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到了医院以后,张淼玲的伤势果然如沈野逸预估的一样,左小腿骨折,医生在给张淼玲的左小腿简单的冲洗上药处理之后,给她打上了石膏。然后就叫了一个护士带张淼玲去护士站包扎胳膊上的伤口了。这时,张淼玲才想起来,自己应该给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受伤的事情,当电话接通之后,张妈妈听到张淼玲说自己出了车祸的时候,差点没从躺椅掉下去,把正在给张妈妈做美容的美容师都吓了一跳。

  “宝贝,你还好吗?吓死妈妈了。”张淼玲妈妈(以下简称张妈妈)在接到自己的女儿电话以后,着急忙慌的从美容院开着车飞奔到了医院,一推开医院的房门,张妈妈就看见了正一脸没事人的吃着薯片和朋友闲聊的女儿张淼玲。张妈妈急忙推开张淼玲身边的朋友,一把把张淼玲抱在了自己的怀里。虽然心里有很大的疑问,但是她很庆幸女儿没有事情,要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什么意外,自己也不想活了。

  “啊,妈,你轻点。”张妈妈因为看到像没事人似的张淼玲,就真的以为张淼玲没有受伤,一时间太激动了,一不小心就摁倒了张淼胳膊上的伤口了,其实张淼玲被车撞了之后,除了小腿骨折了(张淼玲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腿),胳膊也受伤了,但是不是被车子撞到,而是被地上的尖锐的石子给刮伤的。而且胳膊上的纱布也被张淼玲用袖子挡住了,张妈妈没有注意到而已。

  “怎么了,呀,宝贝,你的胳膊怎么了?来快让妈妈看看。”张妈妈在听到张淼玲痛苦的叫声之后,拉开了张淼玲的袖子,在看到张淼玲胳膊上缠的纱布之后,她的眼睛不知不觉的就开始红了,渐渐地豆大的泪珠就开始不住的往下掉落。

  “妈,别哭鼻子了,再哭我朋友该看笑话了。”张淼玲贴在张妈妈的耳边说道。

  “啊,我,我才没哭呢,我,哎?宝贝,你这伤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撞得,告诉妈妈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妈妈肯定告的他把牢底坐穿了。”张妈妈一抹脸上的泪珠,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是谁撞得,撞我的人早跑了。再说了,我是为了救我同学,唐皖才被车撞到的。也不是什么同行竞争对手的肮脏手段,没必要把人告的把牢底坐穿了吧,真是的,妈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姥爷了”张淼玲一想到自己姥爷的黑面神的形象,就觉得后背直凉,不自觉的害怕。

  “你这孩子......是你啊,小雷锋。”张妈妈顺着张淼玲指的方向,看见了站在一旁给张淼玲削苹果的唐皖,她刚想说自己的宝贝干嘛要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把自己深陷危险之中的时候,她越看越觉得唐皖很眼熟,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几年前在一个小区活动中心附近犯病的时候,被一个好心的小女孩救助的事情,看着唐皖的长相,她越看越觉得唐皖的样子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重合了。

  “你是那个生病的阿姨?”唐皖听到张妈妈说的小雷锋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一次和江妮娜去小区的活动中心的路上,救助过一个倒在地上的阿姨的事情。虽然自己之前因为江妮娜老爸白韩寒的事情,见过张妈妈几次,但是那个时候,张妈妈一直都是画着精致淡妆,和自己当时看到的素颜形象,一点也不像。要不是今天见到了素颜的张妈妈,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曾经救过,让江妮娜母女又恨又嫉妒的女人。哎,化妆真的是一门神奇的变脸术啊。

  “小雷锋?妈,你在说什么呢啊?”张淼玲咬了一口唐皖递过来的苹果块,一边嚼着苹果块,一边好奇的问道。

  “就是......哎呀,事情说来话长,总之就是,宝贝,你帮妈妈还了一个大人情啦。咦?”张妈妈兴奋地抱着张淼玲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宝贝女儿的小腿怎么那么的硬呢。她一掀开被子,就看见了张淼玲的左小腿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她心疼的摸着厚厚的石膏,她此时内心特别的痛苦,如果这个恩情要用自己的宝贝女儿的腿来偿还,她宁愿自己当时没有被唐皖救了。可是自己有感谢自己被唐皖救了,要不是被唐皖救了,她也不会知道,在自己在痛苦,感觉死亡即将来临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出现的不是她自己前夫的影子,而是白韩寒的身影,她爱白韩寒,不是因为白韩寒的样子像她的前夫。而是她现在真的爱白韩寒,即使白韩寒背着她有妻女,而且会经常往来,她也愿意假装自己不知道,害怕白韩寒会离开自己,有的时候,她很想大笑,她啥时变得这么的可悲了。

