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三十八章母亲大人的日记琉勒推门而入,眉目含春,眼有媚态,一如既往地黏在我身上娇笑道:“殿……陛下,艾琳秘书和威尔侯爵请你去偏厅一趟呢。”“喂,孩子,孩子!”我怒瞪了她一眼,赶紧放下手中的笔把她推起身。孩子呆在肚子里已经八个月了。肚子胀大得如同塞了两个足球,比玛拉怀孕时大多了。也是,她怀孕时肚子里只有一个埃斯莫克,而我有安莱丝和狄洛特,按照一比二的比例来算,肚子的这种胀大程度也差不多了。我扶着桌子慢慢站起来,忽然又是一声惨叫,跌回到椅子上去。小东西们,又踢我!等你们出生之后,我把你们当做皮球那样子来拍!说起孩子,又想起了基斯,我不由自主地又绽放了一个甜蜜的笑容。想起昨天,他亲吻了我,抚着我小腹上的宝宝说:小蕾,等安莱丝和狄洛特出世之后,我们结婚吧。他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到我能感觉满满的幸福要溢出来了。“行了,陛下,摆出那副幸福模样来给谁看!”正当我思维脱离正常轨迹的时候,琉勒不满鄙夷的声音“砰”的一声砸碎了我的遐想。我嘴角一抽,这句话,怎么就那么耳熟呢……“怎么?羡慕妒忌恨啊?外面追求我们这位红发妖艳美女的大有人在,有本事的话你就去挑一个,然后摆出一副幸福模样来让我看看啊!”呆怔完毕,我立刻口不留情不服气地反击。不过说实话,琉勒这位大美女的追求者,据我了解,还真挺多的。琉勒扁扁嘴,顶着一副委屈得快哭出来的模样再次黏过来:“陛下你好无情哦,你明明就知道琉勒最喜欢的是你……你居然还……”我冷冷地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为什么,怀了孕之后,我发现我对某些事物的抵抗力越来越差了……“得得得,不是去偏厅吗,快点吧!”我立刻转移话题。不行了,一天吐四次已经够惨的了,我不要今天还要加上一次意外的……我和琉勒打打闹闹地去到了偏厅。偌大的偏厅里只有爱琳和威尔舅舅两个人。我刚走进去,艾琳就立刻吩咐:“琉勒你先出去,带上门。”“怎么了?”孕妇不适合坐软软的沙发,所以我扶着肚子坐在了木椅上。听到了艾琳的吩咐,我感到有些奇怪。艾琳和威尔舅舅相对暗示出声暗示了许久,终于还是威尔舅舅颤抖着问出了声:“小蕾,有一个问题舅舅一直没敢问,今天你一定要回答舅舅。孩子……是戴茨的吗?”哦,原来是在害怕我再次与忒瑞司家族扯上关系。我放出了一个“安心吧”的笑容:“孩子不是戴茨的,是我和基斯的。”那一瞬间,艾琳和威尔舅舅的脸色变得苍白,不,是惨白。我看着他们瞬间变幻的脸色,感觉有些奇怪,同时,一股幽幽的不安从脚底升了上来,我忍不住再问了一声:“有什么……不对吗?我和戴茨已经协商离婚了……”离婚协议虽然被我弄丢了,但若是我要离婚,再和戴茨签一份也不是什么难事。“小蕾!”威尔舅舅出声制止了我说话,“你打算和戴茨离婚之后和基斯结婚?戴茨他肯放手?基斯他爱你?你还爱他?”一连串的问题,他讲得十分急促,但声音听起来却是十分的苍老无力。“那是当然了,威尔舅舅!”听着他的质问,我也有点愠怒了。刚升起来的那一缕不安在胸口处停滞了一会儿,继续丝丝缕缕地往上渗,这竟让我有了一瞬间的心虚和慌乱。威尔舅舅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我还以为,西法洛克·忒瑞司害死了母亲大人、哥哥、古尔,甚至让艾琳昏睡了六年,威尔舅舅和艾琳应该很讨厌忒瑞司、听到我和戴茨离婚应该很高兴才对!抑或是,让威尔舅舅烦扰的并不是我和戴茨离婚,而是我要和基斯结婚这件事?为什么?基斯和我们多维亚特斯一家不是一直都相处的很好的吗?而且——他们不可能料不到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我和基斯会走到这一步啊……我忽然想起了几年前,在我宣布了我和基斯订婚的时候,威尔舅舅给玛拉的那一巴掌。“小蕾,你不能和基斯结婚!这绝对不可以!”威尔舅舅往日里平淡的脸终于出现了几分慌乱、几分无措。“那威尔舅舅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想起往前的事,我开始不耐烦了。威尔舅舅正想答话,却被艾琳摆了摆手,制止了。“威尔侯爵,让我来跟小蕾说吧。这件事,不能再拖了。”艾琳站起身拉着我,“小蕾,跟我来。”艾琳把我带到了母亲大人生前的房间里。哥哥曾下令,除了必要的打扫,不允许有人懂母亲大人房间里的东西。所以,这个房间,是母亲大人留给我的纪念。