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个奇迹刚刚在坤庐手中出现了。不过事还没完,仙子和幽紫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来到坤身边,那家伙已经把自己的体力榨干了。

  幽将无召夺去的药全数给坤服下,坤也不见起色。

  仙子把心一横,坚定地说:“我给他做人工呼吸。”

  幽汗死:“还是去找我母亲吧!她一定有办法。”

  话刚出口,两人同时一惊,森林四周的蛛丝还在啊!如果师傅们回来一不小心的话。

  两人连忙赶到理树会来的那个方向——可怜他们还是重伤员啊!

  接下来当然很顺利了,理树跳入空地,为坤扎了几针,坤才慢慢睁开眼(大家太轻视这次任务,都没带药品),天上的白雾层层散开,一缕阳光落在坤的脸上。那是世间少见的美景,弥漫的雾霭层层散去,犹如那些破败的阴谋。对,就是那些如棉线般纠缠不清的阴谋,在众人的努力之下终于拨云见日。在这片森林中的草地上,坤庐倒在仙子怀里,看着头顶温暖的阳光,不由眼中含泪。

  理树同通讯器通话后道:“阿元关闭了制造白雾的设备,已经和三卫联系上了。”

  坤庐努力伸手指天:“我看了……。”

  “什么?”

  “英气豪爽的师父在微笑。”

  众人会心一笑,抹杀渡性命与人格的恶魔已由坤亲手解决了。

  坤的眼睛,就是所谓剑客的眼睛。只会为重要的人流泪。

  理树又为仙子、幽简单治疗了一下,保守估计他们是要住半年的院了。理问:“对了,坤杀死无召的那一招是什么?”

  仙子摇摇头:“没看清楚。”

  理树想了想,有些后怕:“如果坤的实力是10的话,无召就是53左右,这可真玄了,这一招一定有减少实力差距奇效吧!坤,到底是什么?”

  坤闭上眼一笑,道:“秘密。”

  仙子用手在坤伤口上一抓:“别卖关子了,起码说出名字啊!”(似乎是淑灵的招式)

  坤大叫:“哇,‘六感剥夺’行了吧!”

  理树祝福的点了一下坤的头:“九剑一气馆已经有了超越‘六面封杀’的绝招了。”

  仙子一听,忽地猜出七八分了。

  也许“六感剥夺”是和“六面封杀”思路完全相反的招式,从名字上看,应该是……。

  树林一边传来一声轻微响动。

  理树起身一看:——是魏,飞身追了过去。

  仙子大喊:小心蛛丝。——魏成沦转身要逃离。

  理树停步,扔出一根银针。……

  在理树回来时,仙子皱眉问道:“是扎的死穴吗?”

  理树点点头道:“没办法,他是暗杀者啊,我又没办法活捉他。不得不除掉这个未来的隐患。”

  仙子一叹,道:“以他藏气的功夫也会在刚才发出响动,其实他非常爱他的母亲啊!”

  幽明白他的心思,叹口气道:“算了,有些事是不为我们左右的。”

  话音刚落。

  树林边缘传来一声惨叫。

  唉,怎么没人跑去提醒元老头小心啊。

  元一边摸着被蛛丝割伤的鼻子,一边跳到众人身边道:“联系到卫空了,他一会就来。”说着忽的看了无召的尸体,吓了一跳。

  幽把刚才的经过简单描述了一番。

  听了坤一招夺敌性命的事,元也连连咋舌。

  仙子靠在元耳边问道:“师父,你回去之后……。”

  如此这般说了一阵,元点头称好。

  不大会时,上空就传来一阵马达声——是卫空来了。

  卫空看着众人的模样,伸出头喊话:“你们怎么了,这个任务不是说很简单吗?”

  仙子一听,轰然倒地:“真的好简单啊!”

  ……

  卫空放下一个特制的大铁架,众人一一坐上去,卫空开足马力,轰隆隆地送大家归队了。

  ……

  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坤、仙子、幽紫送入军备医院——不少神众看了都说坤庐没死是个奇迹。

  元天真人只做了简单的处理就去了神脏,除了报告龙头的死迅和该事件的经过外,元还要证实仙子的推测。

  ……

  华云都唯一的静养医院处于一处环境优雅的偏僻角落。因为神众甚少生病,所以医院内还真是安静啊!

