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叮,叮……”一阵急促的闹铃响起!熟睡着的白啸林猛地睁开双眼,愣神数秒,“啪”!一下从床上弹起,箭一般地冲进浴室,洗脸,漱口,套上衣裤。小心翼翼地拿起公文包,直奔公交站。

  今天对白啸林来说意义非凡:大学毕业后,他在傲发广告公司拼了两年,功劳苦劳一大堆,可一直没有升职。但今天机会来了,本市意达公司对他创意的广告有意向,约在今天具体洽谈。要知道这意达公司在本市那是首屈一指的,拿下这广告,嘿,嘿不得了。经理也许诺:只要这单生意做下来,就升他做创造部主管!

  坐在公交车上,白啸林有些激动,也有点不安和紧张。经理和客服部主任再三叮嘱:今天千万不要迟到!因为来洽谈的是对方总经理亲自出马,听说这位女总经理做事很严谨;守时;当然也很挑剔。曾经有个供应商在合同续签时,仅仅迟到五分钟,就被她取消了合同,商界人称:“女杀手!”

  忽然!听到“哧……!”一声长响。公交车猛地向一边倾斜,而后听到“咣当;咣当……”车轮声。白啸林心里咯噔一下:不好!扎胎了!车里的人立刻骚动起来,胆小的尖叫起来!司机立马刹车,下车察看。

  不一会,司机上了车,带着抱歉的口气说:“车胎被扎,要换轮胎才能走。”

  车里这下炸开了锅!要知道坐这趟车的人与白啸林都差不多:工资不高,一般都是租房在郊外的打工者,而且这路公交车是半小时一趟。大家七嘴八舌地埋怨开来。

  司机见到这种情况,也委屈地说道:“对不住大伙,也不知是哪个缺德的把玻璃撒在马路上,我知道大家都是赶着上班。要不大家等下趟车吧,我跟他们联系好;或者大家等我换好胎也行。”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白啸林心里那个急呀!他冲到司机面前,急问:“你换胎要多久!?”

  “呃!这个……我……不是……”司机看到这年轻人斯斯文文的,但一副凶相,紧张得说话都变得口吃起来。孬种,话都说不麻利,再不快点,我给你两下!白啸林心里急得真想揍他,眼瞪得越来越大,牙咬出了声音!

  “说清楚点!到底要多久?”

  “这个,我不是专业的,顺利的话至少也得要25分种!”司机见到白啸林的凶样,麻利的把话说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什么?换个胎要25分钟!?”白啸林叫了起来!

  “小兄弟,你……你如果有急事,下车看看有没有别的车,想想别的办法…...”

  不等紧张的司机说完,白啸林“嗖!”的一声跳下车,跳到路中央,左顾右盼,只待有车就地拦下!几分种后,白啸林听到“突突……”马达声,不远处一辆摩托车驶了过来,他立马卷起一股风狂奔了过去!

  “嘿,嘿……,你这人怎么回事,找死啊!”摩托车主被白啸林不讲理的拦车法激怒了,大声吼叫着!

  “大哥,帮帮忙,我坐的公交车坏了,我有急事赶到城里,麻烦你顺路带我一程。”白啸林陪着笑脸说道。

  “喔!是这样啊!难怪你这么猴急!可是多拉一个人我的油要多烧啊,你看……”摩托车主眯着小眼,斜睨着白啸林。白啸林马上会意,很块就掏出五十元钱。

  小眼车主一把拿过钱,眨了眨着小眼,狡黠地说:“我了,是摩托车,不能进二环,只能拉你到二环路口,你看……!”

  “行,行,你快点。”白啸林心里骂了一句:这个奸诈小人,趁火打劫,担心报应!不过到了二环路口,有很多的士在那,不愁赶不到公司!

  摩托车的确小巧方便,连连超车,短短几分种,眼看就要到路口了。可这会白啸林的诅咒显灵了,前面一辆别克忽然一个急停!小眼摩托车主反应也快,迅速刹车,可还是“吻”了下别克的“屁股”!别克里下来一个大块头,气势汹汹一把抓住小眼,要他赔钱。两人拉扯争吵起来!

  白啸林见状,心想耽误不起,急忙下车,一路狂奔,跑向二环路口!急跑十来分种,白啸林大汗淋淋,气喘吁吁地到了路口。不待定神,就左环右顾地找的士。可奇怪以往这的士成群,今天却连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呢?今天老天爷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啊!白啸林心里犯嘀咕,他连忙到路边小店,买了瓶饮料,然后问店老板这儿的的士怎么回事?

  店老板说:“喔!今儿这事我也觉的纳闷,刚才来了个人把这闲着的的士全调走了,每辆车两百,数现钱,说是要这些车去给他的什么活动助助威!还要这些司机多联系一些,你说怪不怪?没听说要的士助威的…....”

  “噗……!”

  白啸林一听这事,刚喝进去的饮料全喷了出来!“今天真他妈邪了门,什么倒霉的事都撞上了!”白啸林心里气得直想骂老天。一身颤抖起来,脸也由红变绿!楞了片刻,不知找谁发泄!

  “小兄弟,你有急事,就到路边去看看有没有回头的士吧?”店老板见状,赶紧提醒他!

