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身后粗鲁的响声,怜梦愣了下,转了过身。

  一张狰狞的脸顿时出现在怜梦的眼中,那一条深深的刀疤格外在月光照射下格外的狰狞。

  看着对方来势汹汹,怜梦眉头轻蹙,轻声道:“不知,道兄寻小女子有什么见教?!”

  略带了怒气的声音冰冷的如同冬天的坚冰一般,让人感觉身卧雪地,一股寒意从朱凌的心里升起。

  这女子的胆气倒不小,一名新人的身份居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这名老人说话。

  朱凌脸色一黑,淫笑道:“也没有好指教的,师兄我只不过是想看看师妹的身体长得跟师兄有什么不同而已。”

  这么粗俗的话从朱凌口中吐出,如同利剑一般刺入怜梦耳中,感觉格外刺耳,怜梦冷冷一笑一把深蓝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居然如此就看看师兄有没有这种能耐了!”

  现在水月峰人大多都聚在水月殿里进行入峰仪式,而且这山谷里也是极其隐蔽的,如果朱凌来强的倒是也没什么不可能的,有了这两种屏障朱凌就更加的放肆了,难得有这么个好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师妹,你就乖乖的放松就行,师兄会好好的疼你的,何必受这皮肉之苦呢?”说着朱凌的手一翻,一把精致的长剑便出现在朱凌的手中。

  摇晃着手中的长剑,朱凌的脸上淫笑不减,缓步迈向怜梦。

  怜梦的身体微倾做好了攻击之势,仿佛只要朱凌一踏入自己的攻击范围,她就攻击似的!

  “哼,别师妹师妹的叫,以你的辈分应该叫我一声师叔祖!”怜梦喝声道。

  的确,怜梦的师傅是直系水月道人的弟子,而朱凌则是水月道人的徒弟的徒弟的徒弟,所以按着辈分来朱凌还真的得叫怜梦一声师叔祖。

  怜梦这一句话也是在暗暗的警告朱凌,如果他敢那么做的话,那么水月道人是不会放过他的。

  朱凌自然听的出来,他脚步顿了下,阴阴一笑:“别在我面前论这些辈分关系,我告诉你,今晚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只要我把你杀了,然后随便找一个地方埋起来,谁又会知道是我干的呢?”说着又迈出了一步。

  表面看怜梦脸上冰冷一片,仿佛对自己的充满了信心,但事实上怜梦心里暗暗焦急起来,朱凌的实力跟她差不多,但由于怜梦没有接触过一些真正的属性功法,也没有修炼果属性灵力,而且她的实战经验更是比朱凌弱上不少,这样一来如果他们交手,这结果几乎不言而喻!

  此刻她也只能靠着对话来拖延时间了,能坚持一会就是一会吧,看能不能有人发现这里,虽然这几率小的几乎可以忽略。

  看着越来越近的朱凌,怜梦的悄悄的后退了一步跟朱凌拉开一些距离。

  朱凌仿佛也喜欢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见怜梦退一步,他便进一步,见到怜梦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出现的焦急,朱凌产生了一种变态的刺激,这刺激几欲让他疯狂。

  怜梦自然不知道朱凌的变态心理,她见朱凌前进,自己也只能后退。

  “咚”一声石头落入水中的轻响声传入,在不知不觉中怜梦已经来到河边了,如果再退那么自己恐怕就要落入水中了。

  朱凌扫了下怜梦的身后的河水,不由的咽了口口水,想到怜梦掉入水中后湿透的样子,朱凌简直就要疯了!

