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弃家修真!修真之路,长生之桥,强者之途!”

  “弃家修真!修真之路,长生之桥,强者之途!”

  这几句话,在赵毅的心头如同滚滚巨雷,一遍又一遍!

  ……

  道长的展示,很神奇,其中蕴含的强大力量,实在是太具诱惑力。让自己变得更强,是亘古以来所有男人的梦想和追求。

  然则,自己若是弃家而走,柳氏怎么办?

  赵毅慢慢抬起头,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道长,有没有不需要弃家的方法?”

  道长很郑重的摇头。微微叹息着说道:“我知道你牵挂你娘,但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修真一途,需要无比专注,不说灭情绝性,但至少要做到了无牵挂,心无旁骛。不过,你若是入了修真之门,族里自然会将你娘妥善安排;更何况,老道保举你入的乃是最为强大的五大宗门之一,你若修真有成,不但是你的造化,也是你颌阳赵氏全族的造化啊!”

  赵毅不语,道长说的肯定是实情,道长出关拜访老太爷的那天,晚餐时听老太爷的话语中,就为颌阳赵氏无人有修真之缘,当年他初习吐纳却因年岁太大不能破障而感叹不已。

  一旦他赵毅决定弃家而去,从此踏上修真之途。族里肯定会对柳氏做出安排,如果自己修真有成,说不得族里还会把柳氏当娘娘一样供起来。

  但是,这是柳氏希望的么?……

  问问柳氏?

  柳氏一旦知道这事,为赵毅,为家族想,柳氏肯定会同意甚至劝自己去修真,但是午夜梦回,想起远在天边不知飘零何方的儿子,柳氏会不会泪湿枕巾,肝肠寸断?

  想起柳氏他日午夜梦回泪湿衣襟肝肠寸断,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望见的娘那青紫肿胀的额头,脸上那两道血泪的印痕……

  想起前世即便日日出诊,却只要条件许可便要回家和家人在一起的父亲。

  想起前世那个母亲辞世时,望向自己兄妹依依不舍,担忧的目光。

  想起前世十五岁之后那充满血腥杀戮的生活,赵毅的心中便充满了疲惫和厌倦。

  想起前世十五岁前那充满欢乐的生活……

  那才是普通人的生活啊!

  至于说到强大,想想王家俊王家豪兄弟,嘿嘿,哥好像已经很强了,是吧?

  赵毅抬起头来,看向道长,道长正满怀期望的看着他。

  赵毅看着道长,缓缓的摇头,说道:“道长,毅儿让您失望了,毅儿做不到了无牵挂,心无旁骛,毅儿舍不得娘,舍不得老太爷,舍不得三叔、虎子……”赵毅说着,低下了头。

  “哼!”耳边传来一声不悦的哼声。

  赵毅一惊,赶忙抬起头来看向道长,听这哼声,似乎是大为不满啊。

  道长静静地看着赵毅,眼神中的灼热和期望慢慢的退却。

  良久,道长长叹一声,说道:“毅儿,你要知道,能入修真之门,能修长生之法,便犹如鱼跃龙门,从此不再是凡夫俗子了,你可知道多少人求之而不得?甚至于你颌阳赵氏,都有可能因你一人而兴盛昌隆。就是你太爷爷,也是一直为当初修习之时年岁太大,过不了破障寻元而时时遗憾啊。你有如此机缘,却要轻轻放过,甚为可惜啊,你可想好了?”

  赵毅点头,坚定的说道:“道长,您老人家的心意,我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毅儿也想清楚了;毅儿只是想着,父母生儿养儿,固然期望孩儿有出息;但是承欢膝下,养老送终,终究是为人子女的天生义务。若是毅儿有个三兄五弟,即便毅儿不在娘身边,娘也能有依靠寄托,那毅儿便求着道长要去修真了;可是娘只有毅儿一个儿子,若是远离,娘情何以堪?即便娘嘴里同意,心下必然煎熬。这叫毅儿如何了无牵挂,心无旁骛?既然做不到,那毅儿宁愿不求长生之法,不去修真,做个凡夫俗子了。

  至于说到兴盛颌阳赵氏,毅儿认为,将成败系于一人之身,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终非上策。毅儿即便不去修真,也自当和族人一起,倾尽全力,以兴盛家族为己任。”

  道长细细听完赵毅的话,击掌叹道:“好!好!好!”又说道:“毅儿能想到这些,大出老道意料啊。你既心意已决,老道便不再多言了。”

  赵毅颌首道:“毅儿谢过道长。”

  道长说道:“老道胎成之后,这几日境界已然稳固,择日便将回转宗门,将你的事情报备上去,再为你寻些合用的药物来。我不在镇里的日子,你只需日日按前法温养即可。待我回来,再传你引气入体之法,自此而后,你按引气入体之法勤加修炼即可了。”

  赵毅腆着脸说道:“道长,能不能多教些啊。”

  道长摇摇头,惋惜的说道:“引气入体之后便是开魂府,结五行印,若是不在宗门,此事千难万难;而且开府结印已是修真之人所修的东西,亦是宗门核心机密,不可能外传的。”

  赵毅嘟囔道:“不教就不教,搞的这么严重干什么?”

