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折腾了四十多分钟,君无瑕终于在那名助手的帮助下组装好枪,对靶场的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后者在操作间一阵捣鼓之后,几百米开外的地方竖起了一排木人做的靶子。

  君无瑕上前一步,站在警戒线上,双手端着枪对着靶子比划了两下。

  冷非鱼摒住呼吸,双眼灼灼发亮,一动不动地看着君无瑕,不知道每秒450发子弹的速度会是怎样的风景。

  君无瑕比划了半天,突然抬眼,莫名其妙地朝靶子的方向望了一眼,就在冷非鱼紧眼,表示不满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手里的枪上,老实地歪着脑袋,努力瞄准。

  冷非鱼怒了,谁见过用机枪还慢吞吞地瞄准的?

  玩机枪要的就是那种很MAN的感觉,端在手里一阵扫射,那噼里啪啦的声音、那让身体跟着颤抖的后搓力会唤起人类心里被掩藏起来的嗜血狰狞,那才是人类最真实的本性。

  没见过玩机枪也能玩地这么娘的!

  她还在愤恨,君无瑕却慢悠悠地放下了手里的枪,不好意思地对那名助手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我不大会玩,还是不试了。”

  轰——

  冷非鱼心里的火苗“嗖”地一下蹿了上来,不带这么玩的!

  这样会弄死人啊!

  面目扭曲地瞪着君无瑕,她的隐忍已经达到极限。

  “鱼鱼,你怎么……”君无瑕突然回头,冷非鱼来不及收回脸上的狰狞,龇牙咧嘴地站在那里。

  “别怕,我不试枪了。”君无瑕温柔地安慰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欢这种玩意,所以我不试了,怪吓人的,我们回去吧。”

  面目神经已经瘫痪的冷非鱼木讷地勾着嘴角,任由君无瑕牵着自己离开,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继续生气,更没有力气去装矜持,她已经计划好了,这把重机枪她志在必得!

  ……

  两人随后到了码头,坐着游艇到深海处钓鱼,冷非鱼借着大海的祥宁舒缓心里的郁闷。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两人在房间里叫了客房服务,君无瑕就嚷着困了要睡觉。

  今天的活动量对他而言是大了点,身体有点承受不了。冷非鱼趁着他洗澡的时间叫了两杯牛奶,想了想,她在君无瑕的那杯里放了安眠药。

  君无瑕身体恢复后,冷非鱼不知道是自己心虚还是怎么的,总觉得他的睡眠不像以前那么沉,仿佛随时都会醒来一样,为了能使自己在外出时更加安心,她不得不用药物让君无瑕进入深度失眠。歉意地望了一眼卫生间,她晃了晃手里的奶杯。

  感觉到君无瑕熟悉、沉稳的呼吸声后,她蓦地睁眼,轻手轻脚地换好衣服,从消防通道摸下了楼。

  她前脚离开房间,君无瑕后脚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摸下了床。

  “早知道白天就不玩你了,让你过过瘾算了。晚上潜进会展中心危险太大,没我陪着怎么行。”君无瑕懊恼地嘟囔了几句,跟着出了酒店。

  因为淮源岛对武器管理的特殊要求,展销商携带的装备由会展中心统一管理,白天参加展示,晚上由专人负责它们的安全,所有装备绝对不允许带出会展中心。

  冷非鱼在大厦外的灌木丛里观察了一会儿,果断地尾随一名巡视人员身后,走了十多米远的距离,男子手里的对讲机传来了总部的声音。

  她连忙掏出手机,将男子汇报的声音录了下来,然后才绕到他身后,猛地一扑,在对方还没反应前,一手勒着他的脖子,一手掰着他的脑袋用力一转,男子应声倒地。

  她将手腕的力量控制地恰到好处,没有直接要他性命,不过会暂时昏迷一段时间,

  将男子拖到隐蔽处,她从他腰间抽走了对讲机,随即走进了大厦后面的杂物间。

  她与飞鸟曾经将整栋会展中心的结构摸得一清二楚,那是他们在岛上闲得无聊,打发时间的消遣,他们甚至还制定出了自认为最佳的潜伏方案,而现在,她要将那些纸上谈兵一一实践。

  站在杂物间的墙角,她努力回忆那张平面图里的标注,找到她与飞鸟选定的位置,一个纵身,双手吊在了一个类似单杠的器械上,身体用力摆动了两下,猛地倒转180度,双脚朝上,一脚踢开头顶的通风口。

  中央空调的通风口对冷非鱼来说大小正好,艰难地匍匐身体爬了一段距离,她在三角岔路口停了下来。

  依照平面图的标识,左右两条路一条是通往机房,一条是通往会展大厅。

  想了想,她果断的左转,先得解决脑袋上的监视器。

  “仓鼠,仓鼠,你那里的情况怎样?”