艾琳径直走到最里面,拉开了酒红色天鹅绒的厚重窗帘。冬日里细微的日光照射进来,原本昏暗的房间顿时光亮不少。她打开写字台上的电脑,操纵了一会儿,忽然,我右手边的墙壁上就弹出了一个抽屉。我走近一看,抽屉里,有三个看上去也有了些年代的日记本。艾琳走过来,抽出了其中一本递给我,“小蕾,原因——就在里面。”她的嗓音,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我点了点头,看向了日记本的封面,上面有两行字:日记:不得抛弃的记录。属于埃萨尔·伊纱·多维亚特斯。“母亲大人的日记?”我惊讶了,“我能看吗?”艾琳点了点头。眉宇间,有些哀伤。我缓缓翻开它——一、1月29日星期五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从学校里回来,看到了王宫里的阵仗,我被吓了一大跳。王宫的花厅里,架满了花架,浓郁的百合香气让人连心思都变得甜蜜,还有两排长桌,仆人们已经开始往桌上摆放着食物和酒水了。看来,王宫里又要搞派对了。但是,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要搞派对?就在这时,威尔弟弟也从学校回来了。他告诉我,是撒兰提亚侯爵、夫人和他们的儿子回国了。这是欢迎派对。我就知道,今天,注定会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会场上,我看见了阿格拉哥哥,我这一生再难忘记的人。他穿着一套深蓝色的礼服,头发一丝不苟地梳着,而且,他并没有普通男性贵族身上散发的香水味,让人感觉整洁清爽。他很英俊,身边总有花枝招展的小姐们围绕着他。他浅浅的笑容温和而疏离。在我呆呆看着他的身影的时候,撒兰提亚侯爵夫人走到了他的身边与他耳语了几句,他当即转过头来,微笑地看着我,朝我走来。我发现,我那颗不怎么听话的心脏,跳快了。他朝着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礼貌地问:“这位是埃萨尔殿下吧?我是阿格拉·撒兰提亚,莫克·撒兰提亚侯爵之子。”我一紧张,才发觉自己竟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能够抬头向他笑了一笑,以示肯定。抬头看他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他的眼睛,竟然是深沉到偏向褐色的墨绿,和撒兰提亚侯爵和侯爵夫人的完全不同。“埃萨尔殿下……”“伊纱。”我一笑,奇妙地又能说话了,“阿格拉少爷,叫我伊纱就可以了。”“伊纱……”偏偏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母亲大人在不远处叫唤着我。我有些尴尬,只能朝着他投去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向着母亲大人走去。母亲大人不过是和我说了一些琐碎的关于宴会上的礼仪问题——呵呵,看来母亲大人也对我这个顽皮到家的小女儿十分不放心呢。后来,我在花厅外的露台上又看见了阿格拉哥哥。我们倚着露台上的栏杆谈了起来。攀谈中,我知道了他今年二十二岁,比我大了五岁,之前一直在希腊地中海里的一个小岛居住。他双修建筑学和政治经济学,对刑事侦查很有兴趣且有一点研究,他最喜欢的运动是射击和搏斗,最喜欢的食物是芥末凉瓜……今晚,他吻了我,要我等着做他的新娘。突兀的一个动作,突兀的一句话,我欣喜得快跳了起来。我甚至,根本没去想他是真的喜欢我还是他看中了我这个埃萨尔公主殿下的身份而接近我。我想,那些,我真的可以不在乎。我知道——我沉沦了。四、11月20日星期一小雪我以前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在还在上学的时候结婚,而且还会是在一个雪天结婚。今天我是在早上写日记,因为我能确定我今晚一定没有时间来记录下今天我的心情。此刻兴奋期待得无以复加的心情。我是多维亚特斯王国王位的第一继承人,如果婚礼按照多维亚特斯的传统来办,我知道,那一定会把我累死的!所以,这次的婚礼,我央求了母亲大人,婚礼要避开媒体,只有我们多维亚特斯家族和撒兰提亚家族的人参加!此时,我已经穿戴好了结婚的婚纱、首饰,就等着轿车来把我接去圣十字玛利亚大教堂。利用这段空闲的时间,我写下这篇日记。一想到我即将成为阿格拉哥哥的新娘,我就激动得写不出一句完整正常的话,所以,以后在看见我这一篇语无伦次的日记时,一定一定不能笑哦。