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下午的天气特别坑爹,唐皖刚走出居民楼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转瞬间,倾盆大雨就将唐皖浇了个透心凉。

  “叮咚......”刚洗完热水澡得唐皖就听到有人摁门铃。

  “皖皖。”唐皖打开房门,就看见江妮娜全身湿漉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娜娜,你怎么了啊?快进来,我给你放水,你快点洗个热水澡,哎?。”江妮娜一把抱住了唐皖,把头靠在唐皖的肩膀上开始大声哭泣。

  “皖皖,我爸,我爸他,没死,他,他抛弃了妈妈,那个女的......像疯子一样,砸东西......骂妈妈.......”唐皖在江妮娜的断断续续的哭诉中,终于理清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江爸在江妮娜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因为贪恋权财,抛弃了怀胎8月的江妈,跑去入赘豪门。呃,这么狗血的故事居然发生在江妮娜的身上了,唉。不过最让人觉得狗血的事情是,江爸就是张淼玲的继父!今天张淼玲的妈妈跑去江妮娜家,像疯妇一样将江家砸的乱七八糟的,还扬言要是江妈在与江爸有任何往来,她就要让江妈和江妮娜在A市永远没有立足之地,滚回韩国去。

  “娜娜,不要怕,皖皖会一直陪着你的,我们先去洗个热水澡吧,不然该感冒了。”唐皖扶着江妮娜往浴室走去。

  “娜娜,来先喝杯温牛奶吧。”江妮娜没有去接唐皖递过来的温牛奶,而是用力的抱着沙发靠枕,将自己深深的藏在沙发里。其实唐皖很理解现在江妮娜的心情,死而复生的爸爸,被抛弃的妈妈,豪门疯妇,一个比一个还难令人接受事实,突然一下子被强迫的接受,要是换成自己,估计现在会比江妮娜还要闹心无助吧。

  “皖皖,你在家啊,刚姥姥敲门你咋不给我开呢,呀!娜娜也在啊。”姥姥将湿淋淋的雨伞撑开放在了一边。

  “刚才娜娜也淋了雨,我在浴室里帮娜娜洗澡啊,没听见敲门声。”唐皖递给姥姥一条毛巾。

  “哟,这小脑袋瓜子,咋这么热啊,皖皖你带娜娜去屋里躺会,姥姥煮姜汤去。”姥姥伸手摸了下江妮娜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就急忙去厨房给江妮娜煮姜汤去了。唐皖想扶着江妮娜往卧室走去,可是江妮娜像着了魔似得,不肯说话,也不肯动。唐皖只好去卧室拿来条毛巾被,给江妮娜盖上了。

  “哎?皖皖,不是叫你带娜娜去卧室吗?娜娜咋还在沙发上啊。”姥姥端了一杯姜汤放在了江妮娜的面前,可是江妮娜的眼睛空洞洞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姥姥,我回来了,玲玲,快进来这是我家。”赵璐将雨伞撑开放在一边,从鞋柜里拿出双粉色的新拖鞋递给了张淼玲。

  “赵璐,她们怎么也在这?”张淼玲鄙视的看着江妮娜和唐皖。

  “呃,玲玲,她们......”赵璐之前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和唐皖她们一家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

  “璐璐啊,这是你说的朋友张淼玲吧,姥姥去厨房给你们洗点水果吃,你们先聊聊,要不看会电视。”姥姥有点不喜欢赵璐带回来的同学看人的眼神,可是不喜欢归不喜欢,姥姥还是去厨房洗了水果,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赵璐她们小丫头了。

  “赵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和你爸妈,还有唐皖一家,还有你那个姥姥,7个人居然能挤在这不到10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呵呵,我还以为你这个税务局科长千金的家,有多豪华呢,其实......也不过如此嘛。”江妮娜趾高气昂的看着赵璐。

  “你!玲玲,你这是什么意思?”赵璐看着此时此刻的张淼玲的傲慢样子,再也不得自己爸妈叮嘱的一定要张淼玲这个千金大姐打好关系的事情,只想摁着张淼玲,去扯她的头发,看看她狼狈的时候,还能不能接着这么的看不起人。可是理智却让她忍耐,调整自己的心态。

  “呵~你说我这是什么意思,你爸的那个科长,还不是靠着我外公在税务局局长面前的一句话,才得来的吗?你只不过是依附我家,我家的一条贱狗的女儿,还配和我靠的这么近,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居然让我和这种下等穷人同呆在一个房间里,你.......”张淼玲说的一句又一句尖酸刻薄的话,彻底的将赵璐残存的理智磨得一干二净,她用力的攥着拳头,试图用指甲咯手心的疼痛来消除自己的愤怒。

