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爱上男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车上的时候吴丹一直盯着我看。

  “我知道我长得帅,走到哪里都很招人眼球,可你也不能这么看啊!”我忍不住调侃道,虽然盯着我看的人是一位美女,但是我还是感觉有些不适应。

  “主管,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吴丹突然问道。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会不喜欢女人!”我疑惑的看着她。

  “可能是我没说清楚,主管你是不是喜欢男人啊?”

  我晕!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彪悍,什么问题都敢问!而且还一点也不顾及后果!

  “谁说的!我的爱好取向很正常!”

  “那你怎么跟别的男人不一样啊?”吴丹更疑惑的问道。

  “哪不一样?”吴丹的疑惑让我也糊涂了!

  “看人的眼神不一样啊!”吴丹解释说。

  “什么眼神不一样?”我还是没弄明白吴丹在说什么。

  “我感觉你的眼神比他们都干净!”吴丹牛头不对马嘴的回道。

  “他们?”

  “对啊!就是我们部门里的其它男同事!”

  “哪干净了?”

  “就是不像他们那样色咪咪的看我!”

  “额。。。那个,小王啊!你还年轻,有些事情你不懂,要知道异性相吸的道理适用于所有哺乳类动物,他们那样看你,这不正好说明你很有魅力吗?你应该高兴才是啊!”我老气横秋的教育起吴丹来!

  抽空要回去敲那群小子的竹杠!我现在可是免费帮你们在美女心中打造良好形象!

  “可是同样是男人,主管你怎么就跟他们不一样呢!你为什么就不被我吸引呢?!”

  得,又绕到我头上来了!

  “主要是每个人的审美观点不一样!”我找了个比较合适的理由,总不能直接跟她说因为见识过秦晴的美,所以你对我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吧?

  “你是说我不漂亮?!”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吴丹瞪了我一样!不管是美女还是丑女都忌讳有人说自己不漂亮!或者不够漂亮!虽然我没有说她不漂亮的意思!

  “不,我没说你不漂亮!”

  “那是什么?”

  “这个嘛。。。。。你想啊!比如同样是鲜花,鲜花的品种也会有不同,不同品种的鲜花也有自己不同的生活方式,有喜欢生活水不喜欢阳光,所以培养的时候要多浇水,少晒阳光,有的喜欢阳光、不喜欢水,培养的时候就要多晒阳光,少浇水,你能因为鲜花不喜欢水或者不喜欢阳光,而去说水不好或者阳光不好吗?”

  “不能”

  “既然不能,那你没有吸引我,你怎么能说是因为自己不漂亮呢?”

  “我没说是因为我不漂亮啊!”

  “那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主管你没眼光!”吴丹话说完,车也到站了,她笑着打开车门准备下车

  吴丹的一句话让我哭笑不得,绕了半天,最后吃亏的还是我。

  “陆明,谢谢你了!”

  “不客气,一路走好!”

  “明天见!”吴丹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连蹦带跳像个孩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糖果一般高兴的离开了。

  送走吴丹,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原本以为是秦晴的电话,但是打开一看来电显示,我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喂?干嘛?”我接起电话,语气不善!因为电话是王怀打来的。

  “什么干嘛!不是你先给我打得电话吗?”电话那头的王怀竟然有些生气。

  我被这生气的语气喊的愣了半响,旋即反应过来提醒道:“我什么时候给你打得电话?”

  “似乎三个月前的第二个周末。”

  “嘿,你小子还知道是三个月啊!这会儿黄花菜早凉了!”一想起那件事我就有些郁闷,还好最后秦晴没有责怪我。

  “哟,怎么有收获?”王怀语气中有些惊讶并弥漫着一股男人都懂的意味。

  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王怀口中的收获跟常人认识当中的收获一词的概念是不一样的,他口中的概念其实是指着目标一类的意思,至于为什么会被他称作收获,因为在王怀看来,有了目标就意味着有了收获,用他的原话来说就是“自从我出道以来从来就没有失过手,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算是吧!”我没有掩饰。

  “好事啊!看来我这次去上海又多了一件事情可以做了!”

  “什么?你要来上海?”这次轮到我惊讶了。

  “怎么?我来上海不可以啊?”