  仙子蒙头睡了一大觉之后,不安于现状的本性又显露出来。带着满身的石膏和绷带,扛上打点滴用的架子,仙子轻声出了自己的病房。

  睡了一觉的仙子精神大好,无声息地来到幽紫的病房前,探进半个身子,轻声道:“幽,你好点了吗?”

  幽紫迷迷糊糊的从病床上坐起身来道:“好多了,仙子,你这是干嘛?”

  仙子一眨眼,露出尖尖的虎牙道:“只是不想在床上躺太久,下来活动活动。”

  幽无语——点滴还没断呢!乱跑啥。

  仙子道:“我看你还很累,我就不久留了。再见,多睡会儿吧。”说着仙子开始关上门。

  想想仙子的马虎脾气和浑身的伤,幽连忙下床追出去道:“我不睡了,一起吧!”

  仙子一笑:“好兄弟。”

  幽紫眼中闪过一丝杂光,忽而一笑。道:“没错,好兄弟!”

  两人走过长廊,进了观察室,一路上的布人看了他们,都是一愣一愣的。

  坤在观察室中被搞得更惨,到处都被扎上针,还有大堆大堆的仪器连在他身上。

  仙、幽两人闪身进了门。

  看守的石人一点没发觉。

  坤听见响动睁开眼看了两人一眼,无力道:“不用担心我,我没死。”

  仙子看了坤这副近乎五花大绑的样子,差点笑倒在地,坤想想自己的样子,不由苦笑。

  说明一点:观察室的隔章效果特好,门口的石人一点没听到。

  笑过之后,仙子大大方方的坐在坤旁边道:“都叫你不要那么冲动了,你就是不听。”

  坤一笑,撇了下头道:“那只能怪你劝说无功。”

  幽道:“只怕是仙子的嘴皮再厉害一百倍,你还是会不顾一切的挺剑上前吧。”

  坤庐微微沉默了一会儿。————“也许是吧!”

  仙子拍拍坤满是伤的身体道:“怎么样?我们的大剑客和九剑一气馆馆主,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坤一笑,道:“能活着从战场上回来再说吧!”

  仙子不客气地拿起一旁桌子上剑架内的一柄利剑打量起来,随口道:“不过想想这一天也不会太久了吧!”

  坤道:“或许。”

  幽拿过仙子手中的剑,放回原处。低声埋怨道:“剑是人家的,不要拿来玩。”——幽居然学会了淑灵的管教语气。

  坤道:“不碍事,我没那么小气,我的剑也没那么小气。”

  “你看人家坤庐都不介意。不过坤庐你说得好像是你和这些剑是一体的一样哦。”仙子随手又拿起一把。

  “它们跟着我很久了。”坤全身一阵挣扎,幽知道他的意思,连忙扶他起来。

  坤伸手搭在剑架上,低语道:“它们是伴我突破武学枷锁的朋友。”

  仙子点点头,低声问道:“坤庐这‘庐’字,是不是……?”

  坤庐露出洁白的牙齿,淡淡笑道:“是奴的谐音。师父给我起这个名字就是提醒我:剑术的提升就是化身剑奴的过程。”

  幽眉宇一丝轻颤,轻声道:“剑法这么难学,看来你吃了不少苦。”

  坤一笑,道:“剑术是一道困住我的锁链,让我不得自由。可是锁链越重,我就越想知道突破这一重境界之后的境界。这就是剑术对我的吸引。”轻轻散出剑气,剑架上的九剑自行出鞘。

  仙子道:“呵呵,未来剑界之中你必为上席。”

  坤一笑,眼神凌厉。口气却十分平静道:“或许,我自己倒无所谓。”

  仙子一笑,冲着幽紫道:“看来我们是一样的傻瓜啊!”

  幽一听,不由得由衷感叹道:“不看重名利,正是成为一代宗师的条件之一,而且是必备条件。”

  仙子听出幽有一丝丝难过,大笑道:“哈哈,说得好像你自己就不是一样。能和我这位‘神域公敌’来往的人,不是心无旁物又是什么?”

  幽点点头,眼中分明有一丝闪光,低声道:“谢谢。”

  坤打起哈哈:“别说这些了,来看我的剑吧!”

