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不再感叹,看着阿牛戏笑道:“肯定是神功大成了,我的降牛十八掌呀……”

  “落星拳……”阿牛气结,一拳打向沈星。

  沈星压制力道,与阿牛缠斗起来。他也想看看阿牛进步了多少,这么多天过去了,阿牛更显结实,更显凝练了。

  “降牛掌!”沈星见到阿牛防御松缺,一掌拍向阿牛,阿牛被荡出几步。

  阿牛再次提拳扑来,大叫道:“坠星辰!啊……”

  沈星见阿牛再次扑来,双掌化拳,与阿牛对练起来。阿牛又现一个空门,沈星又是一掌拍出,将阿牛拍翻在地。

  “你虽然攻击加强了不少,但防御还是有所欠缺,今日就陪我练练吧,注意防御,与敌相搏的时候也许是刀剑临身了。”沈星指点着阿牛道。

  “老大,我会注意的,我来了,碎星拳……”阿牛还是一如既往,边打边骂人。

  说起来这也是沈星为他开启的奇异之道,在沈星刚临星神之时,与葛三相斗,戏耍葛三,被阿牛发现,这一招的奥义……

  “晕……”沈星冷汗连连,阿牛这个习惯真让人头痛。

  “晕星拳。”阿牛嘿嘿一笑,狂暴一拳击向沈星头上。

  沈星举手拆挡,展开更加猛烈的攻击,拳风呼啸而出,满庭皆是风雨。

  阿牛没有大意,稳打力抗,防守着沈星的攻击。找到攻击机会也会毫不犹豫,一拳轰击,怒吼连连。

  两人缠斗不息,直到阿牛筋疲力尽,坐在地上,吃力抬起手指着沈星道:“我还有一招‘神牛咆哮’没有用出来,等会再与你讨教。”

  沈星笑道:“哈哈,我看你是神牛哆嗦吧。”

  对练半天,阿牛已经着重注意了守意,沈星也不禁感叹阿牛的体格。阿牛从早上就不停地挥舞着双拳攻击,直到夕阳西下才疲意顿生,就是沈星都觉得有一丝的力竭。

  “老大,众多峰主招徒,你去不去试试啊?”阿牛静了下来,问道。

  “如果值得我拜师,为何不试试呢,怎么说也可以少走一些弯路。”沈星也有一丝的期望。

  “我看你这么多天都没有去观看,还有两天就到峰主招徒之日了,如果你想试试的话,现在就要去看看哪一峰适合你啊。”阿牛道,他见到沈星这些天都是在悟道,说出了建议。

  “我之前打听过了,望月峰最是适合我,我现在就过去看看。对了,你想入哪座峰?”沈星

  “星锤峰。”阿牛嘻嘻笑道。

  “好像在哪里看过,哦,你这家伙……是不是喜欢受虐,要跟着变态导师啊?”沈星看着阿牛笑道,他们刚入究南山时,在任务厅看到一项任务就是星锤峰主发布的,当时阿牛还骂那星锤峰主是变态!

