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毅跟着七婶来到后院,看见老太爷正在一个小亭子旁逗鸟呢。

  看见赵毅,老太爷笑着冲赵毅招招手。

  赵毅连忙小跑过去,叫道:“太爷爷,毅儿来看您啦。”说着作势要跪下磕头。

  太爷爷连忙搀着赵毅,不让他跪下去,嘴里说着:“哎呦呦,不磕头不磕头。”

  又问道:“乖毅儿,怎么想起来看爷爷啊?”笑的满脸的褶子又深又密,抬头对边上的七婶说:“去给毅儿拿盘蜜饯来”。

  七婶心里稀罕的不得了,边走边想:“这个小毅真是懂事,有事没事的知道来看太爷,看把太爷乐的,柳氏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乖的儿子。回头得和家里的说说,让丰儿也时不时的来看看老太爷。”丰儿是七婶的儿子,叫赵丰,刚过完八岁的生日不久。

  老太爷看着赵毅说道:“毅儿,你身子大好了吧?”

  赵毅恭谨的答道:“大好了,前几天还和何家的小胖子打架呢。”

  老太爷认真的问道:“是打赢了呢?还是输了?”

  赵毅挺着胸脯,牛叉哄哄的说道:“当然是打赢了。”说着,还举了举拳头。

  老太爷哈哈大笑起来,畅快的说道:“打赢了就好,打赢了就好。”捏了捏赵毅的小胳膊,欣慰的说道:“看来真是大好了,比以前还结实了呢。”

  赵毅看着老太爷高兴的样子,觉得把老太爷哄的这么开心,应该是提问题的时候了,于是小心的说道:“太爷爷,毅儿有个事情想问问太爷爷,太爷爷能告诉毅儿么?”

  老太爷还是很高兴,说道:“有什么要问太爷爷啊,你不是可以问你娘吗?哦,对了,三叔这两天也在家,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可以问你三叔啊。”

  赵毅很认真的说:“我问过娘和三叔了,他们不告诉我。”

  老太爷一听赵毅的话,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慢慢变得严肃起来,看着赵毅;赵毅也认真的看着老太爷。

  这时候,七婶端着一盘子蜜饯过来,笑呵呵的招呼:“小毅,蜜饯来了,吃蜜饯了。”

  老太爷抬头对七婶说:“放桌上。”看七婶把蜜饯放在亭子里的石桌上,又说道:“你到外面去看着,我和毅儿说说话。若是有人来,让他们等着。”

  七婶这会觉察着不对头了,忙不迭的说:“哦,我这就去。”匆匆忙忙的走了。

  老太爷又低头看了赵毅一会儿,见赵毅很平静,眼神很坚定。说道:“走,陪太爷爷坐坐。”

  一老一少进了亭子,老爷子示意赵毅坐下来,说道:“毅儿,先吃个蜜饯。”

  赵毅拿起一个蜜饯,只是拿在手里,不吃;看老太爷抬头出神的看着亭子上面的天花板,耐心的等待着。

  今天这事,回头肯定会传到柳氏和三叔的耳朵里。如果这次问不到自己想得到的答案,估计以后就没机会了。

  耐心的等了一会儿,老太爷忽然“啊”了一声,如梦初醒一般,转头看着赵毅,和蔼的问道:“毅儿,你……是想问你爹的事情吧?”

  赵毅看老太爷这态度,心里觉着:“有门。”放下手里的蜜饯,老实的说:“是。”

  老太爷又和蔼的问:“你娘怎么说?”

  赵毅说道:“我娘不肯说。”停了停,又说道:“娘还打了我。”

  说着撩起裤脚给老太爷看,脚上的淤痕虽然淡了不少,但还是能看出是被笤帚之类的东西抽的。

  “这柳氏,怎么打孩子呢。”老太爷不满的嘀咕了句,又问道:“你三叔呢?”

  赵毅回答:“三叔很生气,差点揍我。”

  老太爷点点头,不说话,静静想了一会儿,问道:“你想知道什么呢?”

  “我想知道爹是怎么死的。”赵毅沉静的回答道。

  “哦……”老太爷又沉默了,放在石桌上的手一下一下缓慢的叩着石桌。

  赵毅等了等,看老太爷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小声而坚决的说道:“太爷爷,毅儿已经长大了,想知道自己的爹是怎么样的人,想知道爹是怎么死的。”

  老太爷盯着赵毅,慢慢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赵毅迎着老太爷的目光,坚决的点点头,嘴里应道:“是!”