  仙子大声地说了一个好字,气氛顿时被切换了。

  坤庐将剑一一介绍:“‘死翼’、‘九泉’你们都见过了,腰间佩的这把叫‘皇’,其余的分别叫‘半天雷’、‘半天闪’、‘双刃’、‘戏水’、‘恋血’,腿上的短剑叫‘小盘龙’。”

  仙子细细看了一回,拍手叫好;“厉害,厉害。我以前只道这九把剑可用来对付不同的敌人,今日才发现,九剑各有奥妙,各自相补,长短互助,敌人变招再多,也多不过九剑齐上阵的变化。”

  幽也是自小习武,看出了“双刃”的巧妙,双手一分,剑自剑中心线一分为二,果然是双刃啊!

  坤解释道:“这是以一敌众时用的。”

  其实仙子和幽都老练家了,不说也明白。

  仙子抚摸着“半天雷”、“半天闪”的剑身,一叹:“剑气好凝重啊!”

  坤点头道:“‘半天雷’重三十二斤,在剑之中是很重的了。‘半天闪’重三斤半,在剑当中却是偏轻的了。”

  仙子一时兴起,右手持半天雷狂挥,风声呼呼作响,左手伸指一点,“半天闪”自行弹起,仙子引“半天雷”架在“半天闪”剑翼身上。一旋,“半天闪”便如得了风的风车,活脱脱的绕“半天雷”急旋,剑光浮动,令人眼花缭乱,真个是雷鸣电闪。

  一收手,双剑又准确回鞘。坤叫好道:“厉害,厉害。单看剑的构造便知本门的这套剑法如何使用。”

  仙子一笑道:“我倒应感谢你没用这招把我绞成肉泥。”

  幽拿起“戏水剑”,微笑道:“我倒是很喜欢这把,剑身光滑无锋,唯有剑尖一点,轻巧灵便,韧性极佳,倒不像是一件兵器,反像一件大家闺秀的玩物,真是剑中秀女啊!”

  仙子一笑,摆摆手道:“神域哪有什么大家闺秀啊!”

  坤一笑,道:“幽紫说得也对,可惜它终究是一件兵器。”

  幽点点头,拿起了一点理树玄女的派头道:“百人观物,百感不同。……‘戏水’虽然惹人怜,但我也不该忘了它的本用。”

  仙子道:“‘百人观物,百感不同’,这话好。不过武者应尽量均衡的看待对手,不要学世人的片面观物。”

  幽一笑,符合道:“是啊!世人眼里坤庐就一馆之主和一招斩无召的大剑客,只会记得他漂亮的剑式和豪放的英气,只有我们才会记得他动情的一面。”

  坤一愣:怎么说到我头上来了。连忙道:“仙子也是,一幅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其实一点也不是这样。”

  仙子哈哈大笑道:“什么跟什么呀!我表里很一致啊!……。”

  剩下的半句仙子没说——其实幽紫才是用外表的文静掩盖了内心的火炎啊!

  坤一笑:“对了,以后在战场上大家记得帮别人一把哦!”(应该是“相互照顾”吧。)

  仙子重重地拍了一下坤的肩膀:“哪儿的话?我们早就是一伙的了。”坏坏的一笑。

  坤一笑,随口说道:“说的这么亲热,不如立个‘血约’怎么样?”

  幽一喜,点头道:“好啊!我们今天就赴‘七神队’的后尘,成立一个队。”

  仙子激灵了一下,连忙摆手道:“等等,我去叫淑灵,她就在医院。”说着一阵风似地扛着木架就跑。

  石人吓了一大跳。

  淑灵被硬拉到观察室,听说这三个重伤员又要出一次血,当即一个头两个大,无奈她的幽姐姐已经同意了。

  仙子率先用指头在剑锋上蹭一下,挤出几滴神血道:“以我的鲜血为证。”

  接着是幽:“寄托以神族的名义。”

  然后是坤:“在天地的面前。”

  最后是淑:“让我们血脉相连。”四指相接。

  幽轻声念起风咒,各自的鲜血分别进三方体内。

  齐声道:“从此我们化作兄弟姐妹,生死与共,荣辱并肩。此生不悔。”

  仙子抬起头,似乎能透过天花板看到那无尽的天空,认真道:“我们的名字是……”

  “让世界所熟知。”坤、幽、淑齐声。

  ——————四人组。

  年青的孩子,没有什么做不到的。某人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