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凉刺章
作者: 问歌a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六章

  托着重伤的腿挪回筒子楼。尹安已经醒了。

  “乔,几点了。”男孩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声线低哑好听。软软糯糯的味。

  乔转过身来,习惯性的抬了抬手腕,却只看到了空旷旷的一片皮肤。

  这一切一切的改变,让他无法忘记,这个不真实的梦魇。逃命的,粮绝弹尽的处境。躲藏在筒子楼内的狼狈惨淡的境地。

  “不知道。”乔怔了怔,说。

  “看来我们在被弄死之前就得先被饿死了。乔,怎么办…我不喜欢饿死这个死法啊,怎么着也得让我做个饱死鬼嘛。”尹安扁扁嘴,好像有点委屈的样子。

  但是眼睛里明亮的笑意却是刺眼的让人无法忽视。

  清亮稚嫩的声音穿破以死亡为目的的等待。

  出了这条冰冷的走道,他们就成了暴露在旷野上的猎物。没有任何生存的机会。

  在这条走道里,如今,也只是用消耗殆尽的姿态,迎接死亡。

  “尹少。”乔从衣兜里摸出一根烟。点燃。

  似真是假的背叛,让他心有介蒂。

  狠狠的吸上一大口烟。

  “你相信我么?”

  尹安舔了舔破裂的嘴唇,沉默着笑了。用力的点点头。

  一直是相信的,不然,他不会为了一个赌局,押上自己的全部,包括自己最珍惜不过的生命。

  像最初记得这个男人的时候一样。

  从开始到现在,像是一种信仰。

  况且,从来没有落空的指望。即便是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生机的现在。

  天光破晓。

  尹安靠着乔坐在地上,一刻都不愿动。

  他没有办法知道已经这样过去了多长时间,这样漫长的等待让人有过了几辈子的错觉。

  几天之前还活生生的存在着的,那些阳光慵懒的清晨,那些香醇美味的下午茶,好像已离自己有几百光年那么遥远。

  而乔,早已抽完了他的最后一根烟。冰冷的身体渴求着尼古丁的味道。

  乔,感谢你,纵容我的,那么年少轻狂。

  两个人从几小时起就已不再说话。各自保持体力以求支撑到更长时间。

  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淌,明显的,尹安的身体已经开始转凉,进入了虚弱状态。

  两个人从几小时起就已不再说话。各自保持体力以求支撑到更长时间。而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淌,明显的,尹安的身体已经开始转凉,进入了虚弱状态。

  乔什么都没有说,将少年纳入自己宽敞的风衣。跟他分享自己的体温。

  尹安勾了一下自己单薄苍白的唇,然后闭上了眼睛。

  再坚持一会儿,尹少。乔在心里暗暗企求。你一定要撑住。

  "我不会就这样死的,乔,我的愿意还没有达到,我不会死的。"尹安闭着眼睛,虚弱的声音穿破了久久的沉默。

  好像看穿了乔的心事一样,那坚定的字里染着有活力的笑意。“乔,我相信你。”

  冰冷狭长的走道。依然是漫长的等待。不知等来的,是存活的机会,还是死亡的结局。

  乔拢了拢风衣,郁锦,快点来。就算是我的恳求,我的拜托。

  “郁锦,你到底,有没有谱啊。”凯利擦完枪,郑重收到身上,抬眼问道。

  语气里漫着浓厚的不信任。这个男人实在是没有长一个让人相信的样子。

  “凯利,如果不信我,不如你自己来。”郁锦不紧不慢的忙着手上的活计,尾音上扬,一派轻挑的调儿。

  “要做那种东西,不提前点儿告诉我,我就容易么?准备那些材料,就需要多大的劲儿。”

  没错。那么繁复的东西,想要做到瞒天过海的逼真,除了郁锦,没有别人可以做了。

  凯利无话可说。单说郁锦愿意承担这个,背叛的风险……已经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了。

  那个家伙也算是善有善报了。若不是乔曾经顺便救过郁锦,他是决计不可能帮他的。

  桌子上,郁锦忙着的,那么真实而虚假的,乔的尸体。

  就像一个迷宫,圈圈绕绕,命运终是把一切,都安排妥当的,刻意的,不期而遇。

  谁会无缘无故的冒着比死还大的风险去帮谁。在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就算你好运吧,乔。凯利在心里幽幽叹着。

  等待。愈

  来愈接近死亡的等待。乔在尹安耳边轻音。

  “尹少,不能睡。”

  "恩。乔,我没睡…我不会睡的。"我说我要坚持下去的,我不会食言。我不会的,就像我相信你,会活着带我赢得赌局,逃出生天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怕是最狼狈的胜利者了。有史以来。

  尹安强打着精神,细弱的手指在腿上掐出一个又一个红痕。

  尹安强打着精神,细弱的手指在腿上掐出一个又一个红痕。

  我不会的。

  几尽死寂的等待。终于,走道传来“咯哒”“咯哒”的高跟鞋声。在走道里回响出诡异的曲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