  “也不是不可以,我只是奇怪好端端的你来上海做什么?!”好吧我承认撒谎了,我确实不希望王怀来上海,这并不是说我不好客,而是因为我太了解王怀这个家伙了,如今的我好不容易得到了不知哪路神仙的怜惜,将秦晴赐到了我的身边,和我住在一栋房子里,如果王怀来到上海的话,那他就必然会接触到秦晴,向秦晴伸出罪恶的魔爪绝对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而且我现在还没有和秦晴将关系确定下来,王怀对秦晴出手可以说更是名正言顺。

  我不是怀疑秦晴,相反我是对秦晴太有信心了,我不相信有哪个正常男人在见过秦晴之后不会对她产生想法。

  所以为了防止事情发展到那种不可挽回的地步,我必须极力阻止王怀来上海,至少也要阻止他与秦晴接触。

  我的大脑快速运作着,思考阻止王怀来上海的方法,而这些电话那头的王怀也自然都不知道,他在听到了我的提问后,很快换上了一副不情愿的语气,这让我看到了阻止他来上海的希望。

  “陆明,你不知道啊,我最近过得日子简直是惨不忍睹啊~”王怀一上来就开始对我诉苦起来。

  “你家破产了?”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把一向乐观的王怀逼成这样。

  “不是!”

  “那是什么?”

  “跟女人有关!”

  “你是不是又没按压住自己的色心,同时交往了七个以上的女友,没有做到雨露均沾,结果让人家姑娘找上门来,抓奸在床,然后信用卡被你父母停掉了?”

  “不是,这次正好相反,我父母给了我一笔巨款并且逼着我同时跟一群女孩子交往!”

  “一群?”这个词太狂野了!

  “你确定你父母真的这么做了?不。。我是说,你确定那真是你的父母?或者说你现在是清醒的吗?”

  “你。。你。。你竟然怀疑我!咱俩认识这么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看样子王怀说的似乎是真的。

  “具体怎么回事?”

  “大学毕业之后,我就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原本一切都很好,生活也被我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是我的父母偏偏就起了让我成家立业的想法,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嘛!”

  我无语了,呆在家里无所事事,竟然还敢说一切都很好,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不过现在不是责骂王怀的时候,虽然我可以感觉到他语气中的辛酸,但这并不会改变我的底线,绝对不能让王怀来上海!

  “你父母也是为了你好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成个家了!所以说你还是安心在家呆着吧!”

  “安心个屁!他们逼我同时交往很多女友就算了,还非逼我去一个什么大会!这是最不可以忍受的。”

  “什么大会?”

  “名字挺奇怪的,叫什么亲亲大会!”

  “亲亲大会?国内有这样的大会吗?”王怀的话听的我满头黑线,亲亲大会,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说王怀的父母已经对王怀失去信心了,所以干脆就把他当成了种马?传宗接代?

  “有啊!这两年还特别火呢!全国各地到处都有办的!有的地方听说最后要是成了还给补助。”

  “我靠,这种东西还有补助!?”我蒙了,上流社会的生活果然非常人可以想象,难怪有那么多人扒光了衣服也要往里面钻。

  “是啊,如果在现场表现好的话,还送欧洲七日游呢!”

  “还有七日游?这么好你怎么还不愿意去?!”

  “太掉价了!他们让我像个木头一样坐在板凳上,等着别人来问我问题,跟买菜一样!被人挑来挑去的,而且年轻的挑我也就算了,年级大的竟然也挑我!这简直是对我王怀的一种侮辱!”

  “还有年纪大的!?”我碉堡了,口味太重了。

  “是啊,都是做父母的,怕自己女儿顶不住,所以跟着一起来,这种情况我也可以理解,只是他们问得问题也太刁钻了!”

  “他们都问你些什么问题啊!?”我忍不住好奇道。

  “什么年龄啊,身高啊,家境啊,学历啊!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年龄、家境、学历?这问题问的怎么这么有规律呢?似乎是某种很熟悉模式。

  “等等,王怀,你去参加的该不是相亲大会吧?”我突然发现问题的所在!

  “对!是叫相亲大会!”

  “泥马啊!你家管参加相亲叫做跟一群女孩子交往啊!”

  “这有区别吗?”对面的王怀无辜道。

  “你。。。。你。。。”我大喘气的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王怀这家伙脑子里,难道除了女人就不能装点别的吗?还好他现在不在我身边,否则我一定让他血溅百步!

  “陆明,你是不是也很同情我?”

  “对,我真同情你!”

  “那我去上海找你好不好?”

  “不,你不可以来!”

  “为什么?”

  “我家里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

  “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住!”

  “恩?行啊!你小子在那混得还真是风生水起,都知道金屋藏娇了!”

  嘿,他在这种事情的反应倒还真快,没点就透,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必须要先把王怀这家伙来上海的念头给打消掉才行!

  “所以你不可以来上海找我知道吗?”

  “好吧,那我就不去找你了!”王怀答应的十分认真

  “恩,好!”我高兴道。

  虽然王怀已经答应我了,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我想王怀肯定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变卦的,所以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才行,然后,仅仅只过了一天我便接到了王怀从上海浦东机场发来的短信!

  “陆明,哪忙?我到上海了!晚上出来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