  对,对,气归气,赶到公司最重要!白啸林很快就到马路边上。可一看到这二环路上风驰电掣的车龙,他拦车的念头也没有了。这可不是郊区,在这你赶我奔的车流里拦车那等于是自杀!

  无奈,白啸林只有在路边等待寻找机会。时间一分分种过去,每过一分钟就如利刃在他心里刮了一刀!他时而翘首远望;时而四面环顾!心里也不停地祈祷:老天发发善心,帮帮忙吧!

  飞逝的时间如烈火般炙烤着他!

  “咿!这不是啸林吗?”从二环道上下来一部“QQ”,司机探出头跟白啸林打招呼。

  “肥崽!”

  白啸林早就盯住这辆车了,本想待车停稳后与车主交涉。没想竟然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老天!他绷紧的心弦猛的一松!不待车停稳,风一般的飞了过去,打开车门,猫一般地钻了进去!

  “快!快!老同学帮帮忙,马上送我到巨人大厦!”

  “什么事?这么急啊!等我买包烟行吗?”

  “求你了!兄弟,在路上我跟你解释。”

  听老同学这么一说,肥崽赶紧启动车,把“QQ”一拐进了二环,直奔市区!进了二环,白啸林把情况跟肥崽简要地说了一遍。到底是老同学,肥崽二话没说,加大油门,直奔巨人大厦。

  白啸林看了看表,时间很紧,如无意外还能赶到!被煎熬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一点。看来老天还没那么绝情,总算是网开了一面,谢谢老天!他心里默默感激着上苍!肥崽靠着娴熟的技术,仅仅用了二十分钟就赶到了巨人大厦!

  “肥崽,谢谢你,改天请你!”白啸林不待车停稳就跳下了车,一边往大厦跑,一边回头向老同学致谢!

  “哥们,祝你成功,快跑!”肥崽挥挥手,示意白啸林快去!白啸林如脱缰野马,奔向大厦!

  巨人大厦傲然屹立在市中心,她是一座传统的建筑,有三十六层。两只威风凛凛的石雄狮座落在大门口。在海晨市她与锐达;意达两座大厦遥相呼应!她属于公有,所以有很多公司租赁她的楼宇!

  白啸林到了大厦大厅就直奔电梯,他公司在十一楼。同时他拿出公文包里的资料夹开始做好准备,这时“女杀手”恐怕已经到了公司,提前做好准备,印象总会好点,他心里想到。

  一拐角,“砰!”白啸林一个踉跄,双手一松,资料夹撒落。撞人了,他心里第一反应,而且还撞的不轻。噩运又缠身了,这是他第二个反应!他摇摇晃晃不待站稳,就俯身去捡资料夹,不管撞到了谁?不管撞的严不严重!他必须先要把他的“前途”捡起来!

  可一看他傻眼了,地上撒满了资料夹!倒霉继续:看来被撞的人也是抱着资料夹!而且是一堆!他恼怒地站在那,牙咬的蹦蹦响,心里那个气啊!

  白啸林抬眼寻看,到底是那个倒霉鬼比他还急!只见一个女孩,此刻正坐在地上,一手揉着头,看不清脸;一手对他摇晃着,说:“对不……起,哎,哎哟!”

  声音有些痛楚,更多的是甜美。见此情景,白啸林动了恻隐之心,急忙过去扶那女孩。当他碰到女孩手时,霎那间!他心里一个激灵,有如触电,此刻他明白什么是凝脂玉肤!愣神几秒,他缓缓地把女孩扶了起来,恼怒全无,并柔声问道:“你有没有伤到哪?”

  “没……没什么大碍,谢谢你!”女孩甜美的声音更令他怜惜。女孩捋了捋头发,放下了手,面对着他。

  白啸林震住了,嘴惊叹地微微张开。这女孩实在太美了:镶着黑宝石的眼睛微笑着,如浩洁的月牙,一对可爱的小宝宝酒窝点缀在她那红润的脸颊上,红唇皓齿,身着一套干净而又得体的制服,把她的身材衬托得愈加亭亭玉立!

  望着眼前这冰清玉纯的女孩,他浮想联翩,想起了王洛宾的歌;想起那茫茫草原;想起那纯洁的羊群;想起那手拿皮鞭的少女……!

  “先生,对不起,弄散了你的资料夹喔。”少女微笑着说道,声音恰似翠鸟鸣笛!

  资料,资料!这两个词如棍棒把遐想的白啸林猛地敲醒!

  “喔,我的资料夹是两本粉红色的,很特别。”他终于回到了现实中。女孩看到他焦急的样子,也顾不着疼痛,环眼寻找,很快心明眼亮的她有了发现。“那边有两本。”她用手指着告诉白啸林。

  白啸林立马窜过去,俯身捡起,顺手翻了翻,没散。看了看地上满是蓝色的资料夹,心想:应该是这两本。就飞快地奔向电梯,一边回头说道:“我有急事先走,不能帮你。”

  “没事,没事,你快去吧,不要误了事。”女孩善解人意地说道。看到女孩脸上透出羞涩的红霞,白啸林极不情愿地收回目光,钻进了电梯。

  电梯里,白啸林看了看表,已经迟到了两分钟。没办法,已经尽力了,希望“女杀手”还没来,他心里这样期盼着。脑海里却总浮现女孩的一颦一笑,耳边总回荡着她那甜美的声音。他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下次碰到她一定要留下她的手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