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碧水映长天,江河泛远舟,饮不尽的离愁,岸边微雨沾衣袖,温柔缠绵,和着淡淡的哀愁,是她最喜欢的感觉,她曾,说与他知。

  弃了油纸伞,迎着缱绻雨丝,任由微风纠缠着她的衣袂与发梢。阖了双眸,轻轻吁了口气。

  ……一切都结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带着些许无奈与悲悯。她掀开眼帘,转首瞧来人,却是云姽婳。

  她双眸清亮,婉转的嗓音如画眉般自温婉勾起的唇角轻溢而出:“看来你果真不打算回去了!”

  花亦飞淡淡瞥了她一眼。那个娇柔温婉的云姽婳已不复往日的娇怯,清稚孤傲的气韵自然流露。看的花亦飞一怔,瞬即淡然道:“装了这么久,我倒入戏太深,假已作真,看来道行还浅,终不能将作戏变成习惯。”

  云姽婳浅浅一笑,看不出什么心思,只道:“自比不得花宫主你炉火纯青。”

  花亦飞倒也不怒,轻叹道:“这与境界无关,只要能骗到你想蒙的人,那便是最高境界。”

  云姽婳自嘲般一笑道:“你看我是那种会笨到自欺欺人的人么?”

  花亦飞微愕。

  云姽婳已接道:“他不过是念在往日的情分不与我难堪罢了,更何况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我兄长终究是死在你手上,他不过是想用他的仁义之心感化我,化解我对你的怨念罢了。”

  花亦飞略显意外地道:“如此说来,你是被他感化了?”

  云姽婳不可否认地道:“有一点儿!”

  花亦飞似笑不笑地道:“只有一点?!这么说你是来找我报仇的?”

  云姽婳摇头轻叹道:“人贵有自知,我潜伏在他身边这么久都没能找到机会,如今面对你,又岂会再妄想?”

  花亦飞叹息一声,却不知是为了云姽婳还是为着自己,道:“你找错了门路,我不是那种会为爱变得盲目的人。”

  云姽婳有些不忿,语气捎带怨气:“看出来了,连他的机会你都不会给,又岂会让别人有机可乘?更何况他也不会给我一丝伤你的机会。”

  花亦飞失笑道:“那是因为你在乎他对你的看法,束手束脚放不开。”

  云姽婳略显激动地道:“你不在乎是因为他在乎你胜过你在乎他。”

  花亦飞冷然道:“你是来说教的。”

  云姽婳摇头道:“我还没那么自大!”

  花亦飞悠悠地道:“却很伟大,为了他甚至愿意放下不共戴天的深仇。”

  云姽婳苦笑,面色略显沉郁:“看到他那样子,我心痛如狂。我不敢想象,你若死了他会是副什么样子,或许会绝望吧!若用你的死来换取他的绝望,我的痛不欲生,我想哥哥也不会开心的。”

  花亦飞神情平静,淡淡地道:“可惜了你这份情,他终究还是负了你。”

  云姽婳面有凄色,淡然笑笑道:“从未有情,何谈负情?除了你,我们七个都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我们爱他,跟他无关。”

  花亦飞正眼看她一眼道:“我想你们七个他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云姽婳傲然一笑道:“你不用替他为我担心,我是谁?云姽婳!名动江湖的惊鸿仙,久经风月,阅人无数,还怕失了眼色,找错了郎君,错付了真心么?”

  花亦飞抬眼注视她,目中泛起欣赏之色。这才是惊鸿仙该有的傲气。

  她缓缓走到花亦飞身前,自袖中取出一把匕首,缓缓拔出。

  花亦飞没有动,只静静看着她,看着她缓缓拔刀……

  手起……刀落……一缕青丝飘落......

  “自此恩怨两消!”她悠悠地道。

  花亦飞无喜也无忧,只道:“真难为你们,舍生忘死,放弃执着,只为成全他。”

  云姽婳发出一声短促的惨笑道:“可最终能成全的他的去却只有你!”

  花亦飞不置可否,唇角牵起三分丝牵强的笑痕,却没说话。

  云姽婳见之,心下黯然,已然明了。沈洛天的未来并不明朗,要想完全拥有这个女人,只怕路遥且艰,不禁愤然:这么多人的牺牲都换不来你的珍惜,何苦!但转念一想,自己对她岂非知之甚少?她这般自有她的一番道理。自她对沈洛天的付出便可看出她不是不爱,这般对待自己所爱之人,心中的痛苦与无奈又岂是自己这个局外人可以了解体会的?那必是有着未解的心结吧!

  暗叹一声,脸上扬起舒心的笑容,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相信你会做最佳的选择,但愿后会有期!”

  言罢,不待她回应,优雅转身,潇洒离去。

  事实上她也没有打算她有所回应,历经沧桑的人都学会了伪装,将一切情绪隐藏在笑容背后,而她却已无力再装。

  夜如墨,月如钩,寂寞梅谷深锁一坞萧索。

  朦胧的月光下,花亦飞似笑非笑的神情更显凄怆,失魂落魄的穿过梅林,排闼入屋,任由复杂的感觉自四面八方汹涌而至将她卷入无尽的悲凉之中。

  桌上的信件告诉她,他来过了。

  拿起,又放下,如此反复,迟疑良久,终是拆了。

  拆的极缓,仿佛还在挣扎,直到抽出信笺,展开,仍迟疑了许久,方才将目光投了上去。

  我想跟你在一起!很想,很想……

  我不知道怎样待你才算最好,但我一直在努力,很努力,很努力……

  我明白了你心里的结,是我们年少无知的自以为是将你们推如痛苦的深渊。

  上天没有给父亲忏悔的机会,令他在懊悔中顿悟,痛苦一生。

  而我有幸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顿悟:不是你好我便好,而是彼此都好才是真的好!而没有彼此我们都好不了,我们是彼此的良药,虽苦,终会苦尽甘来。

  我知道你已累了,倦了,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所以,我不奢求你的爱,

  只渴望你的机会,让我好好爱你的机会。

  我不会勉强你,竟管我很想霸道一次,想的发疯…

  但我,舍不得!

  所以我只有等,

  站在你身后,等你的转身!

  不要急着拒绝,断了我的念想,就算一生一世,直到老死,至少我还有念想……

  我想牵着你的手,生生世世,好想,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