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作为‘恶魔’的能力是‘意识共有’——也就是说,在任何世界里、在任何时间点上的我,都和现在在这里的这个我共有着一部分的感觉和思考。当然,‘二周目世界’里的我也是同样的。”

  “意识的……共有?”

  察觉到了她言语真意的我,背脊不禁感到了一阵寒意。

  和所有的时空中的自己共有意识,这不就意味着一种超凡的透视能力或者预知能力么。虽然从某种意义上看这的确相当无力,但从另外的角度上看,这也拥有着压倒性的强大。即使她能力的作用者仅限于她自己,但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可能性了。无论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那么,律都你从最初就已经知道一切了吗……包括直贵会被杀死的事情?”

  对着我沙哑着声音的提问,律都小姐静静地点了点头。

  “知道。”

  “既然如此!”

  我不禁下意识地激动了起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阻止部长呢!不仅仅是直贵,就连朱浬、哀音,还有其他的很多人,你明明都可以去拯救的……然而……你却为什么……”

  律都小姐只是静静地守望着这个已经激昂得脑髓沸腾了的我,露出了一个十分忧伤的表情。

  “想去拯救他们的我也是存在的。就结果上来说,既存在着成功救下了他们的我,也存在着没能救下他们的我。”

  她用着似乎相当疲惫的语调说出来的话,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原来如此……平行宇宙……”

  “嗯。根据量子力学理论导出的并行多重宇宙观——在这个宇宙里,我们一旦面临不同的选择,就会依照选择的不同而使宇宙产生分歧,从而产生一系列并不互相干涉的并行异世界。”

  这样说着的律都小姐,轻轻地摇了摇头。

  既存在她成功救助了直贵的世界,也存在她对直贵见死不救的世界。而无论结果如何,所有的世界里的她,都和正坐在这里的这个她共有着意识。

  “因此……我是很清楚的。一切的选择,全都是徒劳的。”

  “……徒劳?”

  无论怎样去做都是在白费工夫,是这个意思么?

  “为什么?”

  “无论我们做出的是怎样的选择,也无法改变所有世界都走向了毁灭的事实。”

  律都小姐过于轻松自然地说出的这句话,让我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它的意思。

  “诶?”

  “如果说把这样平行宇宙中分歧的异世界比喻成分叉的道路的话,那么我们无论走上的是那条路,前方都存在着一面巨大的墙壁。一堵名为灭亡的绝壁。一块连通着地狱的断崖——无论我们怎么做出选择,我们最后来到的地方都是一样的。殊途同归。这个游戏只有BadEnding(坏结局、死亡结局之类的不好结局)。这是我的亲眼所见。”

  “怎么可能……”

  我目瞪口呆地石化了。这样说的话,那我们之前所做的巨大努力和牺牲,全部都是没有意义的么!无论是操绪、嵩月、阿尼娅,还是冒牌直贵和朱浬,所有人的一切所作所为——?

  律都小姐望着这样的我,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不过呢,再这样存在的无数个分歧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仅有的唯一一个在性质上存在不同的世界诞生了。应该说,诞生的是个异常的世界吧。”

  “异常的世界?”

  “就是这个……被你们称为‘一周目世界’的,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人们,在发现‘灭亡’正在迫近的这个事实后,做出的选择不是坐以待毙,而是重新开始。也就是说,把时光倒流,通过回到历史的方式来改变世界的命运。”

  “选择重新开始的世界……只有……这个世界一个?”

  对着我的轻声低语,律都小姐绽放出了美丽的笑容。

  “是的……这个世界,已经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后的希望了。你应该能想象得到了吧,历经了无数次世界毁灭的我,对这个世界抱有着多么热切的期盼?就我个人来说,无论这个世界的希望是多么的渺茫,还是为了这个希望将会付出多么巨大的牺牲,都有值得放手一搏的无上价值。”

  这样说着的律都小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似乎就快崩落出热泪的笑脸。就像是一个迷路的小女孩,几经周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后终于找到的归途的那种喜极而泣的表情。

  “你来到这个世界的选择,肯定是没有错的呢。”

  “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对她的这句话隐约感到了一丝不安的我不禁想问下她的深意。

  “‘二周目世界’里的你,在数年前的坠机事故里就应该已经遇难身亡的了。然而,你却逃过了那场人生的劫难。然后你又帮助了奏。还没入学多久,就成功救助了本应该被第一学生会就地正法的小奏——这些都是在各个世界里都是独一无二,甚至都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巧合与偶然哦。”

  律都小姐静静地啜饮起了红茶。

  我陷入了沉默。视线落到了桌上的茶杯上。盘子里还放着两块丝毫未动的蛋卷蛋糕。望着蛋卷蛋糕上漩涡状的奶油纹路,我不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刚才……你说你经历过世界的毁灭吧?”

  “嗯。”

  “那律都,想必你也知道世界为什么会毁灭的吧?”

  “的确是这样的呢。”

  我抬起头来,从正面盯住了她。

  “那这个原因,和不得不诞生机巧魔神的理由,有没有什么关联呢?”

  “你想问什么呢?”

  律都小姐微微偏起了脑袋。

  “你说过……如果能把世界从毁灭之中拯救出来的话,无论作出多大的牺牲都不会介意的吧。不过,对我来说……”

  “如果非要以牺牲水无神操绪作为代价的话,世界走向了毁灭也是个无可奈何的事情——你是这样认为的吧……?”

  律都小姐淡淡地、用着自然的语气,说出了本来我想说的话。

  “小律!”

  嵩月突然插进话来,用着强硬的口气责备着表姐。不过律都小姐只是平静地摇了摇头。

  “并不是想来批判你的什么不是。因为我也非常理解你的心情嘛。”

  “……”

  她这句始料不及的发言,不禁让我陷入了沉默,只是眨巴着眼睛望着她。

  “给你看下我的诚意吧。”

  律都这样说着,拿起了桌上放着的一个水晶烟灰缸。似乎这个烟灰缸是个什么特别机关的启动开关的样子。

  通过烟灰缸的重量而锁定的锁卡似乎被弹开了吧。墙边响起了咔嗒一声,轨道往下抖了一个角度,之前在一端固定着的小球开始向着另一端滚去。滚动的小球又带动了齿轮组。然后又是冲出一辆小车,撞上了伸长的弹簧。然后在整个屋子里部署着的一大堆这样的机关又连锁地一齐开始了动作。看来又是机械式传动连杆装置呐。

  终于,等这么阵势磅礴的机关的功能全部执行完成后,最终的效果,就是在律都小姐身后的玻璃窗前,那一直关得严严实实的百叶窗被卷了起来。确认了这个最终效果后,律都绽放出了欣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