  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发出声音,冷非鱼愣了一下才从胸口掏出手机,将先前的录音放了出来,“一切安全,没有问题。”

  对讲机那边似乎应了一声。

  这是会展中心独特的安全汇报方式,每十分钟会点对点的进行安全汇报,一旦没有回应,随时待命的冲锋队就会倾巢而出。

  顺利进入机房之后,她从通风口跳了下去,凭着对图纸的记忆在几个圆形柱子间穿梭,寻找电源。

  嗯?

  角落里传来的窸窣声让冷非鱼心里一紧,身体朝墙角缩去,她侧着脑袋偷偷看着圆柱后面的黑影,影子晃动了两下便停了下来,在闪烁着绿色光亮的芯片口捣鼓了两下,随着熟悉的断电声响起,几个透明圆柱里面的亮光齐刷刷地熄灭,整个房间漆黑一片。

  这家伙是来偷东西还是干嘛的?

  冷非鱼想了想,本着井水不犯河水的道上规矩准备离开。

  “谁?”低沉的声音警觉地传了过来。

  冷非鱼脚步一滞,随即更快地朝门边跑去。

  黑影并没给她逃脱的机会,助跑之后,身体一跃,一脚踢向身侧的墙壁,借着反作用力弹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冷非鱼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好快的身手!

  冷非鱼咽了咽口水,朝后退了半步,进入戒备状态。

  黑影面罩下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几秒钟后终于幽幽地开口,“我们又见面了。”

  随着黑影促狭且仇恨的声音,冷非鱼也认出了他,这不就是被自己关在地下室里死不了,锁在密室里也死不了的“打不死小强”嘛!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冷非鱼知道今天不认真打一架,她是无法走出这间屋子了。

  两人对峙着,似乎都在等对方出手,又似乎是在用气势试探对方的底限,就在双方都逐渐失去耐心,一个转了转脚踝,一个动了动手腕,准备出手的时候,房间门被打开了。

  没有躲闪,两人就那么直直地站在原地,看着身后的人,不管是谁,都会在发出声音前毙命。

  只是……

  冷非鱼冷眼看着愣在门口,似乎没有想到房间里会是这样一副场景的蒙面人,看他的装扮,也是一个心怀不轨的。

  “咦,你们都在啊。”蒙面男子挠了挠头,自来熟地走了进来。

  哈!

  熟悉的破锣声一响起,冷非鱼就乐了,他们三人还真是杠上了。

  “呀,都还活着啊。”冷非鱼感慨了一句,朝破锣音男子那边挪了半步,虽然她不敢肯定在经过了第一次的陷害,第二次的调包之后他还会不会像最初那样护着自己,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

  “你似乎很失望?”冷漠男子冷冰冰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地传了过来,“这次,我到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跑得出去。”

  “等等!”

  “等等!”

  冷非鱼与破锣音男子一起开口,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冷非鱼用一副商量的语气,指着冷漠男子腰间的对讲机说道:“喏,你也知道每十分钟一次的汇报,我们时间不多,与其在这里动手,不如等我们出去了再解决所有的矛盾。”

  “你觉得我会再上当吗?”冷漠男子朝前逼近一步,破锣音也跟着走了几步,若有似无地将冷非鱼挡在自己肩后。

  冷非鱼狐疑地扫了一眼破锣音的侧面,面罩下,一双孤傲的眼睛敛聚一层含霜的雾气,淡淡的白色覆盖在漆黑的眸子上,让他整个人浮显出桀骜不驯的张扬。

  他也有这么张狂的一面?

  甩了甩头,冷非鱼收回涣散的情绪,正色说道:“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耍诈,喏,”她指着破锣音说道,“他做见证,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后,我们在靶场见,一次解决我们之间所有的恩怨。你要想清楚,我们时间不多。”

  说完,她拿出腰间的对讲机冲冷漠男子晃了晃。

  “你们是一伙的,我凭什么相信你?”冷漠男子虽然有所动摇,可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对面男子纠缠自己的情况,认定这两人一定有关系。

  “一伙的我会把你们俩都关在展览会的地下室?”冷非鱼鄙夷地白了冷漠男子一眼,“爽快点,到底行不行?”

  冷漠男子思忖了几秒,咬牙道:“最后相信你一次,半小时后,后面的靶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