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望了望天,此刻已经是中午了,炙热的阳光撒下,羽墨微微的眯了下眼睛,手抬起隔了下阳光,望着天空中飞过的白云,那是多么的悠闲,惬意。羽墨突然有些想飞到云端看看,不过心念一转,还是压下了这个好奇的念头,摇了摇头,眼睛低下,重新在大道上散步了。

  “羽公子,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耳边传来的熟悉声音使羽墨抬头,映入眼中的是一位穿着有些破烂裙袍的少女,破烂的裙袍明显是被人撕扯过,而他秀发也有些散乱,任由它自消瘦的肩膀往下蔓延,直到接近小蛮腰处才停止下来。

  少女皮肤就通白玉一般,此刻那白皙的小脸因为见到羽墨的原因浮上了两朵红云,把她的小脸蛋染红,看起来就跟如同一个青涩,又有些诱人的小青苹果一般。

  羽墨的脸距离少女的脸不足几寸,这么近的距离羽墨能明显的感觉到少女的呼吸气息和从少女身子传出的香气,而羽墨也好不到哪去,虽然是名修真之人,但他也是名正常的男人,一位美女靠自己这么近,羽墨顿时有种冲动,一种想狠狠的把眼前的少女搂入怀中的冲动。羽墨的眼睛往下移了,他突然被少女薄薄的樱桃小嘴所吸引,望着那有些湿润的唇,羽墨突然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吸引了,不由自主,羽墨缓缓的低下了头。

  少女愣愣的望着慢慢低下头的羽墨,看着羽墨迷离的眼睛,少女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的小心肝快速跳动着。

  就在此时,从羽墨的丹田中猛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能量,直接刺激了下羽墨的神经,使得羽墨猛的清醒过来,抬头,羽墨快速的压下心中的旖旎,再次呼了一口气,见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了,羽墨才抬头望向了少女。

  此刻冷翎还微闭着眼睛,睫毛动了动,仿佛想睁开又有些害怕似的。

  羽墨温柔的一笑,她现在居然愿意把自己的吻献给一名恶名昭彰的大色狼,这让他对她有些改观了。

  “冷翎别闭着眼睛了,睁开吧”说着羽墨拍了拍冷翎的小脑袋。

  闻言,冷翎的身子微微一僵,她缓缓的睁开的眼睛,见到望着自己的羽墨后,她猛的尖叫一声:“啊!”刚刚自己的样子一定被他看过了,小脸猛的一红,小脚猛得拔起,转身便跑,远远的留下一句话:“大色狼,大坏蛋……”

  羽墨表情无奈的望着远处的倩影,没有吻她就是色狼?这个,难道要吻才不是?想了想,羽墨还是有些想不通,既然想不通就不想了,羽墨摇了摇头,继续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过这时的羽墨可没有刚才的休闲了,因为他想起了一个人,那就是冷翎!自己再过几天就要去独罗宗应付所谓的审核了,而冷翎可没有资格去,把她放在微凌门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现在该怎么办呢?

  忽然羽墨的脑中闪过他跟冷翎在一起的一些片段。

  ‘“奇怪的事……嗯,我昨天发现原来神仙都是住在这种满是山洞的深山中的,对了,我见到门派里的师兄,师姐们,她们都对冷翎好好,公子,我告诉你哦,还有一个叫灵心仙子的人说要收冷翎做徒弟呢,不过冷翎不知道您会不会答应,所以没有接受”’

  他记得冷翎说灵心说收她做徒弟的时候她很激动……。

  羽墨顿时眼前一亮,他笑了。想通了该怎么做的羽墨几个闪身,也不在乎大道两旁是否有人,直接掠过,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刚好的,在大道的两侧有两位师兄弟这在奉命采些药草,突然感觉身后一阵狂风刮过,手中的草药也被狂风刮了飞了,两人同时转过身,猛然看到一道黑影在远处消失,两人同时愣了下对望一眼,他们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是他!?”看刚刚的袍子身形和飞行的方向,两人自然能猜出那人是谁,不过他们绝对不会承认刚刚看到的一切,就刚刚的速度他们只在自己的师傅或师伯身上看到,这种速度绝不会出现在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人身上,尽管他是掌门人的儿子,两人失声喊了下后,他们便强压下内心的震惊,开始采药,心里轻轻安慰自己,刚刚那只是幻觉而已,只是幻觉而已……。

  羽墨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的几手把两名师兄弟震撼的成怎样了,此刻他轻轻的关上了房门,缓缓的移动步子,跟上次一样,他在四周布上了结界,不过这次羽墨却不想上次那样盘起脚修炼,而是微闭着眼睛站在房间,如同一尊石像般站立着。

  冷翎想要的自然就是修真,如果让她拜灵心为师也是可以的,以灵心透剑期的实力的确也有能力教导一个刚刚入门的弟子,不过灵心真的能让冷翎成为一名顶尖的修真者吗?显然不能,就连灵心本人都没有这个能耐,所以羽墨想自己出手了,既然自己无法一直在她身边帮她,那么就让她自己掌握实力不就行了!