  老太爷又盯了会儿赵毅,见赵毅的目光依然坚定如故,便说了声:“好!”然后站起身来,对赵毅说道:“你跟我来。”转身走去。

  赵毅连忙跟了上去。

  老太爷向家门口走去,门口的七婶看见,连忙迎了过来。

  老太爷对迎上来的七婶说道:“你去跟毅儿的三叔和娘说一声,叫他们到祠堂走一趟。”

  七婶应了声,连忙小跑着出了门。

  赵毅的心里一紧,不会是老太爷要处罚娘和三叔吧?连忙轻声叫道:“太爷爷……”

  老太爷揉揉赵毅的头,温和的说道:“别担心,只是有些东西要到祠堂里去才说的清楚。”

  老太爷虽然七十多了,但是走路却挺快的,可是今天却走的特别慢,脚上仿佛绑了沙袋,抬腿走路显得很吃力、很艰难。

  赵毅沉默地靠近老太爷,轻轻将老太爷的右手举过头顶,放在自己的右肩上,用右手拉住,然后左手环在老太爷身后,仰头看着老太爷;老太爷低头看看赵毅,欣慰的笑笑,脚步似乎轻快了不少。

  一老一少就这样慢慢的走着,来到了祠堂。

  柳氏和三叔已经站在祠堂门口等着了。

  听七婶说赵毅去找老太爷了,柳氏和三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又听说老太爷要他们去祠堂,不由的心里发慌,两个人在祠堂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像热锅上的蚂蚁。

  看着老太爷和赵毅慢慢的走过来,柳氏抬起腿就想冲过去,却又怯怯的停住了脚步。

  三叔却是紧跑几步,上前搀住老太爷。

  老太爷在三叔和赵毅的搀扶下走进了祠堂。

  赵毅看柳氏紧张焦急的摸样,对柳氏笑了笑,示意她放心,自己没事。

  进了祠堂,老太爷坐在一张凳子上沉默了片刻,对赵毅慢慢地说道:“你这次来找太爷爷问你爹的事情,说明你心里有你爹!而且小小年纪就懂得变通,又知道坚持,太爷爷心里高兴!我们毅儿真的懂事了,也长大了。

  当初,是太爷爷说的,要等你到十五岁的时候才能告诉你有关你爹的事情,那是因为怕你年纪小,成不了事,反而影响你长大。太爷爷想你能够快快乐乐顺顺利利的长大。

  关于你爹的事呢,太爷爷现在还是不能告诉你,也不允许其他人告诉你。其实,如果……,就算你到了十五岁,也不一定告诉你真的。”老太爷字斟句酌,说的很慢,很艰难;说到后面一段的时候,语音已变的沙哑干涩。

  赵毅听到这里,顿时急眼了,急忙说道:“太爷爷……。”

  老太爷挥挥手止住赵毅说话,眼睛看着那个没有灵牌的供位,缓缓地说道:“这个事情堵在太爷爷心里头这么多年,太爷爷也是难受的紧;当初你爷爷奶奶就是为了这个事一怒而去,不认我这个爹啦。”说到这里,老太爷的眼里似有泪光闪动。

  定了定神,老太爷接着说道:“你要知道真相,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在十五岁之前什么时候做到了,太爷爷什么时候就都告诉你;如果你十五岁之前我死了,就由你三叔告诉你。

  但是,如果你到了十五岁还做不到,以后就不能再问你爹的事。就算你到了十五岁也不能问,你能答应吗?”

  赵毅问道:“太爷爷,您说,什么事情,毅儿一定会努力去做的。”

  老太爷摇摇头,坚决的说道:“你要先答应下来,太爷爷才说。”

  赵毅看看柳氏,又看看三叔,转头盯着那个没有灵牌的供位;好一会儿,转过头来看着老太爷,咬咬牙说道:“好!”

  老太爷盯着赵毅又说道:“你在这里答应了我,就相当于答应了我赵家的列祖列宗,永远不得反悔。”

  “是!”赵毅应的很干脆。

  老太爷艰难的站起来,说道:“走,到后面去。”

  四个人来到祠堂后面,祠堂后面是颌阳镇的西山,靠祠堂的一边是光溜溜的绝壁。

  从绝壁到祠堂的后墙大约有两百米的样子,祠堂后院的围墙是从西山绝壁开始一直围到祠堂。

  赵毅看见柳氏看着绝壁,不断的有泪水往下落。

  老太爷进了后院,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指了指绝壁,对三叔说道:“还是这个样子吧?”

  看三叔点点头,老太爷说道:“我要你做到的事情,就是要你从这里徒手爬到山顶,然后又从山顶爬下来。”

  柳氏“啊”的一声惊叫,以手掩口,看着绝壁,眼神绝望之极。

  老太爷不理惊呼绝望的柳氏,只是盯着赵毅,缓缓问道:“你有信心做到吗?”