  老道叮嘱道:“毅儿,老道盼你能入宗门,所以今日与你说的多了些,你一定要记住,今日你所听到的,以前你所学到的,即便至亲之人,譬如赵老太爷、你三叔,虎子,你娘,亦不能透露半句。”

  赵毅点头,郑重道:“是。”想了想,又不放心的说道:“那个……道长,今天这个事情,您也不能跟别人说啊,特别是我娘和太爷爷。”

  道长愕然,忍不住哈哈大笑。隔了一个门帘的内间响起一声苍老的怒喝:“好你个小兔崽子,太爷爷就那么不堪?让你这么不放心?”

  门帘一动,老太爷从内间走了出来。

  看着满脸怒色的老太爷,赵毅顿时傻眼了。

  原来当时听到那一声不悦的哼声,是老太爷发出的。

  “太……太……太爷爷,您怎么在这里,您不是在……?”赵毅结结巴巴道。

  “我是不是应该在家里处理事情?哼!”老太爷怒气冲冲。

  “太爷爷,太爷爷,您消消气儿,您消消气儿,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事到如今,赵毅只好腆着脸干笑着,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事说开了去。

  “唉,你是不是以为太爷爷为了咱们赵氏一族的兴盛,硬逼你学修真去?你是不是以为如果我知道了这个事,会迫着你娘强迫你弃了家去?所以就要瞒着我了?”老太爷瞪着赵毅,不满地说道。

  赵毅连忙干笑着说道:“不是,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心下却是想着:“你老人家很可能就会这么干的。”

  老太爷被赵毅搀扶着走到窗边的凳子上坐下,老太爷长叹一声,说道:“若是我想这么干,今日就不会隐身内房,让道长跟你这么一通说,直接就让道长带你走了。别以为你能打赢王家俊那几个人,就有多了不起了。你总不至于打赢道长吧?至于你娘那里,我老头子发话了,她敢说不?”

  赵毅满脸堆笑,应声不迭:“是是是……是是是……”

  老太爷看着赵毅,沉着的脸色慢慢的和缓下来,说道:“道长说你颇有修真天赋,太爷爷很开心;你如果愿意弃家去修真,太爷爷当然高兴了,至少我颌阳赵氏出了一个修真之人,他日若是你修真有成,族里自然也跟着沾光。”

  顿了顿,说道:“但是,昨天道长跟我说,修真之事,需要你情我愿,强求不得,而你又是纯孝,所以要先问问你自己的意思。果然,被道长猜中了,道长展示了神乎其神的本事后,你居然拒绝了,唉……,

  我观你病后的所言所为,特别是听了今天你跟道长讲的话,简直让我不敢相信你是一个九岁的孩童啊。”说着,一双老眼在赵毅身上不停的看来看去。

  赵毅被老太爷看的浑身发毛,嘴里懦懦的说道:“我病好了就这样了,我怎么知道,我怎么想就怎么说呗。”

  老太爷捋了捋胡子,说道:“虽然你不愿弃家修真,但是你今天说的这番话,太爷爷听了后也是很感动,算了,太爷爷不会逼你的。”

  赵毅顿时高兴起来,扯着老太爷的手摇晃道:“我就知道太爷爷对毅儿最好了。”

  老太爷摸摸赵毅的头,说道:“毅儿,你刚才那句话说的好,成败系于一人之身,其兴也勃,其亡也忽,终非上策。你即便不去修真,也会和族人一起,以兴盛家族为己任。”

  赵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太爷爷,毅儿狂言了。”

  “不!”老太爷语气坚决地说道:“毅儿你说的对,即便我颌阳赵氏没有修真之人,只要我们族人和睦努力,何愁不能兴盛?他老王家不是有两个修真者吗?又怎么样?还不是和我们一样混在山沟里刨食?”

  “王家有修真的人?”赵毅奇怪了。

  “是有两个,不过天赋不怎么好,所在的也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而已,不提也罢。”道长说道。

  老太爷说道:“他那是拿钱使的,算不得什么本事,老王家没几个有能耐的。他老王家的那个老不死也练过呼吸吐纳之术,所以也好胳膊好腿的活到了今天。我们这辈分的就剩我和王老头啦。不过王老头不行,你太爷爷我是到了三十多岁才练,过不了关口那是没办法的事;他可是打小就练,还不是照样过不了破障寻元的关口?哼,废物一个!”

  听老太爷说这话,道长只是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