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皖皖,你还好吗?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和沈野逸来这里是为了这个,我还以为是你们要去哪儿玩呢,不想带我呢对了,这个给你。”江妮娜看着脸色苍白的唐皖,心里很自责,自己怎么可以这么歪想唐皖和沈野逸的关系呢。

  “我没事。”唐皖勉强的扯起嘴角,对江妮娜笑了笑。可是唐皖嘴角上的笑意,让人此时看起来,特别的心疼。

  “嘘!唐伯父可能快到了。”沈野逸替唐皖接过了江妮娜手中的DV,示意江妮娜和唐皖保持安静,因为沈野逸他刚刚貌似听到有脚步声向这边走来了。

  “小贤,你怎么想打电话告诉我的秘书,约我到这里来啊?我们才分开不到3个小时吧,这么快就想我了?”唐爸一进2号包间,看着低头坐在沙发上的惠贤,因为唐爸的印象里一直都觉得惠贤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娇小的需要保护的小女人,他以为这次惠贤约自己的目的,是和往常一样的,是想和自己撒娇了呢。

  “唐副总,我想你没有必要再演了,我们在一起不过是,呵,不过是一场权色交易而已。”惠贤鼓足勇气抬起头,用非常不屑的口吻对自己曾经真的认真爱过那么几秒的唐爸说道。

  “小,小贤,你怎么了?是不是又有谁胡说你什么了?”唐爸看着表情冷淡、口吻不屑的惠贤,他感到非常的意外,早上还和自己亲昵的说‘亲爱的,拜拜。’的女人,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啊。惠贤这是又受什么刺激了啊。因为曾经唐爸的女秘书,曾经当着惠贤的面说惠贤是不要脸的小三来着,所以惠贤和自己大闹了一场,口口声声说她跟自己在一起,不为钱不为权,就是因为喜欢自己而已,凭什么要受到别人的白眼,唐爸看着哭闹不休的惠贤,他一狠心就把自己最得力的女秘书给辞退了,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又有谁胡说什么了啊。

  “没人说什么,我不只不过是找到了一个,更值得我消耗青春换取钱权的大树了而已。”说完这句话的惠贤,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很痛,她没想到逢场作戏了这么久,自己真的对这个中年男人有了感情。

  “换取钱权?小贤,你到底怎么了啊,是不是我妻子去找你了?”唐爸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很可能是自己的妻子去找惠贤说什么了,不然惠贤不可能一副要和自己分手的架势。而且自己最近回到家的时候,妻子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一点也不像之前妻子对自己的那股温柔,其实自己当初和惠贤在一起,就是因为觉得惠贤和年轻的妻子长得很像,但是逢场作戏久了,就觉得面前的惠贤比自己的妻子年轻,而且更加的懂得体贴自己,更加的适合陪自己出席各种不能带妻子出席的场合,能显得自己特别的有面子。

  “呵,你妻子?你妻子估计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呢吧。怎么可能来找我呢。”惠贤低头假装看了眼手里的手机,实际是想借助自己的手机屏幕的反光效果,看看包间内,有没有监控摄像点。当她看到古董花瓶所在的位置的时候,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显示有条新信息未读,她一点击打开新信息,看到信息上的内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今天是彻底栽在那个少年的手里了。信息的内容是:不要拿着你的手机屏幕来回当反光镜了,再照下去,可别怪我没通知你,小心什么从天而降的硫酸雨,连环撞车案啊之类的事情。

  “那小贤,你到底是怎么了啊,你说出来啊,别这样子的吓我啊。”唐爸想上前去抱住惠贤,可是看着冷冰冰的惠贤,唐爸突然觉得事情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要是闹小脾气,这难免也闹得太过火了一点了吧。

  “我不都说清楚了吗?你还想怎样啊。躲开,别当误我时间,大叔。”惠贤一咬牙,狠心的背起自己的LV背包,用力地踩着黑色的高跟鞋,转身就要往包间外走去,但是却被唐爸一把拽住了胳膊。