  赵毅仔细的打量着这面绝壁,这块绝壁宽约六十米,从底部开始往上大约四十米,是呈九十度角直立的石壁,在四十米的地方,有一块岩石突兀而出,底部与地面几乎平行,从绝壁到突出的这块岩石的外沿,大约有八米,往上是十米左右向外倾斜的绝壁,然后又是一块突出的岩层,这块岩层突出更长,几乎有十五米左右,而且是一个向下斜底;再往上,便又是绝壁,直上山巅。

  赵毅仔细的想着,在脑海中反复盘算着攀登的线路,需要用到的技巧……

  如果搁在以前的那个世界,凭自己的身手,借助器械,应该可以做到,但是空手……

  从下往上爬,已经是异常艰难,还要从上往下爬,几乎不太可能。

  赵毅算来算去,盘算良久之后,看向柳氏,柳氏牙齿紧咬嘴唇,绝望的看着赵毅;轻轻的摇着头,泪眼婆娑,哭得梨花带雨。

  老太爷对赵毅说道:“你三叔是咱们镇子里最好的登山能手,他也只能爬到最下面的顶部,那块突出的岩层,没办法过去。”

  赵毅又看向三叔,三叔的脸通红,羞愤的说道:“我试了很多次,没办法。最好的一次,是爬到那个底的一半。”

  赵毅又想了想,看着老太爷,认真道:“我能做到。”

  听见赵毅的回答,在场的人都“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柳氏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赵毅。

  三叔急急问道:“毅儿,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赵毅转过头问三叔道:“三叔,你爬那个凸出的底部的时候,是不是手抓的地方有时会断裂。”

  三叔点点头,赵毅又问道:“那个底部的有些地方是不是不能手脚同时用?”

  三叔瞪大了眼,又点了点头。

  赵毅说道:“我的身子比三叔轻,三叔不能挂住的地方,我能挂住。我的身之比三叔矮,三叔不能手抓脚蹬的地方,我能把整个身子蜷上去。还有,我的身子比三叔软,有些动作三叔不能做,我能做!”

  三个“三叔不能……,我能……”一说出来,三叔和老太爷顿时面面相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良久,三叔看向赵毅,两手抓着赵毅的肩膀,目光中充满了希冀,叹息的说道:“毅儿,你真是长大了,三叔小看你啦!”

  赵毅看着眼中含着泪水的三叔,认真的说道:“不过我现在还做不到。”挠了挠头,害羞道:“我力气太小,没长劲,而且身子还不够软。”最后肯定的说道:“我要练习一段时间。”

  老太爷急忙问道:“要练习多少时间?”

  赵毅说道:“最多一年。”

  “那好!我让你三叔明天就开始教你咱家里的武技。”老太爷马上说道。

  “太爷爷,我练的不是武技。”赵毅急忙说道。

  “那你练什么?”老太爷不解的问。

  “我练……”赵毅想着,怎么把以前那个世界有关攀岩的一些术语用这里的话表达出来。

  “呐,就像这样,在山里长时间跑步,这样……,这样……,还有这样……。”赵毅最后还是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诸如跑步、引体向上、下腰、劈叉,还做了个单臂撑地,双脚离地身体平行地面的动作。

  老太爷这回明白了,“哦,是杂耍啊!”

  赵毅一听,差点一跤跌倒。

  老太爷边想边说道:“一年时间,要练这么多东西,会很吃力的啊。毅儿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顿了顿,转过头对柳氏说道:“柳氏啊,从明天起,你跟毅儿搬我那住去。我老啦,喜欢人多,嗯,人多热闹。再说啦,这个把人照顾我哪里够啊,得多个常在身边的人,老是换来换去的,也不好。

  我一个人吃饭怪没意思的,你跟毅儿得陪我一起吃,家里就不用开火了。就这么定了啊!”老太爷为自己的决定想了一大堆理由。

  说着,站起身来。

  许是坐的时间过长,许是情绪波动太大,老太爷起身的时候,身形晃了晃。

  三叔连忙过去扶住老太爷。

  老太爷定了定神,伸手在三叔后脑勺上拍了一掌,嘴里骂到:“小东西,你爷爷身子骨硬朗着呢,不用扶!”被称为“小东西”的三叔满脸苦笑,诺诺称是。

  老太爷哈哈大笑,往外就走。

  赵毅追了两步,看老太爷龙行虎步,精神奕奕,哪里还有刚来祠堂时候的那个老态龙钟的样子?

  赵毅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喊着问:“太爷爷,为什么我问我爹的事情一定得爬这个地方啊?”

  “哈哈,不准问,爬过了就告诉你,爬不过你以后就别问了。”老太爷脚步微停,回答了一句,大步而去。三叔连忙追了过去。

  赵毅转头用疑惑的眼神看柳氏,看到的是柳氏轻笑着摇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