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本来已经被四阿哥画地为牢的安排在了自己身边,可不到一会儿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虽然十四阿哥的求情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可筱白可是一肚子感激,这会儿离着四哥越远越好,否则自己非要落下个心悸的毛病。

  老老实实的给四阿哥认了错,还立了誓要安分守己,筱白这才乖乖的跟着十四阿哥来到十阿哥他们身边。

  高台下边分两侧,大阿哥,四阿哥,五阿哥、九阿哥他们在一起,十阿哥、八阿哥、十四阿哥他们在一起,至于其他的阿哥们,筱白压根儿还没认全,自然不晓得那些坐在后边的阿哥们是哪位爷。

  筱白刚刚本就在女眷们的外围,还没走几步就被四阿哥领走了,惠妃与大福晋自然没有看到她的举动,可八福晋就没那么好运了,正一个人与她俩周旋,用词都是绵里藏针,表情也堪比笑中掩刀。

  【青梦】

  青梦也是跟着那拉氏进了宫,她虽然去北京游玩过,可你能指望一个孩子逛一遍就记住故宫的各种布置、景致吗?何况,这个孩子还不怎么聪明。

  起先在御花园走了一遭,碰到了一些贵妇,经嫡福晋提醒,不是嫔妃就是进宫请安的福晋,身份都比自己大,挨个儿行礼过后就退到一边,任它云淡风轻。

  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好,第一次进宫还不到一个时辰,那电视上的宫斗大戏就开演了,主角之一还是鼎鼎有名的八福晋!虽然惠妃帮着大福晋,算是二比一以多欺少,可八福晋只是稍稍落了下风,言辞之犀利以青梦的阅历来说,足以配的上两个字——罕见!

  三人你来我往,斗得好不热闹,周围的女眷们也是凑了过来,眼看着包围圈逐渐扩大,想是阿哥们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怎么就没人制止呢?难不成都怕了这两位悍妇不成?

  青梦怀疑,如果明筱白知道八福晋如此善战,她是否还有胆嫁进多罗贝勒府呢?说不定对于八贝勒的女人,当情人都比有名分来的舒适。

  当然,以大福晋的身材,悍妇显得更为合适些。当看到四阿哥领着一个约莫十五岁的女孩儿到了另一边,目光虽然严厉,但脸上写满了担心时,青梦虽不承认,但她确实吃醋了。自己现在也是十五岁,名义上怎么说都是雍亲王的准侧福晋,可他就任凭自家老婆们处在漩涡中间,救走了别人。

  这要搁到现代,她准会叫上明筱白和宋婷,挑个下雨天,大街上拦住这俩人,仨人齐唱《分手快乐》,还要着重突出“如果他总为别人撑伞”这句。

  想到这里,想着不知现在这两个女人都在干什么,筱白是不是还在找优质男友呢,宋婷是不是仍然那么高调的恋爱?而她们有没有想念自己呢?我是死了,还是成了深昏迷的病人呢,父母肯定很伤心。

  想到父母,撇到圆圆的月亮,“中秋佳节,全家团圆的日子里,女儿却不能陪在你们身边”喃喃的话语未完,泪水已流到嘴角,后边的话伴着咸咸的泪水,咽了回去。青梦,后悔了,她为什么要去碰那该死的绿光,为什么!

  声乐想起,大家开始各就各位,随着四福晋坐在四阿哥身后,青梦知道此刻多想无益,只能努力的整理着情绪,对于即将过门的准儿媳妇,等会儿康熙大半是会让她登台献艺的。

  “皇上驾到!”尖尖的嗓音划破天际,刺激了每个人的耳膜,驾到的这个人,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神一般的,他可以赋你荣华,亦可赐你悲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青梦听着漫天遍野般的声音,心里却在笑,万岁,别说康熙了,就连乾隆离那万岁的寿命还有着数千个轮回呢,他的这个理想骨干到营养不良。

  【康熙】

  看着跪了一地的臣子、孩子、妻子,自己到底是高兴的,为君者对于这三者的希望,当然扩展到所有人也都适用,就是——忠心!

  扫一眼那些私下里有些小动作的人,他们毕竟不成气候,天子之威稍稍扩散,他们的膝盖就如同面条一般,让人看不到眼里去。

  “平身吧。”短短的一瞬,康熙的心思已转了两圈。

  太子有条不紊的控制着宴会的进程,放眼望去,尽是繁华。

  和着两旁德妃等人的赞誉,康熙心里着实开心,望子成龙,此刻他是个为儿子骄傲的父亲。可他偶尔也会忘记,他的儿子不止一个。

  【筱白】

  十四阿哥引着筱白来到八阿哥与十阿哥身旁,随着皇上亲临,女眷们也终于停止了争吵,坐到各自的丈夫后面,努力伪装着各自的雍容华贵。

  筱白与几位阿哥行了礼,坐在**席与阿哥席之间,身旁很不幸的挨着八阿哥。

  “早知道还不如跟着四哥,这下今晚可得累死了。”八阿哥虽然与书上写得不一样,但他的气质与样貌完全不输电视上的形象,甚至,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皇家气质更胜一筹,让得明筱白既不敢靠近怕沦陷,也不想远离怕不见。

  正玩着这种平衡木,突然一边歪了下去,自然会让筱白劳神费心。

  “筱白,我明天带你去骑马好不好?”

  筱白转头一瞧,一脸讨好的十阿哥正隔着八阿哥跟她喊话呢,再看他身后的十福晋,果然一脸乌云。

  当着自己老婆去讨好别的女人,这十阿哥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当大爷当惯了。筱白头上很配合的冒出几道黑线,犹豫着要不要去,在这皇宫确实太无聊了,可当着人家嫡福晋的面子答应就等于结仇啊。

  八阿哥看着筱白一脸挣扎的样子,还不时的往四阿哥那边瞅,心下明白了为何平日里活泼爽快的筱白格格会有如此不正常的表现了。

  “明日我与十四弟、十弟要去挑选新来的贡马,你在宫里也是无聊,你就不必推辞了,跟我们一起去吧,就当给十弟打坏你玉镯的赔偿了。”八阿哥此刻的声音比往日还要温柔一些,像是个宠溺妹妹的大哥,又像是稍有暧昧的情人般,嘴角的弧度也更加上翘。

  有了八阿哥抗下了风险,话里又表明筱白是不愿去的,十福晋的脸色渐渐阴转晴,然后经十阿哥一翻哄,立马万里无云。

  听着十阿哥的那些小伎俩,无非是明日去你那就寝啊,什么时候一起吃饭啊,神马珠宝阁又来了新货了,改天带你去挑啊……筱白头上的黑线翻了一倍,这样就可以把十福晋给哄得心花怒放、俯首帖耳的?

  谁说十阿哥是草包来着!就算是,也是个会哄人的高级草包!

  筱白无意再听下去了,无奈的摇摇头,转头要去欣赏开场歌舞,中间路过八阿哥的位子,看到后者也在看她,不可置信的笑了一下,也不管这在清朝有多么另类,自顾自的欣赏那听不清、也看不懂的歌舞去了。

  (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