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才片刻休息进攻命令再次传来,虽然书上有兵贵神速的说法,但这也太急了吧。不待多想,奇袭队员急速攻去。

  转眼之间,已距“城墙”不足五百米了。

  冲在前头的部队脚下忽然一沉,纷纷落入陷阱。不过到底是精英,各施各法,又都跳了出来,身上却沾了不少血迹。

  “怎么回事啊?”仙子心中一奇,脚下泥土一松,一只利爪破土而出,抓了仙子脚踝就往下拉。

  仙子扭手把“斩龙”送了下去,射出一道乌血,四周尘沙响动,钻出一批尖角妖将众队员围了起来。

  众队员连忙刹脚,解决身边的敌人。这批妖兵速度体能极佳,几招过后仍未见死亡,纷纷一沉身,又回土里去了。

  仙子一惊:不好办。

  元天真人凝神环视四周,大喝:“大家小心!”

  几个沉不住气的队员忽然冲向山坡,仙子一惊:“不要啊!”

  已经来不及了,刚近“山坡”,一个队员还正在回头兴奋地大叫:“我们先攻上去了。”“山坡”树木窜动,过千支箭密集射出,几个顿化血肉。

  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包括仙子。

  仆——,一妖众破土而出,利爪直刺仙子后脑,仙子失神中居然不作任何动作。嗖——。一枚小巧的飞镖结果了它的命——是幽紫。

  仙子眼神一红,暗咬虎牙。单手捂面压制住自己,大步向高墙走去。

  元正欲阻止,仙子反手阻止了他的阻止动作,沉声道:“师父,地下一定有暗道供妖卒通行,你用‘火神’打入地底,一次性就可以烧光他们。”

  “那你呢?”

  仙子将“斩龙”架在剑架上,在阳光下挺身一立,斩龙发出尖锐声响。喝声道:“斩开这条‘土龙’。”

  “不要乱来啊。”——一只小妖窜出,攻向元,元不得不应战。

  仙子抖抖衣裳战甲,一奋力,猛冲过去。

  元也无法,叫理树看好各人,卫空前去支援,自己跳入高空,红光闪耀。

  不及百米,过千利箭密聚射出。仙子举剑坚立于前,巨剑剑身将大部分利箭挡下,几支是从仙子耳边擦过的。一波刚过,一波又来,仙子绞剑一挡,已来到“城墙”面前,果然是一座军事建筑,盖上了不少树枝而已。仙子也不多想,推手将剑插了进去,传出一声惨叫,几支箭头伸出,仙子知道里面又要放箭了,弃剑张开结界,不足两米处硬接了两百利箭的冲击。这一波刚过,仙子立即解界握剑,也不拨出,心中微微鼓气,横向跑起来。

  “斩龙”之锋,立拉枯摧,尘土、树枝暴裂无数,几个火球从墙顶被推下,被卫空一一打开。一阵狂跑,仙子收剑后退,墙内的妖军乱了阵脚,又向仙子放了不少利箭,但阵脚已乱,都没啥作用了。

  仙子一面招呼卫空小心,一面卧倒。

  轰隆炸响从“山坡”传出。

  碎石射向空中,四周一片狼籍。本已被斩断墙壁经此一炸,顿时倒塌。

  果然,山坡的内部是一所基地。

  另一方面,元化为火柱射入地内,砰的巨响,各角各处的地面都有火焰喷出,接着惨叫连连。一声高呼,奇袭部其余队员乘势冲了过来,同防御工事内的敌人展开了肉搏。

  一个大胡子队员赶到仙子身旁拉起仙子道:“兄弟,你刚才做了什么?”

