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正在扑火的人们只听得山谷传来一阵闷响,就见山上的积雪地毯私的向下滑了下来。

  “搞什么?”九老一擦头上的汗:“都商量好了一起来啊!”一个壮男道:“九老,火势太大,靠不过去啊!”

  九老大声喊道:“别慌,都别慌,先控制住火势。其它神域的人员一会就来。”

  身处高空的丽自然也发现了雪崩:在哪儿吗?一侧身飞了过去。

  ……

  “元天老师,有你们的包裹,签收。”

  元天真人跨步出了屋:“哪儿寄来的?”

  送货的职员看了一眼签单;“是一个叫仙子的人。”

  “什么?”元一喜。

  赶紧签了字,把包裹搬到大厅拆开,是一面灵镜,理树玄女听说是仙子寄来的,也是一阵心喜。

  元让灵镜把所有的影像都播放一遍,大约有一百来张,全都是一些风景很好的山水影像。理树认出其中一幅是世界公认的名胜地区。

  “看来这小子去过不少地方嘛!”元拍拍灵镜的边框:“喂,你老实告诉我那小子现在怎么样。”

  灵镜立即倒起苦水来:“我大都是待在手镯里,哪知道他的事啊!而且有这种主人我算是亏大了,十年和我说的话内容不超过三种。而且从来没用过什么帮我打扫下,你看看我全身上下那不像古董货。”

  “喂,我问你仙子的消息,你给我扯这么远干嘛。”说着元就一个爆栗打过去。

  “好痛,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没人情味啊!都是原始部落突变出来的吗?”

  “你还和我扯起来了。”元抡起拳头:“我数一、二、三,不马上告诉我就打碎你。”

  “真的不知道啊!”

  “——已经,足够了。”理道。

  元愣愣地转过头,看见——理树玄女散发着贤淑与刚毅的脸上流过一根亮晶晶的银线。

  理树伸出一根手指将眼泪擦掉:“也许我真的老了,只是看到一点仙子的东西也会这么多愁善感。”

  元会心一笑,轻轻将理树抱入怀里:“不老,一点都不老,这叫做感情的自然流露。”

  “元,仙子何时才会回来?”

  “应该快了,我相信……”

  “相信什么?”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赤道之火是不会熄灭的,当它再次复燃时,呵呵呵呵…………。拭目以待吧!一个全新的仙子将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嗯,我相信。”理出神地望着天花板:“因为他是队长的儿子。”

  “没错,他是——赤道火·连云的儿子。”

  两人出神了良久。

  “阿元。”

  “什么?”

  “明天我想回‘真心合气馆’一趟,带灵镜一块去。”

  “嗯?”

  “虽然现在的幽看不到也听不到,但她一定能感受得到——感受到仙子就在他身边。”

  元眯眼一笑:“好啊!”

  一边是灵镜对着这一经典形象一阵猛拍,元一边不改暧mei的表情,一边把大锤砸过去。

  ……

  2号神域的雪谷:“忽然”发生的大雪崩将十精与赤掩埋在几丈厚的雪地之下。不过即使是这样,似乎也不能要了二位狂人的性命。

  呼,一只厚实的大手破土而出,接着十精奇把整个身子探出来:“妈的,呼,呼,再多七、八分钟我就该憋死。”

  “你爬出来的时间比我预计的长了不少哦。”赤悠闲地坐在雪地上,手掌支膝,再轻松不过。

  “你竟敢用雪崩对我。”十精怒呵一声,跳出雪坑中。

  “输了。”赤冷道。

  “你在说什么?”十精双脚着地,就听一声脆响——吧,然后是吧、吧、吧、吧!十精身上如挂了一串鞭炮一般响个不停,同时十精感到万针刺体一般痛苦。

  赤配合时机,当着十精面门就是一记——————重腿。

  痛,深入骨髓的痛,但十精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踉跟跄跄地后退了几步:“怎么回事?”

  “难道……”赤缓缓地收了踢式:“还没发现吗?我为你步步铺下的地狱之地。”

  “什么?”十精一阵震惊。

  “第一步击碎你的手斧。第二步令你发怒,也就是我刺瞎你右眼那招,发怒后的你自然是用双肩及腹部的火力攻击,而持续地使用这些‘火枪’、‘火炮’会令铠甲温度升得很高,也许你那连子弹也伤不了的皮肤只是觉得比较热,可以忍受的热,其实青铜的温度已达上百度了。最后一步是让冰冷的积雪掩埋你,骤冰骤热之下,金属会怎样就不用我解释了吧!”赤弹弹肩上的污雪。

  十精一点头:“青铜甲崩裂而龙皮紧裹在外,裂开的力量完全由我的肉体承受,难怪我会有种针刺全身的痛。”嘴上说着,一只手悄悄伸到身后解开铠甲的绳扣。

  “是啊!除了反应和经验,你的体力、装备、辅助技能都在我之上,唯一的弱点在腰间——你也时时护着,不用点歪招我很难赢啊!”

