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见到葛大杀来,双拳泛着星光,吞吐日月,估计给打中的话不死也重伤。不是沈星身体不坚韧,只是两者境界相差太远,一个完全没有入星道,一个已经突破到了星宿之境,如果是普通之人,葛大的气势都能将其压制得不可动弹。

  葛大此时速度比之前更快几分,沈星根本不能躲闪,但沈星冷静异常,因为这时所有机关也瞬间开启,无数强弩直击葛大。

  面对闪烁着夺命寒芒的利弓,葛大面不改色,也不躲闪,继续保持着速度扑杀沈星。

  沈星脸色微微一动,但却毫不犹豫,迅速做好准备抵抗葛大此招。

  噗噗噗!

  连续三支强弩将射入葛大身体,葛大身形一缓,但仍是前冲,完全不为此动容,只有残忍之色。葛大带着入体之箭大吼出声,狠厉疯狂,不惜利用秘法以生命为代价搏杀沈星。

  如此毒辣之人,沈星也是少见,这不光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沈星不禁为之动容,但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避无可避,那就全力搏之!

  沈星双拳轰出,携带拳风,有如风雷之势,迎向葛大双拳。

  砰!

  四拳相向,两人都倒退而出,葛大倒地不起,全身冒着浓血,双眼凸愕望着沈星那边。

  “可恨!”葛大大吼一声,之后吐血身亡,死不瞑目。

  而另一边,沈星也是倒地不起,坚韧的双拳此时爆裂开来,双手也在这一击之中全部脱臼。而受这一击,沈星内脏似乎扭在一起般痛楚难受,全身血管渗出丝丝血丝,经脉也受到了损伤。

  沈星看向葛大那边,惨笑出声,他终于还是胜了,比葛家那边的损失他还不算得什么。

  不久之后,沈星头晕目炫,见到伍伯飘然而至之后,浅笑出声。伍伯目睹这一切,也不禁眉目紧皱,但不多问,将沈星扶起,带着他快速离开,回到山村。

  回到山村之时,沈星盘坐在地,而伍伯则是以功力为他疗伤,将星力渡入沈星体内,为他引导气血,移正内脏。

  对于沈星今天在后山的表现,力量非常人所能及,绝对超过两万之数,伍伯不禁好奇,于是将神识悄然移向沈星星台之地。

  当他接近星台之地时,伍伯大骇,面前射来一道紫光,耀亮四方,尽是妖异。然后伍伯再也看不到什么,只遗无尽的黑暗……

  伍伯惊骇地将神识退出沈星身体,望着沈星,有丝丝的疑问。但他经历过无尽岁月,心性自是超然,忍住出口。这是修道之上的个人秘密,他知道不便告知他人。

  “也许是他师傅所留,能在失落森林一呆十年之人应该是一个非凡高手。”伍伯如是想道,他无心探究他人秘密,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在伍伯探向沈星星台之地之时,沈星只觉紫珠神光大盛,射向伍伯,然后伍伯的神识便退离他的身体。之后紫金双珠垂落丝丝神光,沐浴着沈星全身,所经之处,生机盎然,恢复速度比刚才伍伯修补还快上十倍不止。

  也在这修补过程中,沈星全身力量飞快提升,身体越发坚韧结实。

  不一会沈星便恢复如初,站了起来,望向伍伯,伍伯不禁动容道:“你的恢复能力竟是如此之强,你如此体质,我却从未听闻!而且……”

  沈星也不想他人知道他的秘密,不在意般问道:“伍伯可知我身体的异样?从小师傅就为我炼药浸泡身体,每次泡在神药之下便觉无比舒爽,每次受伤也会很快就恢复过来。”

  “嗯。”伍伯没有继续下去这个话题,道:“你之前在后山所施展的力量可不止两万之数了,你是这些天有所悟之得?”

  沈星点头道:“我每次对着地洞之下的壁字剑痕,虽然觉得头晕目炫,但每次都有所悟,力量也都有所增。每次都沉醉其中,如梦似幻,我想独孤无痕前辈的道适合于我,虽然我还未筑得星台,但我仍能悟得一二。”

  伍伯点头道:“如此说来也许是最适合于你,我想你筑星台之后再去悟这剑意应该会有更佳的效果。”

  沈星看向天边,低声道:“伍伯,我到外边世界历练一番,时至今日,我还是不能静下心神,筑造星台。所以我想将心寄红尘,炼我身心。”