  “啪。”唐皖打了张淼玲一个很响的耳光。

  “张淼玲,张大小姐,我劝你在我没彻底发火之前,滚出我家。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什么伊莎国际商贸的千金,我也照打你不误。”唐皖揉了揉刚刚打过张淼玲的右手,唉,痛死了。但又看了眼张淼玲的脸,白嫩的小脸上掌掴的手印特别的明显,唐皖突然觉得这个手痛也是值得的。谁让她这么说自己的大姨夫还有赵璐的。有钱了不起啊,有钱,本小姐也照打不误。

  “唐皖,你给我等着。”张淼玲用手捂着刚刚被唐皖打过的右脸,撂了句狠话,就跑了出去。

  “皖皖,谢谢你。”赵璐在离开客厅,走进卧室的前一秒,小声的说道。

  “我们都是一家人。”唐皖没有出声,而是对着赵璐的背影在心中说道。

  “叮咚~”哎,这又是谁啊,这一天天的净事。唐皖无奈的去开门。

  “皖皖,你看见我家璐璐了吗?”唐皖一打开门,就看见一脸焦急的江妈。

  “嗯,璐璐在我家呢。”江妈冲进屋子,一把抱住了江妮娜。

  “娜娜,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江妈不停地重复这几句话,脸上的泪水不停的掉着,都把江妮娜的肩膀的衣服都弄湿了。

  “呀,娜娜,你额头咋这么烫啊。”江妈摸到江妮娜滚烫的额头,惊讶的说道。

  “江阿姨,我姥姥那会给娜娜煮了姜汤,还热呢,你先给娜娜喂几口吧。我刚叫娜娜喝姜汤,可她怎么也不理我。”唐皖把茶几上的姜汤递给了江妈。

  “娜娜?你怎么了?我是妈妈啊,娜娜。”江妈看着江妮娜此时此刻的样子,好担心,好害怕。

  “江阿姨,我们还是带娜娜去医院看看吧。”唐皖看着已经慌了神的江妈说道。

  “你们当家长的怎么回事,这孩子都烧到40度来看医院,这么小的孩子烧坏了咋办。”护士看了眼刚从江妮娜腋下拿出的体温计,用责问的语气说道。

  “我,我。”江妈很自责,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秀恩,娜娜她怎么了?”一个男人满身是汗的向江妈跑来。

  “你,你怎么来了?”江妈看见眼前的男人的时候,很激动,但是又极力的去压制自己的激动。

  “我刚打电话到你秘书那里,想和你谈饭店洁具合作案的,没想到你的秘书说你在儿童医院,娜娜她?”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脸上的表情在唐皖看来,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

  “哦,娜娜她发高烧,等会医生检查完说没事,我再带她去打针。”江妈听到男人谈及江妮娜的时候,先是高兴后是惆怅。哎,这男的是谁啊,唐皖很迷茫。

  “家长先去缴费,然后就可以带孩子去输液室打针了,下一位,王彩英。”医生叫下一位病人进去检查。

  “秀恩,你先带娜娜去打针,我去缴费。”男人俯下身,摸了摸江妮娜的脸蛋,转身去挂号处缴费。

  “江阿姨,他是娜娜的爸爸吗?”唐皖问道。

  “呃,他,他是娜娜的爸爸,白韩寒。”江妈在说道那个男人是江妮娜的爸爸时,眼圈红红的。唐皖看了眼,还在发呆的江妮娜,她突然觉得今天的江妮娜很不对劲,自从哭了一场之后,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了反映。

  “秀恩,我已经交过费了,公司还有事情,我先走了,娜娜,改天我来看你。”男人把缴费单交给了江妈,然后,就夹着公文包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了。

  “159号江妮娜,在这里输液。”护士喊着江妮娜的名字,让去坐倒数第3排的位置去输液。

  “你还爱他,是吗?”唐皖看着一直望着男人远去方向的江妈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首尔大学的新生晚会上,那时我是他的经济学导师,当时他的韩语不是很好,然后他经常会去找我学说韩语,他教我说中国话,后来在他回国前的圣诞节,他向我求婚,希望我可以陪他一起回中国,我当时我不顾家里的反对,和他来了中国。没想到,在我怀孕8个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个富家千金找到了我,要给我一笔钱,让我离开他,我当时没有接受。可是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找到他,后来我的家人得知他消失的事情,也开始找他,可是也没有找到,然后当我怀孕10个月的时候,我就被我的家人接回了韩国。几个月前,当我因为一个合作案,再次见到他时,他告诉我说,他当时被那个富家千金囚禁了,并且威胁他,如果不和她结婚,她就要杀了我和孩子,后来他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和富家千金结婚了,他说他一直在寻找我和娜娜,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很恨他,但是一看见娜娜,我就好想重新让他回到我的身边。呵呵......阿姨不知道怎么,居然和你说起这些事情了。”江妈擦了擦眼泪,看着唐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