  如果用靠灵心的指导,以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那就得修炼上几年才能进入剑初期,而羽墨的修真法就不同,他可以令一个人在短短的一天里进入筑基期,也就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剑初期,而要筑基还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丹药!一个名为筑基丹的一品灵丹!

  修真界除了修真者外还有一些比较受人尊敬的职业,比较出名的有两种,一种是炼丹师,另一种就是炼器师,这两种职业在修真界里都是倍受人尊重的职业,原因就是炼丹师可以随手一个仙丹救一个频临死亡的强者一命,试想一位强者被一个人救了,那么就相当他欠了炼丹师一个人情!这一个人情可以由炼丹师随意使用,如果有人得罪了炼丹师,那么最大的结果就是被一群强者追杀,知道死亡为止!另一种炼器师,人如其名,主要是靠炼器为主的职业,这也就是一种令人尊敬又感到畏惧的职业,跟炼丹师不能多让,在修真界里有不少喜欢法宝的人,而那么人就会收集材料,然后找炼器师制作想要的法宝,从而提高自己的实力,对于强者来说,让炼器师制作一次就是欠了炼器师一个人情,试想下,如果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把仙器,另一个拿着一个灵器,这会是什么结果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如果说那个拿灵器的收集了一些材料然后拿给炼器师制作出一把仙器呢?这样不就等于炼器师救了他的一条命么!

  从这里看来炼器师和炼丹师的能力都是相同的,一个是在人快死的时候给以帮助,或者在他未死之前给他增长功力,而另一个则是直接给他一件宝物,让他的实力永远的提高在那个阶段,从而挽救了他的性命。有了这种救命的功能,因此在修真界里,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去惹一名炼器师或炼丹师。

  当然想成为一名炼器师或炼丹师都会有一定的要求的,这种要求近乎苛刻!想成为一名炼器师主要的是悟性,一名好的炼器师也必须同时是一名好的阵法师!因为一件法宝里面都必须刻有许许多多的阵法,而想在一把小小的武器上刻上阵法,这就需要人的耐心和悟性了。

  炼器师主要的是悟性,炼丹师则是需要天赋!一出生就由的天赋!那就是天生所带有的属性,炼丹师在炼药的过程中需要进行催化和孕丹,这就必须要有木系的灵力来作为支撑,所以炼丹师必须是携带两种属性的修真者!而这种双属性的修真者在修真界上那可是凤麟龙角啊!所以炼丹师的数量也不会很多。

  羽墨现在就是想炼丹,不过他可不是所谓的炼丹师,因为他身体里可没有木系属性的灵力,不过还好制炼筑基丹这种比较低级的丹药还不太需要到催化,孕丹,也就是说不需要木系灵力就对了。

  通常当一个修真者达到了金丹期就可以开始制炼筑基丹,羽墨现在的实力是融合期巅峰,不过羽墨有了师傅给他的一些功法和材料的支持还是能硬撑撑把筑基丹练成的!

  把自己的气息缓缓的调回了巅峰是现在羽墨所要做的第一步,凭着自己融合期的实力,想制作出金丹期才能制作的灵丹,虽然只是一品的低级灵丹,但这也羽墨不得不重视!在房间里的羽墨,突然睁开了眼睛,手在灵戒上轻弹,瞬间一道青色的光芒闪现,一座巨大的青色大鼎青色大鼎出现在了房间里,大鼎的青光便闪射而出,使得羽墨整个房间都亮起了青光,还好羽墨在开始前布了一个巨大的结界把四周围盖住了,因此外边的人是看不到里边的动静的。

  青色大鼎发完光后,在羽墨的操纵下终于缓缓的从半空中降下来。

  青木鼎,师傅的宝贝,不过此刻已经成为了羽墨的器具,青木鼎准备就绪!炼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