  “这是好事,既然你选择如此,那么有一个地方适合你们年轻人闯荡,究南山!那里是南蛮之地几所顶级武学圣地,汇聚四方人杰,云集各地天才,是每一个修士都想进去的武学圣地。”伍伯沉呤道。

  沈星不禁为之所动,那种地方最是能激起人的好强之心。同辈少年,聚集一地,争雄称王,每一位少年都将是热血澎湃。那里定是人杰聚集地,那里也是一个炼身之所。

  伍伯看向星空,似乎回忆过往,悠然道:“我可以为你荐举,能不能过关就靠你自身了。那里应该更加适合于你,一定有你的道所在。”

  一旁的阿牛也激动向往,道:“爷爷,阿牛也想去那里,阿牛也要傲视群雄,我不想落下。在这安宁的山村,我都快无趣死了。”

  伍伯抚着阿牛的头,道:“也是时候让你出去走走了啊,你天赋也是不凡,应该能在里面闯出个未来。沈星,到里面你也多关照一下阿牛。明天我们就起程,距离今年招收时限也不多了。”

  沈星点头道:“那是自然,相信阿牛也不会让您失望,他一定会成长起来,傲视群雄,我相信他。”

  阿牛欣喜,道:“爷爷,我会很努力的,为了牛哥传说,我会尽全力去锻炼己身。”

  伍伯看着眼前朝阳般的少年,微微一笑,仿佛看到自己年轻的时候。时空更迭,转眼成空,不禁怅然若失。

  望着日色将近黄昏,感叹道:“漫漫长生路,茫茫白骨堆,任你风华绝代,难抵世间无情。只要走错一步,便是万劫不复。漫漫长生路,如何能长驻,谁人能长驻……”

  “如何能长驻,谁人能长驻……”沈星也不禁呢喃出声。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脚步声由远而近,沈星望向门外,正见之前缠斗葛三的左相延快步跑了过来。

  “伍伯,我刚刚打听到葛家老二葛伤领着葛家全部兵马,尽数往城中赶去。葛大与葛三自始至终都没有现身,此事蹊跷,是否有什么变故,我实在看不明白,特来请教于伍伯。”左相延站在门口正色道。

  “你来得正好,明天与我们一起走,如果你想留下我也勉强。”伍伯看着他,道:“至于山贼之事,不必再顾虑,这边远的山村是时彻底安祥了。究南山山门大开,明天一早我便送沈星与阿牛进去考验,你若是有志便与他们一道,我可以荐举三位进去。当然你们得通过考验。”

  “好!”左相延毫不迟疑回应,你当然也知道伍伯的心意,这是伍伯对他的期望,也知道这是伍伯对他的考验。

  左相延忍住追问,脸带喜声道:“那些山贼既然已经散去,不再是祸,那也是时解散我的人马了。我的兄弟皆是众多山村的好汉,为了守护而聚集一起,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我想我的兄弟们也很高兴,我回去跟他们道别,一会便回来,先行告辞。”说完便掉头往回走,长长的倒影消失了斜阳之中……

  看着左相延离去,伍伯收眼看着两人,道:“都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一早便出发,前往雷霆城究南山。希望你们早日筑得星台,踏足星修之门。如果筑造星台之后,便回到此地,尝试能否得到独孤尊者的传承。”

  沈星回到房屋,便开始细心回忆之前大战葛大的战果,经验永远都是在实战中获取的。经过这一战,沈星估计这次得到的力量提升有三千之多。

  沈星走出房屋,来到伍伯房间,见到伍伯后,道:“伍伯,我感觉我力量经过今天一战得到一点提升,我来测试战果。还有经过此战我也似有所悟,想在地洞之中呆一晚,明天一早再上来与你们一起上路。”

  伍伯点头示意,道:“实战是提升功力的最好途径,把握机会,去吧。”

  沈星再次独自来到地洞,便到琉璃印那尽力一掌拍下,黄光大盛,一直上升,突破上次第一个小格,停靠在第二格之上。

  三万力量!沈星不为之所动,这点力量远不是自己的目标,自己要的是遨游九天之上,傲视万古群雄。

  即将离开此地,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沈星不禁感叹,也带着丝丝留恋。

  这山村是自己降临之地,这地下之洞是自己第一次筑星台之地。虽然才短短几天,但自己与来之时相比,进步可谓神速。

  “对了,我现在精气神已经达到星台高手的高度,不知道能否得到独孤尊者的传承,我不妨一试。”沈星暗道。

  谁助我一下啊,马上要学绝世武功了,需要推荐,收藏等相助才可破入下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