  “你干嘛啊?”惠贤蛮横的对唐爸说道,虽然此时此刻的她还是很希望唐爸可以挽留自己,但是要是唐爸真的挽留自己,自己的下场一定是很悲惨的。

  “你确定,你将来不会后悔离开我吗?”唐爸看着一心和自己要分手的惠贤,他还想争取一下机会,万一惠贤会后悔她自己的决定,回到自己的身边呢。

  “后悔?!大叔,给你十块钱,买个镜子照照你的熊样。你又不是李嘉诚,凭什么让本小姐后悔啊。”惠贤从包里掏出十块钱,扔到了唐爸的脸上,一脸不屑的走出了2号包间。当她走出包间的时候,她脸上的不屑,煞那间就消失了,此时的她的眼圈变得红红的,她很想哭,可是她很担心会被身后的唐爸发现,也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到唐爸的身边,但是她更怕自己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她向上眨了眨眼睛,生生的把眼泪空了回去。

  “叮叮.......”这时,唐爸的手机响了,响了一遍又一遍,唐爸就像是听不见一样,只是一个人呆坐在沙发上,呆坐了很久很久,唐爸才缓过神来,从公文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电话显示是自己的妻子打来的,他下意识的不想给妻子回电话,但是一想到刚刚和自己分手的惠贤,他还是拨通了妻子的电话。

  “喂,言言是我......嗯,刚在开会,手机调静音了......啊,行,周末回咱妈家吃饭那事我没忘......哎,言言,我记得上周是我们结婚18周年的纪念日,那时我正在外地出差,今晚我给你补过好不.......嗯,好。”挂了电话的唐爸,突然觉得自己10多年前的那种对妻子的喜爱之情又重新燃起了,全然忘记了刚刚的对惠贤离开自己的不舍。或许,唐爸对惠贤的感情,不过是一种精神上的感情寄托。更或者就像惠贤说的那样,只不过是一场权色交易而已,现在钱货两清了,是该分开了。唐爸拿起沙发上的公文包,吹着年少时的最爱的口哨节奏,快步的离开了咖啡厅。因为他要赶在妻子下班之前回到家,布置下家里,给自己妻子补过一个结婚18周纪念日。

  “沈野逸,噩梦结束了是吗?”唐皖在圆形小孔里看着唐爸最后愉快的离开的样子,她突然觉得这一场噩梦就这么的结束了?这么的简单?这么的快?她觉得自己看不懂爱情和婚姻。为什么在自己觉得唐爸和唐妈的感情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会因为惠贤的退出,而复燃呢?难道说婚姻里的背叛都是因为权色交易而寻求精神上的感情寄托吗?唐皖很不懂,也不想懂。

  “噩梦结束了。”沈野逸看着一脸迷茫的唐皖,突然觉得自己很想把唐皖拥进怀里,他已经是记不清今天是第几次要想把唐皖拥进自己怀里,想要给她温暖了。站在一旁的江妮娜看着沈野逸注视着唐皖的眼神,她突然很害怕,很害怕,害怕自己之前的猜想真的会成真。如果沈野逸和唐皖交往了自己这么多年对沈野逸的感情要怎么办?

  ***************

  “哎呀,要不是看初一小孩们军训,我都没感觉到咱们都高一了啊。时间过的也太快了啊。”唐皖扭着头看着窗外,那些站在操场上禁受着秋老虎的考验的新初一的学生们,她突然才发现自己已经升入高一了。

  德安中学是初中部和高中部合在一起的中学,只要是成绩优异的学生就可以直接获得保送资格,免试(免中考)进入德安中学高中部。而唐皖就是那批免试幸运儿的一员。忘记说了那批免试幸运儿里也有沈野逸和张淼玲,而江妮娜却作为音乐特长生(钢琴八级)被德安中学的高中部也免试录取了。这时的张淼玲也唐皖的关系已经明显缓和好多了,甚至到了惊人的地步,虽然不像闺蜜死党那样的亲密无间,但是也比普通同班同学的关系要好的很多了。升入高中的唐皖还是和张淼玲、沈野逸一班,而江妮娜则被分在了特长生班。赵璐在中考的时候,则选择了初中起点五年制的大学,去S市念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大学。因为据赵璐亲口说她自己实在是不想在上学了,家里人都拗不过她,只好找了个有亲戚教课的大学,托关系给赵璐招了进去,希望亲戚可以好好的照看赵璐,免得她沾染了社会上的不良风气,给学坏了。

  “是啊,我也没感觉。”张淼玲从书包里拿出精致的化妆镜,想看看自己的妆容有没有因为刚刚的体育课而变得凌乱。对着镜子细细的观察了一番的张淼玲才放心的放下了镜子,看着唐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