艾琳来叫我了,说是接我的车子来了。好吧,这次的日记短了一点,原谅吧,今天就到这里。怎么说,也要先祝福一下我自己吧,哈哈。五、11月20日星期六小雪想不到,居然整整一年没写日记了。果然,结了婚的女人会变懒——艾琳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同样是11月20日,那天,到现在,时间过得真快,快得仿佛我昨天才披上婚纱,今天就在医院里生下了撒尔——查威·撒尔·撒兰提亚,很可爱的名字吧。这是我和阿格拉哥哥的第一个孩子。当然,我相信我们会再有一个女儿的,所以,我连名字都偷偷想好了,米拉·蕾·撒兰提亚,小蕾,很可爱吧?撒尔有一对颜色比我稍浓的墨绿色眼睛,大概是混合了阿格拉哥哥那奇怪的控制眼睛颜色的基因吧……啊啊,阿格拉哥哥,别打我别打我,混杂了你很——有特色的基因总行了吧!喂……你怎么在偷看我写日记!出去!我好像……有点强悍过头了……算了算了,反正,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很高兴,因为他们最宠爱最疼爱的小伊纱终于也做母亲了,而且还是她和她最爱的人的结晶!呵呵,听说威尔也开始恋爱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呢……我这个做姐姐大人的祝福他一下吧。我看了一下小小的撒尔。这个小东西躺在舒舒服服的摇篮里,早已经睡着了,还真会享受!等一下,他手里抓着什么……上帝,他为什么会抓着一个女人的照片——好像是电视一个主持人,对,雪儿·托福森的照片!我嘴角开始抽筋了。撒尔,你这是在告诉你妈妈,你以后会对美女很有……兴趣吗?啊啊,阿格拉哥哥,别催别催,我写完这一句就会去洗澡。八、3月14日星期六倾盆大雨今天,和我第一次在这个日记本上写日记的心情,时恰好相反的。那时有多开心,现在就有多伤神;那时有多光明,现在就有多黑暗。偏偏,那个时候,是我人生中最开心、最光明的一天。那时的我,与阿格拉哥哥相爱了。所以,今天,注定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我和阿格拉哥哥离婚了。离婚的理由,十分可笑,不是第三者,不是性格不合,不是家族的逼迫阻止。呵,家族的逼迫阻止算得了什么,我们面对的,是命运的逼迫和阻止。所以,即使我们相爱,即使我们对彼此的心永远不死,我们也注定分离。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阿格拉哥哥,阿格拉哥哥竟然真的是我的哥哥,我的亲哥哥,我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他竟然是撒兰提亚侯爵和侯爵夫人的养子,是在出生几个月之后,被母亲大人凯瑟琳王妃旅游时不小心遗失了,但恰好被撒兰提亚侯爵夫人收养的孩子!他本来是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的第一个孩子、多维亚特斯的王子加莫尔·安卡·多维亚特斯,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的亲哥哥!要不是基斯胎动不稳定,我去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包括基因检查,我们根本就不能发现这个骇人的事实!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都没有认出他是自己丢失了的孩子,撒兰提亚侯爵和侯爵夫人也不知道自己捡到的居然就是母亲大人遗失的孩子!怪不得,第一次见到他,看到他墨绿偏褐色的眼睛,我会感觉奇怪,我会感觉他一点儿也不像撒兰提亚侯爵和侯爵夫人。相反,有点像父亲大人的墨绿色,也有点像母亲大人的深褐色——就是比我和威尔的眼睛颜色稍微浓烈一点。那是当然了,他是父亲大人的孩子,是母亲大人的孩子,是我和威尔的亲哥哥啊……而我却爱上了自己的哥哥,还和他结了婚,有了孩子……阿格拉哥哥选择了跟随着他的养父养母。他说,他宁愿只这样远远地看着我,也不愿意和我走得那么近,喊着我——伊纱妹妹。可怜的撒尔,,他还未满周岁!还有我肚子里的基斯……我和阿格拉哥哥商量过了:撒尔跟着我,从此,他更名为查威·撒尔·多维亚特斯;基斯出生后会交由阿格拉哥哥抚养。基斯,原名叫作特尔莱拉·基斯·多维亚特斯,如今,他将更名为基斯·撒兰提亚。