  “你就不懂了,我见过落央导师,我觉得他是最帅的一个导师,很合我的味道。嘿嘿。”阿牛笑道。

  “那你慢慢品味吧,我先走了。”沈星召来祥鹤,向望月峰飞去。

  沈星来到望月峰下,抬头仰望,高不见其项。

  望月之峰,傲然世外,穿云裂天,霞雾缭绕,长居凌寒,势成望月。

  看着登天而上的石梯,拳意环生,踏了上去。

  踏在石梯之中,沈星感到了沉稳大势,镇守望月之峰。

  行至半山腰,再向上登去时,沈星体内拳意被附于石梯之上的韵道诱发透体而出,撑着沈星向上登去。

  此时,山峰之上,一个冷峻的中年之人睁开眼睛,喃喃道:“又一个……”随后有一股神秘之道从他身上散出,迷漫整座峰体。

  而此时沈星感到了暗藏于峰体之内的霸道向自己施压,似是以睥睨天地之傲俯视沈星,耻笑沈星的渺小。

  沈星凝神向上望去,尽显少年无敌神采,震慑四野,破妄返真。眼前空明,沈星昂首阔步向上登去,这次速度又快上几分。

  不久之后石梯不继,前面雾蒙蒙如电芒而织,蕴藏着无上神威直扑登峰之人,慑人神魂。

  沈星浅笑出声,步伐轻缓,走入其中。

  岚雾侵身,电芒阻道,而且其中暗藏的神威显化成拳,霸道凌厉,如滔滔之江河,扑面而来。

  沈星浑然不觉,任万道临身,我自悠然,轻缓之步丝毫无阻,闲庭信步走了过去。

  这片岚雾之区,对沈星身躯的伤害丝毫不起作用,沈星走出后看向前方。

  前方是一个浩大的世界,脚下岚雾缭绕,似是迈入了仙境。

  这里天地灵气浓厚如积雾,星辰之辉丝丝如甘泉,这是修道之圣地。

  沈星有一丝的愕然,深深呼吸一下,随后迈出脚步,向前方探去。

  最近处有一栋巨大的演武台,里面可容身万人,摆放诸多器具,应是为招徒之时备用的。

  再远处,有着无数个殿宇与院落等,无数道霸意环绕其间,大气雄伟,让人神往。

  “还没到时间,先回去吧……”这时峰上冷峻中年人沉声道出,随后他身上霸道盛意扩散而出,自峰顶垂垂漫下。

  沈星正想向前探去时,一道无形的霸道意念临身,无数股伟力扑向他,将他一步步向山峰之下推去。

  沈星难以抗拒,双脚毫无着力,被这股霸道伟力卷着退到山峰之下,之后霸道伟力消散于无形。

  沈星站在望月峰下,再向上望去,流露着战意道:“再相见之时,我不会再被你推出峰外!”

  沈星召唤祥鹤,踏在它背上转身飞回。

  沈星看着这重重山峰洒落神圣光辉,肃然起敬。他踏上了望月峰后才发现,望月峰内就是一个小世界,里面宛如仙境,如果在里面修炼,肯定是更易亲近大道。

  就在此时,沈星心底一阵悸动,孤独之意油然而生,他有着莫名的悲恸,他想仰天长啸。

  沈星不自觉地看向远处,是那个方向召唤着他,让他悲恸,让他伤神。

  远处,诸多仙峰神辉遍体,祥云伴身,圣洁雄伟。而这些仙峰之中,有一座比群峰都矮上一半的山峰,孤立在一旁。

  没有神辉遍体,也无祥云伴身,就那样光秃秃顶立在一旁,受风吹雨打,像是一座凡土,仰望四周仙山。

  此时沈星眼中,却又是另一种景象,那些沐浴在圣洁神辉下的诸峰没有显于沈星眼中,而那孤立山峰却矗立天地,万世长存。虽然没有神辉降下,但它那孤傲的形体诉说着曾经的沧桑与辉煌。

  它定是藏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它曾经受诸天祭拜,霞光环身,他有着顶天立地的孤傲。

  它比周边仙峰都要雄伟高大,受诸峰敬仰,也一样有着比诸峰还浩瀚的世界。

  “孤峰之中究竟是什么在召唤于我?”沈星心神稳定了下来喃喃道。

  沈星催促祥鹤直接飞到孤峰那边,越是接近孤峰,那个心情就更加的清晰。

  最后,沈星跳下祥鹤,站在孤峰山下,看着这光秃秃的孤峰,心中难明。

  孤峰没有石梯,只是这光秃的山地,一望便可望穿整座孤峰。

  “这里除了山石还是山石,为何我感到这里的悲壮,这里面有着什么在召唤着我?”沈星带着重重疑问向上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