里聚聚。”

  沐宛初思索着点点头,望望饶有兴趣的紫瑛,隔了半晌才问道:“往年你可过的开心?”紫瑛微感诧异,继而有些神伤,看看沐宛初,尽力平复着声音道:“也没什么,小姐和少爷……少爷们每逢节庆都变着法儿折腾,我们可是累得够呛呢。”

  沐宛初勉励笑着,用胳膊肘一捣,“原来你一直记着我的不好呢!”

  三人嬉笑着,商讨着,孤灯映照着年轻的红润脸庞。窗外的月光格外银亮。

  明日便是中秋节,一轩的忙忙碌碌似乎总不见收尾。玉苏有几分担忧:“今年宫里既设了家宴,又有群臣宴,怕是夫人不能……按惯例……”

  沐宛初洒脱一笑:“事在人为嘛,事在人为!”哼,宴无好宴,上次刚入长寿宫什么话儿都未说竟跪一上午,谁知道这次会是什么?保不齐脑袋也丢了……

  凌王府前厅。

  “可查到什么?”轩辕凌低头把玩着一颗珠子,冷声问面前的羽林左监项云与管家霍田。

  “盘问时虽有些闪闪烁烁,但所有小厮们除了置办些酒水肉食,并没发现其他。”

  “周围也很是安妥,并没什么可疑人出入。”

  轩辕凌沉默良久,淡淡道:“仔细盯着。”

  话说这几日沐宛初一直盼望着轩辕凌来一轩,而轩辕凌似偏偏不想遂她得意。明日便是十五,沐宛初下了良久的决心,只得利用早膳的时间开这个口。

  有人神情依旧笑谈着,有人憧憬明天欢笑着,当然还有人因为不能入宫而强压着抑郁。将近饭毕,凌王妃笑问:“沐妹妹莫不是身体有恙?”顿时所有的目光,冷的,热的,关心的,幸灾乐祸的,都集聚她一身。

  沐宛初有些慌乱,本想说没有,光电之间觉得装病也不失为好主意。

  “妹妹切莫大意,千万要紧自个的身子。”这次发话的竟是一向少言的宣如影。

  沐宛初看着宣如影的温暖目光,暖暖一笑,刚想说没事,却听叶姬道:“妹妹年纪尚轻,不晓得身体不适的厉害。我看妹妹今日用膳极少,切忌劳累,当好好休养才最重要。”

  沐宛初忙笑道:“没,我没什么大碍,不过休息个……一两日就好。”

  “明儿可正是中秋宴呐,妹妹这番可……”赫夫人难得有几分柔和地提醒。

  “说的是呢,这皇家盛宴毕竟不比寻常,万一妹妹……”叶姬十分关切,担忧地摇摇头。

  沐宛初点点头,“毕竟皇家威严,我这番模样这怕冲撞,也给王爷、王妃丢脸面。”说着看向轩辕凌与茹长君。

  轩辕凌嘴角含了丝笑,冷眼看着一切,发生,矛盾冲突,直至解决,每个过程似乎都因他而起,他却总不费力气地时时置身事外,永远作一个旁观者。茹长君盈盈笑着,明明她才是那个发起者,可是她也只简简单单开了头,后面的无需她再多言。

  沉默,寂静,仿佛可以听到有些人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如此,便留在府里,安分些!”轩辕凌告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