  这瀑布下边的小湖不大又不深,而且从湖中流出的河到了山谷后就会被水谷阻隔,也只能河水会流出山谷外,但人是绝对游不出的!所以就算怜梦想从水中逃跑也是不可能的。

  “师妹快跳呀,让师兄看看师妹出浴的样子。”朱凌的眼睛微红,他的感觉自己的口水都干了。

  怜梦感觉了下身后的水,小脸不由的苍白一片。眼睛闪过一丝绝望。

  “哼,就算我死也不会入水的,而且死之前我也要让你陪葬!”手中怜梦再也不再后退,脚下一踏,长剑直指朱凌:“冰月剑诀!”一声彻骨的冷声响起,怜梦的身躯飞掠而起!手上剑在月光的反射下变的多种多样。

  朱凌感觉眼前一亮,视觉在瞬间暂停了下,不过他也不惊慌,手中的长剑,如同游蛇一般直接往声音的方向挥去!

  “嘭!”深沉的碰撞声响起,朱凌恢复了视力,略带笑意的望着眼前的女子。

  只见他们两人的手正架在一起,浅蓝色灵力在朱凌的剑上环绕着,怜梦的剑上则是黄金灵力,一个是属性灵力,另一个是充满杂质的灵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怜梦的灵力弱上了一筹!怜梦的小手轻轻颤抖着,这是灵力不足的现象,显然刚刚那一击已经使出了她的全部灵力了。

  怜梦身子一转使出微凌步,身形顿时变快,剑影出现在怜梦四周,一道道的剑影挥向朱凌。

  朱凌手长剑一晃,接住怜梦的攻击,一边游刃有余的格挡,一边评论:“功法还不错,可惜灵力太杂,实战经验不足,如果再给你在独罗宗里修炼几个月恐怕就连我都不是你对手,可惜了”说完朱凌狰狞的脸露出了一丝笑意!

  直接无视怜梦的道道剑影,手中的长剑在身上一横,硬是破去怜梦的攻击,长剑在空中方向再次一变,纵向怜梦的头部砸去!

  怜梦不得已,收剑回防!嘭!一声巨响!怜梦顿时倒飞出去。朱凌阴阴一笑道:“给我落水吧!”

  仿佛知道朱凌的目的,怜梦在空中翻转了几个身,轻盈的落在河边,就在怜梦感觉自己站稳之时,脚裸处突然一热,好像被什么缠住,一道力量才脚裸传来,噗通一声,怜梦不出意外的落入水中。

  “谁!”长剑对着下边刺去,怜梦分明感觉到水下有人。

  手中的黑影一闪躲轻松的闪出怜梦长剑的攻击范围,双手一环,怜梦感觉身子一僵,她被人抱住了,胸前的敏感的摩擦,怜梦小脸猛的一红,她想收回长剑,可惜现在已经不是长剑可以攻击的范围内了。

  “别动。”耳边传来一声即熟悉又温柔的声音。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怜梦的身子顿时软了下来了:“羽哥哥……”声音好小,她想到了自己刚刚做的事,她偷看羽哥哥洗澡?!

  羽墨感觉着怜梦身子的柔软,在水下怜梦的衣服全部湿透了,透过淡淡的月光,他还能把怜梦此刻的样子全收入眼力,隐隐约约的羽墨能看到怜梦胸前的两调皮的小东西被自己的胸部挤得偏偏的样子,身体不由的一热,竟然有些躁动。

  压住升起的邪念,羽墨轻声道:“等下,你就躲在这里,看看你羽哥哥怎么教训那个淫贼。”

  虽然的羽墨的实战经验也不必怜梦多多少,但是在这个等级森严的世界,以羽墨金丹期的实力只要一不乱来,朱凌还是拿自己没办法的!

  而且现在羽墨还有个小杀手锏。那就是朱凌现在以为水里只有一个无法伤到自己的怜梦,而不知道水中还有一个羽墨。

  听到羽墨的轻咬自己耳垂的温柔声,怜梦的身子略有些燥热:“嗯,羽哥哥小……小心。”

  放开了怜梦,羽墨目光望向水上的朱凌。

  朱凌等了许久原以为怜梦会出来,但等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收获,不由的有些疑惑。

  他自然不知道,羽墨在水下已经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阻隔法阵,阻隔了水,再导入些空气,这样一来怜梦就可以在水下呆着,不管多久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