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溅泪与虞美人回宫已是次日晌午。花亦飞正斜倚在月宫的床榻上发呆,然后虞美人急呼着冲了过来,嚷嚷道:“姐姐,不好啦…”

  花亦飞蹙眉道:“何事如此莽撞?”

  虞美人忍了忍终于还是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道:“在雪域托我助你的燕归来也在那群精锐之中…”

  花亦飞身子不自主的一颤失声道:“你说什么?”

  虞美人垂首嗫嚅道:“我们去谷中细察发现还有一人活着,经确认是燕归来,我想你们交情必定不浅,所以就将他带回来…”话未说完花亦飞已冲上去抓住他的衣襟道:“他在哪儿?”

  花溅泪轻轻叹道:“我们已经将他带回来了…”

  花亦飞微定心神道:“解毒没?”

  花溅泪本就白皙的脸色愈发苍白,颦眉垂首道:“?他中毒甚深,无药可解!”

  花亦飞娇躯一震道:“无药可解?”

  花溅泪秀眉深锁,,纤细的声音自猴头挤出道:“地势,人数是决定我用毒的关键,只因此次是自深谷之中用毒,且人数俞千,敌人与我们又有不共戴天之仇,是以我使出的是‘薄雾浓云愁永昼’!“

  花亦飞一个踉跄坐回石凳上,喃喃地道:“薄雾浓云愁永昼…”她不断重复着这花毒名,身子有微微的颤抖。

  胭脂泪瞧着心中阵阵刺痛,紧咬下唇,强忍住眶中的眼泪,缓缓地道:“我已用‘风往尘香花已尽’的毒性抑制住了他体内的毒素,但…”

  花亦飞转望她缓缓问道:“但怎样?”

  花溅泪垂首轻叹道:“但最多也只能保他七天性命!“

  晨曦朦胧,晨光下的泽梦园显的格外的静谧,甚至啁啾的鸟语都没有,浓荫如盖的老树上吊着一架秋千,秋千上爬满绿藤,就如一绿油油的摇篮,四周柔枝垂藤宛如碧帐垂帘,置身其中好不舒坦。

  此时的虞美人就躺在这舒适的摇篮里,晨风舞起她的发丝与衣袂使得她看上去更显空灵飘逸…

  沈洛天伫立树下静静望着她不禁再想,为何这些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都要涉足江湖呢?江湖一点儿也不好玩。

  虞美人觉察的有人靠近转过脸来,脸上洋溢着娇憨笑容道:沈哥哥今儿个赖床了!”

  沈洛天亦是笑道:“些日子过的安逸便也懒散了!”虞美人坐起身来,随意踢打着两条腿笑望着她道:“那你为何不干脆躺着不起来呢?”

  沈洛天摇头笑道:“美美没听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么?”

  虞美人“噗哧”一笑道:沈哥哥昨晚撞鬼了?怎么大清早的疯言疯语的,吓煞人了!”

  沈洛天含笑道:“那倒不是,我是来向你辞行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与盛情款待!”

  虞美人一怔,道:“你要走?”沈洛天点点头道:“是我们!打搅多日,是时候该走了。”

  虞美人这才瞧清他身后一条俏生生的身影正含着最温柔的笑容望着自己。瞧见她心中没来由的腾起一团怒火咬唇道:“早知你这么没良心就在药里掺些花毒让你永远躺着!”

  沈洛天微一错愕遂笑道:“你还没那么坏!”

  虞美人“噌”地从秋千上跳了下来,狠狠滴瞪着他道:“你就吃定我了是吧!我偏就不让你走!”

  沈洛天苦笑道:“难不成我们要在这儿呆一辈子?”

  虞美人白他一眼转过身去嘀咕道:“至少,过了这几天再说!”她虽是自言自语,沈洛天却听了个真切,一把扳转她的身子直直的盯着她道:“外面可是出大事了?”

  虞美人推开他的手嘻嘻一笑道:“这江湖中的事哪桩不是大事?到了这关头又岂有风平浪静之理?”话毕又飞回秋千上轻轻荡了起来。

  沈洛天已转身携云姽婳朝园外走去。

  虞美人纵身一跃落在两人跟前咯咯一笑道:“要出去先打发了我这弱质女娃再说!”

  “你…”沈洛天重叹口气却不知说什么好。?

  “我怎样?“虞美人洋洋自得地道:”我就是小孩脾气,你奈我何?“

  沈洛天苦笑摇头道:“无可奈何!“话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然而他这看似无意的一拍,虞美人已动弹不得。

  他轻叹道:”得罪了虞城主!“转身行出两步身后便传来虞美人的嚎嚎大哭之声。

  云姽婳轻轻扯了扯沈洛天的衣袖道:“她还是个孩子,这样不好吧!”

  沈洛天轻叹一声转身走到她跟前,没好气地道:“跟个孩子似的鹅”

  虞美人小嘴翘起叫哼道:“我就跟个孩子似的,你管得着么?我又不是你老婆!”

  沈洛天苦笑无语,而她则因自己的失言而羞红了脸,垂首道:“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

  沈洛天苦笑道:“我只是觉得美美这情绪之无常变化令人瞠目结舌!”

  虞美人腆颜笑笑道:“那你帮我解穴可好?”

  沈洛天怔道:“原来你之所以变脸是有所企图呀!”

  “你…”虞美人恨声道:“我答应不拦你还不成么?”

  沈洛天大笑道:“这脸变得可真够快的!”

  虞美人忍不住大叫道:“你到底是解还是不解?”

  沈洛天手托下巴,故作迟疑道:“这个么…”

  他才不过迟疑眨眼的工夫虞美人已急道:“沈哥哥快呀!我要尿裤子了!”

  这一来倒真弄的沈洛天哭笑不得,唯有拍开她的穴道道:“我算是服了你了!”旁边的云姽婳忍俊不禁,几乎笑断肚肠。

  虞美人一瞧她那楚楚动人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动气,横眉怒瞪她道:“笑笑!有什么好笑的?是人都有三急,你是貔貅么?”

  云姽婳本是那种矜持娇羞的女子,被这么一说,雪白的脸庞已羞得绯红,再也笑不出来了。

  沈洛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望向虞美人还未开口,她已道:“瞧什么瞧?又不是新嫁娘,再瞧也瞧不出一朵花来。还不快乘我未改变主意之前溜之大吉才是三十六计中的上上计!”

  沈洛天怔怔地道:“大小姐,三十六计中好像没有溜之大吉这一计吧!”

  “没有么?”虞美人秀眉微蹙,沉思片刻道:“那肯定是我师父弄错了!”不待沈洛天发笑突又道:“我说有就有!干你什么事!”

  沈洛天苦笑道:“在下多言,虞城主恕罪!”话间抱拳道:“如此告辞了!!”瞧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虞美人不禁咬了咬唇,以至皓齿之间溢出血丝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