  “妈,我伤的不太严重,妈?”张淼玲用手在张妈妈的眼前晃悠了好几下,才把张妈妈的魂从她的思绪里给拽了出来。

  “嗯,啊?”张妈妈愣了一下,然后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腿上那么刺眼的石膏之后,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也被打了石膏一样,闷闷的,快要无法呼吸了。

  “咚咚。”沈野逸提着一热水瓶的热水走了进来,后来还跟着个拎着一兜药的男生。唐皖越看越觉得沈野逸身后拎着药的男的很眼熟。

  “你打个热水咋打了这么半天啊,你生水去了啊,唐皖我都快渴了,给我倒杯水吧。”张淼玲见沈野逸才拎着热水回来,一时间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指责完沈野逸打水的动作太慢,就指使唐皖给自己倒杯开水,让自己解解渴,虽然她挺讨厌喝热水的,但是实在是太渴了,她忍了。

  “咦?拎东西的那个,你是谁啊?这里是私人病房。”张淼玲问道。

  “我,我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何小贤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张淼玲,深深地鞠了一躬。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今天刹车失灵撞了眼前的这个女孩的事情。而且他当时骑上自行车就离开,不是为了逃避责任,而是去药店给被自己撞伤的女孩买药了,因为她看当时被自己撞伤的女孩,只是擦破了胳膊,没有多大的事情。可是等自己回来,听公园里的游人说起,才知道被自己撞了的人,早已经坐着120到了急救中心了,然后自己又急忙骑着自己那辆刹车失灵的破车,赶到了医院,刚到住院部,他就遇到了刚刚打热水回来的沈野逸,要不是他自己反应灵敏,肯定就被沈野逸给一个过肩摔给摔在地上了。

  “一句对不起,你就想完事啊。”张淼玲看着深深的给自己鞠了一躬的何小贤,突然发现他和撞了自己的人很像,然后又听到何小贤说的‘实在很对不起’之前,她就更加肯定了。

  “那我赔给你医药费吧。”何小贤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子兜,可是今天他的裤兜却是空空如也的,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今天出门忘记带钱包的事情了,可是他又得赔医药费给这个小女孩,难不成要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爸爸,或者爷爷吗?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骑自行车撞了人,岂不是以后摸摸什么雷克萨斯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啊!

  “你是,撞了我女儿的人?你是?小贤?”张妈妈一开始听到何小贤的声音的时候,就觉得非常的眼熟,后来越听越觉得他很像自己大哥的宝贝儿子何小贤,其实张妈妈原姓是姓江的,当时张妈妈的爸爸是入赘到何家的,所以生的男孩必须姓何,而女孩却可以跟着父姓,姓江。而且张妈妈的爸爸,在入赘何家之后,创立了自己的公司(伊莎国际商贸),并且把公司过到了自己唯一最宝贝的女儿(张妈妈)的名下。

  “我是何小贤,你是小姑姑?”何小贤看见素颜的张妈妈有点不敢认,因为自他有记忆起,自己的小姑姑就是精致完美的,从来都没有素颜的样子,所以他有点不敢认张妈妈。

  “小傻瓜,我当然是你小姑姑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己人了。小贤,这是你玲玲妹妹,你一直和你爷爷住在J城,几乎都记得你妹妹玲玲的样子了吧?”张妈妈在发现撞自己宝贝女儿的居然是自己的大哥的宝贝儿子之后,原本还是怒气冲冲想要把何小贤告到把牢底坐穿的她,突然变了一副嘴脸,笑眯眯的看着何小贤。

  “嗯,是啊。”何小贤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妈,什么小姑姑?什么小贤啊?”张淼玲越看越迷糊,妈妈不是要给自己报仇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叛变到敌军了啊。

  “宝贝啊,你还记得你小的时候,经常和你玩的小贤哥哥不?他就是你小贤哥哥啊。”张妈妈指着何小贤说道。而张淼玲看着已经长得和小的时候完全不像的何小贤,很难想象,小的时候发誓要保护自己的哥哥,今天居然把自己撞骨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