  居然不问有没有事。

  仙子一笑:“把三颗炸弹扔进去了而已。”露出尖尖的虎牙。

  “冲啊!”全军振奋,继续杀入基地内,不一会清场完毕,这时,火炮队才将大炮运到。

  元天真人简短的向拉玛阿将军报告了敌方阵地已经攻陷,拉下令占领基地,准备过一夜再继续前进。元指挥把大炮运到城墙上,其他队员各自找个角落安身,草草休息一会儿。

  夜晚,黑幕中燃起点点星火。仙子在一边嚼着干粮,一边看着不远处的淑灵在为伤员治疗。一个小队员凑到仙子旁边:“朋友,你真行啊!你叫什么?我叫无可行。”

  仙子心中一笑:我问你了吗?

  “我叫仙子,三号神域。”

  “三号,厉害,我住在十五号神域,那也不错哦,酒吧、美女,什么都有。”

  看对方年纪还没自己大,居然懂这些。仙子暗暗吃惊道:“你喝酒吗?”

  “喝,干嘛不喝,是男人就该会喝酒。”

  仙子有点小寒,心道:我就没喝过。仙子抬头冲无可行问道:“你有酒吗?”

  无可行往四周瞟了一眼,压低嗓门道:“就一小瓶,别让其他队员看见。”说着献上。

  仙子接住一阵狂饮,一会儿就见底了。

  无可行心痛得直拍大腿,焦急的低声道:“我真的只有一瓶啊!”

  仙子偏头盯着他,皱起眉头,一句话不说,一脸不信。

  无可行一吐舌道:“服你了,不过你一定要留点给我啊!”

  仙子仰头喝光了这最后一点瓶底的酒,平生第一次喝酒后顿时酒劲上头。借着热酒的功效活动着手脚道:“原来酒的味道这么好。”

  无可行一愣,道:“你第一次喝啊?”

  仙子脸色微微泛红,眯起眼睛一点头道:“有点晕了。”说着站起身来道:“谢谢你的酒啊!”

  无可行还未开口。

  拉玛阿将军带着两个随行侍卫进来了,高声喝道:“我听说今天有一神众队员独力大破敌军,不知道是谁啊,本将军重重有赏。”

  无可行正要说话。

  仙子不屑的拍拍下摆,抢先一步道:“反正不是我,我出去吹吹风。”

  “大胆。”一侍卫喝道:“你怎么这样对将军说话。”

  仙子一笑,眯起一直眼睛道:“如果我们的拉玛阿将军先用大炮破敌,就用不着那傻瓜了。”说着径自走出去。

  拉玛阿伸手拦住仙子道:“你有酒味。”

  仙子道:“我现在出去罚站,不行啊!”闪身出门。

  …………

  妖界的空气好混浊,满是风沙的味道。

  月亮还真是又大又圆啊!

  在休息营地外的沙地上,仙子插剑于地,独自欣赏夜空。

  风真的好大,夹着沙石袭来。

  仙子紧了紧袍子,一些毒蛇、蝎子不时从仙子脚边经过,这些是妖界的特色啊!

  仙子深吸一口气,慢慢合了眼。

  嗖。——一支银镖射向仙子动脉。

  仙子冷静挥手接住,道:“谁?”一黑影从墙头隐去,仙子弃剑追去。刺客身型极快,不过仙子也不慢。距离始终没变,刺客一纵身,上了另一墙头,甩手一支镖,仙子照接不误。刺客沿墙头飞奔,仙子在墙下紧追不舍。

  刺客一跃,跳向另一墙头,仙子一脚踹起一块圆石,不打刺客,专打刺客将要落脚的墙砖,刺客脚下一松,坠落下来。

  仙子停步一呵:“魏成伦,你输了。”

  刺客站起:“你认错人了。”

  仙子一笑,道:“这么好身手的刺客来杀我一个小兵,你瞒谁啊?”

  “我说过你认错人了。”面具取下,————一张布满刀疤的脸。

  仙一愣:“不会是你自己割自己吧!”

  魏一笑,用阴冷的声音回答道:“没错,我已经亲手埋葬了魏成伦这个名字,活下来的——只有为复仇而活的暗杀者。”

  仙子痛苦地摇了摇头,故意道:“可惜啊,——你的银镖让我接住了。”

  暗杀者幽幽地一笑,道:“未必。”

  仙子一愣,银镖落地,————————————手不听使唤了。——————银镖有毒。这才是他的计划,看来他的心思还是那么缜密。

  暗杀者掏出几把飞刀:“母亲,今天我就要手刃仇人了!”