十三、8月29日星期三晴父亲大人退位,我继位。基斯在前不久出生了,他是只在妈妈肚子里呆七个月的孩子。写到这里,我开始郁闷加抱怨了。这个小东西,出生之后就要离开我,跟着阿格拉哥哥生活,再不能喊我妈妈,我能做他妈妈也只在这怀着他的几个月里,但他居然那么急着爬出来,这么急着离开我!基斯出生时很瘦弱,只有四斤多一点点。医生说了,这是因为我怀着他的时候,多次情绪波动较大。记得那时听到医生这样说,我沉默了。我知道,我是挺折磨基斯这孩子的,先是知道了阿格拉哥哥是我的亲哥哥,然后是父亲大人的突然退位,都让我情绪波动不已。不能用嘴巴说出来,我只能用笔写下来了:基斯,妈妈对不起你。二十四、12月8日星期天阴如今的我,只能够对着镜子苦笑了。镜中的女人,小腹微凸,呈现出一个美好的弧度,就像里面装了一只跃跃欲飞的鸽子。这么美好的身体,现在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个荡妇,一个不知廉耻的荡妇——我竟然那么不顾伦理地又怀上了阿格拉哥哥的孩子……这一次,我做过检查了,是一个女孩,是小蕾,米拉·蕾·多维亚特斯。这原本是我和阿格拉哥哥最期待的女儿,但如今,却成了魔魇。我该怎么向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解释?我该怎么向撒兰提亚侯爵和侯爵夫人解释?撒尔已经三岁了,基斯已经两岁了,已经到了懂得爸爸妈妈的年龄,我又该怎么向他们解释?两年多前,在基斯出生的时候,我把基斯的抚养权转交给了阿格拉哥哥。撒尔在两岁的时候出过一次意外,撞伤了脑子,失去了从前的记忆,这让我们担心之余,又让我松了口气,起码,撒尔不会知道为什么爸爸会突然之间变成了阿格拉叔叔。现在,我又有了小蕾。撒尔和小蕾永远也不能知道阿格拉叔叔就是他们的亲生父亲,而基斯也永远不能知道我就是他的母亲大人……上帝啊,你这是在给我什么样的惩罚!我作为多维亚特斯新上任不久的国王陛下,我怀孕的事情早早就被群众知道了。很多人都质疑小蕾的父亲是谁,很多人都以为小蕾是一个野种。也许,小蕾出生之后,会被同龄的小朋友欺负说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会被大人们鄙夷,会被认为是我的出轨产品……我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允许!小蕾是我最宝贝的女儿,是我宁愿丢掉性命也要好好保护着的女儿。当年父亲大人能够屏蔽我和阿格拉哥哥的关系,如今,我也能够好好保护我的小蕾,好好爱她,因为她是我和阿格拉哥哥一直期待着的孩子!二十九、3月15日星期二晴小蕾出生了。这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有着和我一模一样的纯正墨绿色的眼睛。产房里,小蕾的哭声特别响亮,比撒尔、基斯的都要响。这一定是一个很活泼很健康的孩子,感谢上帝。五十七、6月29日星期五阴有小雨时间过得真快,小蕾已经十五岁了,基斯十八,撒尔十九。撒尔这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我连思想都那么乌鸦,在他出生那天我看着他抓着雪儿·托福森的海报,所以心里想着他长大以后会不会对女人特别感兴趣,结果……这孩子真的十分招蜂引蝶!听说在学校已经是蜂围蝶绕,我本来还不太相信,但偶尔几次看到了有女孩子竟然想要翻墙去看他之后,我相信了。基斯,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完全像他的父亲,温和有礼却疏离。小蕾这丫头,明显是被我惯坏了,品性和我少女时代的品性几乎是一模一样,似乎只是一个整天喊着要把王宫里的蔷薇全变成蓝色的单纯丫头。我希望她,能一直这么单纯下去。基斯和小雷很亲密,亲密到似乎没有人能够插入到他们中间去。想起网上那些类似调侃的流言,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基斯和小蕾,不会重蹈我和阿格拉哥哥的覆辙吧?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基斯和小蕾亲密,阻止他们一起玩耍,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他们有这个权利,他们可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