  “歪招?呵,呵,呵!应该叫天方怪谭或邪灵异智之类的招数吧!但是…………身为妖界最后的传奇的我……。”十精猛然抛开龙皮甲:“会输给你吗?”

  “当然——————会。”强有力的膝顶击已中十精小腹,令十精一阵眩晕,等等,等一下,赤是如何接近十精的,难道——双肩加农炮没有开火?!

  “怎会……?”

  一双虎爪已紧紧锁住十精头部。赤:“骤冷骤热不但会令金属崩裂,也会使微血管大面积破裂,引起肢体坏死,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赤仰直腰板,然后是——火力头锤,闷响震耳欲聋,就算是十精1米9的身高和240斤的体重,也会在这一击下——横飞出去。

  赤摸摸自己的额头,也已红肿了:“大言不惭什么?如果斩龙没有在雪崩中丢失的话,你早就死去了。”

  意识已经开始泯灭的十精奇一颤:“早就死去……”已经瞎去的右眼突然放出一丝光芒,一副画面在他眼前闪过……

  阴冷的山洞中,十名体格精壮的妖兵一字排开,三面狂以二将的身份向他们训话,说的是什么已不太清楚。只记得空气中飘散着剧毒药物的药味和尸体风干后的气味,十名队员即将尝试“混血合体仪”。面对捉摸不定的未来,每一张坚毅的脸上都流露出一丝不安与彷徨。

  忽然,三面狂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十名队员一惊:“二将,你……?”

  “这一刀,是我对你们的补偿,补偿你们为了妖界的命运而即将面临的痛苦和牺牲。”

  “我们,我们从来没有怪过你啊!二将。”

  三面狂发出一声长笑,三重的笑声在山洞中回荡:“我知道,你们都是我最好的部下。可是一想到是我亲手把你们送上这条不归路。我的心就像被刀绞一样痛。”手上一发力,伤口更加加深,鲜血泉涌不止。

  “二将保重。”十名队员一同跪下请求。

  三面狂自顾自地说下去:“可是就算我会内疚一辈子,我还是会把你们赶上这条绝路。因为妖界昔日的荣耀,要由我们这些誓死效忠皇室的妖界战士的血肉与灵魂来换取。这是我们的天职。”

  十名队员一同宣誓:“誓死效……。”

  “不要说。”三面狂做个制止的手势:“我要你们用战士的战斗来完成今日的誓言。”

  ……

  “我还要再战。”十精奇大声怒喊,翻身站起,而左眼第一时间看到的,……便是赤踏着死神冥王的步伐迎面冲来。

  右眼——觉悟到的是赤那双月下孤狼般的眼神所带来的死亡迅息。生与死的景象在这一刻重叠,一生的诺言与一生的死斗像默片一般在双眼间闪过,……像真的,……又像假的。

  “不————”

  轰,以猎豹般的奔跑速度和闪电般的出拳速度合力打造的一记超重拳轰中十精面门,震力之大叫十精门牙飞落,鼻血楼流还是小,竟叫整个头骨都破碎了。

  飞身倒地。那激励起十精无穷斗志的面画再次出现在十精脑海中,接着——象玻璃一样寸碎。那是梦想的泯灭,……被赤无情的……击碎。

  卟,激起大片的积雪,十精倒地不起,空旷净的雪谷中只剩下赤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屹立在雪地。

  2号神域上演的第一场无意义死斗以十精被扭灵魂与肉体而告终。

  ……

  森林大火肆虐,浓烟遮蔽日,救火人员渐渐体力不支,灭火的速度已经跟不上火势蔓延的速度了。

  “可恶。”浓烟呛得九老一阵干咳:“支援队伍还没到吗?”

  一个男子答:“还未啊!”

  另一个又高声喊:“放弃算了,守不住了。”

  “不行,这是我们的家园之一啊!”九老垫着假肢大声喊:“大家再加把劲啊!”心中不抱怨:如果本神域的神脏也掌握了控制天气的技术的就好了。

  “与其想这些,不如想想怎么灭火吧!”一只全身银白光泽的异兽踏火而来。

  九老回头一看,失声叫道:

  “六……六角银兽。”