  原来他一直以为杀死无召的是仙子。

  仙子双脚也开始发软,心道:这小子的毒还真厉害,手指才碰一下全身都没力了。

  想着,仙子道:“我劝你还是快走吧!这里现在是我军的营地,只要我一出声,你别想能离开。”

  暗杀者舔舔刀口道:“这个——就无所谓了。”

  寒光射来,仙子咬牙一闪:遭。——闪不开。

  啪——飞刀落地。

  魏暗往四下一瞧,剩下飞刀全数打向一角,啪,啪,飞刀又全数被打落。

  一个人慢慢移出:“还以为找了个安静地方,没想到还是这么吵啊!”——————是广,水鞭已在手。

  “可恶。”暗杀者纵身离去。

  “给你留个记号。”广一鞭子抽去,打在暗背上,暗没吭声,飞身逃远了。

  广给仙子留下一句:“你也走开点,我要睡了。”

  仙子感激地点点头,不想怀疑什么。他们以前的确殊死搏斗过,但已经过去,况且广今天还帮了仙一把。仙子觉得:——这就够了。

  ……

  通讯器通知过淑灵,淑灵在平原处找到他。仙子是去取剑啊!

  淑灵一把抓起仙子的手腕,大骂道:“你真是白痴吗?手背上的银环变黑表示有毒,这套装置白发了啊!”

  仙子抱歉地搔搔后背:“发现时已经太晚了。”

  淑吁了一口气,将一银针扎入仙子动脉,同时将一根长线扎住了仙子动脉。

  这时大伙听说仙子出事,都跑来围住仙子问长问短。仙子简单描述了一下经过。

  元一嘘气:“算广还有点良心,仙子,你也太不小心。”

  大家都说:“还好,还好。”

  理树一皱眉:“上次我明明扎了他的死穴啊!”

  众人一片沉思。

  仙子一笑:“当,当,当,答案揭晓:记得他老妈是什么变的吗?如果用她的蛛丝织一件背心,一定刀枪不入。”

  卫界一乐:“哈,哈,到底是仙子的脑子好。”

  仙子正想说什么,淑灵一把把药塞进仙子嘴里:“安心运劲,少废话。”

  卫一乐:“小淑灵还真是大医师风范。”

  众人一笑。

  淑灵拔出银针嗅嗅,又从药箱拿出一大把银针,众人看了咋舌:会扎死人的。

  银针在一瓶药水中泡了一下,下令道:“脱衣服。”

  仙子一傻,有些尴尬道:“不用吧!这么多人。”

  元天真人不由分说把他扒光。

  淑灵找准穴位,右手拿针,左手按住仙子肩膀:“现在我要把解药直接打入你的十六个穴位,准备好了。”

  仙子预感到危机到来,失声道:“等一下,十六个穴位需要这么多针吗?”

  “扎偏了就再来一次啊!”淑灵非常镇定地说。

  仙子汗死。

  一抖手,淑灵手臂连跳十六下——已经完成了,无一差错。

  仙子喉头一甜,乌血喷出,毒已排尽。

  幽紫拍起手来:“好高超的医术。”

  淑灵一笑:“阿仙做事长年半死,我不把医术练高明点怎么能救他一辈子。”

  刚出口,脸就红了。

  仙子煞风景地插一句:“小丫头,可以拔针了吗?”

  淑灵连忙将银针一一拔下。

  大家心里明白,不再说什么,纷纷散了。

  淑灵给仙子一些营养片,跑开了。(其实营养片仙子也有)

  仙子原地坐下,想着朋友,想着战争,想着一些他不愿想的事,心里不免有点乱。远处有几个人在比手劲。

  仙子走过去大胜四方,一对二也不是问题,一通汗过后,仙子平静了些。

  不知是毒的原因,

  还是酒的作用。

  仙子——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